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气氛有些尴尬,李信嗫嚅道:“阿姨您好……”

    郝清芳没理他,越过李信直奔女儿,杨伊没料到母亲来的这么快,这会儿她脾气还么消呢,母女俩用英语吵起来,李信站在旁边想劝解,却收到异口同声的:“shut up!”

    傅平安在门口小声嘀咕:“幸亏来得快。”

    沐兰说:“你想啥呢?”

    傅平安反问:“你想啥呢?”

    沐兰说:“兴许人家更快呢。”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有惊无险,把女儿找回来了,郝清芳拉着杨伊回家,李信打着手电送他们下楼,傅平安以为这小子会记恨自己,没想到少年满怀歉意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么晚上到处跑,杨伊很任性,我劝也没用……”

    “年轻人嘛,理解,理解。”沐兰笑呵呵道。

    “谢谢哥哥姐姐理解。”李信把他们送到单元门口,还想继续送,被劝阻,但他又追过来,把伞塞给杨伊才回去。

    一场突发事件终于解决,大家各回各家,郝清芳驾车带女儿回家,到家之后就接到了同学的电话,问她事情解决了么。

    “明珠你过来吧,我怕这孩子趁我不在又跑了。”郝清芳说。

    十分钟后,杨明珠来了,两人在客厅里寒暄一阵,郝清芳看看女儿的房间门,低声说:“咱们去书房谈。”

    进了书房,郝清芳拿出一瓶红酒,两个杯子,两个单身的中年女人开始互相诉苦。

    “这孩子太叛逆,我就是担心她这个性格在美国闯祸才带回来,没想到在国内也一个样。”

    “十七岁总是叛逆的嘛,咱们年轻的时候不也一样……”

    “这次多亏了你们物业的一个保安师傅,叫傅平安的。”郝清芳说,“挺负责任的,你可以考虑一下给他涨工资。”

    杨明珠笑了:“小傅是我们公司的后备干部,可不是什么保安师傅,我留着准备重用的。”

    郝清芳说:“明珠,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这个人,我之前在别的地方见过,满背的纹身,你调查过他的背景么?”

    杨明珠大笑:“当然调查过,事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人家是战功赫赫的英模,部队退下来的又考上大学的才子,文武双全,一表人才,要不是妞妞还小,我都想留着当个上门女婿。”

    郝清芳恍然大悟:“怪不得看他气质不像是混混,妞妞还小,你可以啊,明珠,老牛吃嫩草正流行。”

    杨明珠说:“你以为我没想过么,这个年轻人是人中龙凤,不是那种不想努力的懒蛋,我观察过他一段时间,努力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此子将来必有大成,什么老牛吃嫩草,有这种想法都是亵渎,不过话说回来啊,杨伊和他就差五六岁,倒是般配。”

    郝清芳感叹道:“年轻人变数太大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变成什么样,别的都可以安排,唯独感情是不能安排,不能勉强的。”

    杨明珠说:“说起来,刘风正也住在这个小区,不知道你见过他没有,我倒是很好奇,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郝清芳说:“二十多年了,都过去了,我看到他也认不出来,也无感,小说里写的那些故事都是假的,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刻骨铭心,没有任何事情是时光无法磨灭的。”

    两个中年闺蜜就着一瓶红酒聊到午夜才结束,郝清芳睡了一会,等女儿上学去,给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要求约见李信的家长。

    当天中午,郝清芳去了学校,在办公室见到了李信的爸爸,这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子,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眼睛里还有血丝,衣着很普通,脚下的皮鞋磨损严重,但是无论坐立,腰杆都是笔直的。

    班主任和两位家长年龄相仿,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黑框眼镜,一丝不苟,她说我给你们两位家长介绍一下基本情况吧,杨伊是这个学期转来的外籍华裔女生,李信是咱们班上的体育委员,咱们附中不是外面那些只注重升学率,监狱化管理的高中,咱们对孩子的青春期教育是很到位,很科学的,重在疏导而不是堵,堵也是堵不住的,不过,孩子的精力一旦分散,学习肯定受影响,所以大家在一起商量一个万全之策。

    李信爸爸说:“首先我表个态,我工作比较忙,最近一直在出差,凌晨才回来,无论对方家长还有学校要求什么,我都无条件同意。”

    郝清芳说:“您儿子开您的车,您知道么?”

    李信爸爸说:“他年满十八岁了,依法考取的驾照,我车的钥匙,他有一把。”

    郝清芳被堵了一下,又道:“您儿子带女同学回家,您知道么?”

    李信爸爸说:“我上高中那会儿,也经常带女同学回家。”

    郝清芳无语了。

    李信爸爸的手机很恰到好处的响了,他接了一个简短的电话就告辞了:“实在对不起有点急事,有事咱们电话里联系吧,有时候忙起来没空接,留言也行。”

    没说几句话,人就溜了,班主任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建议把两个孩子叫来聊聊。

    “这样吧,我来和他们聊,您在后面听就行,孩子当着家长的面,可能会不好意思。”

    郝清芳表示非常认同,学校里有专门给学生做心理疏导的房间,老师和学生在里面谈,家长一墙之隔旁听,这是个秘密,学生们都不知道隔墙有耳。

    先被叫来的是李信,班主任语重心长道:“李信啊,听说你最近和杨伊接触的比较多,老师提醒你一点,杨伊是外籍学生,她不用过高考这个独木桥就能上名牌大学,但是你不行,现在是高三阶段,冲刺时期,老师相信你会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能力的,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李信说:“魏老师,我和杨伊同学没有超越同学之间的友谊,昨天晚上,杨伊给我打电话,说她被她妈妈赶出来了,没有地方可去,老师您也知道,杨伊在班里没什么关系太好的同学,她唯一信任的是我,下雨的晚上,我没法拒绝一个女生的求助,所以我就开车去接她了,正好我爸出差,我把她接到家里,劝她和她妈妈和解,很快她妈妈就找过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另外,我爸妈离婚三年了,我爸整天出差不着家,我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我需要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还不能耽误学习,如果分神会导致学习退步,那我根本考不上附中。”

    少年很骄傲,很自律,但班主任还是教育了他一顿:“越是这样,越要保持,不能前功尽弃,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稍微松懈一下,三年努力白费了……”

    班主任絮絮叨叨说了一通,打发了李信,又把杨伊叫来,这回她准备的台词全都没用上,反被杨伊教育了一通,又是性解放又是LGBT,班主任都懵了,既说不过她,也压不服她。

    杨伊趾高气扬的去了,郝清芳从隔间出来,满怀歉意道:“魏老师,给你添麻烦了。”

    班主任说:“您都听见了,现在的孩子都很有主见,你说一句,他们能说十句,不过李信这孩子品质还是很优秀的,咱们附中也从没闹过什么绯闻,加强疏导,把孩子们之间对异性朦胧的好感,转化为同学间纯洁的友谊,这是家长和老师应该共同努力的方向。”

    郝清芳点点头,面对95后的儿女,他们这一代家长无能为力。

    老师说得对,堵不如疏,父母和孩子要做朋友,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封建式家长。郝清芳决定拿出时间多和女儿相处,并且拿傅平安的事迹来教育女儿。

    杨伊最讨厌这种说教,连带着也讨厌起傅平安来,她不耐烦道:“什么年代了还提倡这种苦兮兮的模范人物,苦大仇深的英雄模范,勤工俭学,见义勇为,这是七十年代流行的吧。”

    郝清芳只好换一套说辞,她说:“咱们娘家刚回国,孤儿寡母的,万一有事情,总要能叫得到人才行,这个小伙子人品不错,是经过你杨阿姨考核的,她的眼光你总要相信吧,以后你的事业主战场也在国内,多一个朋友总不是坏事。”

    杨伊坏笑道:“妈,你不会是想给我提早安排女婿吧。”

    郝清芳心道和女儿的交锋一定不能落了下风,这丫头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那老妈就得比她还最狠一些才行。

    “那也要人家看得上你才行啊。”郝清芳故意道,“这是小傅的电话号码,以后家里有什么事儿,报修什么的,都可以找他,妈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这样一说还真有奇效,杨伊反而很吃招,故作矜持道:“那我就试试看吧。”

    ……

    傍晚,傅平安值班的时候,发现桌上有一封信,同事告诉他,这是业主送来的感谢信,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信笺和一张面值五百元的家乐福购物卡,信笺上郝清芳表达了谢意,希望傅平安收下自己的一点心意。

    傅平安笑了,这是典型中国人做法,没想到美国回来的海归也这样搞,别说自己是物业工作人员,有这个分内的义务,就是路人,遇到别人家的小孩跑丢也会出手帮忙的,他将信留下,将购物卡塞进了郝清芳家的信箱。

    杨伊在家郁郁寡欢,她不习惯中国的生活,正好郝清芳晚上有个饭局回来的晚,她就坐不住了,左思右想,约了个网上认识的女孩子一起去蹦迪。

    这个女孩子叫杰西,和杨伊有着相同的经历,中学阶段随父母出国,已经取得了国籍,但她和杨伊不一样的是始终没能融入国外的生活环境,学习也一落千丈,没办法才回国读大学,反正国内名牌大学对外籍学生敞开大门,别说华裔欧美籍学生了,就是非洲小国来的学生也照收不误,这比跑去边远省份做高考移民可轻松多了。

    杨伊溜出家门,和杰西碰头之后,两人直奔滨江酒吧一条街,寻了一家最热闹的迪吧进去玩,两个年轻貌美大长腿女生很快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几个男生凑过来请她俩喝酒,迪吧里噪音吵闹,光怪陆离,杰西很享受这种氛围,一边甩头一边轻摇身体,手里拎着酒瓶子,时不时喝上两口。

    很快杨伊就觉得不对劲,那几个男生不论划拳还是玩骰子都没输过,就只见杰西一个人喝,这不是灌酒么,她上前劝阻,杰西已经喝醉了,一把推开她,迪吧里声音太吵,已经无法正常用语言交流,杨伊怕杰西吃亏,可是她手无缚鸡之力,这事儿还没演化成需要报警的程度,就只能找人求救了。

    杨伊拿出手机,给李信发了信息,给了他坐标方位。

    李信秒回:“坚持住,马上到。”

    可是李信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面对这种情况未必有用,杨伊想到了那个满身纹龙的家伙,他一定有办法,于是又给傅平安的手机号码发了一条求助短信。

    发完信息一抬头,杰西已经不见了踪影,那几个男生也不见了,顿时迪吧里吵闹的音乐全都成了噪音,舞动的俊男靓女也成了群魔乱舞,杨伊冷汗都下来了,万一杰西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迪吧里乌烟瘴气,黑咕隆咚,找个人很困难,杨伊只记得那群男生里最闹腾的家伙穿一身骚红色的裤子,于是满场寻找红裤子,转了两圈也没找到人,急的她拉住一个穿制服短裙的服务员,附耳大声询问,对方指指洗手间方向。

    杨伊冲到洗手间,只见男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男生,正是刚才那伙人之一,他很蛮横的对来上厕所的人说:“等会,里面办事呢。”来人也就心领神会的扭头走了。

    里面正在办什么事,杨伊能猜得出来,她脑子嗡的一声,拼命推开那男生,冲进洗手间,不堪入目的一幕就在眼前,退到半截的红裤子。猥琐的笑容,被推车的杰西,还有在旁边跃跃欲试的几个家伙。

    已经晚了,杨伊旋即发现,不但救不了杰西,自己也危在旦夕,那些人狞笑着关上洗手间的门,开始解腰带。

    杨伊没喝多少酒,还保持着清醒和体力,求生的欲望让她爆发出勇气和力量,一脚踢在迎面之人的裤裆上,夺路而逃,一直冲到迪吧外面,清冷的空气让她冷静了许多,手机响了,是李信打来的:“你在哪?”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有人追出来了,杨伊拔腿就跑,她也分不清这是哪里,仓促间喊道:“我冲月亮方向跑。”

    “往东还是往西你总分得清吧?”李信急道。

    “不知道,你快来!”电话戛然而止,没电了。杨伊跑得气喘唏嘘,身后两道雪亮的光柱照过来,澎湃的引擎轰鸣声就在耳边:“你跑啊,你比刘翔跑得快都没用。”

    是那个穿红裤子的家伙,他开一辆敞篷超跑,不紧不慢跟在杨伊身后。

    杨伊色厉内荏喊道:“你别乱来,我报警了。”

    她后悔不已,早知道应该报警的,找谁都不如找警察管用。

    超跑轰鸣着冲过来,横在杨伊面前,后面还跟着两辆跑车,都亮着大灯,刺眼的光芒让她不得不捂住眼睛。

    一声巨响,整个世界安静了,杨伊慢慢张开眼睛,一辆银灰色的大众轿车撞在超跑车身上,引擎盖翘了起来,李信从车上下来,犹如一尊战神。

    红裤子看看被撞瘪的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划一道都要去香港补漆,你给我撞成这样,你怎么赔?”

    李信不说话,少年的他还没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

    “给我弄他!”红裤子一摆手,一群恶少冲了上去,酒色过度早被掏空了身子的他们竟然不是一个高中生的对手,被打的嗷嗷乱叫。

    远处,奥迪100悄然停下,傅平安静静欣赏这一出好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六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