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写于十二周年

写于十二周年

    写于十二周年

    十二年前的今天,2007年的7月15日,我在家已经闲了三个月,作为一个三十岁的人,这样的空闲是令人不安的,那段时间也是高度焦虑的,整天被无法养活自己的恐惧支配着,大约就是那几天吧,我似乎找到了一条生路,网络小说可以挣钱,各大网站都有低保,弄好了可以拿到每月千把两千的样子,最高好像能到四千,当然那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了,只能先摸索着从最基础开始。

    对于网络小说,我并不陌生,早在2001年,或许是02年,总之就是那个时间段,我就接触过,在某血论坛写了几万字的穿越抗战的小说,不过因为工作关系没能继续下去,现在重新上手,驾轻就熟,比之前还多了四五年的人生经验和海量的阅读,没错,这几年我一直都是作为网文忠实读者存在,有了这些积累,我在7月15日的傍晚开始动笔,勾画了一部蒸汽朋克的架空乱穿小说,取名叫《铁器时代》,多年不动键盘略有生疏,一直写到半夜,才写出一个楔子来。

    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越写越纯熟,铁器时代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书,虽然模式脱不开传统网文的窠臼,但是写的天马行空,飞扬恣肆,在这一点上我的其他作品都无法比拟,写了两个月,整二十万字,在某点多次提交签约,总是不给通过,究其原因,是不符合固有套路,一个优秀的作者,是不甘于制造流水线上千篇一律的产品的,于是怒而转站,这一去就是十年,从一个新人变成了网站的台柱子之一,橙红年代的流量一度占到全站的十分之一,在公司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也作为优质无形资产提到,多年之后,这部书终于搬上荧屏,对于作者来说,是莫大的殊荣,这些过往的荣耀,是资历也是压力,因为一个优秀的作者,是要永远走在行业的最前沿的,是不能跟别人的风的,只能自己开创引领潮流。

    十二年一个轮回,2019的创作环境比2007改变了许多,限制多了,规则多了,收入高了,责任也多了,小说不能只为商业考量,只为娱乐服务,我经常在讲课时讲一个段子,说清朝时候说书先生和现代网文作者的区别与联系,清朝国葬时不许动响器,唱戏的全失业,但说书的照样营业,因为统治者将这一艺术当做教化民众的工具,相声其实也差不多,郭德纲经常说,相声是教人向善的,但说相声的拿的那块木头叫穷摔,说书先生拿的木头叫醒木,也唯有说书的,才配叫先生。网文和网文作者,高低兼容,从大雅到大俗全有,经过二十年发展,影响力不可小觑,受众多了,肩上的担子就重,光顾着流量可不行,不信您瞅瞅写公众号的,喊麦的,还有涉H的那老几位什么结局。

    所以,就有了这本《好人平安》,寓意深刻,首先主角的名字叫平安,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注意,好人和老好人是不一样的;第二层寓意,这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体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好人一生平安。

    当然大家不必担心内容上会有任何折扣,经过十二年磨炼,只有更精湛更纯熟,好人平安的好看度,必然再上一个台阶。

    但是要说明的是,这本书比较仓促,因为早先预备的题材因为各种大家能够理解的原因而作废,穿越架空历史虚无涉案敏感官场不能碰,能写的空间非常有限,唯有讴歌时代,讴歌人民,但这正也是我的长项,在这里要说一下我开一本新书的技术流程,首先是确定选题和书名,然后制定人物谱系,编织故事,先在脑海中把这些人物和故事建立起来,确切的说就是先幻想出一幅幅画面,一个个场景,把每个人都构建的丰满真实,有血有肉,在我心中活起来,就像我曾经认识的人那样,这需要过程,过程越久,构建的越丰富,这一缸酒酿的越醇。

    很可惜,这个时间太短暂了,我还没来得及从上一个故事中走出来,就像一个演员演完一部戏那样,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其中,有时候入戏深了,还需要心理疏导,张国荣就是演完异度空间没及时走出来,再加上抑郁症才跳的。从上一本完本到现在只有二十天,仅仅二十天,构建一个宏大的故事,数百个人物,在心里发酵成熟,再攒下十几二十章存稿,你们觉得可能么?

    确实仓促,以至于书的封面都没预备好,书名也不是百分百确定,也许要再调整,但今天必须发出来,因为合同有约定,更因为今天是十二周年纪念日,是个好彩头。

    所以,恳请大家再宽限些时日,容我喘口气,写书不穷,但很苦,我又不是速度流选手,一天时间都耗在一章上,有时候想上街逛逛见见人气都要提前很久准备,因为上街一次,心绪就会被打乱,重新进入状态又需要时间,目前暂定于本月28日正式发布章节,老规矩,0时,但次日就改成中午12时,以后也尽量中午,免得大家晚上熬夜等待。

    最后,风雨十二年,感谢有你,同时也祭奠这些来年一起走过,但是提前离开我们的读者。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写于十二周年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写于十二周年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