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大十八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大十八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考也考完了,下一步就是放寒假回家,傅平安许久没见三个哥们,请他们吃了顿饭,喝了点酒,晚上索性就住在宿舍里了,兄弟四人开启久违的寝室夜谈,谈理想,谈未来,谈女人。

    最后一个话题是最永恒的,三个处男谈起女人来眉飞色舞,各种网上看来的歪门邪道,如何鉴别处女,如何辨认绿茶婊,如何避免当接盘侠,说的头头是道,其中又以范建的观点最为偏激,他认为将来结婚必须找一个原装的,可惜现在连大一学妹都鲜有原装的了,高中阶段就被人抢先体验了。

    “杠精,你想找合适的,怕是只能去幼儿园找了。”赵劲揶揄道。

    路琨却有不同意见,他说原装的肯定有,但你的其他条件肯定要下浮。

    范建想了一下说:“可以下浮,比如我对学历的要求没那么高,我是本科,什么211、985就不提了,我要求另一半大专文凭,这个不过分吧。”

    路琨说:“非常过分,女的比男的学历略低,这是正常配置。”

    范建想想也是,“那这样吧,我对学历的要求放到高中毕业,对家庭条件也不做要求,但有一点是绝对不能降低的,那就是颜值,身材可以平板一些,不需要太火爆,但颜值必须八分以上,嗯……高圆圆那样的就是八分。”

    兄弟们嘘声连连,忽然赵劲拿出手机刷了刷说:“还真有,你们看这条微博,说盐务街后面的巷口里有个炸油条的摊子,老板的女儿长得不错,号称油条西施。”

    范建不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最美这个那个的,这种低等的炒作手法,几年前就过时了,我敢和你打赌,这个什么油条西施根本不会炸油条,就是一个网红伪装的,想炒作起来捞金。”

    赵劲说:“那可未必,这个帖子转发量很少,背后没有炒作团队的影子,就是我关注的一个人普通人发的。”

    范建说:“炒作团队就故意伪装成普通人,他们都是专业的,还能让你看出来么?”

    赵劲急眼了:“我不和你杠,明天早上咱们去摊子上看看,如果油条西施真的会炸油条,那怎么说?”

    范建冷笑:“愿赌服输,如果是真的,我把拖鞋吃了。”

    “一言为定!”三个声音同时响起。

    ……

    大学生通常都爱睡懒觉,但炸油条摊子属于早点,不早起的话看不到,于是兄弟四人定了闹钟,八点准时起床,傅平安有车,拉着三个室友直奔盐务街,把车停在路边,钻进巷口深处,一栋居民楼的背面平房里,稀稀拉拉几个人正在排队买早点,大棚下面,滋滋啦啦的油锅里炸着金黄酥脆的油条,炸油条的长筷子握在一个女孩的手里,微黑的皮肤,鹅蛋脸,似乎并不多美,但越看越顺眼,女孩动作娴熟,衣着简朴,围裙套袖下面是一双粉红色的兔子头棉拖鞋。

    这就是所谓的油条西施了,以大家多年混迹网络的经验,搭眼一看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穷人家的孩子,干活这么麻利绝对是长年累月磨练出来的,绝非几天就能培训出来的。

    既然来了,肯定的吃了油条再走,范建上前搭讪:“老板,除了油条还有什么?”

    “豆浆甜的咸的,水煎包荤的素的,价格看水牌子。”女孩一开口,纯正的普通话肯定是一级甲等,嗓音清脆亮丽,大早上的听到这么一句话,心情都会变得舒畅。

    四人凑在水牌子前,叽叽咕咕讨论的不是价钱,而是女孩的颜值。

    “五分,不能再高了。”范建说。

    “瞎啊你,我看最低八分。”路琨说。

    “拾掇一下,九分都有机回。”赵劲给的分数更高,别看他们都是童男子,对异性的要求却是极高,在他们的打分体系中压根就没有十分的人,高圆圆也就是八分,可见给女孩的评价是极高的。

    “看好了么?”女孩问道。

    范建闭眼做陶醉状态:“光听她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在一座春天的山谷里,到处一片碧绿,小溪涔涔流过,一只黄莺在鸣叫……”

    “人家问你吃什么?”路琨踢了他一脚。

    “油条十六根,荤素包子各二斤,豆浆甜的咸的都要,各两份。”范建大声回应。

    “打包还是带走?”

    “在这吃。”

    早点摊有几张桌子,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齐刷刷看女孩打豆浆,装包子,很快女孩端着食物来到他们面前,又从别的桌上拿过一包餐巾纸,正好眼神和傅平安对上,楞了一下,有些迟疑,但还是喊了出来:“叔?”

    “你是……王栓?”傅平安终于从记忆库中搜索出能叫自己叔的人,进入大学前他客串过演唱会安保,帮助过一个叫王栓的女孩,那时候女孩十五岁,又黑又胖,但嗓音悦耳,没想到女大十八变,三年时间就脱胎换骨了,几乎变成另一个人。

    “是啊,叔你还认得我啊。”王栓兴高采烈,回身从钱匣子里拿出一百元大钞:“叔,还你钱,咱们约定好的,再见面时还钱。”

    上次分别时,傅平安确实给了王栓一百元买车票,没想到她记得这么清楚,一定是时时挂在心上,傅平安不收都对不起这份挂念。

    早点铺子生意最好的时间是六七点钟,现在八点半了,客人已经不多,王栓摘了围裙过来陪他们,她里面穿了件粗毛线衣,看得出身材火辣,比例匀称,微黑的肤色更显得健康阳光,唯一的缺点是不够精致,头发乱蓬蓬的,脸上也不施粉黛。

    “怎么样,好吃么?”王栓坐在傅平安身边,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喜欢吃就多吃点,这个点不会再有人来了。”

    “好吃,你们家用的油好。”范建挑起大拇指。

    “胖叔,你真有眼光,是个会吃的。”王栓嫣然一笑。

    “我胖么?我怎么就成了叔了?”范建做欲哭无泪状。

    “我叔的朋友,都是我叔。”王栓呲牙一笑,“你是胖叔,这个是眼镜叔,这个是竹竿叔。”

    路琨和赵劲都哈哈大笑,这女孩性格真好,烂漫活泼,如果是在校园里遇到多好。

    “那傅平安是什么叔?”范建问道。

    “是帅叔,我心中最帅的叔叔。”王栓忽然起身跑进屋里,拿了一个六寸相框出来,正是傅平安,她,还有歌坛一姐的合影。

    “这个黑胖妞是谁?”范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我啦,以前有点胖,后来减肥成功,欧耶!”

    不知不觉聊了半天,油条包子都没吃完,差不多该回学校了,傅平安说结账吧,再拿个打包盒。

    “我请了。”王栓豪气万丈,“以后常来玩啊。”

    范建拿着手机的手心已经汗津津的了,他想留王栓的联系方式,却又不敢说出口,路琨和赵劲也是嘴炮,平时在寝室啥都敢说,遇到真美女就消停了,也不好意思要人家微信号。

    倒是王栓很主动,回去拿了两个打包盒,又摸出手机来说:“来来来,面对面加人。”

    互相通过之后,三人依依不舍的离去,上了车又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谁也别和我争,我最喜欢吃油条。”范建说,“我预定了。”

    “凭什么啊,各显身手呗。”赵劲说。

    路琨最识相,呵斥道:“抢什么抢,那是老大的妹子,不,侄女,不,老大的女人。”

    傅平安说:“你们三个,认真的回答我,是想和人家玩玩,还是想和她共度余生?王栓是农村人,今年应该十八岁,肯定是上不了大学了,按照农村的规矩,结婚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你们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范建你不是还要考研么?你们能接受一个几乎半文盲的妻子么,你们能,你们的家庭能么,今后几十年怎么过,门不当户不对,就靠着颜值吃饭么,王栓十五岁时是个黑胖丫头,谁能保证她二十五岁的时候又变成那样?”

    一阵沉默,能考上名牌大学的都不是傻子,脑筋转的快,上大学谈恋爱是正常的,甚至谈十几次也不稀罕,渣男渣女多了去了,但王栓不一样,她这个年纪,谈了就要谈婚论嫁的,而且中国是二元制的社会,城市和农村就像两个世界,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如果落差太大,注定会有无穷无尽的矛盾,细细思量,谁也无法接受这样一个落差极大的妻子。

    “老大我不同意你的说法。”范建干咳一声,开始抬杠,“人的命运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王栓只有十八岁,她的人生还没开始起航,你为什么要给她规定好今后的路呢,你又不是她爸爸,就算是她亲爸爸,也不能逼着她十八岁就嫁人,生孩子,她的天赋,足以支撑她走上更广阔的舞台,而不是在巷子里炸油条,在农村带孩子,既然她背后没有炒作团队,那咱们就帮她炒作,帮她改变命运,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一己私利,纯粹是想帮帮她。”

    赵劲说:“有没有其他目的,我们不关心,不过你这个建议很美好,老大,我觉得可以试试。”

    “捧红她,以咱们的能力,可以的。”路琨也嚷道。

    “那就这么定了!”傅平安一拍方向盘,奥迪100欢快的鸣叫起来。

    ……

    油条铺,钱箱子大开,一个中年妇女清点着钞票,脸上阴云密布,将王栓叫过来问道:“今天的钱数不对,咋回事?”

    “我……拿了一百,还人家钱。”王栓嗫嚅道。

    妇女一巴掌打在王栓脸上,继而薅着她的头发撕打,王栓咬着牙不反抗也不求饶,也不流泪。

    她的眼泪,在三年前亲生母亲去世时就流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大十八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女大十八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