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笏满床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笏满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秀承回来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抄曹汝林的家,这是他第二次来翠林美墅,相对第一次的偷偷摸摸,月黑风高,这次是带着大队人马,名正言顺的来查抄,看着堆积如山的奢侈品假古董,李秀承不禁在想,如果不是曹子高惹出的这一系列麻烦,曹汝林夫妇会不会落马,再反过来想一下,如果不是上层要查孙玉琦,那自己会不会还在打黑基地关着。

    这处别墅是曹汝林以其他身份购买的,他们两口子都有双份户口身份证加护照,托人在北河县派出所办的真证件,买房上学出国都没问题,这也是很多有身份的人的标配,比如孙玉琦,不但身份证多,儿女、房产、妻室都多,据小道消息,此人生活作风糜烂,和很多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刘风华就是其中之一,甚至传闻曹子高也是孙玉琦众多私生子之一。

    以李秀承的经验来看,这个谣言多半是真的。

    曹子高成了丧家之犬,他家的别墅被查封,豪车也被拖走,他平时使用的一张信用卡刚好到了还款期,上个月刷了八万多,现在没钱还账了,父母被带走的时候没留下半句话,曹子高也不知道自家的海外账户和密码,昔日出手阔绰的他,突然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不过烂船还有三斤铁,他把手上的爱彼皇家橡树手表摘下来抵给朋友,换了十万块钱,信用卡的账先不管他,纵情声色是第一位的,谁知道明天会是啥样。

    可是外面的娱乐场所都不能再去,道上有人放话说,见曹子高就打,他一个纨绔子弟本来就没什么人缘,树倒猢狲散,连身边的狐朋狗友都做鸟兽散了,那些妹子们也都不再搭理曹子高,甚至还有消息称,上回已经搞定的某受害者,现在又要告曹子高。

    这不是谣言,而是真事儿,赵光辉找到杰西的父母聊了一下,后者再次报案,警方迅速立案,不但要抓曹子高,还要牵扯出一批保护伞。

    曹子高并没有亡命天涯的能耐,他躲到了省委大院外公家里,可能觉得警察不敢到这儿抓人,整日躲在房间里打游戏,刘文襄和王永芳也听说了传闻,但不管曹子高的父亲是谁,总归是他们的外孙子。

    刘文襄在书房里看书,他虽然早已退休,依旧关注国家大事,案头除了内参,还必须要看两份报纸,一份《参考消息》,一份《环球时报》,正看着报纸,忽然红色电话机响了,那是机关内线,省委大院里的电话。

    电话是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打来的,谈了几分钟,刘文襄挂上电话,来到客厅,王永芳正要出门跳广场舞,见老头子一脸严肃,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是不是风华的案子有消息了?”王永芳问道。

    “不是风华,是高高,公安要带高高去问话,人已经在大门口了,小李打电话过来通知一声。”刘文襄看看紧闭的房门,曹子高还在里面打游戏,这孩子真是心大。

    “高高又怎么了?不是没事了么?”王永芳急眼了,“公安局想干什么,抓了我的女儿,又要抓我的外孙子,我找他们厅长去!”

    刘文襄摆摆手,示意老伴小点声,他是领导干部出身,基本的素养和常识还是有的,机关事务管理局打电话来通报,是尊重老领导,给自己面子,否则警察登门抓人,左邻右舍的看见,那风言风语更不得了。

    王永芳何尝不懂这些,她只是跋扈惯了,接受不了现实。

    “你出去吧,免的到时候控制不住情绪。”刘文襄说,“我在家等他们。”

    王永芳说:“也好,我回避一下,但是话说在前头,问话归问话,问完了必须要把我外孙子放回来,少一根汗毛我招他们厅长算账。”

    十分钟后,老刘家的门铃响了,保姆去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机关事务管理局负责离退休干部的小李,身后带着两个保安和两个穿便衣的警察,他们表示就不进来坐了,车在楼下等着呢。

    刘文襄已经和外孙子谈过了,让他配合警方调查,相信党,相信政府,不会有事的,此时就算是再迟钝麻木的人,也知道大事不妙了,曹子高拉着刘文襄的胳膊,牙齿都在打颤:“外公,我就在家里配合他们不行么?”

    突然王永芳出现了,她哪有心情出去跳舞,在外面晃了一圈还是忍不住回来了,她也嚷道:“对啊,问话在哪儿不行,就在家里问吧,我们旁听。”

    小李有些尴尬,说好的事情怎么又反悔。

    警察可不给他们面子,又不是在位的领导,曾经号称“笏满床”的老刘家,有两个厅级,两个处级,一个科级干部,现在除了车管所的刘凤萍,全部下来了,可怜刘文襄一个副省级,连自己的外孙子都护不住了。

    “老领导,这是逮捕证,检察院正式批捕的,不是问话,是逮捕。”一张逮捕证出现在刘文襄面前。

    “你们不能抓我的外孙子,他还是个孩子!”王永芳忽然精神崩溃,歇斯底里起来,嚎叫了几句,瘫倒在地不知道是脑溢血还是心脏病,吓得刘文襄赶紧掐人中,呼唤保姆去拿速效救心丸,小李也忙着叫救护车。

    曹子高见时机来了,扭头就跑,他们家是联排别墅,距离地面不高,中间还有个小平台可以落脚,用来逃跑很便利,两个刑警并没有追他,而是拿起了对讲机。

    楼下早就有人布控了,曹子高刚落地就被按住上了背铐,整个人被抬进面包车,为了给老刘家留面子,连警车都没使用。

    面包车迅速驶离,曹子高只来得及看外公家小楼最后一眼。

    这一幕被刚回家的刘康乾看到,他目送囚车离去,也许再见表哥,就得十年以后了,还没等他唏嘘完,凄厉的警报声响起,一辆救护车来到楼下,护士们带着担架进门,把王永芳抬了出来,这是大院自备的救护车,所以来的及时,刘康乾家门都没进,也上了救护车。

    医院留观室成了老刘家聚会的场所,熊茹来了,王建两口子也来了,连日理万机忙的刘风正也回来了,一家人相对无言,唯有叹气声。

    一个原本风风光光的大家庭,就这么一步步的败下去,大伯突然离世却保全了名誉,可大姑一家人却是身败名裂,现在外面什么传言都有,大姑父成了绿帽王,大姑和孙玉琦的绯闻人尽皆知,曹子高买凶杀人,强X高中女生,恶名满天下。

    最开心的莫过于熊茹,这位大儿媳难掩幸灾乐祸之情,还故意问王建:“小王,想办法疏通疏通,把你大姐和大姐夫弄出来呗。”

    王建垂头丧气:“我是无能为力了,这案子谁也插不上手,是中央下来的调查组。”

    王永芳无大碍,早就苏醒过来,长吁短叹,再无以往的风采,她低声说:“都怪那些人……”具体是谁,她却说不出名字来。

    刘凤萍说:“要我说,是咱们家流年不利。”

    王建说:“对,流年不利,小人作祟,回头我找个高人来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做一场法事能修补一下。”

    看他们煞有介事的样子,刘康乾觉得可笑又可悲,明明是因为曹子高触犯法律,因为大姑父贪赃枉法,却要怪什么流年不利,小人作祟,就凭这个不端正的态度,老刘家算是没戏了。

    刘风正业务繁忙,他安慰一下母亲就离开了,出了病房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印刷精美的票来,这是在淮江大剧院举办的歌舞剧表演,很时髦的玩意,票是朋友送的,引起刘风正注意的并不是节目本身,而是印在票上的人像,歌剧团的创始人郝清芳,让他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

    是去,还是不去,刘风正拿捏不定。

    刘康乾走出病房,冷冽的空气让他格外清醒,他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家庭能带给他的优势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就像表哥那样,曹子高是被父母的身份地位毁掉的,如果他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人,至少他能太太平平的过日子,不至于沦落到监狱里,自己也是这样,本来觉得生在贵胄之家,投身仕途有这么多亲戚帮衬着,厅局级指日可待,现在想想才知道多么幼稚。

    前路漫漫,唯一能依靠的是自己的拼搏和才华。

    ……

    大批政法系统官员落马,其中不乏当年嘉德资产案的深度参与者,刘剑豪更加寝食难安,他终于想通了,来到检察院自首,负责接待他的正是李秀承。

    嘉德资产案的本质,其实是侵吞国有资产,因为嘉德资产自有资金只有一亿,当年价值六亿的大厦拍卖只得了一亿,另外五个亿被很多人瓜分,郝嘉德公司破产,自己横死,但银行损失更大,可奇怪的是涉案银行却从来没有提出过异议,可以想象银行高层也参与了分赃。

    问题来了,当年的银行高层,现在已经是金融系统的副省级官员,而且风头正劲,拔出萝卜带出泥是办案最头疼的事情,如果带出另一颗萝卜,那就更头大了。

    果不其然,李秀承将笔录送上去之后,就杳无音讯了,上级不可能给他任何说法,但嘉德资产案刚揭开一角,就再次盖上了盖子。

    李秀承心灰意懒,他五十岁的人了,早已失去了上进的动力,进专案组也不过是为了报仇而已,现在大局已定,他也就没必要废寝忘食的工作,要把时间留一些给儿子了。

    今天是李信出院的日子,虽然气温很低,但阳光灿烂,附中的同学们来接李信出院,看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面孔,李秀承忽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

    一只手搭在李秀承肩膀上,是傅平安。

    “恭喜。”傅平安说。

    “同喜。”李秀承说。

    傅平安笑了,他想起一个小时前和刘国骁的对话,刘国骁问他,有没有兴趣毕业后成为纪检战线上的一名新兵。

    “我是失学青年,没有毕业之说。”傅平安这样回答。

    “你这样的大好青年,是不会失学的。”刘国骁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就离开了。

    几分钟后,傅平安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南京国际关系学院,一个是江东政法大学,如果他愿意,下学期就可以入学,从大三上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二十五章 笏满床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五章 笏满床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