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火星人的空间

第二百一十二章 火星人的空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次抓人,两次都让人跑了,这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张湘渝根本不在乎,他是个人精,最会相机而动,便宜行事,干刑侦的都不傻,都知道李秀承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可能杀王鹏,上面有人想李秀承死,还不想脏了手,于是借刀杀人,想让警察替他们办事,张湘渝有理由相信,这也是支队派他来抓捕的原因所在。

    所以在电梯里,起先张湘渝是把李秀承挡在最里面的,但是随着上下人,不知不觉李秀承的站位就发生了变化,要说这个李秀承还真不愧是侦察兵出身,心里明镜似的,瞅个机会就溜了,这默契让张湘渝既欣慰又想骂街。

    回去的路上,张湘渝的手机响了,竟然是李秀承打来的。

    “老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真凶抓出来。”

    “你别跑,你越跑嫌疑越大,早点回去配合调查,早点洗清冤屈。”张湘渝苦苦相劝,对方挂了电话。

    回到刑侦支队,领导找老张谈话,新任的支队长老徐是外地空降过来的,不像以前的于钦是地头蛇,他很尊重队里老人的意见。

    “医院后门对面有个小店装有监控,昨夜十二点半,监控记录显示李秀承从医院出来,步行离开,死者身上和案发现场取得的DNA样本还在鉴定之中。”张湘渝顿了顿,“现在掌握的证据,确实指向李秀承。”

    “我看还是要慎重。”徐队说,“他是检察官,是执法者,我看过他的档案,一贯冷静机智,不是冲动型的人,再说他儿子只是受伤,并没有死,退一步说,他就算报仇,也会对指使者下手,而不是杀一个执行者,死者昨天曾经引诱李秀承前往某处,这是一大疑点,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起针对李秀承的栽赃嫁祸,凶手想利用警方除掉李秀承,非常阴险狡猾。”

    张湘渝说:“徐队英明。”

    徐队笑道:“这是最基本的推理,当然了,办案还是要拿事实说话,人的性格脾气也是变量,李秀承也不能说完全洗清,放他在外面,等于有个人替我们侦查,你跟紧这条线就行,不能跟丢,也不能太紧。”

    “给我派几个得力的年轻人吧,我老了跑不动了。”张湘渝说。

    ……

    傍晚,李秀承还没回来,李信自己没法动手打电话,他等杨伊来了才打电话给傅平安求助,可是傅平安也一筹莫展,上回刘亚男被陷害后他也曾尝试着自己侦破,但业余的就是业余,虽然最后磕磕绊绊完成了任务,一大半的功劳是属于别人的。

    “傅叔叔,我们一起来帮我爸爸。”李信说,“我爸教过我很多,他也会在暗中出手的。”

    正说着,李信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但并不是微信和短信,而是某款APP里的私信提示音,杨伊帮他读出私信内容,是一大串带间隔的数字,大多数三位,两位。

    “床头柜里,有一本英文小说。”李信说,“翻开,对应数字里显示的页数,行数,个数,就是密码内容”

    这只是最初级的密码本,双方各持一本,按照密电进行编译和破译,但也是最有效的,只要李信不说,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刑警也未必能破解,况且使用的是英文内容。

    杨伊迅速破解密码内容:八点,市民广场公厕三号位。

    这是接头地点,傅平安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

    “来不及了,我现在就去,保持联络。”傅平安匆匆下楼,开车,他的车子一发动,另一辆车里坐着的两个便衣也紧跟着动起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傅平安没学过刑侦,但他在梁赞进修过特战专业,养成了时不时查看周边情况并且做出评估的好习惯,他很快注意到有一辆车跟在后面,但他并没有做出甩掉对方的举动,正常行驶,来到市民广场,把车停在路边。

    广场上灯光闪耀,音乐震天,正是广场舞最肆虐的时间段,几支队伍将舞曲的声音放到最大,到处一片嘈杂,傅平安找到公厕,进入三号隔间,打扫的很干净,没什么异常,他伸手在高悬的水箱周边摸索了一下,没东西,但是只有这地方才能藏东西了,他不死心,爬上去将手臂探入水箱中,捞出一个密封严实的包裹。

    打开防水袋,里面装着一部对讲机,附带着耳麦,傅平安开机,频道已经调好,他揣好对讲机,挂上耳麦,把包装纸扔在纸篓里,出了公厕,在广场周边的路上遛弯。

    两个便衣远远跟着傅平安,等着看他和谁接头。

    但他们始终没看到有人接近傅平安。

    傅平安竖起风衣的领子,遮挡着耳麦线,在大街上边走边说话是不会引起人注意的,他知道李秀承就在不远处,或许在人群中,或许在某栋大楼的天台上,总之是在对讲机的功率范围之内。

    之所以不使用手机是有原因的, 任何通话记录都能查到,然后定位抓人,而无线电这种过时的方式反而没人监控。

    “小傅,辛苦你了,王鹏被灭口,目的是嫁祸给我,要找出真凶,就要找最后和王鹏接触的人,我有他的地址……”

    领受了指令的傅平安立即前往王鹏的家,王大妈不在家,问了邻居之后得知她出摊去了,最终傅平安在小区附近的夜市上找到了王大妈的摊子。

    在消费了一百元买了一堆针头线脑后,大妈终于开口,她说王鹏不是好东西,从小调皮捣蛋,长大了学的更坏,整天找自己要钱,不给就打。

    “死了好,死了利索,为民除害了。”

    傅平安有些诧异,哪有老人这样痛恨自己的亲孙子的,网上不是说王鹏是个孝顺孩子,打工挣钱只为给奶奶攒住院费么。

    “我呸,谁说我的孤寡老人的,我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孙子孙女外孙子都有,有人给我养老送终,我不差王鹏一个。”王大妈不过五十来岁,中气十足,和微博帖子里描述的完全不一致。

    王鹏和家庭的关系很淡漠,这儿找不到线索,傅平安又去了传说中的海豚网吧,死者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就是在这里。

    傅平安找到网管打听事儿,网管有些不耐烦:“你哪儿的?都来过好几拨人了。”

    “都有谁来过?”

    “分局的,派出所的,刑警队的,你们同事还没走呢,就在楼上。”网管说。

    傅平安上楼,看到刑警正在盘问一个女孩,刑警虽然穿的是便衣,但是年纪和装扮都和网吧环境格格不入,等他问完走了,傅平安走到女孩身旁坐下,问她:“你是王鹏的朋友?”

    “你谁啊?”女孩翻了个白眼,继续嚼口香糖。

    “我不是警察。”傅平安说,“我是李信的朋友。”

    “李信是谁,我不认识,别妨碍我开黑,忙着呢。”女孩不再搭理他。

    傅平安下楼又去找网管要昨晚的监控,网管说被你们的人拿走了。

    无果,傅平安出了网吧,刚上车,网吧里的女孩忽然出现,拉开车门坐进来。

    “带我去找李信。”女孩摸出一支烟来,“有火么?”

    傅平安摸出打火机帮她点燃:“你为什么相信我?”

    女孩说:“因为你不是警察。”

    傅平安说:“何以见得?”

    女孩说:“别觉得我小就啥也不懂,是不是警察,老娘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这个人虽然阴了吧唧的,但肯定不是警察。”

    傅平安笑了:“我怎么就阴了吧唧?”

    女孩说:“忧郁行了吧,你是忧郁小王子。”

    傅平安开车,直奔医院,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医院也恢复了宁静,女孩在病房里见到了李信,看到床头标签上的姓名和症状,确定不是假的,这才吐露真相。

    “我是王鹏的朋友,他死之前给我留言,说是有人要害他,如果他死了,让我找李信,就是被他撞的那个人,我也不知道为啥,其实我和他关系也一般,人死了为大,就帮他这一回了。”

    女孩报出一个QQ号码和一串密码:“秘密都在这上面,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以后有啥事也别找我。”

    “谢谢你。”李信说。

    女孩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走了,自始至终也没留下姓名。

    傅平安用手机登陆这个QQ号,发现这是一个新注册的账号,上面连好友都没加,只是王鹏用来储存资料的网络空间而已,在QQ空间里,记录着真相。

    王鹏知道自己快要被灭口,于是用他的密码文字记录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所谓密码文字,就是年轻人使用的火星文,打乱偏旁部首的汉字重新编排,看似乱七八糟,但是读起来并无障碍。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以江湖中人自居,他年纪轻轻,经验老到,不但给自己留了后手,还敏锐的判断出谁能为自己报仇,这个正义使者不是别人,而是被自己撞成重伤的受害者。

    王鹏文化程度不高,文字以口语形式表达,他说自己如果死了,就一定是曹子高派人干的,下手的人应该是松哥,大号张松,在派出所干过,心黑手辣,文字末尾王鹏还对自己的遗产——游戏ID和道具,QQ号码之类虚拟财产进行了分配。

    看到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写的遗言,李信有种难以言说的伤感,这几天来的经历,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但这个QQ空间里记载的东西,很难作为证据,只能当做线索来追查。

    时候不早了,傅平安驱车回家,路上对讲机开始呼叫,五百米外,李秀承驾驶着另一辆车。

    “凶手可能叫张松。”

    “收到,张松是恶少圈子里的掮客,以前是派出所的工勤人员,后来被开除了,这是一个人渣。”

    “怎么办?”

    “把他揪出来!”

    ……

    深夜,张湘渝还在单位加班,同事们也在忙碌着,命案必破,即便死的是一个辍学少年,法医鉴证中心的报告出来了,在案发现场发现的一根钢管上提取的指纹经过比对,竟然是曹子高的。

    “张队,邮箱收到一段视频。”年轻刑警喊道,“我给你转过去了。”

    张湘渝点开视频,这是一段室内摄像头拍摄的视频,黑夜模式,两个人悄悄摸进一家民宅,手套鞋套俱全,不像是小偷,倒像是执行秘密任务的特工,他们并没有翻箱倒柜,而是窃走了一个水杯。

    手机响了,张湘渝看也不看就接了:“老李,对你我是一百个服气,谁也玩不过你啊。”

    李秀承说:“视频看了吧,是我家昨晚的监控视频,我从云端提取的,他们入室是想提取我的指纹和DNA,以便给我栽赃,那个水杯,是我从单位拿来的,曹子高用过的,我只是想证明,证据有时候并不可信,不说了,我去抓真凶了。”

    张湘渝说:“你这么炫技,是瞧不起我们刑侦啊……等等,去哪儿抓真凶,带上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一十二章 火星人的空间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二章 火星人的空间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