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勇敢者的游戏

第二百四十六章 勇敢者的游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萨致远打了个响指:“英雄所见略同。”

    如果此刻船上是三名普通游客,恐怕吓都吓死了,可是很不巧傅平安和萨致远都是军人出身,后者还是海军学院的学生,遇事不慌,还能冷静分析,任何人造的谜团总能通过种种线索和逻辑梳理来解开,如果说先前端倪还不够明显的话,船员的离奇失踪就能完全确定这个判断,这就是一场恶作剧,一个大型游戏。

    “搞不好船上有摄像头正在拍摄,大型真人秀,荒岛求生,不对,是海洋求生,欧耶!”有两位男生在,沐兰的胆气也壮了,“找找看,是不是真有摄像头。”

    三人到处检查了一番,没找到什么摄像头,却在底舱找到一个卷轴,打开来,居然是一份货真价实的藏宝图,图上用三种文字进行标注,拉丁文,繁体字和阿拉伯文,古色古香还有虫蛀的孔,看起来起码几百年历史。

    傅平安说:“我们猜的没错,这张图看似古旧,做的还挺真实,但是这种技术在国内很常见,淘宝上做旧的假古玩一大堆。”

    萨致远说:“没错,这是游戏的一部分,藏宝图给我们了,船也给我们了,下一步就是破解这张图,然后驾驶着渔船历经艰难险阻,拿到宝藏。”

    沐兰满眼都是小星星:“我预感咱们要发财了,咱们这一组实力最强,我太幸运了,哎呀也不用为潘晓阳担心了,她肯定也在寻宝,船上的电台和咱们一样被停用了。”

    “逻辑上讲是这样,但这个游戏还是存在一定风险性。”萨致远说,“这个游戏的组织者很喜欢恶作剧,我们根本没打算参与,这等于强行让我们加入。”

    傅平安说:“既来之则安之,这张图咱们一起破译吧。”

    藏宝图对于不熟悉航海的人来说极具难度,高达地狱级,但是对萨致远来说就是新手村级别,船上有海图,有航海平行尺,有六分仪,海军士官生手持测量工具一阵操作猛如虎,得出的答案和潘晓阳笔记上的经纬度高度重合,甚至更精确一些。

    探险小队正式出发,船上的工作繁重艰苦,五个船员的活儿现在三个人干,沐兰还是个女生,干不来重活只能掌舵,她戴上船长帽和墨镜,站在舵轮前煞有介事,看两个男生忙前跑后,傅平安和萨致远不约而同将T恤脱了,赤着上身作业,两人都是那种瘦削彪悍的身形,看的沐兰直流口水:“这一趟来的真是超值了。”

    两个小时后,经受了烈日暴打的两个赤膊男都乖乖穿上了衣服,他们已经进入了星马台海域,岛屿群就在前方,沐兰拿起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绿荫小岛,却看到了一艘船,吨位不大,灰色涂装,不像是游艇。

    “有船!”沐兰大喊,萨致远跑过来接过望远镜,脸色微变:“是鱼雷艇,二战款的老爷货,咱们有麻烦了。”

    傅平安也闻讯赶来:“大概是星马台海军巡逻艇来驱逐咱们了。”

    萨致远说:“静观其变,他们会发信号的。”

    但是那艘鱼雷艇没有挂旗语,反而打出了一面黑色骷髅旗。

    “妈呀海盗,真的还是假的?”沐兰吓得声音都在发抖,这游戏玩的太逼真了,连海盗都出来了。

    “应该是游戏的一部分,海盗不会用退役鱼雷艇,这个成本太高了。”萨致远忧心忡忡,这种局面,对于一个海军学院大三的学生来说,未免有些超纲。

    傅平安说:“对,是游戏的一部分,真海盗要抢你就抢你了,不会像中世纪海盗那样讲究,还挂旗帜提醒你,不过既然人家挂骷髅旗了,咱们就得做出反应。”

    “什么反应?”沐兰傻乎乎问道。

    “跑!”傅平安说。

    渔船开足马力掉头就跑,鱼雷艇追了上来,到底是二战时期的老家伙,速度只比渔船快一点点,这是一场老猫追老鼠的游戏,一个逃一个追,没有电影里的追车大戏那么惊险刺激,花样繁多,但压迫感和绝望感更强。

    柴油机全速运转,机器轰鸣震天响,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鱼雷艇越来越近了,似乎速度也在加快,兜了个圈子从渔船侧翼冲过来黑洞洞的鱼雷发射管很是渗人,沐兰紧张道:“他们不会真带了鱼雷吧。”

    萨致远说:“不会,一枚鱼雷的价格……”

    他还没说完,鱼雷艇就发射了,一枚鱼雷从发射管里窜出来,落在海里高速冲过来。

    “妈呀玩真的啊!”沐兰吓得魂飞魄散。

    萨致远凝神屏息,疯狂转着舵轮,大声疾呼:“下锚!”

    傅平安在船头待命,闻声下锚,渔船来了个海中漂移,船尾摆开,鱼雷擦身而过。

    鱼雷艇一击不中,竟然撤了。

    三人吓得浑身冷汗,就差瘫坐在地了,这游戏太过惊悚,玩的不是心跳,是命。

    不过鱼雷艇的表现也证明这确实是游戏,否则第二枚鱼雷他们绝对躲不过。

    渔船的柴油机因为长时间全速运转,趴窝了,渔船失去动力,孤零零的飘荡在海上,随着洋流飘荡着,俩男士忙着修理柴油机,沐兰拿着望远镜警戒,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一刻也不敢放松。

    望远镜里似乎有袅袅青烟,沐兰发出警报,萨致远判断那可能是海难幸存者发出的求救信号,于是加紧修理,柴油机恢复了部分动力后就向着烟柱方向而去。

    宝藏海域有上百座岛屿,如果一个个的查过来时间人力根本不够,有烟的地方一定有人,很可能就是潘晓阳流落在岛上呢。

    当巴丹号驶近这座小岛的时候,烟柱已经消散,小岛大约一平方公里,有一片美丽的白沙滩,椰林海风,美不胜收,海水清澈近乎透明,是潜水的绝佳地点,因为没有港口,渔船无法靠岸,只能拉响汽笛提醒岛上的人。

    几分钟后,三个人冲上沙滩,手舞足蹈,狂叫不已,沐兰拿起望远镜观看,身上挂着草裙的不正是潘晓阳么。

    “找到了!”沐兰激动万分,再看潘晓阳身旁的两个人,一个帅气英俊的大高个脸生得很,还有一个黑黝黝的东南亚小伙子,那张脸怎么看怎么熟。

    “是玛窦。”沐兰想起来了,将望远镜递给傅平安,“快看,真的是玛窦。”

    傅平安看了一眼,嘿嘿笑了,笑的有些奇怪。

    “你笑什么?”沐兰奇道。

    “没什么。”傅平安说。

    巴丹号尽量靠近岸边下锚停泊,岛上的三个人按捺不住已经自行游了过来,玛窦第一个爬上来,伸手把潘晓阳拉上来,再把帅哥拉上来,大家互相介绍,帅哥叫欧文浩,HK人,潘晓阳的前同事,至于现在是什么关系,大家心知肚明。

    潘晓阳抱着沐兰嚎啕大哭,说我差点就成了鲁滨逊了,流落荒岛的野人。

    沐兰推开潘晓阳,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没见你变瘦啊,岛上伙食不错啊。”

    潘晓阳打了个饱嗝:“多亏了玛窦,他给我们摘椰子,钓鱼捉虾偷鸟蛋,岛上有泉水,还有以前海岛藏的一地窖朗姆酒,我们这几天就靠朗姆酒过日子了。”

    沙滩上有篝火痕迹,椰林里还有吊床,看来他们小日子过得确实不错。

    傅平安和玛窦也寒暄了几句,然后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欧文你来港吧。”潘晓阳操着半吊子粤语说道。

    欧文浩简单陈述,他是一个探险俱乐部的会员,最近休假就领了探险任务,活动需要组队结伴,他在HK是游艇俱乐部成员,是玩帆船冲浪的行家,所以就没邀请了艾米丽一起来探险,先到的巴沙,在当地租了一艘船,而玛窦正是船上的水手。

    “无巧不成书,既然是老朋友,我们就选了玛窦的船,可是……”潘晓阳捂着脸哭起来,“我们遇到了海盗,大家分乘救生艇逃难,我们流落到了这个小岛上,已经第八天了。”

    萨致远安静的看着他们讲故事,完了问道:“宝藏找到么?”

    “命都差点没了,还找什么宝藏。”欧文浩的普通话带着一股港味,“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说来那故事可就长了。”沐兰刚要说话,傅平安悄悄在背后轻拍她一下,替她说道:“潘晓阳失联,我们根据她的行程订单找过来的……”

    他把经过叙述的平淡无奇,沐兰不知道傅平安为什么这样,但默契让她选择闭嘴。

    现在两组并做一组,男人们聚在一起商量着是继续寻宝还是打道回府,沐兰把潘晓阳拉到一边说悄悄话,问她在岛上有什么故事发生。

    “孤男寡女的,不对,是两男一女共处一岛,我记得玛窦喜欢你,欧文浩想必也对你有些意思,这几天你们是怎么和谐共处的?”

    潘晓阳打了沐兰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能考虑那种事么,不过呢,玛窦挺让人放心的,欧文浩在大城市会给我安全感,但在荒岛上,还是玛窦靠谱,他会钻木取火,会用泥巴和芭蕉叶制造房屋,你们要是再迟来几天,恐怕他连渡海的木筏都造好了。”

    沐兰笑道:“那你们岂不是……”

    潘晓阳白了她一眼:“我可不是那种人,真让我在这里住一辈子,我会发疯的,我是喜欢沙滩椰林,但必须配上五星级酒店,穿白衣服的侍者和冰镇香槟酒才行,我的灵魂永远属于钢筋水泥玻璃幕墙的大都会,CBD。”

    沐兰说:“那人家玛窦多伤心啊,痴情小伙,怪可惜的。”

    潘晓阳耸耸肩:“欧文在这,我不可能和玛窦发生什么。”

    那边男士们的会议已经得出了结果,继续这个勇敢者的游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四十六章 勇敢者的游戏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六章 勇敢者的游戏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