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于危难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于危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从没想过成为索额图这样的权臣,那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太过遥远,若要从政,首先就得考公务员,然后从基层做起,一步步脚踏实地,到四五十岁能干到正处副厅就是祖坟冒青烟了,而跟着玛窦当助理或者秘书,起步就是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的级别,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力范围。

    一时间傅平安心驰神往,幻想着自己大展拳脚,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虽然星马台只是一个微型国家,和中国一个县差不多大,但毕竟是一个在联合国有席位的国家,学政治学的大三学生能有这样的舞台,可遇而不可求。

    “你准备付我多少薪水?”傅平安淡然道,他努力将激动藏起,喜怒形于色,那是不成熟不沉稳的表现。

    “那要看你的贡献大小了。”玛窦转向大海的方向,那里波涛万顷,一望无际。

    所罗门的宝藏游戏南太平洋阶段告一段落,欧美贵宾打道回府,玛窦亲自去机场送行,星马台政府没有自己的国际机场,唯一的一座4E级别机场还是劳埃德公司的附属产业,国王当到这份上,还不如国内一个县长,招商引资时卑躬屈膝,面对国际资本干脆直接装孙子了。

    送走了贵宾,玛窦带着中国来的朋友乘船沿着星马台东岛海岸线参观,星马台是个岛国,最大的两座岛一东一西,东岛像一片海棠叶,西岛像一片狭长的柳叶,六十万国民中的百分之九十住在东岛,西岛多山,不适于发展种植业,至今出于半开发状态,岛上的分离主义者致力于独立建国,几十年来从未消停。

    这是一艘六十英尺长的意大利造游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玛窦好歹是个国王,哪怕经济再窘迫也是傅平安们难以企及的存在,他戴着墨镜在甲板上指点江山,讲述星马台国家的历史和玛窦家族的故事。

    “我的先祖是下南洋的福建人,从吕宋来到沙巴闯荡,在十九世纪中叶,靠着甘蔗园攒下第一桶金,然后他用这笔钱招募了十几个水手买了一条退役的英国炮艇,干起了运输生意。”

    听到这里,萨致远不禁莞尔,这运输生意,大概率是无本买卖,也就是海盗,但是看破不说破,好歹要给玛窦留些面子。

    “星马台原来是一个古老的王国,古称玛窦王国,十五世纪后伊斯兰化,后又被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十九世纪英国势力入侵,玛窦王国的统治者年老力衰,无力抵抗,于是招赘了我的先祖,那时候他已经拥有十几条船,上千水手了,但是我的先祖竭尽全力也只能延缓被日不落帝国征服的速度,值得庆幸的是,最终玛窦王国只是沦为英国的保护国,名义上还是一个独立国家,二战时,日本军队占领了这里,战后美国人又来了……劳埃德公司是一家老牌的英国公司,现在已经国际化了,资本是没有国界的……”

    “所以玛窦并不是你的名字。”傅平安得出一个结论。

    “玛窦是我的姓,我的名字叫提庇留。”

    傅平安想起在莫斯科的日子,那个长的和玛窦一样的替身,通常来说只有面临暗杀威胁的政治人物才会给自己预备替身,比如萨达姆,比如金正日,比如二战时期的英国首相丘吉尔,玛窦一个没有实权的小国王,要什么替身。

    “你在想那个人么,他是花匠的儿子,也是我从小的玩伴,我们本来身形就接近,我送他去泰国做了整形手术,专门做我的替补,替我考试,替我泡妞,更重要的是我俩配合玩恶作剧,骗了很多人。”玛窦回忆起年少轻狂,浮起笑意,“现在他在英国读书,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游艇行驶的右手方向是漫长的绿色海岸线,一马平川的土地上种植的全是咖啡树,隔海相望的西岛山势险峻,高耸入云用望远镜看过去,海岸边有一片空地,玛窦说中国人正在那里建一座新的码头。

    “西岛上的原始森林有数不清的热带树木,劳埃德看不上木材生意,但中国人热衷于红木,近十年来木材出口给我国带来丰厚的外汇收入,原木砍伐加工处理,然后出海远洋运输,可是西岛没有深水码头,只能先运到东岛劳埃德的码头,交高昂的费用才能出口,中国商人不愿意被劳埃德剥削,所以他们说服了政府,在西岛建设同样规模的港口,中国人的基建能力世界第一,我也很乐意看到劳埃德吃瘪。”

    傅平安想到了江小洋,他所属的路桥公司不正承建了星马台的港口工程么,只是江的说法和玛窦不一样,对江小洋来说这是一带一路国家项目,对玛窦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项目。

    他乡遇故知是人生难得之喜事,傅平安提出想去工地上看看,玛窦欣然答应,游艇向西岛驶去,码头所在位置是一个天然港湾,土地平整已经结束,但工程机械都停着,看不到工人活动。

    游艇靠近岸边,看的更清楚了,工地已经彻底停工,那些黄色的工程机械的玻璃被砸碎,轮胎被扎瘪,有些还有放火焚烧过的痕迹,傅平安看到一辆挖掘机上涂着XCMG,徐工集团的字样,这些昂贵的机械都是从国内不远万里运来的,本该大显神威,却落得如此下场。

    本来以为能见到同胞的几个人全都傻眼了,凭栏无语,只希望不要有同胞在冲突中伤亡。

    玛窦没有解释,因为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像那天无辜的服务员被杀害一样,他丝毫没有情绪上的波动,似乎已经习惯了。

    “我要登岸。”傅平安要求道,他怀疑江小洋和其他中国同胞还在附近,这里不知道是遭受了恐怖分子袭击还是工人暴动,既然来了就不能放任不管。

    玛窦同意了,游艇上有一条充气救生筏,国王带了两名侍从,和傅平安一起登岸观察情况,工地上有一排简易板房,傅平安喊了几声,果然从房子里出来两个中国人,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手里拎着扳手。

    傅平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工人说当地人闹事,把设备都给砸了,警察也不管,所以大部队已经撤了,只留下他们看守工地。

    再问原因,工人说其实不关我们的事,是木材厂那边死了几个当地老百姓,工伤事故压死的,木材商不赔钱还打人,老百姓就生气了,把木材公司围了,人杀了还不解气,又冲到工地把中国工程队的设备都给砸了。

    “那些干木材的商人把老百姓当牲口用,每天才给几百块,合成人民币才十来块钱,就这样还克扣工资,真不是东西。”

    傅平安无言以对,工人说的是新闻联播里看不到的现实,抬头看远处的原始森林,已经被砍伐的面目全非,为了经济利益疯狂砍伐树木,给生态带来的灾难暂且不说,中国资本走向世界的同时,也罢国内低工资、低环保、低人权的企业管理模式带到全球各个角落,尤其是星马台这种偏僻的,西方资本注意不到的边角旮旯,矛盾冲突不可避免。

    辞别工人,傅平安回到游艇,下一站是东岛北部的星马台城,国王车队在码头迎候,载着客人们回到王宫,还没坐稳,侍从飞一般跑进来报告,首相大人前来觐见。

    玛窦挥手:“我不见他,让他两个小时后再来。”

    话音未落,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已经大步迈入,他就是星马台政府的首相马科斯,傅平安等人急忙回避,隔着屏风听马科斯训斥玛窦,星马台的官方语言是英语,马科斯能说一口流利的牛津腔,傅平安听的毫无障碍。

    这是长辈对晚辈的训斥,上级对下级的训斥马科斯丝毫不给玛窦留面子,严厉指责他不务正业,不具备一国元首的素质,他指的应该是遇刺事件。

    “我接受批评,以后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玛窦一点没脾气。

    “你需要学习的还很多,成功的道路是没有捷径可走的。”马科斯的语气和缓了一些,“治理国家不需要你,我建议你去英国读书,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方向。”

    玛窦据理力争:“我的职业是国王,我要完成父亲的遗志,而且我已经有成熟的想法了。”

    “说说看。”

    “从金融、高端旅游、房地产、以及博彩业入手。”玛窦像个回答老师提问的中学生,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我要引进资本,争取援助……”

    马科斯忽然狂笑起来:“这不是一个国王应该考虑的事情,陛下是想把政府的活儿都干了么?”

    被打断的玛窦脸色难看,深呼吸一口气,转换话题:“三名劳埃德员工杀了人,我希望能引渡凶手。”

    “内政部会处理的。”马科斯有些不耐烦。

    “西岛上发生暴力事件,我怎么不知道。”玛窦又问道,“中国木材商被人杀了,港口工地被纵火,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咎由自取。”马科斯说,“至于港口,劳埃德不希望存在竞争者。”

    玛窦说:“可是我希望能有一个和劳埃德竞争的大资本存在,这对星马台是有益的。”

    “你永远不要这么想,这是我给你的忠告。”马科斯的耐心终于到头了,“你还是去搞恶作剧吧,那才是你的专长,治理国家就交给大人吧。”

    马科斯走了,玛窦转入屏风后面,脸色阴鸷,他问傅平安:“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请吩咐。”

    “下次他再这样和我说话,你就一枪把他打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于危难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受命于危难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