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一十章 清官

第二百一十章 清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信更加面红耳赤,这么香艳的场景他不是没幻想过,但是没想过是发生在医院的场景下,那应该是一个朦胧的早上,穿着自己宽大白衬衫的女友,端着早餐来到床边进行的晨练活动,这会儿他可没那个心思,尿急,这么个摸法,还尿的出来么。

    杨伊的小手在被子下一通乱摸,该摸的不该摸的都摸到了,忽然病房的们推开了,一个护士大婶推着小车进来了,见状忙道:“哎呀小姑娘你干什么,这里用不着你,起开起开,我来。”

    杨伊只好退到一旁,护士一边帮李信换导尿管,一边问:“你们家那个护工呢,干的好好的怎么走了?”

    李信说:“那不是护工,是朋友。”

    “哦,需要护工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有经验,力气大,端屎端尿这些活都让他来,出去跑个腿买个东西也行,上回有个老大爷便秘,护工带着手套帮他抠出来的……”

    杨伊讪讪的退到一边去了,真让她端屎端尿的话,怕是坚持不了一天,唉,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并不是自己没用,而是人各有所长,自己的战场不在病房,而在网上。

    杨伊拿出自己的武器,一部苹果手机,上微博查看关于李信车祸案的相关帖子,不看则已,一看火冒三丈,微博上一个认证为记者的ID“淮江日报阮小川”对于案件发表了一篇帖子,可谓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他的笔下, 故事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

    不得不说,阮小川也是做过一番调查的,肇事司机叫王鹏,今年只有十六岁,是一名辍学少年,家境贫困父母双亡,只有奶奶拉扯他长大,而今奶奶患上重病,王鹏不得不离开学校打工挣钱,给奶奶攒钱看病,他在一家私人开的汽车修理厂当维修工人,前日修车结束试车的时候,不幸发生车祸,将李某撞伤。

    然后,阮小川用了更多的篇幅来描绘本应该是车祸受害一方的李某,他站在貌似中立的位置,以记者的视角倒叙前情,为什么一个高三学生会在本应该上学的时间出现在交警队门口,那么就不得不提到事发前一天晚上的事情,李某为了陪酒女与人大打出手,开着私家车撞坏别人的车,还放言说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么,他涉嫌故意损害公私财物罪,按照法律应该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似乎延迟了他受到法律惩罚的时间线,我们不禁要问,法律的尊严何在,难道有一个在政法机关当官的老子,就能借着所谓受伤逍遥法外么。

    杨伊简直要气炸了,她镇定思绪,写了一个澄清的稿子发上去,还了她最喜欢的一个女记者,ID叫“又萌又软的双儿”的人。

    但是帖子如一滴水汇入大海,根本翻不起浪花来,在微博这个舞台上,她一没粉丝,二不懂规则,只能看着阮小川这样的人肆无忌惮的造谣,偏偏受到煽动的网民还不少,一个个叫嚣着叫人肉李某和他父亲的真实身份,至于买凶杀人,根本就没人关注了,即便提起,也会被人嗤之以鼻,说是造谣带节奏。

    杨伊快哭了,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深深的无力感,她从小学到高中所接受的教育都是阳光的,积极的,善良的,正义的,她天然的认为这个世界也应该和书上写的一样,阴暗面是存在的,但永远是邪不压正的,坏人再猖狂,终究也会受到正义的惩罚的,可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击,记者阮小川是微博上的红人,坐拥十万粉丝,向来以铁臂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著称,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是好人这边的么,为什么他会写那样无耻的文字呢。

    杨伊想不明白,她沮丧又悲伤,照顾人不行,在网上论战也不行,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

    关于嘉德资产案件黑幕,李秀承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一个电话打进来,对方自称是曹子高的家长,问李秀承怎么才能放过他们。

    “这样吧,你开个价,别管多高,我都能接住。”李秀承开的免提,车里的傅平安和郝清芳都听的清清楚楚。

    “你那边开着录音的吧,你就等着我报个天文数字,然后去告我敲诈勒索对吧,兄弟,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么?”李秀承冷笑一声,挂了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曹子高的姨夫王建,他号称家族里的外交部长,就医入学捞人办户口找工作,啥事都能安排的妥妥的,王建没啥学历,高中毕业去武警部队混了三年,没下过基层,一直跟着支队长当司机,退伍后分配到省政府小车班,后来调到省驻京办帮忙,再后来干脆办了停薪留职,下海闯荡,但他并不是做生意的料,当掮客倒是一把好手,借着两个大舅哥的势,混的是风生水起,近江黑白两道平趟。

    外甥出事,王建义不容辞,再加上曹汝林和刘风华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方便亲自出马,所以将此事全权委托,安排抢手写稿子,找有关部门删除网上不利于曹子高的帖子,都是王建的杰作,他还亲自给李秀承打了个电话,想诱导他说出赔偿金额,作为证据一抓一个准,当年三聚氰胺案的受害人就是这么中招的,可谓杀手锏。

    但是李秀承不吃招,一眼识破王建的计谋,这也在预料之内,王建已经安排人找李秀承的把柄,在检察院工作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小辫子呢。

    但是忙和了一圈,还真找不出什么把柄,李秀承干检察官多年,两袖清风,刚正不阿,至今住着当年单位分的小房子,车也是买的二手的,账上存款不到五万,也没有情人之类,这就有些闹心了。

    一个人告诉王建:“兄弟,别忙乎了,李秀承要是脑子活络点,早就当上检察长了。”

    王建不信这个邪。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还真被王建找到了一点证据,他立刻实名举报,上面一层层压下来,区检察院纪检组找到李秀承谈话,组长问他去年是不是私自去江大附中做了两期法律培训,而且没有向组织报备,严格较真的话,这属于利用自身工作便利为自己及家人谋取利益。

    “对是给孩子们做了两次法律基础常识的课外教育。”李秀承坦然回答。

    “有收入么?”

    “义务的,一分钱也没收。”

    纪检组长很为难,这个鸡毛蒜皮的事根本不能拿来办人,但他还是说:“这个我们要调查一下,你暂时停职吧,正好你家里也有事,就当休息吧。”

    李秀承笑了笑:“那我谢谢你的好意了。”

    停职往往伴随着接受组织调查,但区里并没有调查李秀承的意思,等于给他放了个大假,可以腾出时间干自己的事情了。

    李秀承很清楚对手的能量,分分钟可以将自己碾碎,此时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他必须多路出击,搅得对方心神不宁,阵脚大乱,才能保全自己,为儿子伸张正义。

    作为检察官,他一眼看出对方的纰漏所在,那辆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绝不是一个公务员家庭能买得起的,从超跑入手,查曹家的关系网,是当前第一要务。

    普通人想查点事情很难,但对于李秀承来说这都不是难事,兰博基尼在车管所的登记人是一个叫于丽的女人,于丽是八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这辆车只是登记在她名下,由她出资购买交税上保险而已,实际上于丽从来没驾驶过这辆车,从车辆没挂牌的时候,就是曹子高在使用。

    曹汝林是中院副院长,刘风华是高检行政官员,他们的儿子开着律师购买的豪车,这明摆着就是利益交换。

    李秀承以为找到了切入点,他从于丽下手,查她和八公律师事务所经手的案子,却沮丧的发现,于丽是个年轻律师,比曹子高大不了几岁,法律专业毕业,去年才拿的律师证,还不能独当一面打官司,而八公律师事务所又是本省赫赫有名的存在,他们代理的案子很少打输,这和律师的水平有关系,也和律师们的身份有关,合伙人不是退休的法官检察官就是大学里教法律的教授,法官都是他们的前下属或者学生,想打不赢都难。

    八公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一共有八个,这八个人的履历拉出来,哪个都比曹汝林地位更高,资历更老,这里面的关系盘根错节,可不是一个李秀承能撼动的。

    这条路不通,他再去查曹刘二人的名下财产,一查吓一跳,这两口子名下只有两套房子,一套是五十平方的老公房,一套是一百二十平米的商品房,还还着公积金贷款呢,两口子名下都没有汽车、股票,也没有参股任何公司实体,这就是两个典型的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清廉自律的法律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点表面功夫瞒得过一般人,瞒不过检察官,但是李秀承有一种预感,他将要揭开一个巨大的高压锅的锅盖,开盖的技巧不对的话,会炸死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一十章 清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章 清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