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四十章 砸锅

第二百四十章 砸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菲菲松了一口气,她意识到一个问题,对于冯庆存辛涛这些有钱有势的男人来说,一个叛逆性格的少女就像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一样有意思,男人们根本没把王栓当成平等的女人来看,他们只当王栓是玩具,是宠物。

    “冯董还真是博览群书,这些书我都没看过。”吕菲菲咯咯笑道。

    “都是网文,冯董的小情人爱看,他也跟着看,还跟着书里的剧情玩COSPLAY呢。”辛涛解释道,所谓霸道总裁爱上我,并不是某一本书的名字,而是玛丽苏类女频网文的统称,吕菲菲虽然不看,但听说过这类书,火的一塌糊涂,相比之下郝清芳就孤陋寡闻了,听了介绍之后哑然失笑,心中生出些许鄙夷来。

    冯庆存也哈哈大笑,吩咐他的保镖刚子倒酒,每个人面前一个分酒器,全部倒满。

    酒局正式开始,套路都是固定的,每个人有自己的职责,一切为了老板泡妞服务,辛涛负责捧哏,他端着杯子站起来说:“今天认识几位新朋友,非常高兴,这个局是冯董攒的,本来不该我说话,但是冯董这个人比较低调,我就帮他介绍一下,冯董,咱们近江的房地产大佬,身价十个亿,人称冯十亿,你们要买房子的可以找冯董,批个条子打八折,另外冯董还是咱们这个大赛的赞助商,想捧红谁那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冯庆存摆摆手:“俗了,涛子你这样说就俗了,为了艺术嘛。”

    吕菲菲也有职责,依然是老鸨子那一套业务,她一边不经意的为冯庆存吹捧,一边劝说两个女孩:“冯董懂艺术,人也好,最喜欢培养人才,当时我找到冯董拉赞助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你们两个回头要多敬冯董两杯。”

    刚子的活儿就比较简单粗暴,负责监酒,辛涛对他也进行了介绍:“刚子,咱们冯董的特别助理,特种部队下来的,那身手没得说,三五条大汉近不得身,上回有几个不开眼的小崽子想动冯董,你们猜怎么着?”

    顾小禾瞪着大眼睛:“怎么了?”

    “一招之内,全部被刚子放倒,那还是留了手的,要知道刚子可是特种兵,学的都是杀手的招,稍不留神就得出人命。”

    顾小禾吐了吐舌头,表示惊讶。

    王栓闷头吃菜,理也不理。

    “来来来,第一杯酒,欢迎大家,以后经常聚。”冯庆存拿起了分酒器,“涛子,别拿杯子了,用这个。”

    辛涛说:“冯董太有力度了,咱们男的行,女士还是用杯子吧,怜香惜玉一下。”

    王栓拿起分酒器:“没事,我就用这个。”

    “敞亮!”冯庆存开心了。

    “孩子,别逞强。”郝清芳碰了碰王栓的胳膊,小声劝道。

    “没事,郝老师。”王栓不以为然。

    郝清芳心里叹口气,这孩子是想把自己灌醉啊,醉了就不用面对这些丑恶的嘴脸了。

    大家碰杯,一饮而尽,王栓亮出分酒器的底,一滴不剩。

    酒店大堂里,傅平安端着笔记本进行监控,不由得为王栓捏了一把汗。

    酒喝起来,气氛更加融洽,黄段子环节开始,男士们眉飞色舞,一个接一个的段子,听的郝清芳和吕菲菲都面红耳赤,顾小禾更是红着脸不敢说话,王栓似乎没往耳朵里进,端着分酒器要和冯庆存划拳。

    遇到不按套路出牌的了,冯庆存暗道,论喝酒他还没怕过谁,来就来呗。

    中年油腻男人加青春少女的酒局就是一个猎场,猎艳的场地,各种套路组合加上劝酒,不谙世事的少女往往毫无招架之力,有求于别人,臣服于权势和金钱,再加上酒精的麻醉,猎物只要上了桌基本上就没有能逃脱的。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王栓似乎像一头狡黠又凶悍的小野兽,无论猎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降服,她对黄段子免疫,对酒精似乎能降解,划拳也很有一套,无论是冯庆存还是辛涛刚子都划不过她。

    “喝完,留个杯底你养鱼呢,老东西。”王栓指着冯庆存的分酒器毫不客气的骂道。

    “妹子,先缓缓,冯董的茅台虽好,可不能当成自来水喝啊。”辛涛赶紧打圆场,他看出来了,王栓体内有一种能快速降解酒精的酶,喝再多也不会醉,遇上这种人只能认倒霉,换策略。

    他们不知道的是,王栓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从小她就是留守儿童,又是在农村最恶劣的环境下,要不是奶奶保护的好,外加长得丑,早就被村里的老光棍糟蹋了,她爹,还有彭虎,那都是有名的酒晕子,弄三粒花生米都能下一斤酒的主儿,不管是面对酒鬼,还是面对色眯眯的觊觎,王栓都不陌生。

    冯庆存按住了酒杯,阻挡王栓给他继续倒酒。

    “这俩简直是酒中知音啊,酒逢知己千杯少,我提议,让王栓给冯董献歌一曲。”辛涛拍起了巴掌,“大家欢迎。”

    王栓眼皮一翻:“你以为你家开堂会呢,我只在舞台和KTV里唱,别的地方不唱。”

    吕菲菲猛使眼色。

    辛涛说:“哈哈,这包间自带KTV设备,这下你没法躲了吧,让冯董近距离听听你的嗓音,把把关嘛。”

    这暗示的如此明显,再不上路就实在不懂事了,但王栓早就豁出去了,她压根儿没打算让对方痛快了。

    “我先唱吧。”顾小禾赶紧起来打圆场,清唱了一首英文歌。

    冯庆存已经不高兴了,他再傻也能看出来,王栓没打算给自己面子,一个乡下野丫头这么不识抬举,得好好教训教训。

    教训人的事儿不用老板出马,马仔就办了,刚子站起来,横眉冷目:“给你脸了是吧!”

    包间里鸦雀无声,吕菲菲张张嘴,啥也不敢说,郝清芳已经做好了离席的准备。

    冯庆存面如止水,点了一支烟。

    辛涛说话了:“何必呢,不就唱个歌么。”

    王栓说:“我是大赛选手,不是陪酒的小姐,我爱唱自然会唱,我不想唱,谁也没有权力逼我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占便宜么,手上有二两肉,看别人都是狗,我就是喜欢唱歌,所以才参赛,我不是为了陪谁睡觉的残参加的,如果你们的女儿或者妹妹去参加这样的比赛,也被主办方逼着陪酒,陪睡,你们怎么想?”

    冯庆存脸色铁青,看了看吕菲菲:“这就是你们的选手?”起身拂袖而去。

    “冯董!”吕菲菲追了出去。

    顾小禾埋怨的看着王栓:“你害了自己不要紧,把整个节目组都害了。”

    王栓说:“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屈服,这些人才会这么猖狂。”

    酒局不欢而散,辛涛和刚子也离席而去,郝清芳叹口气说:“孩子,你是不打算参赛了是吧。”

    王栓说:“对,我放弃了。”

    过了一会儿,吕菲菲进来了,欲哭无泪:“王栓,你可把我害惨了,这个锅里的食物是不干净,可你可以选择不吃,为什么要把锅砸了呢?你把他惹怒了有什么好果子吃,我都跟着你遭殃,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么?”

    王栓说:“吕老师,您的恩情我永远记得,我是打算要还的,要不然也不会签约,那是卖身契,我能不懂么,我宁愿给您免费打十年功,我也不能出卖自己啊,那是两码事,我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村女孩都明白的道理,您这样的电视台导演能不明白么?”

    吕菲菲被呛得无言以对,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这一切都是符合她价值观的东西,但是这些却又是不符合公序良俗,拿不到台面上说的潜规则。

    “下一轮你自己退出吧,省的难看。”吕菲菲手扶额头,仿佛苍老了十岁,这一场闹剧如同飞来横祸,彻底激怒了冯庆存,赞助商黄了,她还得连夜找新的赞助人。

    王栓离席,跪倒在地,给吕菲菲磕了个头:“吕老师,我现在什么都没有,等我有了能力,我会报答您的。”

    说完,她起身离开包间,如释重负,她知道自己失去了很多,但也守住了很多。

    傅平安等人本来预备着冲进去救人的,没想到事态向着可控方向发展,冯董到底不是黑社会,没有恼羞成怒当场行凶,他只是坏人,并不是恶人。

    “没事吧。”傅平安迎上去问道。

    “喝了一斤多茅台。”王栓打了个饱嗝,“还吃了很多菜,都是没见过的好菜。”话说的没心没肺,毫无顾虑,但她眼中却有泪花闪烁。

    “平安哥,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把大家的锅也给砸了。”

    “是他们先把这碗饭端到你面前来恶心你,也就怪不了你砸锅了。”傅平安说。

    “你的发言铿锵有力,简直就是钢铁萝莉,不,是钢铁少女!我们支持你!”范建有些激动,刚才他好几次差点冲进去,年轻大学生没见过这么多丑恶,更见不得中年油腻男觊觎本该属于90后男生的95后女孩,这才是真正刻骨铭心的仇恨。

    一行人下楼,正要上车离去,刚子走了过来:“站住。”

    王栓躲到了傅平安身后,范建等人怒目而视,但他们的衣着打扮和气质一看就是大学生,毫无威慑力可言。

    “你们谁是这女孩的男朋友?”刚子问道,他护主心切,想教训一下王栓,没想到王栓居然还带着外援,看来是有备而来,不过正好,四个男生也不够他一个人打的。

    “我们都是他的哥哥。”傅平安说,“你就是刚子吧,所谓的特种兵,三五条大汉近不得身。”

    刚子说:“怎么着弟弟,还想练练咋地?”

    傅平安看他一眼:“你也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四十章 砸锅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章 砸锅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