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理战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理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逸生是个普通人,从小生活在曲艺团家属院,他爸爸是唱老生的,他妈妈是个花旦,男孩随母亲,青少年时期的林逸生长得很秀气,甚至可以反串女生,六岁那年,花旦妈妈跟人跑了,单亲家庭长大的他不自信,怯懦自卑,干什么都小心翼翼。

    后来林逸生上了个不怎么样的大专,浑浑噩噩在社会上混着,因为他长得英俊,被一位法院领导的女儿相中,很快就结了婚,老丈人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林逸生算得上是万事好拍卖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拿股份的小股东,但这一切并不是出于他的能力,而是老婆家的背景。

    万事好拍卖公司和法院的关系很好,承接了司法拍卖业务,林逸生日子过得不错,年薪几十万,大平层住上了,帕萨特也开上了,但是他长期欲求不满,老婆长得铁塔金刚一般,嘴唇上的黑汗毛比他都旺盛,林逸生萎了,吃韭菜吃牛鞭吃伟哥都不管用,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行了,直到有一次客户请他去会所消费了一回,林逸生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不行。

    从此林逸生开始瞒着老婆在外面瞎搞,不光在会所玩,甚至还搞上了单位的前台,一边是难以抑制的欲望,一边对老婆彻骨的恐惧,林逸生一直在刀尖上行走,心弦时刻是紧绷着的。

    另外,林逸生有幽闭恐惧症,他小时候曾经被关在柜子里,对于黑漆漆的环境特别敏感。

    林逸生醒来了,他是被臭醒的,垃圾箱并未清理干净,食物残渣和落叶废纸包装盒混在一起,味道刺鼻令人窒息,周围的一切都是漆黑的,伸手触摸,却摸到了坚硬的外壳。

    起初,林逸生以为自己是做噩梦,他经常做这种噩梦,每次醒来都是满身大汗,心悸不已,于是他强迫自己醒过来,一遍又一遍,却总也摆不脱这恐怖的梦魇,他开始回忆,最后的记忆是和潘晓阳在一起的,他把手指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很疼,确定不是做梦。

    林逸生保持了一丝清醒,他先去掏手机,手机不在兜里,他下意识抬起手腕想看时间,他的手表有夜光指示,隐约能看见日历,竟然已经过了两天!

    自己要被活埋了,不,是被困死在这个垃圾箱里,林逸生开始自救,拳打脚踢,没有效果不说,还把垃圾弄了满身,他大声呼喊救命,无人应答,鬼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也许已经埋在地下了吧,不对,埋起来不会有空气,早憋死了。

    他平静下来,倾听外面的声音,可是一丝杂音都没有,只有在最宁静的室内才会如此静谧,还有另一种可能,他已经死了,这里就是地狱。

    林逸生的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每一种都指向不好的结局,人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极容易沮丧绝望,意志力不坚的人尤其如此,林逸生开始哭泣,哭的肝肠寸断,每一秒都如此煎熬,他恨不得立刻死去,却又没有办法自杀。

    生不如死,不过如此。

    其实从他被关进垃圾箱,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而已,但在林逸生的思维里,已经过去了无数个昼夜,称之为半辈子都不为过。

    可是外面的人并不这么认为,这事儿是范东生主导的,他觉得还不够,对付这种中年老油条,至少要七天七夜,这也是最顶级的熬鹰战术,不打你骂你,拿时间熬你,让你夜不能寐,精神崩溃,和垃圾战术组合在一起,无往而不利。不过范东生的假想敌是张大洪那种狠人,这一套用来对付林逸生,就像用加特林打蚊子。

    但是听到垃圾箱里像野兽一般的悲鸣,傅平安觉得有些过了,再说林逸生失踪时间太长,他老婆一定会报警寻人,或者一不小心,把林逸生整死了,鬼知道他有没有羊癫疯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那可就真麻烦了。

    在哥哥的示意下,范东生开始问话了。

    “林逸生,把你做过最亏心的事情说出来,你就自由了。”

    这个声音对于林逸生如同天籁一般,他就像在原始丛林中生活了十几年的空难幸存者,终于见到救援队的声音,有声音,说明地狱什么的都不存在,他就是被人整了,自信慢慢回到他心里,愤怒充斥大脑,他破口大骂起来,让对方把自己放出来,不然就要如何如何。

    范东生耸耸肩,表示火候还没到,便不在说话。

    这下林逸生又害怕了,他怀疑自己幻听,怀疑一切真实的存在 ,那个声音是出现在自己脑海里,还是上帝或者阎王、判官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逸生再度崩溃,他哭嚎着说出自己的亏心事,从小时候开始说起,往老师茶杯里吐唾沫,偷偷撕同学的作业本,一桩桩,一件件,从偷鸡摸狗到丧尽天良,都不需要审就竹筒倒豆子。

    这其中就包括纪倩倩之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纪倩倩并不是被刘风华杀的,而是死于一场意外,刘风华带着一帮中年闺蜜上门抓现行,是林逸生给开的门,这房子的钥匙他私下配了一把,本来是想喝老曹剩下的洗脚水,没想到人家如胶似漆,没他啥事,这帮老娘们把曹汝林和纪倩倩堵在屋里,一阵撕打之后,人就不行了,她们慌了神,因为担心事情败露,没敢叫救护车,眼睁睁看着纪倩倩死去,后来找了内部人处理现场,所有参与者发誓守口如瓶,坚守这个共同的秘密。

    范东生咋舌,这可是窝案啊,一抓抓出一帮人来,而且个个都是领导家属,这下有好戏看了。

    真相差不多就这些了,傅平安关了录音笔,打开垃圾箱的锁扣,和弟弟扬长而去。

    林逸生看到了光亮,尝试着推开盖子,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他泪流满面,嚎啕大哭,不亚于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感觉,这是一处荒郊野外的涵洞深处,满天星斗,又是一个黑夜。

    他走了很久才遇到行人,请人帮助报警,一番折腾终于回到家里,老婆本来还想发作,看到老公这副德行,吓得也不敢嚷嚷了,赶紧帮他扒了衣服放热水洗澡,林逸生在浴室里冲了很久,身上还是一股烂菜叶子味,这次离奇遭遇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他不能去想,一想就头疼欲裂。

    但他不得不面对这件事,林逸生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婆,他老婆也是法院领导子女,认识曹汝林夫妇,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得抓紧通知他们。”老婆说。

    “不行,通知了他们,就都知道是我泄露的了。”林逸生打了个寒颤,“他们都怪到我头上,咱家就完了。”

    “也是啊……”老婆深以为然,仔细再想想,似乎也没那么可怕,小老百姓还能翻天不成,这些牵扯进命案的人可都是领导的家属啊。

    ……

    在接头地点,傅平安将录音笔交给刘国骁,后者听了最关键的一段后,点头赞许:“不错,挺有办法的嘛。”

    傅平安回头看了一眼车里的范东生:“我弟弟的招,他是警校的学生。”

    范东生向刘国骁招招手。

    “这条线交给我,刘剑豪那边你再努努力。”刘国骁拿上录音笔,冲范东生笑笑,然后驱车离开。

    回到车里,范东生问道:“哥,他哪个部门的?”

    “中纪委。”

    “乖乖,东厂锦衣卫啊。”范东生伸了伸舌头。

    “别瞎说,东厂是太监领导下的特务组织,锦衣卫是军事情报机关,前者是监视后者的,不懂历史别瞎哔哔。”

    范东生浮想联翩:“哥,你会不会被特招进去啊,那以后咱就厉害了。”

    傅平安没这个想法,他开车来到锦江豪庭,把车停在刘剑豪的车位旁边,正巧这个车位对外出租还没有下家,他又是物业内部人,就暂时借用几天。

    一小时后,刘剑豪驾车回来,将车停稳后,他注意到旁边停着一辆很稀罕的奥迪100,这种老款车九十年代比较风行,现在马路上基本见不到了,可是瞥见车牌后,刘剑豪有些惶恐。

    这辆车的号牌他是认识的,作为一个金融人士,刘剑豪对数字比较敏感,而且这辆车的车牌号段比较靠前,是江A.A系列,最早的私人车牌,没错,这是郝嘉德车,十年前刘剑豪还坐过这辆车,在后座上收了郝嘉德一个大红包。

    刘剑豪围着这辆车转了好几圈,最终还是上了电梯,正巧遇到了物业小傅,他问傅平安:“我车位旁有辆老奥迪,是谁家的车?”

    “没有啊,那个车位是空着的。”傅平安一脸纳闷,“如果是访客,应该停在访客车位啊。”

    “不可能,我看的真真切切。”刘剑豪说,若在平时,他根本懒得和物业人员说话,但这次他非得较真一下,搞清楚是谁在恶搞自己。

    “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出了鬼了么?”傅平安按了地下车位键,电梯下行,刘剑豪跟着他开到车位前,车位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奥迪车。

    “不可能!”刘剑豪嚷道,“我刚才明明看见了。”

    “可能开走了吧。”傅平安说。

    刘剑豪不再搭理他,匆匆上楼,回到家里,平复情绪,先陪女儿玩一会。

    六岁的女儿奶声奶气说:“爸爸,我看到有一个吊着的人。”

    刘剑豪头皮发炸:“你在哪儿看到的?”

    “就在那。”女儿指着自家客厅的墙,跑去茶几上拿过一张纸,纸上用蜡笔画着人像,分明是一个吊死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理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理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