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八章 爆裂检察官

第二百零八章 爆裂检察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交警大队门口的停车位永远是最紧张的,来处理违章交罚款的人太多,不得不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傅平安本来不想来的,他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但是转念一想,如果是自己高中时摊上这样的事儿,应该也是希望能个大人站出来帮忙吧,所以他还是赶了过来,停好车走过来的时候,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肇事司机当场报警,因为事发地点就在交警队门口,所以交警来的特别快,但救护车需要时间,傅平安看到那个撞了人的家伙,满脸若无其事,嚼着口香糖在打电话,看他稚嫩的面孔怕是还未成年,比被他撞飞的李信小不了几岁。

    李信被撞出去很远,两只鞋都飞了,一只腿扭成奇怪的姿势,人昏迷不醒,身上没血,说明受的是严重的内伤,交警有经验,不让搬动伤者,怕造成二次伤害,等救护车来了才能挪动。

    傅平安用手机拍下了肇事司机和车祸现场,救护车来的很快,他自称是伤者家属跟着上了车,在车上通知了李秀承,李信伤得很重,罩着氧气面罩,双目紧闭,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救护车在警报声中驶入医院,伤员直接推进手术室抢救。

    李秀承迅速赶到医院,傅平安向他讲述了事发经过,李秀承沉吟片刻,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傅平安:“密码是六个六,兄弟拜托了,我得立刻去取证,晚了就取不到了。”

    “这边交给我吧。”傅平安说,他虽然和这对父子非亲非故,但是这种时刻必须挺身而出。

    不大工夫,接到通知的魏老师带着杨伊也来到了医院,紧跟着郝清芳也来了,不管怎么说,孩子是从学校被人带走之后出的事,也是因为帮同学出头才出的事,李信的伤势牵动每个人的心,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医生终于出来了。

    “伤者转ICU了,还没脱离危险期。”医生摘下口罩,满脸疲惫。

    “他怎么样?腿能好么?”傅平安问。

    “腰椎上了,预备轮椅吧。”医生一句话将现场几个人的心打的粉碎,那个健康阳光的少年下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了,说好的中午打篮球呢,杨伊怔怔的看着手术室方向,忽然嚎啕大哭。

    李秀承终于回来了,身旁还跟着几个夹着手包的中年男子,身上都有一股凌厉的气息,应该是老李的同事,而且是出外勤的,傅平安迎上去说话,说孩子暂时还没脱离危险期,现在重症监护,费用已经交过了,和医生和谈过了,可能要准备轮椅。

    “谢了,兄弟。”李秀承和傅平安握握手,拿出烟来发了一圈,几个男人在露天花园旁抽烟,李秀承点烟的手在抖,傅平安接过打火机帮他点燃,说:“这是有预谋的暗杀,我看见曹子高的车紧跟着上去的,还停了一下。”

    “我知道,现场监控视频已经拿到了。”李秀承说,“我早点过来也许就没事了。”

    同事们默默无语,拍拍李秀承的肩膀以示安慰。

    傅平安说:“开车撞人的是个小孩,肯定是受指使的,抓到曹子高一审就水落石出。”

    李秀承点点头:“已经抓了,在审。”

    傅平安没有细问,是通过公安抓人,还是检察院系统自己动手,他也懂一些常识,检察院是有权力抓人的,但一般是自侦案件,比如贪污受贿这种,行凶杀人在不在此列不清楚。

    ……

    刘康乾是从堂姐那里得知表哥曹子高被捕的消息的,对于这位大姑家的孩子,他从来就没有好印象,曹子高比刘康乾略大,从小顽劣异常,惹祸不断,如果不是父母都在政法口工作,早就进少管所了,听说这回涉嫌杀人,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了,刘康乾有些小小的幸灾乐祸,但表面上依然摆出为表哥担心的样子。

    这事儿并没有惊动刘文襄和王永芳,毕竟不是什么露脸的好事,曹汝林和刘风华两口子就能搞定, 他俩一个法院一个高检,还都是处级干部,理论上不存在搞不定的事儿,但这次有些例外。

    对方家长是反贪局的,虽然只是一个基层外勤,但在这一行干了几十年,秦桧还有几个朋友呢,何况这个叫李秀承的检察官人缘不错,更兼熟悉各种操作套路,第一时间就带人把肇事司机从交警队带走,并且获取了相关路段的全部监控视频,罪证直指曹子高,区检的人越过公安直接拘人,现在曹子高还在区检察院关着呢。

    曹汝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家都是吃政法饭的,谁也唬不住谁,自家儿子买凶把人家儿子撞成重伤,还是一个以铁面无私著称的检察官的儿子,说啥都不好使,常用的那一套策略已经没用了,只能见招拆招。

    首先要做的是把曹子高捞出来,刘风华自己就是检察官,只不过是高检的行政人员,曹子高是她儿子,她需要避嫌不好直接出面,找了相熟的领导向区检察院施加压力,限定时间必须把人放出来。

    区检察院,检察长把李秀承叫过去,和颜悦色道:“师傅,儿子怎么样了?”

    “还在重症监护。”李秀承坐下就抽烟,他脸色焦黄,心力交瘁。

    “师傅,我还记得第一天上班,就是您带我的……这案子,你得回避啊,上面的压力我要顶不住了,人家要马上放人。”检察长是李秀承的学生,在他面前不敢端架子,只能好言相劝

    李秀承说:“再给我半小时,行不?”

    检察长一咬牙:“行。”

    刘风华的车已经等在区检门口了,望眼欲穿。

    曹子高得意洋洋,他二十多岁的人了,心里有谱,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惹,李信的家庭背景他做过调查,他爸是检察院的,但属于那种混的很差的,五十岁的人才副科级,给自己爸妈提鞋都不配,所以曹子高放心大胆的操作,他上初中的时候就犯过大事儿,把一个同学打成残疾,结果屁事没有,父母的宠溺给了他一副豹子胆,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儿。

    被抓进来之后,曹子高啥也没说,他相信爸妈一定会救自己,果不其然,李秀承走进来说:“小子,你可以走了。”

    “早说嘛,我就知道你们没戏,想办我?你还差点意思。”曹子高趾高气扬,神气活现,“还不快把我手铐打开。”

    “少废话,我送你出去。”李秀承提着曹子高往外走,大门口,刘风华从车里出来,张开双臂。

    “妈~”曹子高嘴一瘪就要哭,他在外面欺男霸女,在刘风华面前依然是个妈宝。

    一辆警车驶来,李秀承提着曹子高从刘风华面前经过,交给警车里下来的张湘渝。

    “现将犯罪嫌疑人曹子高正式移交给警方。”李秀承拿出手续来让张湘渝签字,刘风华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人家的程序严丝合缝,移交给警方继续侦办,没毛病。

    “老张,谢谢你,这可是得罪人的事儿。”李秀承和张湘渝握了握手。

    “我不怕得罪他们,我就怕得罪你。”张湘渝说,“再说了,我欠你的情那么多,总该还一回了。”

    “不说了替我好好招呼他。”李秀承说,打开了曹子高的手铐。

    “回头细聊。”张湘渝拿出自己的手铐给曹子高戴上,押上警车,看也不看刘风华。

    这案子迅速在近江司法口掀起一股旋风,案子的来龙去脉大家都清清楚楚,起源是一起交通事故,吃亏一方雇凶杀人,而且很鸡贼的采取了用车撞人的方式,企图以此逃避法律制裁,肇事司机未满十六岁,是个街头混混,被抓进去之后不晓得经历了什么地狱般的讯问手段,竹筒倒豆子全招了,一部苹果手机外加一个月网吧包夜费,搞定一个人,车是租来的,用的是曹子高一个朋友的身份证和驾驶证,根据监控显示,事发五分钟前,那辆车一直停在街角,等李信一出门就开了过去,直接撞人,撞完报警自首,还给曹子高打了个电话汇报,这在通讯记录里可以查到,然后曹子高乘坐的旅行车上前查看,还停了一下,没救人,开走了。

    李秀承的动作太快,他太清楚这帮人的操作流程,稍慢一步,沿途所有监控摄像头就会很懂事的出故障,所以他在第一时间拿到了监控,这还不够安全,他又把视频传到网上,搞得满世界都知道,想删都删不了。

    这一套短平快的打法,让曹汝林夫妇阵脚大乱,连见招拆招都做不到了。

    李秀承还在继续出招,他穿着检察官的制服,胸前佩戴着金灿灿的检查徽章,带着一群检察官走进交警大队办公室,点了两个人的名字。

    这两个人正是从学校带走李信的警官,李秀承查了他俩的通话记录,相信这两人有通风报信的嫌疑,检察院抓警察,这是完全合规的行为,人家有这个权力,两名交警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协助调查。

    这俩人当然不会招,事实上也确实无辜,他们是收了点好处,难为了一下李信,并且在约定的时间把人放了,但是并不知道曹子高预备了杀手啊,所以两人咬死口不承认,李秀承早有准备,将一摞档案摔在他们面前。

    “去年中秋节,一个叫王斌的人醉驾撞死人,这案子是你俩经手的吧。”

    俩交警瞬间崩溃,王斌醉驾肇事,事后找人顶包,他俩收了十几万的好处,悄悄把事儿摆平了,这可不是玩忽职守的问题了,而是包庇犯罪分子,不但要开除公职,还要判刑的。

    “小王,给他俩做笔录。”李秀承唤来自己的徒弟接手,披上衣服,出门打车去医院,从儿子出事到现在,他水米没粘牙,他明白,儿子的后半生怕是要废了,身为父亲,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儿子讨回公道,他也知道,这就是一个棋局,自己赢了这一局,下一局就该被人家虐了。

    但是,他没有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零八章 爆裂检察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八章 爆裂检察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