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油条西施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油条西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夜,王栓被安排进女生宿舍暂住,要说还是傅平安的面子大,范建打着他的名头去交涉,女寝那边听说傅平安的乡下妹妹要来借住,顿时响应者无数,大三的学姐们至少一半出去租房子的,空床位有的是,只是这人情傅平安是彻彻底底背上了。

    王栓住进了计算机学院女生宿舍,说起来这边的女生和傅平安颇有渊源,大一的时候因为留学生争宿舍的事儿,傅平安帮她们出过头,这份恩情到现在还没报答呢,正好落在王栓身上。

    关于王栓的可怜身世,范建已经做了简单的科普,女大学生们爱心泛滥,看王栓的眼神就跟看流浪猫狗一般,王栓也不负众望,怯生生的我见犹怜。

    “哎呀她真瘦……”

    “无官挺好看的,稍微捯饬一下不会太丑的……”

    “听说初中都没上完……”

    王栓听着这些议论,低着头不说话,她羡慕这些女生,但并不妒忌她们,因为她明白自己不是这块料,就算上了高中照样考不上大学,她只是单纯的羡慕这些姐姐们可以住在干净整洁的寝室里,校园环境如此优雅安静,整座楼全是女生,简直安全感不要太强烈。

    负责招待王栓的是姜彦冰,她是傅平安的老同学了,自然知道傅没有什么乡下表妹,但并不揭穿,她还贡献了一套没拆封的内衣,其他同学有样学样,纷纷捐献出不再穿的牛仔裤、长靴、外套等,在床边堆成小山。

    姜彦冰还带王栓去洗了个澡,女生宿舍配置很高,热水随便用,王栓平时洗澡要去公共浴室,淋浴头排队用,每次洗的都不尽兴,洗发水沐浴露也都是批发市场买的廉价货色,现在浴室里各种瓶瓶罐罐敞开随便她用,她就像是掉进米缸里的耗子,一边冲着热水,一边哼着歌,拿起那些瓶子看着说明书,叹为观止,原来洗澡还能有这么多的花样。

    这个澡洗了足足一个小时,洗完之后穿上浴袍,姜彦冰拿出吹风机给她吹头发,王栓新奇的不得了,赞叹不已。

    “戴森的,当然好,比你用过的普通电吹风强多了,也贵多了。”姜彦冰说。

    “哦,我没用过电吹风,都是拿毛巾擦。”王栓老老实实说。

    女生们面面相觑,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没用过电吹风的人,这是得多穷啊。

    “你妈妈也不用电吹风么?”有人问她。

    “我上小学的时候,妈就出去打工了,我再见她时,就是骨灰了。”王栓淡淡一笑,她不觉得羞耻,没用过就是没用过。

    “好可怜……”女生们转移关注点,她们发现王栓的皮肤很好,虽然微黑,但是光滑细腻看不到汗毛,肤若凝脂就是说的这种。

    王栓吹干了头发,换衣服的时候被大家发现身上的伤痕,虽然只是一些淤青,但也是触目惊心。

    “后妈掐的,过两天就好了。”王栓根本不当一回事。

    女生们的同情心再次泛滥,纷纷献出零食安慰王栓,她们也只是二十一二岁的孩子,没有太多能力,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爱心。

    女生宿舍暖气很足,味道香香的,床铺软软的,熄灯之后,王栓却睡不着,她辗转反侧,心潮起伏,这才是一个人应有的样子,该过的生活啊。

    许久,她终于入梦,梦里见到了生母,娘俩哭的稀里哗啦。

    清晨四点钟,王栓的生物钟准点叫醒她,她爬起来想去开灯,却没摸到灯线,这才想起已经不在大杂院,而是身处这个城市最安全,最温馨的地方。

    王栓睡不着,也闲不住,同室的几个人还在熟睡,她们的脏衣服都放在篓子里,王栓索性将全部脏衣服都给洗了,然后悬在暖气片上烤干。

    姜彦冰一觉醒来,发现王栓还在忙乎,寝室内一尘不染,尤其地板,简直亮的发光,脏衣服也都洗了,她问王栓:“你什么时候洗的?”

    “早上洗的。”

    “用手洗的?”

    “是啊,我没舍得开热水,怕浪费。”

    “你真是个傻孩子,有洗衣机的啊。”姜彦冰哭笑不得。

    ……

    大家在五号食堂相会,围坐在餐桌旁,一边吃早饭,一边商量王栓的下一步安排,炒作油条西施的条件已经不具备,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解决温饱。

    以王栓的条件,生产线女工肯定是屈才,但是做文员都不够格,还真是头疼。

    “你会干什么?”姜彦冰问她。

    “我会炸油条,不是我说,你们食堂的油条炸的真难吃,,和面的时候功夫就不足,炸的火候也不对,不香也不脆,失败。”王栓拿筷子夹着油条,品头论足。

    “不如……”姜彦冰眼睛一亮。

    “别不如,学校食堂那都是后勤领导的自留地,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想承包一块,门都没有。”范建还不等她说出来就开始抬杠。

    姜彦冰白了他一眼:“谁说承包了,让王栓去打工总行吧,不要工钱,管饭就行,好歹有个事情先做着,然后我们慢慢想办法,比如在学校外面给她租个门面什么的。”

    王栓看了傅平安一眼:“我听叔的。”

    傅平安说:“我看行。”

    以傅平安的名声,在江大校园里想办什么事儿还真不难,尤其是锦上添花的事情,食堂承包人一口答应,只要王栓办了健康证就能来上班,工资那是必须给的,管饭也是必须的,正正经经生意人,不占别人便宜。

    寒假在即,但大学生暂时还没离开校园,客流量可以保障,王栓本来就有健康证,当天就能上岗,她是熟练工,立刻就能顶上来,新炸出来的油条果然大不相同,当然更能吸引人的是她的颜值,很多男生不远万里,舍弃其他食堂,专程跑来吃一份油条,只为欣赏油条西施的容颜。

    大学食堂也存在竞争,自打王栓上岗之后,五号食堂的营业额蹭蹭上升,甚至多了不少校外慕名而来的人。

    王栓一夜之间就火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她的火并不是被范建等人炒作起来的,而是被其他人将视频发布到网上,瞬间爆火,势不可挡。

    甚至连近江电视台记者也跑来采访。

    可是,火了又能怎么样呢。

    ……

    彭育红已经报案,人失踪二十四小时就可以报案,派出所记录了一下,暂时没有精力去调查,毕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又是主动离家出走,虽然不清楚内幕,但有经验的警察一看就知道是后妈把人逼走了,才不会多管闲事呢。

    老王头心急如焚,毕竟这是他亲闺女,彭育红的想法就不同了,她觉得到手的儿媳妇和免费的劳动力飞了,等于损失了几十万块,这事儿不能拉倒,必须把人找到,她想打印一些寻人启事到处张贴,可是却没有王栓的照片,正气的骂街呢,正巧看到别人家的电视机里在放一档社会新闻节目,记者采访的不正是王栓么。

    彭育红一拍大腿,有办法了。

    她不去大学里找人,彭育红不傻,知道王栓背后肯定有人,贸贸然去抓人,搞不好会被人打一顿,要闹就闹大,找记者,找媒体,找电视台

    一家人换上体面的衣服,杀奔近江电视台,电视台可是门禁森严的重地,在门口就被拦下了,费了一番口舌,门卫终于搞明白他们的来意,给做这个节目的编导打了个电话,编导很快出来了,将他们接进去详谈。

    电视台竞争其实挺激烈的,为了争收视率,编导们头发都熬秃了,这个编导叫吕菲菲,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头脑很敏锐,几句话下来,她就知道自己捡到宝了。

    油条西施本身就是个爆点,再加上后续节目,能热上好几期呢。

    老王是个木讷老实的汉子,彭虎平时看着人五人六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话都说不利索,还是彭育红厉害,说的天花乱坠,头头是道。

    吕菲菲听完彭育红的叙述,又问老王和彭虎,得到肯定的回答,她说:“孩子已经成年,包办婚姻肯定是不合法的……”

    “没有包办,两个孩子情投意合……”彭育红到底是没啥教养,动辄打断别人抢话说。

    吕菲菲很有涵养,她一点都不恼:“我的意思是,电视台并不能给你们做主,但是我们可以做一期节目,把当事人都请到台上来,我们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来做一个评断,你们觉得怎么样?”

    “上电视啊……”彭育红有些犹豫。

    “你不用担心,有费用的,不让你们白来,还有相应的误工费。”吕菲菲早就号准了彭育红的脉,“不管结果如何,费用都会给你们。”

    然后她说了一个让彭育红心动不已的数目。

    “能再多点么,快过年了,生意挺忙的,还要排练什么的,实在耽误时间。”彭育红讨价还价,内心已经答应了。

    “电视台是国家的单位,不是商店,大姐,这已经是最高额度了。”吕菲菲一口回绝。

    “那算了。”彭育红见招拆招。

    “这样吧,把女儿的那一份也给你们,还不行的话,就爱莫能助了,我送你们出去吧。”吕菲菲在这儿等着她呢。

    “那就这样,一言为定。”彭育红说,“对了,来到时候打车钱,能报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二十九章 油条西施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油条西施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