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市局张松

第二百一十三章 市局张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曹汝林的圈子是司法界的大佬们,包括公检法司的处级以上干部以及各路法学教授和大律师,他儿子的圈子就差了一个档次,基本上以社会上玩的比较转的年轻人为主,各行各业,黑白灰三色地带全占。

    张松是曹子高的朋友,据说当过兵,谁也不知道真假,反正经常晒几张穿军装的照片,后来被家里人安排到派出所当个工勤人员,不在编,但有警服,所里管的松,警衔都乱戴,张松也经常挂一副三级警司的肩章,开着警车涂装的昌河小面包到处招摇,不久就惹出事来被辞退,但依然以白道人物自居。

    正是因为张松自己吹嘘的警察身份,让他跻身于曹子高的纨绔圈子,他也确实认识几个人,比如帮人处理违章,去局子里捞人,曹子高有一次遭遇仙人跳,就是张松帮着处理的,事情办的漂亮,于是,一来二去成了圈子里的能人。

    张松是个有野心,眼头活的人,他深知曹子高就是个没本事的二世祖,搭上高层才是他的目的,在他的刻意筹划和卖力表演下,还真进入了高层人士的视野,成为某位大佬的马仔,跑个腿办个事啥的,干的风生水起。

    李秀承也有自己的圈子,他有很多老战友老伙计,以及二十年检察官生涯中认识且帮助过的人,这些人虽然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但也在各行各业有一席之地,平时也许联络不多,但需要的时候,就是一句话。

    所以李秀承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张松的位置,这货正在某个KTV唱歌喝酒,傅平安和李秀承同时赶到现场,他问李秀承:“就我们两个人么?”

    “不需要很多人,又不是打狼。”李秀承说。

    “张松可能有武器。”傅平安还不是不放心。

    “我们也有。”李秀承将一个东西递给傅平安,是一只棉袜子,里面装着沉甸甸的东西,用手一摸,是金属长圆柱体。

    “就用这玩意?”傅平安哭笑不得。

    “对,就用这个,挥舞起来等于流星锤,袜子里装着成卷的硬币,完全合法,没毛病。”李秀承说的很认真。

    傅平安点点头:“没毛病。”这东西连武器都算不上,但是抡起来把人砸晕没问题,他对这个老检察官愈加佩服了,缜密冷静,滴水不漏,选他当对手,曹子高真是瞎了眼。

    两人进入KTV,李秀承找到经理,提了一个人名,迅速拉近关系,然后请他帮忙去喊一下松哥。

    “行,你们在这稍等。”经理来到包房,张松正和一帮狐朋狗友饮酒作乐,他坐在高脚凳上嚎歌,经理等他的鬼哭狼嚎结束才上前说话。

    张松听说是有人托自己办事,不疑有诈,但是他谱大的很,不愿意下楼去见,反而让人上来见他。

    经理去回话,李秀承也只能上去抓人,两人推门进入包间,这个房间很大,坐了七八个人,一半男一半女,都喝大了,大茶几上杯盘狼藉,摆满各种洋酒啤酒的瓶子。

    “音乐,停!”张松喊了一嗓子,喧闹的音乐戛然而止,只剩下隔壁传来轻微的歌声。

    张松叼了一支烟,旁边的小妹用打火机给他点燃。

    “谁找我?”张松问道,他没认出经过改扮的李秀承。

    “你就是张松?”傅平安上下打量着这个杀人犯,满身戾气不假,但是干瘦如柴,没什么战斗力。

    “对,市局张松。”张松的语气带了些冷峻。

    旁边一个人怒了,站起来一手指着傅平安:“草拟妈的,松哥的大名是你叫的么,你混哪儿的?”

    傅平安二话不说,一拳打在那人脸上,他一直没停止过训练,出拳的速度和力量堪比职业运动员,一拳把人KO不是问题。

    那人一声不吭栽倒。

    “我最烦嘴贱的,跟我娘了吧唧的。”傅平安握了握拳头,卡啪啪一阵响。又对张松说:“巧了,我也市局的。”

    张松仔细看了看他:“你市局哪儿的,我怎么看你不熟。”

    傅平安说:“我市环卫局的,专收垃圾。”

    空气忽然凝滞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张松慢慢站了起来。

    “我让你站了么,坐下!”傅平安一声厉喝。

    张松并不是什么猛人硬汉,全靠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他不知道傅平安的底细,只是凭着长期以来察言观色仰人鼻息养成的敏锐感知力感受到这个人身份不简单,他下意识的就怂了,弯着腰站也不敢站,坐也不敢坐。

    松哥怂了,其他人更不敢炸毛。

    “张松,你出来,和你说点事。”一直藏在暗影处的李秀承说道。

    张松没拿手包,只把手机装兜里,匆匆跟着李秀承出去了,

    “你们几个,坐着别动。”傅平安冷冷抛下一句话也跟着出去了,他有些悻悻然,本以为会大打出手,没想到这些货色吓唬一句就怂了。

    张松被带进了公共洗手间,傅平安紧随其后进来,反手将门锁死,再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张松已经被李秀承按倒,脑袋塞进了马桶里,他赶紧上前帮忙按下冲水键。

    就只见张松两只手拼命乱抓,两条腿乱蹬一气,马桶里冒出一串串泡泡,李秀承见火候差不多了,薅着张松的头发拽起来,停了一秒钟,没等他喘好气就再按了下去,如此往复四次,张松的脑袋湿漉漉的,张着嘴大喘气,已经快被呛死了。

    傅平安有些不理解,李秀承只虐人,并不问话,这是几个意思。

    忽然洗手间的门被踹开,张湘渝冲了进来:“好了,老李!”

    李秀承这才住手,张松像一条死狗般瘫倒在地,张湘渝给他上了铐子,让手下把人带出去,然后掏烟,给李秀承点上。

    “十六岁,还是个孩子,说杀就杀。”李秀承摇摇头,“我气不过。”

    傅平安这才明白,李秀承的出发点很简单,出一口气。

    “老李,我给你交个底,上面很重视这个案子,你不用担心,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张湘渝说,“这回他们玩的太过了,没有人能只手遮天,你等着瞧好吧。”

    张湘渝回到车里,张松还蹲在警车旁吐水,吐的一汪汪都是蓝色的马桶水,他认识张湘渝,叫苦不迭:“张哥,这怎么回事?”

    “知道弄你的是谁么?”张湘渝揶揄他。

    “面生,哪条道上的?”

    “检察院的,别说抓你这个西贝货了,就是抓真市局的,也是常事。”

    张松这才恍然大悟:“他是李秀承?”

    留在包间里的那三个朋友也被警察带走,又从张松的包里搜出一个伪造的警官证,他车里还有一套警衔警号齐备的真警服,仅凭这些,就够拘的了。

    张松被刑警带回去连夜突审,这小子有恃无恐,起初还不招,但是他的手机出卖了一切,还没来得及删除的信息足以证明他和王鹏被杀一案有直接关系,而他的上线叫方钢,是前刑侦支队长于钦的司机。

    ……

    江边,夜风寒冷,李秀承带傅平安上了一条船,他就住在这条废弃的水政监察船上,船上有充电应急灯,有酒精炉和方便面,李秀承开了一瓶白酒,拿了两个瓷碗:“喝点,暖暖身子。”

    他将几张身份证和驾驶证摆在桌上,其中一张还是女性身份证,但是照片上的人和李秀承有些相似之处。

    “化装侦查是一门技术……”李秀承滔滔不绝起来,傅平安意识到老李在倾囊相授,赶忙凝神静听。

    “这些证件,都是真的,户籍管理,有些地方严格,比如北京上海这种地方,有些地方非常松懈,迁入迁出,一个人办好几个身份证,都不新鲜。”说到这里,李秀承忽然灵光闪现,有了!曹汝林和刘风华为什么显示为清官状态,这是明显不合理的,唯一的解释是,他们拥有其他的合法的假的真身份。

    “回吧,没什么危险了。”李秀承说。

    “没危险您还带我到这里来?”傅平安隐隐猜到原因,但不敢确定。

    “你小说看多了,对方又不是克格勃,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他们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组织不了多少亡命徒,他们的能力,在上层。”李秀承说。

    这个答案并没有解决傅平安的疑问,他想的是,李秀承将隐秘的藏身之所和易容之术教给自己,是想着也许有朝一日,自己也会沦落到他这种境地,被各路人马追杀。

    这个老李,还真是不盼着好事啊。

    傅平安回家,李秀承继续去医院,守着儿子,他最安心,如同他预测的那样,张松被捕之后,对方偃旗息鼓,再无动静,等到白天,李秀承得到一些新的信息,张松的大哥叫方钢,方钢也是公安局的工勤人员,是给于钦开车的。

    詹树森被双规之后,他一手提拔的刑侦支队长于钦就坐了冷板凳,没过多久就调职了,从公安局调到司法局去当个处级干部,方钢也辞了工作,在社会上瞎混。

    这是一条线,还有另一条线,曹子高开的那辆兰博基尼的登记人叫于丽,是于钦的侄女。而于丽所在的八公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们,全是司法界鼎鼎大名的人物,每个人都能和曹汝林拉上关系。

    一张错综复杂的大网慢慢清晰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一十三章 市局张松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三章 市局张松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