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四十三章 干休所公务员

第四十三章 干休所公务员

    果不其然,老司令很自然的拿起酒瓶子,咣咣咣倒满了两杯,一杯摆在自己面前,一杯推给傅平安,很自然的问道:“小鬼,你说这鸭脖子应该怎么吃?”

    傅平安想了想,其实不是在想怎么吃鸭脖子,他当然知道老司令口中的鸭脖子指代的是美国兵,这个答案根本不需要思考,他想的是老司令为啥要和自己拼酒,这种老式玻璃杯容量不小,一杯足有一两五,这一口下去,绝对上头。

    如果田阿姨允许老司令饮酒,那家里肯定常备有酒,而且不会是很差的酒,起码茅台五粮液级别,不至于让勤务兵去买二锅头,而且老司令看到二锅头的时候两眼放光,有种诡计得逞,猎人打到狐狸的感觉,这很不对劲,这不是拼酒,而是骗酒。

    “这鸭脖子,有两种吃法,心急气躁的可以咔咔嚼碎了吃,连肉带骨头渣子一起咽下去,有耐心有时间不怕辣,就细细的把每一丝肉都剔出来,连骨头上的辣味都舔得干干净净,一点不给敌人留下。”傅平安缓缓说出自己的答案,老司令挑起大拇指:“小鬼,高!”

    “当年我们打美国佬就是连骨头带肉和着自己的血一起咽,惨烈啊,那时候我是副营长,带着一个加强连打阻击,美国佬坦克开路,飞机重炮轰炸,我们的战士都不是被枪打死的,身上没伤,七窍流血,那是被重炮硬生生震死的啊,后来打越南,我已经是师长了,风水轮流转,小鬼子往咱们这边打一发炮弹,立刻十倍还回去,大炮啊大炮,真正的战争之神啊。”

    老司令感慨完,伸手去拿玻璃杯,但是杯子却被傅平安眼疾手快抢走了。

    “首长,田阿姨同意您喝酒么?”傅平安问道,当他看到老司令脸色变了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是我的勤务兵,不是她的公务员,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现在以东山守备区前司令员的身份命令你,把杯子给我!”老司令提高了声调。

    傅平安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对于很多病人,医生都会建议戒烟戒酒,老司令已经是古稀之年,过量的烟酒都会影响到健康,田阿姨肯定严格禁止烟酒存在,这个将军府里,当家做主的并不是老司令,而是田阿姨,自己第一天来,可不想因为喝酒的事儿被撵走,他虽然不乐意当公务员,但更不愿意被撵走。

    不过想到老爸也经常偷偷拿酒喝,傅平安又有些心软,要不趁着田阿姨不在,给老司令喝一口?

    可是已经晚了,随着转动门把手的声音,田阿姨进来了,一眼瞥见桌上的二锅头,勃然变色:“谁买的酒!”

    傅平安答道:“报告,我买的。”

    田阿姨怒道:“老司令不能饮酒,你还给他买这么多酒!”

    老司令说:“小田,是我让他买的,这个小鬼很机灵,居然被他发现了,硬是没让我喝一滴。”

    田阿姨这才注意到细节,两杯酒都被傅平安控着呢,这个小兵初来乍到的,能意识到老人家不宜喝酒,还硬是不给首长酒喝,说明这个兵心细胆大,正是自己需要的人。

    “把酒倒回瓶子里,处理掉,家里不允许出现除了鸿茅药酒之外的任何酒。”田阿姨变得语重心长起来,“老司令戎马一生,各种伤病都有,再喝酒抽烟那是害了他,小傅,你做得好。”

    傅平安做公务员的第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于无形,他看着老司令吃完饭,洗刷了饭盒,等老司令睡了午觉,才去服务社买了两包方便面,回警卫连宿舍用热水泡了当午饭,听班长何昌盛讲了一下老司令家的事。

    老司令大名叫做熊太行,河北人,1930年出生,打过抗美援朝,抗美援越,自卫反击战,1987年授衔少将,当时东山守备区还是正军级单位,后来降级为正师级,所以熊司令是守备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将军,他的一号院也被成为将军府。

    现在这个田阿姨,比熊司令小二十多岁,早先是保健护士,熊司令丧偶之后续得弦,老夫少妻,自然宠的不像话,将军府的一切都是田阿姨当家,在大院也是一号人物,连现任司令员都得尊称她一声田姨。

    “田阿姨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很好相处的。”何昌盛说话滴水不漏,傅平安没在他这儿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他并没觉得什么,如果何班长上来就说别人的八卦那才可怕呢。

    下午,傅平安继续来到一号院值班,田阿姨和保姆带着他上上下下熟悉了环境,了解了需要做的工作,说是将军府,倒有些农家乐的感觉,后院有池塘和菜地,还搭着小型的薄膜大棚,家里养了一条狼狗,一群鸡,一群鸭,就差喂猪了,公务员的活儿除了照顾老司令之外,就是伺候这些牲口和菜,遛狗喂鸡浇菜地,外带打扫卫生洗衣服。

    “老司令喜欢吃伙房的大锅菜,但是不能多吃,每周最多两次,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药,这里有一个清单,你照着来,按时按量,一定要准确无误。”田阿姨将一张单子交给傅平安,上面列了一长串,全是熊司令需要服用的补品,要什么冬虫夏草西洋参,深海鱼油脑白金,看了都眼晕。

    “还有每个月要送老司令去检查身体,有病没病都要住几天院,让医生好好检查,打打吊针,冲冲血管什么的,有好处。”田阿姨絮絮叨叨交代着,“最重要的是不能抽烟喝酒,每周喝一次鸿茅药酒,每次不能超过一两,这个酒还是可以的。”

    傅平安点头如捣蒜,他随身拿了个小本本,把这些都记了下来。

    两天之后,傅平安就基本摸清了将军府的门道,熊司令比田阿姨大二十八岁,熊司令和原配有个孩子在外地工作,田阿姨和前夫也有一个孩子,同样在外地,家里的保姆是田阿姨老家的表姐,田阿姨外面事情多,平时家里就交给保姆和公务员,公务员做的不好,负责监督的保姆会打小报告,而熊司令像顽童一样,就喜欢和田阿姨对着干,这也是很多公务员干不长久的原因所在。

    干休所是独立的编制,有自己的人员,但傅平安和他们不一样,他还是警通连的兵,这是因为熊司令是正军职离休干部,按规定可以配专属勤务兵,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司机一辆车,但并不是时时刻刻待命。

    公务员的工作枯燥乏味,尤其是给离休干部当公务员,更加无聊,每天早上傅平安依然跟着警通连的战友们出操,结束之后就到干休所这边来,先遛那条名叫大虎的狼狗,这是熊司令的爱犬,纯种德国黑背,他儿子孝敬的,体重八十斤,跑起来成年人都拉不住,遛狗完毕,浇菜喂鸡鸭,完了帮熊司令擦枪,这是唯一有意思的事情。

    熊司令虽然退役了,但依然是军籍,他收藏了三柄日本刀,三把好枪,都保养的很好,日本刀的原配刀绪还在,刀刃锋利无比,要经常用棉纱蘸着变压器油擦拭,三把枪各有特色,一把二十响驳壳枪,一把勃朗宁掌心雷小手枪,还有一把双筒虎头猎枪,擦拭刀枪的工作就交给傅平安来做,而做这些工作的时候,还要附带着听老司令讲古。

    人老了,记忆力就不行了,熊司令的故事经常会有出入,头天说某次战斗打死十几个鬼子,几十个伪军,隔一天再说,就会变成几十个鬼子,上百个伪军,对此傅平安并不较真,他明白数字并不重要,那些浴血奋战的故事都是真实可信的。

    熊司令经常感慨,抗战的时候阵亡率极高,尤其是干部,几个月就换一茬,问前面的人哪去了,基本上都是牺牲了。

    “有一次,县大队的大队长叫日本人抓了杀了头,咱们武工队查到是谁出卖的,连夜绑了过来,叫我执行的,那是我第一次杀人。”熊司令追忆往昔,眼睛眯缝着,似乎回到了峥嵘岁月。

    傅平安很震惊,抗日时期,熊司令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怎么就当了刽子手。

    “大队长是我亲叔。”熊司令说,“我一家子都死在日本人和汉奸手里,和日本人那是国战,汉奸就不一样了,抓到鬼子还往后送,抓到汉奸一般当场就毙了,还有一回,咱们八路军抓到三个化装侦查的特务,还没审鬼子大队就上来了,枪毙了违反纪律,放走又不甘心,参谋长让我处理,我给他们解了绳子,让他们跑,能不能活命看造化,这四个家伙还挺机灵,给我跑蛇形,我让他们先跑出去三十米,举起盒子枪,一枪一个,把这五个特务都给毙了。”

    傅平安说:“首长,您一共杀过多少人?”

    熊司令说:“指挥战士们消灭的不算,执行过十二个,拼刺刀干掉过四个鬼子,打死的国民党兵就没法算了,五十个往上吧,最遗憾的就是消灭的美国鬼子太少了,就两三个。”

    傅平安不禁唏嘘,虎将就是虎将啊,杀人如麻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这和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有关,和当年的历史背景也有极大关系,国仇家恨之下,对敌人做任何残酷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因为那是复仇,那是保家卫国,反倒是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士兵矫情无比,战场上杀个人一辈子都有心理阴影。

    “首长,你这一辈子真精彩,拍成电视剧不比《亮剑》差。”傅平安倒不是刻意溜须拍马,他由衷的敬佩老司令。

    熊太行说:“可惜没有识货的导演找我拍啊。”

    傅平安说:“因为咱们没有小说啊,要不您写一个回忆录,找作家加工成小说,再改编成剧本,再找导演拍成电视剧,全干休所都看您为原型的电视剧,多好啊。”

    熊太行说:“找啥作家啊,部队啥没有,笔杆子枪杆子都有,小鬼你不是高中毕业么,我看你都行。”

    傅平安正中下怀,说道:“我没电脑啊,现在查资料什么的都要上网。”

    熊司令大手一挥:“给你放假,去找个电脑上网查查资料,看看导演怎么联系。”

    傅平安心花怒放,他三个月没上网了,憋得不行,终于师出有名了。

    他刚从干休所出来,就遇到了梦中女神罗瑾,肩膀上多了两颗尉官星,她已经授衔了,现在是正儿八经陆军中尉,傅平安立正敬礼,罗瑾随手回了一个军礼,目不斜视的去了。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四十三章 干休所公务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三章 干休所公务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