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资产案

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资产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小时后,傅平安来到中银大厦天台,刘国骁在这里等他,这是一个长相普通,丢在人堆里很难找出来的男人,眼角弯弯,似乎随时带着笑容,给人一种和善的亲切感,他先给傅平安看了自己的证件,钢印、水印一应俱全,中纪委的执法证不是那么容易造假的,更没人敢造假。

    “昨天,我接到李老师的电话,连夜从北京赶过来,可是他已经失踪了。”刘国骁说道,“我不知道他的下落,所以需要你的帮助。”

    傅平安反问:“以你的身份,想查什么事情难道查不出来?还需要我一个普通人的帮助?”

    刘国骁说:“没错,我是有尚方宝剑,就跟古时候的钦差大臣一样,你是大学生,又是史老的高徒,读的书一定很多,钦差大臣能不能起到作用,你应该清楚,地方上铁板一块,一部分腐败分子已经形成小团伙,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我们人手有限,可又无法调用本地力量,那样会打草惊蛇,所以我才需要你帮忙,至于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其他人,我有三个理由,第一,你曾经实名举报刘风运,证明你是一个有正义感,有担当的人,可堪大用,第二,你和本案有缘,你住着郝嘉德房子,开着他的车子,和他的亲属是朋友,你和李秀承也是朋友,这就是命运的安排,第三,你已经卷进来了,脱不开身了。”

    傅平安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卷进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案情方面,你说的再清楚一些吧。”

    刘国骁说:“江东省的司法体系有一颗毒瘤,毒瘤的核心就是号称政法沙皇的现任省委秘书长孙玉琦,这是我们的首要目标,但这个人很狡猾,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毁灭证据,甚至杀人灭口,我们只能先从外围一步步清除他的党羽,掌握确凿的证据,一击必杀,让他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本来我还想徐徐图之,但是现在看来要加紧了,不然会有更多人受到伤害。”

    “从哪儿入手呢?”

    “就从我们脚下的这栋大厦。”

    刘国骁跺跺脚:“我们脚下这栋大厦,本应该叫嘉德大厦,一些人设计了巧妙的圈套,强取豪夺,侵吞国家财产,这个案子,十年前北京就派过调查组,但是无功而返,那时候一些条件还不具备,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中纪委决定重启案件,这案子由我负责。”

    “你带了多少人?”傅平安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这是一场必胜之战,和当年在374岛上一样,虽然是孤军奋战,但背后有国家。

    “我一个人,就带了这个。”刘国骁晃晃手中的证件,“不瞒你说,我连枪都没有,我也不需要用枪,但是当腐败分子狗急跳墙的时候,就不可不防了,所以我需要你的保护,你做我的助手,协助调查的同时,也负责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可以。”傅平安没有犹豫立刻答应,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李秀承,敌人强大,他孤掌难鸣,和刘国骁组队是最好的选择。

    刘国骁递给他一部手机:“用这个加密电话联系,这里面存了很多东西,你回去慢慢看,注意安全。”

    这句话表示会面结束,傅平安领受了任务,开始一段新的客串工作。

    ……

    破局的关键,在于嘉德资产案,可是对这桩十年前的旧案,根本无从查起,傅平安决定从郝嘉德的继承人郝清芳开始查。

    李信将父亲失联的事情告诉了杨伊,杨伊又将此事告诉了郝清芳,母女俩一起来到医院想办法,大家聚在一起,傅平安趁机将原因挑明。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这件事的余波还没过去。”郝清芳叹了口气,“咱们出去说吧。”

    “我觉得没必要瞒着孩子们。”傅平安说,“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也该有所担当了。”

    于是郝清芳回忆起当年来,郝家是书香门第,有兄弟二人,郝嘉诚和郝嘉德,前者是郝清芳的父亲,从事教育工作,郝嘉德早年投身商海,生意做得很大,世纪初就拥有上亿身家,彼时近江开始大规模城市建设,郝嘉德与人合伙投资一栋现代化写字楼,起初准备命名为嘉德大厦。

    “叔叔雄心万丈,要建近江第一高楼,他的信心,来自于和政府良好的关系,以及银行的支持,那年头,没有人靠自有资金做事情,叔叔自己的流动资金连一千万都没有,他用固定资产做抵押,从银行贷款拿地,拿了地之后又用土地做抵押,再从银行贷款,他和他的公司,背着好几个亿的债务,不光有银行的贷款,还有其他途径来的融资,私人集资……”

    这故事的开头就惊心动魄,傅平安已经隐隐猜到后面的剧情,资金链出了问题。

    果然,郝清芳说:“地拿了,楼也开始盖了,一切进展顺利,只是比预期的慢了一点,就在大厦即将封顶之际,银行突然要收回贷款,可是所有的资金都砸在大厦建设中,哪有钱还贷,叔叔和银行商量的解决办法是先还,再贷,中间有一周的空档,这个时候,叔叔已经无法从别的银行贷出钱来,只能通过朋友找了一个融资公司借钱周转,也就是所谓的过桥,这种通常利息都很高,一周后,银行拒绝放款,叔叔的资金链断了,逼债的每天堵门,建设中的大厦又无法转手,陷入了绝望境地,公司濒临破产。”

    傅平安冷笑:“这是从一开始就做好的局,环环相扣,就算是精明的生意人也不免上当,那个融资公司就是线索。”

    郝清芳摇摇头:“他们小瞧了我叔叔的能力,叔叔在商场多年,靠的是诚信和仁义,他有难,八方援手,很快就把融资还清了,这时候银行又可以贷款了,叔叔继续建设他的大厦,直到完工,是另一件事打垮了他,叔叔唯一的儿子被人谋杀了,老年丧子的悲痛让他一蹶不振,再也无法迎战来自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后来还有乱七八糟的各种事情,大厦里死人,失火,消防通不过,总之无法变现,最终只能破产清盘,法院没收财产,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价值六个亿的大厦,只拍了一亿,买家是一个刚成立的新公司,名不见经传,叔叔的公司破产后,他多次上访,起诉,最终换来一个横死家中的下场……”

    一阵沉默。

    “这些都是我道听途说的,不一定完整,也未必真实。”郝清芳说,“资本是最肮脏的东西,在民间,十万就能买凶杀人,在庙堂,五亿足以让高官丧心病狂,我没有能力帮叔叔伸冤,我很惭愧。”郝清芳说着说着,眼圈通红。

    杨伊嚷道:“请最好的律师告他们!”

    “这儿不是美国,律师没有那么大作用。”郝清芳叹了口气,“这些人占据高位,谁动他们的奶酪,他们就要谁的命……对不起李信,你爸爸应该没事。”

    李信摇摇头,嘴角抽动了一下,他被撞断腿之后还保持着乐观和信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站在正义这边的,但是现在他迷惘了,正义女神到底在哪,为什么她对世间的黑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曹子高那样的坏种逍遥法外,身为正义化身的父亲却下落不明,这世界,还值不值得!

    傅平安说:“时间只过去十年,虽然证据可能灭失了,但当事人应该都在,口供一样可以定罪,从合伙人到银行高层,还有融资公司的白手套,律师事务所,拍卖公司……对了,当年拍卖中银大厦的拍卖公司叫什么名字?”

    郝清芳说:“这个谁能记得,不过应该可以查到,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一声叹息,是绝望后的觉悟,叔叔被灭门,惨祸足以警示后人,我是老虎,别摸我屁股,郝清芳并不是郝嘉德直系子女,只是侄女,她没有强烈的报仇欲望,也没有这个能力。

    “昨天我见了一个人,叫刘国骁。”傅平安说……

    ……

    以郝清芳的人脉,查找当年旧案的当事人不是难事,很快一张名单摆在傅平安面前,嘉德资产案的主审法官是曹汝林,现任近江中院副院长,经手贷款的中国银行近江分行信贷科主任叫刘剑豪,现任淮江银行副行长,银行起诉嘉德资产时委托的律师来自于八公律师事务所,司法拍卖是委托一家名为万事好的公司进行的,当年的敲槌人叫林逸生,下套坑人的融资公司已经不复存在,人也不知去向。

    最骚的操作还是银行这边,一家小公司从银行贷款一个亿,拍下了价值六亿的大厦,反手就把大厦一二层租给银行开营业部,其余部分打包卖掉,空手套白狼,自己一分钱不用花,净赚五个亿,如果没有银行高层的配合,根本无法完成。

    一个信贷科长是做不了这么大事情的,刘剑豪上面肯定有人。

    刘亚男身陷囹圄时,傅平安就怀疑过刘剑豪,并且对其进行过调查,没想到这个缘分兜兜转转,又转回来了。

    “我和姓刘的有缘。”傅平安这样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资产案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九章 嘉德资产案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