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十四章 新工作

第十四章 新工作

    是三叶草女生来的信,她一定是看到电视新闻,知道自己因为救人丢失了准考证以至于不能参加高考,所以特地写信来安慰,她不知道姓名只知道地址,所以写了个同学收,范东生擅自拆信是情有可原的。

    傅平安心里一阵暖流通过,高三毕业生经过语文老师一年的高强度训练,对于文字的敏感度极高,这句话蕴藏的深意可以一眼看出,自己就是独自穿过暴风雨的那个人,历经磨难后,必定涅槃重生,这句话说的太好了,简直可以当做自己的座右铭了。

    不过后来傅平安上网查了一下,这句话是村上春树在《海边的卡夫卡》里写到的,并不是三叶草女生的原创,但这证明了她一定是村上春树的粉丝,于是傅平安在网上找了一大堆村上春树的作品来看。

    看书能让人平静,此刻傅平安极度焦虑,深深被失学和失业的恐惧支配着,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工作,他觉得自己能力很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人文历史数理化无所不通,十八岁的年纪也正是精力体魄的巅峰时刻,熬一夜下来第二天没事人一样,这样的人才,本应是社会所急需的,可是在网上和报纸上看了各种招聘启事才明白,大专学历是最低门槛,高中毕业证几乎找不到任何像样的工作,除了一些简单的体力劳动岗位。

    这对傅平安又是一次打击,他开始检讨自己不选择复读的决定是不是正确,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让他退无可退。

    傅冬梅给范东找了个针灸的中医大夫,每天上门来针灸一个小时,收费一百元,一个月下来就是三千元,这笔开支是必须的,也是家庭沉重的负担,傅平安再次打消了复读的念头,同时认清了自己的方向,并不是找工作,而是挣钱。

    世间一切挣快钱的办法,刑法上都有,那些事肯定是不能干的,那么有没有打擦边球的做法呢,傅平安觉得有,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还有中间的灰色地带,所谓的捞偏门就是这种,茜姐和她代表的群体就是这种人,干常人干不来的事情,赚常人赚不到的钱。

    秃子曾经说过“我们那的活儿不适合你”,这句话给傅平安无限遐思,他很想说,其实我不挑活儿,只要赚钱就敢干。

    最终他还是决定找茜姐求助,但洛可可酒吧这地方不适合,还是去家里登门拜访好,再提点礼物表示诚意,成功率很高。

    茜姐是大忙人,必定一天到晚不着家,那么早上去堵门肯定能等到人,傅平安打定主意,买了一个西瓜提着,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普罗旺斯花园,等在茜姐家单元门口,他从早上七点半一直等到十点钟,还没见到人,外面骄阳似火,他只能站在单元门狭窄的屋檐下,接受着来往保安和业主们审视的目光。

    傅平安不想去敲门,那样显得唐突,还是等在外面的好,他准备等到十二点见不到人就走,于是继续等了半个钟头,茜姐家的门终于开了,他一阵狂喜,站在门口翘首以盼,但是没见到有人出来,只听见门内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是小孩子的哭声。紧跟着是茜姐的骂声。

    好奇之下,傅平安探头观看,只见茜姐一只脚已经迈出家门,另一条腿被一个小男孩死死抱住,嗷嗷哭着不让走。

    “他妈的,老娘有正经事,老老实实在家看电视!”茜姐吼道,一转头看到了傅平安。

    “咦,这不是小傅么,你找我?”

    傅平安尴尬无比:“是啊茜姐,我有点事……”

    茜姐打断他说:“你高考完了放暑假了是吧,中午没啥事吧,你帮我管管这孩子,中午带他吃个肯德基就行,我这会儿真有急事,回头咱们再唠。”说着掏出二百元钞票塞给傅平安,一低头看见西瓜,“来就来,还拿东西,真见外,小辉,我先走了啊,你们兄弟俩在家好好玩。”

    事发突然,小男孩猝不及防,茜姐趁机跑了,只留下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大眼瞪小眼。

    傅平安临危受命,只能肩负起带孩子的临时职责,他进了屋门,把门关上,自我介绍道:“小朋友,我叫傅平安……”

    “我才不理你。”小朋友扭头跑了。

    傅平安扫视周围,这里比上次来的时候可乱多了,地上散落着玩具和零食,墙上有涂鸦,电视机开着,放着猫和老鼠的动画片,洗衣机轰隆隆转着,虽然杂乱但有一种温馨之感,奇怪的是,到处都没看见一家三口的合影,这小孩是不是茜姐的儿子呢?小辉看起来有六七岁的样子,可茜姐目测也就是二十来岁啊。

    也许是她侄子外甥或者弟弟吧,傅平安这样一想就释然了,带孩子他有经验,他比弟弟范东生大五岁,从小弟弟就是他带大的,其实没什么技术难度,小男孩尤其好对付,带着玩呗。

    傅平安先把带来的西瓜泡在水盆里降温,然后把丢的满屋的衣服和玩具归置了一下,客厅顿时利索多了,小辉一直躲在书房里不知道干什么,傅平安打开门一看,乐了,这孩子正在打游戏,打的是傅平安童年时期就玩的一款第一视角对战游戏,《反恐精英》,俗称CS。

    CS可是傅平安的强项,当年要不是为了学业,他就进职业战队发展了,高三学业紧张,他已经很久没碰这个游戏了,如今看到比自己小十岁的晚辈在玩,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年叱咤风云的日子。

    小辉玩的实在是太菜,属于菜鸟中的菜鸟,拿着一把B12乱打一气,连个鸟毛都打不到,出场没半分钟就被人干掉,连敌人的面都没看见。

    傅平安看不下去了,一把将小辉拎起来,自己坐到椅子上,咔咔换装备,用起他最擅长的B13和B41组合,通过刚才的观察,他发现对手的水平也不怎么高,所以采取了单刀直入的战术,靠着风骚的跳步杀过去,他能把B41这种后座力大很难控制的武器使的出神入化,单发点射爆头,三下五除二将对方四个人全部干掉。

    再看小辉,看傅平安的眼神已经变成了粉丝对偶像的仰视。

    傅平安好为人师,小辉又是个聪明好学的孩子,一个倾囊相授,一个虚心请教,在老师手把手的教导下,小辉突飞猛进,终于在游戏里爆了第一个脑袋,兴奋地呜哇乱叫。

    转眼就到了中午, 小辉饿了,叫嚷着要吃肯德基,让傅平安去店里买了拿回来,傅平安才不乐意听一个小孩的差遣,他说要么一起去,要么不吃。

    小辉怒了:“我要告诉陈茜,让她扣你的工资。”

    傅平安说:“第一,我不是茜姐的员工,她没法扣我的工资,第二,我算是你的长辈, 哪有小辈对长辈发号施令的,第三,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茜姐,让她再找个人来看着你,教你打游戏。”

    小辉权衡了一下利弊,立刻屈服了:“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屋门背面挂着钥匙,傅平安拿了钥匙,带小辉去附近肯德基吃了一顿,吃饭的时候问他:“陈茜是你妈妈吧?”

    小辉吃的满嘴食物,点点头。

    “那你爸爸呢?”

    “我没见过爸爸,他在外国,很远很远的地方,等我长大才能见他。”

    好熟悉的台词,傅平安一阵凄凉,小辉的爸爸八成是不在人间了,这孩子,可怜啊。

    “你几岁了,上几年级?”

    “我八岁,在剑桥国际双语学校上学,开学二年级。”

    这学校傅平安听说过,是一所收费昂贵的全寄宿制贵族学校,从幼儿园到大学全包,而且大学阶段是在英国留学,一条龙下来上百万费用是要的,看来茜姐确实没时间照管儿子,并且茜姐的身家着实不菲。

    吃完了肯德基,小辉闹着要玩蹦床,傅平安又带他玩了两个钟头,下午回家,一进门就听到电话铃在响,赶紧接了,是茜姐打来的,问了儿子中午吃饭的情况才放心,又拜托傅平安一定坚持到晚上,等自己回来。

    下午继续打游戏,到了傍晚时分,傅平安打开冰箱,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盒鸡蛋,三个番茄,一盒梅林午餐肉,两根黄瓜,他灵机一动道:“小辉,咱们来玩做饭的游戏好不好。”

    七点半,茜姐终于忙完,从第二个酒局上临时退场,赶回家里,拿钥匙开门,一进门就惊呆了。

    餐桌上摆着杯盘碗筷,一盘黄澄澄的炒鸡蛋,一盘油煎午餐肉,一盘凉拌黄瓜,一盘炒青菜,还有一盆番茄鸡蛋汤,电饭煲里是煮熟的米饭。

    小辉得意洋洋叫道:“妈妈,这些都是我做的。”

    傅平安在一旁点头:“是小辉做的,我帮着打下手。”

    “是么,我儿子长进了,都会做饭了。”茜姐惊喜无限,要知道儿子以前可是油瓶倒了都不扶,娇纵任性,顽劣至极,学习一塌糊涂不说,脾气还很差,请了几个保姆都受不了这小子,没办法只好送到寄宿学校,就这样还隔三差五惹事,不是弄坏学校的教具,就是打哭同学之类,没想到今天脱胎换骨,居然都会做饭了。

    “洗手吃饭,不洗手绝对不能吃饭,你看我手洗的干净不?”小辉神气活现的指挥着,茜姐连声答应,走到洗手间洗手,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洗了把脸将泪痕抹去才回到饭桌前。

    傅平安说:“茜姐,要不我先回去了。”

    茜姐说:“忙什么,吃完饭再走,你不是找我有事么。 ”

    傅平安此时告辞并不是出于矫情,而是饭菜太少,不够吃的,秉性善良的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茜姐可不这样认为,她认为必须要好好感谢一下小傅。

    茜姐去了一趟地下室,拿来几大包真空包装的食品,烧鸡香肠花生粒,还有一提啤酒,傅平安帮着拆开装盘,望着简单的菜肴酒水,茜姐却觉得这是世上最奢华的酒宴,她刚从一个高官富商云集的酒局上下来,那些虚伪的面孔,那些鱼翅鲍鱼大龙虾茅台酒,那些装潢奢靡的会所包房,都不及儿子亲手做的炒鸡蛋。

    上午出门的时候,洗衣机里塞满了衣服,现在已经全部晾干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沙发上,屋子里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儿子变得乖巧懂事还会做家务了,一切都是出自这个叫傅平安的年轻人之手,高中生带小学生,大男孩带小男孩,简直是绝配啊。

    她暗下决定,不惜代价,也要把傅平安留下当儿子的暑期家庭教师。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十四章 新工作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新工作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