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第二百一十五章 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实说,曹子高出事,刘康乾不但不难过,还有一点幸灾乐祸,他从小就不喜欢这个表哥,认为曹子高就是标准的“坑爹货”,事实证明他的看法没错,曹子高一贯坑爹,要不是曹汝林有点能量,早被这个儿子坑死了,这次事件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设想一下,一个人涉嫌强奸和买凶杀人都能安然无恙,那这个世界还能谁能阻止他。

    刘康乾决定力挽狂澜,并不是挽回曹子高在犯罪道路上的策马奔腾,而是挽回自己在江大的影响力,他要反戈一击,大义灭亲,和曹子高彻底切割干净。

    他不但自己要和曹子高切割,还要劝说刘家和这个孽子划清界限,以免受到牵连。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不能容忍傅平安抢班夺权,好不容易熬出头,凭着自己的实力竞选成功,仇人也退学滚蛋,眼瞅着江大成为朕的如画江山,怎么那个已经下野的家伙振臂一呼,同学们又跟着他上了井冈山?

    尝到权力味道的刘康乾绝不容许有人染指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他也明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虽然贵为主席,但要和民意对着干,分分钟失去民心,曹子高太坏了,他耍流氓也就罢了,偏偏把宝马车停在江大门口,还在引擎盖上放饮料瓶,这是对江大的侮辱,上这儿找小姐来了是吧,大学生们虽然天天骂学校,但是绝不容许外人抹黑自己的母校,这回曹子高是戳了马蜂窝了。

    刘康乾从大二开始就住校了,为的是不脱离群众,和同学们拉近关系,现在闹出这么大群体事件来,他作为学生会主席必须挺身而出,为同学们讨要公道,为组织减轻压力,两边都要讨好,这是个高难度的活儿,稍有不慎就会里外不是人,但刘康乾有信心,他暗暗偷师很久了,他以傅平安为师,懂得顺应民心,借力打力,先把自己的人设立起来,再说什么话就有人听了。

    学生会的各个工作群忙碌起来,部长干事们集合出发,配合刘主席到处煽风点火,他们打出了“保护我校女生,捍卫江大名誉”的口号,赢得了大片喝彩声,并且潜移默化的将学生们对学校不作为的愤怒,转移到曹子高个人身上。

    刘康乾在广场上拿着大喇叭讲话:“同学们,我很痛心,因为这个罪犯和我有亲戚关系,但我要向大家保证,这个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如果他依然逍遥法外,我就领着大家去省委要说法!”

    这个表态赢得了学生们的好感,刘康乾暗暗得意,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现在网络发达,流行人肉,假如自己不主动揭穿这层关系,等别人人肉出来就被动了。

    深夜,到处是手机电筒发射的光芒,刘康乾亢奋无比,他带头唱起了江大的校歌,把气氛带到了高潮。

    事情在刘康乾的推波助澜下迈上了新高度,引发了有关部门的注意,不光是现实中,还有网上,曹子高的恶行一夜之间风靡全网,虽然曹院长找朋友联系了黑公关进行删帖处理,但野火是烧不尽的,重大舆情甚至引发了江东省有关部门的注意,事态失控了,已经不是曹汝林能摆平的了。

    夜深了,大学生们发泄了情绪,心满意足的回去挺尸,刘康乾还沉浸在激情中,他拿出手机,十几个未接电话,刚才过于亢奋竟然没听到,这些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会不会是爷爷出事了?刘康乾心一沉,赶紧回家。

    今夜的老刘家无人入睡,平时刘文襄和王永芳看完新闻联播差不多就要睡觉了,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却还在客厅里正襟危坐,家族各路人马全到场了,刘康乾的老爸老妈在场,熊茹和刘婕妤也来了,小姑两口子更是从来不会缺席,不过大姑却不在,这会儿她在医院看护自己的宝贝儿子,只有大姑父曹汝林在。

    自从大伯出事后,这还是老刘家第一次大聚会,等于老刘家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商讨的自然是曹子高的事。

    曹子高是所有孙男娣女中年龄最长的,也是唯一的外孙子,他一两岁的时候,是刘文襄王永芳二老帮着抚养的,很有感情,二老本质上也有些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对曹子高的宠爱,仅次于正牌孙子刘康乾。

    刘康乾进门的时候,曹汝林也刚到不久,他心力交瘁,还要向二老解释事实真相:“子高耍朋友而已,没多大事,伤得也不重,皮外伤而已。”

    熊茹阴阳怪气道:“我听说可不是这样啊,在大学校园里当众绑架强奸被抓了现行。”

    刘婕妤说:“妈,是未遂。”

    刘文襄看见孙子进门,招招手说:“康康,事情发生在你们学校,你来说说。”

    刘康乾先问了各位长辈的好,开门见山道:“大家这么晚还没睡,无非是想办法为表哥脱罪,我看没这个必要了,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说了不算,曹子高说了也不算,我们要等公安机关给出的结论,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替嫌疑人脱罪的行为,都会遭到强劲反弹,爷爷,奶奶,我们不能和人民为敌啊。”

    无人反驳,每个人都若有所思,刘康乾的话触动了他们,曹子高劣迹斑斑,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为这样一个没用的家伙搭人情,似乎不划算。

    “子高是我的外孙子,我就是豁出老命来,也要护着他,咱们家的人就算再坏,也轮不到外面的人说三道四!”一直沉默的王永芳突然发话,她表面上尊重老伴的意见,但她才是家里的定海神针,大方针的制定者。

    紧跟着王永芳说出自己的理由:“如果连自家人都不救,这个家就散了啊。”

    刘文襄沉吟一下,也说出看法:“康康的意见是正确的,现在不宜妄动,但孩子还是要挽救的,方式策略注意一下,不要逆潮流而动,等过了风声再说。”

    曹汝林说:“我也是这个看法,等过了这个风头再操作,这回和上次还不一样,子高确实是冤枉的,孩子还受了伤,但是舆论却一边倒,看来网络还是法外之地啊,不管起来不行。”

    王建说话了:“大姐夫,回头我找那个女生家长聊聊,我最擅长做思想工作了。”

    曹汝林点点头:“行,需要多少你先垫上。”

    ……

    傅平安根本就没有和刘康乾较劲的意思,他只是顺势而为,利用大学生的愤怒将曹子高彻底钉死。

    宝马车里装着行车记录仪,记录仪的储存卡已经被傅平安拿到,本来是想作为证据的,虽然摄像头对着车头方向,但是车内的声音都记录下来,曹子高的淫笑,女生的抗拒挣扎,铁证如山。

    除此之外,还有意外收获,那就是得到了曹子高的家庭住址,这个住址是没有登记在册的,应该是曹家隐藏的房产之一。

    赵依受到了惊吓,身上也有多处软组织擦伤,这会儿正在医院观察,深夜时分,除了两个她同寝室的女生还在病房陪护,其他同学都回去休息了,而傅平安和李秀承则在外面等着赵依的家人。

    这事儿没通知赵依的妈妈,赵光辉正从淮门驱车赶来,十一点半,一辆路虎揽胜驶入空荡荡的医院停车场,淮门牌照四个8。是赵光辉的座驾。

    傅平安迎上去,赵光辉只带了一个司机过来,此时的霹雳虎和五年前刚出狱时的凌厉精悍大有不同,优渥的生活让他像个被吹起来的气球,整个人向横向发展,胖乎乎的竟然带了些佛系味道,他还不满足,搞了一副金丝眼镜戴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学教授。

    “光辉哥,这是李哥,检察院的,自己人。”傅平安向赵光辉介绍李秀承,两人握手,大敌当前,没有废话,赵光辉打开后备箱,里面装满了名烟名酒,还有整整一箱子的现金。

    “来的匆忙,就带这么多,打点用。”赵光辉说,“走,去看看闺女。”

    赵依已经睡了,赵光辉只在门口望了两眼,就继续到露天处抽烟,听傅平安介绍案情,得知女儿没吃亏,他依然怒不可遏:“马勒戈壁的,我非弄死他不可。”

    傅平安说:“光辉哥别冲动,曹子高家里人都是政法口的,很有背景。”

    李秀承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赵光辉的路数,他也劝道:“不要冲动,保全自己,才能打击敌人。”

    赵光辉眼一瞪:“那又不是你闺女。”

    傅平安介绍了一下李秀承的情况,赵光辉恍然大悟,原来李秀承的儿子也是受害者,他们是同仇敌忾的战友,绝对值得信任的那种。

    “放心,我这个人嘴上喊打喊杀的,其实是个守法公民,你们看,我连刀都没带。”赵光辉说,“我可不是什么社会大哥,我是知识分子,你看我眼镜,儒雅不儒雅?”

    傅平安说:“相当儒雅。”

    李秀承说:“要将其绳之以法,先得扳倒他爹,我一直在找突破口,终于被我找到了,就是那处别墅。”

    傅平安会意:“别墅本身就是证据,里面很可能藏着更多秘密,比如保险箱,金条,奢侈品,很多房产证什么的,可是我们不能私闯民宅啊,那岂不是入室盗窃。”

    李秀承说:“是啊,很可惜,我们不能知法犯法。”

    赵光辉说:“没错,我们都是守法公民,犯法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这是底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一十五章 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五章 犯法的事情不能做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