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三十四章 生与死

第三十四章 生与死

    傅平安气笑了,这小子还真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日子都过颠倒了,这种人他在益虫网吧打工的时候就见识过,活的跟仙人一样,几乎不怎么吃饭,也不活动,整天面对电脑打游戏,一连几个星期,身上都馊了,不过连着几个月不下机的他还是头回见。

    这就是老李头嘴里最争气的小儿子,傅平安觉得可笑又解气,再看老李头,一张脸蜡黄惨白的,被残忍的现实打击的一个字都说不出,背靠着墙慢慢蹲下去,哆嗦着手掏烟,可是烟盒已经空了,老李头摸索着全身,似乎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傅平安不忍心,拿出烟来塞到他嘴里,帮他点燃,回头再看李可,没事人一般又坐回电脑前继续拼杀。

    傅平安上前直接把显示器关了,李可暴怒:“我正在打团战!”还没说完,就被傅平安薅着头发从椅子上拽起来,一把掼到地上拳打脚踢,李可本来就矮小,在网吧里过了几个月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身体更糠了,毫无还手之力,被打的抱着头嗷嗷叫。

    老李头说:“打!打得好!往死里打!”忽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得气都喘不过来,一口血喷在地上。

    傅平安赶紧停手,搀扶老李头,李可也一骨碌爬起来,又坐回电脑前,试图继续玩游戏,傅平安扭头喝道:“你动一下鼠标试试!”

    事实证明,触及肉体的教育更有效果,李可吓得一激灵,还真不敢动了。

    老李头拿袖子擦擦嘴上的血,说我没事,你帮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孝之子,老子辛辛苦苦挣钱供他上学,就给我上了这么个学!

    傅平安招呼网管下机结算,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网管说李可大仙是我们的VIP,费用早就付过的,傅平安狠狠瞪他一眼,说早晚人猝死在你们网吧里,吃不了兜着走,网管撇撇嘴:“这样的多了,没见哪个死。”

    三人出了网吧,外面冷飕飕的风和雨让李可终于回到现实中来,老李头的包袱里有带给儿子的衣物,赶紧套上才算暖和一些,老李头质问儿子:“你让学校开除了知道不?”

    李可咕哝一句:“开除就开除,这破学校上了也没啥意思。”

    老李抬手就要打,李可忽然指着另一边说:“校长来了!”然后趁着老爸和傅平安不注意,飞也似的跑了,傅平安追了几步,李可已经消失在一片小旅馆和成人用品店之间。

    探望儿子的结局就是失望而归,老李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傅平安都不忍心再打击他,劝他去医院看看,老咳血不是事儿,老李头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塑料包,里面是十几个白色药片,说:“没事,开过药了,咳得厉害了就吃一片。”

    傅平安觉得不是个事儿,也没声张,在转车的时候带老李头上了另一趟公交车,开往医院的四十四路,等到了医院,老李头打死也不愿进去,傅平安好说歹说,答应检查费用自己出,老李头才勉强同意。

    一系列检查做下来,老李头先回工地,傅平安拿着回执单回家,明天他来帮老李头拿报告。

    第二天一早,傅平安去医院先拿了检验报告,再拿给医生复诊,门诊医生看了报告,抬头看了看他:“病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同事。”傅平安说。

    “通知他家属吧,准备住院。”医生开出了诊断书,嘀咕了一句:“才四十二岁。”

    傅平安接过诊断书,看到诊断一栏写着:小细胞肺癌全身多处转移IV期,心包积液,双侧胸腔积液。建议一栏是住院治疗。

    肺癌,晚期!这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很清楚,傅平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又是怎么上了公交车的,他的脑子全被一个事实占据,老李头得了绝症就要死了,而且所谓的老李头只有四十二岁而已,正是壮年,根本不是什么老头。

    一路之上傅平安都在想怎么办,按照影视剧里的做法,是不能直接告诉病人的,否则病人的精神会被直接击垮,只能通知家属,想办法挽救,可是老李头的儿子一个在乡下,一个辍学失踪,又能找谁去,要不找赵老板,也不对,赵老板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位领导,不负责职工福利医疗,他只是老板而已,工人得了病就开掉自生自灭了,傅平安心乱如麻。

    傅平安来到工地,发现工程居然停了,整个小区的建设都停止了,楼面上没有人,塔吊不转了,工友们都窝在宿舍里打牌,他到老板办公室门口张望,看到里面烟雾缭绕,附近几个楼的包工头都聚到这里开会,老板们神色严峻,如临大敌。

    赵杰在办公室里端茶倒水,看到傅平安在门口探头探脑,就放下热水瓶出来问他有啥事,傅平安把诊断书给赵杰看了一下。

    “癌症,晚期,没救了。”赵杰皱着眉头,“怎么,你想拿给我爸看?”

    傅平安说:“总不能直接给老李看吧。”

    赵杰说:“工地全停了,开发商发不出钱来,我们垫资干了这么久,一分钱没拿到,工人工资都欠着呢,这个节骨眼上你找我爸也没用,他最多给个几百块把老李打发回家。”

    傅平安说:“那怎么办,要不通知老李的媳妇。”

    赵杰说:“老李的媳妇十几年前就病死了,他就俩儿子,我想想办法能通知到他大儿子,还有个小儿子我就没办法了。”

    傅平安说:“我负责找他小儿子。”

    反正也停工了,也不需要请假,傅平安也没敢去找老李,径自出了工地,去淮门工程职业技术学院门口的网吧找李可,果不其然,李可依然在那个包间里打魔兽,傅平安懒得揍他,直接将诊断书放在他面前。

    李可瞟了一眼诊断书,继续盯着屏幕:“等我打完这一局。”

    傅平安的拳头捏的啪啪响,这到底是这样的人渣啊,父亲得了绝症,他还能优哉游哉的打游戏。

    李可终于打完了这一局,下机结账,网管说给你留着包间,李可说不用留了,我不回来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网吧,一路上都在沉默,没和傅平安说一句话。

    到了工地,傅平安先去宿舍找老李,发现人不在,问别人,都说没看见老李,傅平安找了一大圈,最终在施工的楼面上找到了老李。

    老李蹲在地上,手拿钩子,身边口袋里装满了截成合适长度的铁丝,正麻利地扎着钢筋,看见傅平安上来,笑道:“你看我讲究吧,一个人把咱俩的活儿都干了。”

    傅平安说你看谁来了。

    李可站了出来,低沉的喊了一声爸爸。

    老李很高兴,说等我干完带你们去吃饭,我请客。

    李可说:“爸,去医院吧,不能再耽误了。”

    老李看向傅平安,傅平安只得硬着头皮撒谎:“你得了很重的肺炎,再不看会恶化,就看不好了。”

    老李从善如流,把手上的活儿丢下,跟着傅平安和儿子去了医院,办了住院手续,各种抽血各种检查,肿瘤科床位紧张,只能住在走廊的加床上,李可忙前跑后,倒也像个儿子的模样了,到了傍晚时分,赵杰带着老李的大儿子来了,大儿子叫李响,明显比李可成熟多了,傅平安稍微放了心,和赵杰出去抽烟,谁也没有注意到走廊上方的电视机播放的新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措施……

    两人在楼道里烟抽了一半,忽然听到上面嘈杂,似乎是有人打架,赶忙上来一看,竟然是李家两兄弟扭打在一起,一堆病人家属围着看热闹,把两人分开之后,李响擦一把嘴角的血说:“你行你上,反正我是没这个能力。”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来塞给弟弟,转身走了。

    李可拿着薄薄一叠钱坐在地上,眼神呆滞,想哭又哭不出来,人群中,老李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老李自己尚具备行动能力,还有一个儿子在身边,傅平安已经尽到一个工友的全部义务,没必要留下照顾他,于是便和赵杰离开医院,路上问了一下关于停工的问题。

    赵杰说,弗洛伦萨花园这个项目其实挺好的,前期销售的也不错,可惜李大拿太贪心,一口气又拿了两块地,虽然当上了淮门的“地王”,但也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资金链一旦断了,就全完了。

    “现在怎么办?”傅平安忧心忡忡。

    “总会有人接盘呗。”赵杰倒是信心满满,“别的咱不懂,这地皮,这水泥钢筋加砖头盖起来的房子,都是真金白银。”

    傅平安关心的是自己还没结的工资,他可指望这个当学费呢。

    对此赵杰只能给出一个消极的建议:“等等看吧。”

    ……

    第二天,傅平安正在工地上跟着师傅学电焊,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竟然是李可打来的,他焦急无比,说父亲从医院偷跑了,大概是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不知道会做什么傻事。

    “兄弟,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帮我找找我爸,我就这么一个爸爸。”李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但傅平安笑不出来,他挂了电话立刻到处找,最后居然又是在楼面上找到了老李。

    老李正在扎钢筋,干的热火朝天的,傅平安从未见他干活这么积极过。

    见傅平安上来,老李仰头一笑:“大学生,我把你那份也干了。”

    傅平安对老李的淡定感到震惊,毫无疑问以老李的狡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但他的反应却是离开医院回到工地继续干活,而且是在整个工地都停工的情况下,这就令人不解了。

    “老李,你不好好住院,回来干什么活,你不知道开发商已经发不出钱了么?”傅平安说。

    老李说:“他们的事儿,咱管不了,咱就管自己手头这点事,把自己的事儿干完,干好。”说着又咳了几声,把半包廉价的大团结香烟拿了出来。

    傅平安说:“还抽!你真不要命了,李可到处找你呢,你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

    老李讪笑:“就抽一根,保证就一根,你也陪我抽一根便宜的。”

    傅平安犹豫了,老李这个肺癌怕就是抽烟抽出来的,不过就他这种晚期病人来说,戒烟也救不了命,多抽一根也不会立刻就死,算了,就依着他吧。

    两人坐在交错的钢筋网上,点着大团结,这烟太廉价,烟里卷着烟叶梗子抽着冒火星,辣嗓子,老李却抽的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我是六六年生的,属马,八四年高考落榜,家里给说了个媳妇,当年就结婚了,隔年生了大小子,接着又生了二小子,生二小子的时候被罚狠了,扒屋牵牛,家里过不下去,就进城拾破烂,后来听人说南方缺工人,就去广东打工,大小子十岁的时候,他娘得病死了,我一个人拉扯俩孩子,大的懂事,初中没上就去学开拖拉机了,我寻思家里好歹得出一个大学生啊,拼了命供二小子念书,考大学,结果他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说到这里,老李苦笑,深深叹了口气。

    “我在厂里的时候受过工伤,不能出大力,这些日子,你多担待,大学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

    傅平安已经听不下去了,对于老李这种不太喜欢表达的人来说,这太像是临终遗言了,他说你别说了,咱们回医院,怎么着也不能放弃治疗。

    老李说:“好好好,我听你的,这就回医院,不过你得答应我,把活儿干完,等发了工资,你帮我把我那份领了,我要不在,你就交给小儿子,他这个学,还得继续上啊。”

    傅平安说:“我答应你。”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三十四章 生与死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生与死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