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十三章 狗贼

第十三章 狗贼

    傅平安是自己缓过来的,他想起倪老师在最后一课上那些话,那是对这些孩子发自肺腑的教诲,人生是漫长的旅途,抵达成功的彼岸有很多种方式,上大学只是其中一种。傅平安已经确定父母是普通人,但他相信自己不是普通人,一定能通过双手开创一片新天地。

    儿子烧退了,也开始吃饭,傅冬梅和范东终于放下心来,小心翼翼问他:“要不咱复读一年,明年接着考。”

    傅平安拒绝了,他是聪明的少年,岂能猜不出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是倪老师个人出的,况且家里的经济状况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这从每天的饭食上就能看出,很少见到大鱼大肉,基本上以当令最便宜的蔬菜为主,最多炒个肉丝。他更知道,傅冬梅不想放弃丈夫的病,才不到五十岁的人就这么瘫了,太可惜了,所以一直在攒钱看病,如果自己复读一年,考上则罢,考不上就是浪费一年光阴,倒不如从现在开始创业,集中精力把私服开好,赚多多的钱,给家里买房,带父亲去国外看病,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范东和傅冬梅读书都不多,文化还及不上儿子,他们见傅平安坚持,也就不再勉强,家里多个人挣钱当然是好事,大儿子考不上大学,不是还有小儿子么。

    正当傅平安收拾心情,重整旗鼓,打算大干一番的时候,又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钱没了,孙杰宝也失踪了。

    这可是石破天惊的大事,傅平安按捺不住,和沈凯一起跑到孙家找人,这儿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闭,两人绕到后面通过花园望向孙杰宝的书房,以前他们来找孙杰宝的时候总是站在这里喊一声就行,如今书房空荡荡,只剩下墙上贴着的孙燕姿海报。

    两人面面相觑,孙杰宝一声不吭就搬走了,无影无踪,音讯全无,人家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是连庙一起跑了,高中也毕业了,天知道他去哪个大学念书,想找都找不到。

    偏偏银行卡是孙杰宝掌握的,这几个月来挣的钱都在卡里,眼瞅着约定的时间到了,该还沐兰的钱了,这时候玩失踪,可不就是携款潜逃么。

    沈凯说:“不能够啊,孙杰宝家里很有钱,他爸爸开公司的,不可能因为这点钱跑路。”

    傅平安扭头就走,沈凯在里面喊:“干什么去?”

    “找他去。”

    傅平安带着沈凯来到益虫网吧,登录QQ给孙杰宝留言催促他给个合理解释,马上就要付服务器和防火墙的费用了,拿不出钱来这买卖就得黄,可是孙杰宝始终不在线,也许是隐身了,总之没有回复。

    等了半天,QQ终于鸣响,却不是孙杰宝在说话,而是沐兰,她催促傅平安该还钱了,那笔钱是她的大学预备金,就该派上用场了。

    傅平安正愁怎么回答,忽然沈凯惊呼道:“游戏并区了!”

    他们开设的私服从原来的通道已经无法进入,跳转到另一个接口,进入之后照样可以玩,但是他们的游戏管理权限没了,也就是说,孙杰宝不但捐款潜逃,还把私服出售给别人了!这等于卖掉下蛋的鸡,只有彻底不过了的人才会这么做。

    “报警吧。”沈凯说。

    “捷豹家里可能出了什么事。”傅平安要冷静的多,“再说开私服也并不合法,报警无济于事,咱们只能自己解决。”

    沈凯说:“怎么解决,咱还欠着别人的钱呢,我还没钱还,这事儿你让我怎么和我爸开口。”

    傅平安说:“借钱是我挑头的,我来承担。”

    他说这话是硬着头皮的,但这话必须说,此事因自己而起,孙杰宝能跑,自己不能跑。

    沈凯身上带着手机,高考之后很多同学都用上了手机,傅平安借来这部诺基亚N82,拨通了沐兰的小灵通号码。

    “喂,谁啊?”那边背景音是熟悉的枪声,沐兰在玩游戏。

    “我,傅平安,找你有点事。”

    “哦,想爸爸了,到我家来,我告诉你地址……”

    傅平安和沐兰从小就是同学,上幼儿园时就去她家玩耍过,那时候沐兰家住五号楼一单元,上小学的时候搬走了,住的远了,两家人来往就少了,听说她后来又搬了几次家,现在的地址居然是淮门有名的滨湖别墅。

    滨湖别墅是淮门市最早的别墅区,建在香水湖畔,毗邻香水公园,环境优美,闹中取静,档次比普罗旺斯花园还高。

    傅平安找了张纸写了个东西,然后问沈凯要不要去,沈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说我才不去见债主,要去你去。

    于是傅平安自己骑着电动车去了滨湖别墅,别墅大门警卫森严,如果是开着豪车来的,打个招呼就能进去,如果是开着五菱之光来的,就得登记驾驶证行驶证才放行,拾荒的想都别想进,傅平安这样骑电动车一看就是穷学生的,和五菱之光同待遇,在门卫室登记姓名和要去的门牌号,然后门卫打电话确认之后才放行。

    傅平安哪见过这阵仗,还没进小区就被震慑了一把,等到了沐兰家门口却放松了,欧洲风格的两层别墅门前,沐兰穿着老头衫和大裤衩,正蹲在地上和收破烂的讨价还价,还检查人家的秤砣,一旁的地上堆着成山的废报纸、杂志、纸箱子和试卷课本。

    收破烂的一嘴河南话,沐兰也用河南话和他砍价,从五毛钱斤讲到五毛三,问:“大爷,可中?”

    收破烂大爷无可奈何:“中。”

    计算好了价格,大爷将回收品装上三轮车,傅平安也帮着搭把手,等收破烂的走了,他拍拍手说:“你家真阔气啊。”

    沐兰说:“这不是我家,我妈在这帮人家打扫卫生。”

    傅平安不相信:“那你的试卷怎么也在这?”

    沐兰说:“我和我妈住佣人房,有单独的洗手间和进出的侧门,我妈勤快利索,有时候我也能帮着干点活,所以主人同意。”

    傅平安一阵心酸,没想到沐兰的家境比自己还差,亏了人家四万块钱,简直就是犯罪。

    “找我啥事啊?”沐兰问,“你吃冷饮么,我去帮你偷一个,主人不在家。”

    傅平安说:“我来是想……有件事……捷豹跑了,失踪了,钱……所有的钱都被他带走了,连私服都被他偷偷卖了。”

    沐兰的笑容逐渐消失:“你是说,不但没赚到钱,连我的本钱也没了?那可是我爸留给我上大学的钱,你们怎么搞的?是不是合伙骗我?傅平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傅平安说:“我也是刚发现捷豹失去联系了,就和沈凯一起去他家,结果发现他家都搬了,然后去网吧检查,发现私服并区了……”

    沐兰气的胸脯起伏不定:“我不听我不听,还我钱!还我钱!我不管,还我的四万块钱!”

    光叫嚷还不够,她气头上来,扑上来一阵拳打脚踢:“傅平安你个狗贼,是你借的钱,我就找你要!”

    傅平安慌忙道:“我会还你的,这是重新写的欠条,给你。”说着将一张纸递过去,沐兰眼泪鼻涕一把抓,将那张纸随手接过擦了鼻涕,傅平安瞅空跨上电动车跑了,再不敢回头。

    沐兰气的在后面喊:“回来!”哪还能叫的回来,她看了看欠条,上面写着欠傅平安欠沐兰人民币伍万元整,五年内还清,下面是署名和手印,一股邪火上来刚想撕了,却又犹豫了,将上面鼻涕擦掉,对折一下塞进口袋。

    “这个狗贼。”沐兰咕哝了一句,“倒还是条汉子。”

    ……

    傅平安的发财暴富梦破碎了,还欠下五万块巨债,他欠的只有四万,写五万是觉得应该给人家利息,而且这个利息还不能低,这才是讲究人的做法。他从小在爸爸妈妈的耳濡目染下就知道要做一个讲究人。

    讲究人是当下了,可是一屁股债也背上了,这个炎热的夏天,对于别人是高考结束后大学报到前的暑假,但对于傅平安来说,他已经踏上了社会,从此不再有暑假。

    他需要找一个工作,益虫网吧不合适,因为网吧并不缺人,老板一家人都能照管生意,只是有时候忙起来需要一个值夜班的,而且高中生兼职的薪水极低,他们承受得起,人家根本不需要一个专职的网管。

    傅平安想到了茜姐,寻思着能不能在洛可可酒吧找个侍应生之类的活儿先干着,骑马找马,等有了更合适的工作再跳,于是他来到洛可可酒吧,这个时间点还没上人,酒吧里只有两个服务员值班,听说有人找茜姐,回答茜姐不在,不知道去哪儿了,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来。

    没办法,傅平安只好在附近等,一直等到天黑,终于看到茜姐的悍马车过来,但是车上还有其他人,都是刺龙画虎的社会人,几个人下了车,边走边谈,茜姐根本没看到站在门旁的傅平安,说说笑笑的进去了。

    傅平安跟着进了酒吧,他很聪明,先暗中观察酒吧里的服务员是怎么工作的,洛可可酒吧的服务员有男有女,吧台里的酒保调制鸡尾酒的手法娴熟优雅,简直就是艺术,估计没半年练不出来,至于其他服务员到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培训一天就能上岗。

    忽然一只手搭在傅平安肩膀,是秃子。

    “弟弟,来玩啊,哥哥请你喝一杯。”秃子打了个响指,在酒吧闹哄哄的环境中根本听不见,但他的大光头就是最显著的标志,立刻有个服务员过来点头哈腰:“三哥好。”

    秃子说:“给我弟弟来一支芝华士,记我账上。”

    傅平安忙道:“我不喝酒,我来找茜姐有点事。”

    “啥事,和我说行不?”秃子道。

    “也行,我想找个工作,我大学没考上……”傅平安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秃子说:“我们这儿的活不适合你啊,再说人也满了,要不你先坐一会,我还有点事,回头让茜姐和你说。”

    傅平安只能点点头,秃子自顾自去忙他的,可是等到半夜也没等到茜姐,出门一看,悍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深夜十二点,傅平安回到家里,爹妈都忙着打麻将,根本不知道儿子在外面游荡了一天,倒是范东生拿出一封信来说,哥,你的信。

    信是邮局寄的平信,贴着邮票,字迹飘逸,没写收信人具体姓名,只写着和平小区五号楼中单元603 同学 收。

    信封已经拆开,想必是范东生耐不住好奇,傅平安顾不得揍他,先看信的内容。

    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当你独自穿过暴风雨,你就不再是原来的你。

    署名是:六号楼的灯光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十三章 狗贼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十三章 狗贼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