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五章 少男少女

第二百零五章 少男少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根据张大洪的供述,案发当日他确实在丽景花园,只不过并不在十栋,而是在十二栋楼上进行入室盗窃,楼层与案发地点平齐,所以目睹了这个过程,是两个男人将户主夫妇勒死后一个挂在吊灯上,另一个放置在窗前。

    “凶手长什么样子?” 范东生问。

    “不记得了,离得那么远,再说都十年了。”张大洪说。

    “你为什么不报警。”范东生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傻话,贼怎么可能报警呢。

    张大洪笑了:“我倒是帮了你们警察一个忙,我从这边楼上下来,去了案发现场,把人从吊灯上放下来,又顺手拿了点值钱的东西,他们想弄成自杀的假象,我不能让他们如意。”

    徐队问了几个问题,张大洪回答的很流利,包括从家里拿的金首饰和照相机等赃物。

    范东生忽然想到一个不太相干的问题:“张大洪,如果你入室盗窃的时候遇到有人,会怎么做?”

    张大洪淡然回答:“还能怎么做呢,看见我的人,都得死。”

    后续的审问,范东生没继续参与,但他看到了十年前的相关案卷,根据现场线索表明,这就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件,被害者是被勒死的,并没有挂在吊灯上的记录,而且现场遗留的指纹和张大洪的指纹能对得上,这个案子,分明就是他做的。

    一个背了六条人命的杀人狂魔,还在乎多两个少两个么,这个疑问怕是没人能回答范东生了,他回到医院养伤,正好傅平安来探望,兄弟俩谈起这个案子,傅平安不禁毛骨悚然,吊灯上的人是他梦境中屡次出现的,这个细节张大洪不可能知道,但他却能说出,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所说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这个世界,人类并不是全知全能的,有很多的未解之谜以现有科学无法解释,也许是冤魂在用这个方式申诉,可是傅平安只是一个学生,不掌握什么社会资源,就算有能力,拿噩梦说事儿也是贻笑大方。

    事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警方的侦破了。

    ……

    秋雨绵绵,傅平安坐在奥迪车里,雨水敲打着车顶,让人困倦想睡,他的学籍问题还没解决,只能自学成才,他报了专升本的自考,本专业也没拉下,车里常备着教科书,读书打工两不误。

    人总是喜欢熟悉的环境,傅平安也不例外,他趴活就爱在大学周边,学生顾客更好相处,总会给他打高分好评,有时候还能遇到同学,作为前任学生会长,江大的明星人物,现在沦落为网约车司机,傅平安倒是一点不觉得惭愧,很多同学和他看法一致,认为该惭愧的应该是校领导。

    从搭载的同学处,傅平安得到一个消息,今年的学生会主席竞选,刘康乾以压倒性票数当选,总算是如愿以偿当了把主席。

    手机发出提示音,有活儿来了,从附中到新纪元广场,江大附中和江大只隔了一条马路,一脚油门就到,下雨天出租车生意好,网约车毕竟还没全方位普及,只有时尚的年轻人爱用,傅平安不但注册了滴滴司机,同时还是滴答和优步的司机,每天接单量非常可观。

    这一单的客户是个高中生,冒雨在校门口张望,傅平安开过去,稳稳停下,男生却并不上车,而是回头招手,只见一个女生头顶着衣服快步跑来,钻进车里,将挡雨的校服上衣还给男生,说声拜拜,然后脆生生道:“师傅,开车。”

    傅平安扭头看了一眼,两人都愣住了,这不是汽修厂见过的杨伊么。

    “你是不是有一个弟弟在修车厂上班?”杨伊不敢确认,因为傅平安开网约车的时候会穿熨烫笔挺的黑西装,这样看起来专业,会给乘客更好的乘车体验,怪不得杨伊认不出来,整洁利索的司机小哥,和郊外汽修厂里满背龙纹豪放不羁的青年,完全没法划等号。

    “我是有个弟弟,不过在上学,汽修厂那个是我。”傅平安笑道。

    “哎呀,差点认不出来。”杨伊很开心,“真巧啊,打车也能遇到你,这车是你的?”

    “捡来的。”

    “哈哈,车还能捡,我喜欢这个车,我小时候坐过和这个差不多的车,就是这辆车把我接来的……后来我跟妈妈去了美国,再后来,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要考中国的大学,因为我是中国人,虽然我拿的是美国的护照……”

    杨伊很喜欢表达,她絮絮叨叨一路,来到目的地附近,她指着新纪元广场说:“我妈咪就在这里工作,她总是工作到很晚,这么大的人了,有时候还得我照顾她。”

    傅平安停车,微笑:“到了,拿好随身物品,再见。”

    杨伊下车,回身招手:“再见。”

    新纪元广场是潘晓阳上班的地方,距离沐兰的工作地点也不远,把杨伊送到地方之后,傅平安开到布鲁香榭培训楼下,沐兰正翘首以盼。

    “吃过了么?”沐兰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将一个包裹递过来:“吃吧,我给你打包的干炒牛河。”

    傅平安就在车里吃了这顿晚饭,吃完把车交给沐兰,相当于两人互相倒班。

    至于为什么这么拼是有原因的,正值各大网约车APP疯狂拉人头时期,各种优惠福利多多,每天光薅羊毛就不少钱,不挣白不挣,所以两人一辆车,人歇车不歇,一个月下来,五位数的收入妥妥的。

    晚上傅平安也没休息,他还有另一份兼职,在锦江豪庭物业上班,他是瞻宫地产的后备干部,在物业只是挂职锻炼,每天象征性的点个卯就行,这是拿命换的待遇,公司上上下下都服气。

    细雨纷纷,门前值班的小李看到傅平安,立正敬礼,喊了声傅哥,这是今年刚退伍的兵,瞻宫地产喜欢用这样的人。

    “你去吃饭吧,我顶一会。”傅平安很体恤下属,这也是他人缘好的原因所在,小李乐呵呵的跑去吃饭了,傅平安站在大伞下面,戴上白手套,以标准军姿站立。

    雨还在下,傅平安站了半个小时,忽见小区里跑出来一个小姑娘,马尾巴在脑后甩来甩去,这么冷的天气居然只穿着短裤,两条大长腿在红色的甩帽衫下面很是醒目。

    少女跑到门卫的大伞下站立,两人一对眼,都惊呆了,这不是杨伊么,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你到底有几个身份?”杨伊奇道。

    “需要叫车么?”傅平安在上班时间,帮业主叫车是他的职责所在。

    “不用,我朋友来接。”杨伊冷的直哆嗦,却满脸不在乎。

    “你可以在里面等。”

    “不,我就喜欢在这等。”少女很倔强。

    “你是和家里吵架了吧?”傅平安一语道破天机。

    “你怎么知道?”杨伊站的离他远了点。

    不大工夫,一辆银灰色大众轿车驶来,这是访客的车辆,傅平安上前询问,车窗降下,正是下午校门口送杨伊的帅气男孩。

    “叔叔,一栋怎么走?”男孩问。

    杨伊从后面跑过去,傅平安帮她拉开车门,男孩又说了声谢谢叔叔,然后调头离开。

    这俩孩子估计翘家开房去了,傅平安不禁苦笑,现在的孩子比自己那时候有能耐多了。

    小李颠颠回来,傅平安把门岗交给他,回办公室搜索了一下最近入住的业主,他从车辆登记查起,果然查到了红色捷豹,车主叫郝清芳,不是业主,是租户。

    忽然沐兰的电话打进来,车抛锚了。

    “你在哪里?我马上到。”傅平安挂了电话,奔进雨中,打了辆车前去救援,好在沐兰只跑市区,距离不算远,会和之后,傅平安打开引擎盖,拉出机油尺看了一下,又从后备箱取拎出一瓶机油加了半桶进去。

    “啥毛病?”沐兰问。

    “没啥大毛病,烧机油。”

    “这车到底是烧汽油还是烧机油的?”

    “都烧。”

    加了机油之后,再打火果然轻快许多,傅平安解释道:“十七年的老车了,烧机油很正常,别说这么老的车,就是新车也烧,多少而已。”

    沐兰说:“得嘞,怪不得后备箱里随时备着机油,你教教我,回头我自己修。”

    今晚上不再接单,两人驱车回家,因为丽景花园的停车费太贵,所以他们宁愿把车停在较远一点的路边,夜间车位难找,饶了好大一圈才找到一个空位停下,真是无巧不成书,旁边就停着那辆银灰色的大众,傅平安很擅长记车牌号码,确信这辆车就是接走杨伊的那辆。

    “怎么,你认识这辆车?”沐兰问道。

    “确实很巧,总是遇到。”傅平安便将和杨伊母女的故事简单讲了一下,沐兰有些酸酸的:“这是缘分啊。”

    “人家有男朋友了,说不定正滚床单呢。”傅平安说。

    “我说是妈妈,你和那个阿姨有缘分。”沐兰揶揄道。

    “别闹,来电话了。”傅平安拿出手机接电话,黑暗的路边,沐兰撑着伞站在他身旁,雨沙沙的下,电话里的声音听的清楚。

    “小傅,你在哪儿,有业主要调监控,有个孩子跑丢了。”

    傅平安是安全副主管,今天该他值班,只有他才有调取监控的权限,这会儿跑出来属于脱岗。

    “是不是十七八岁大的孩子,叫杨伊?”傅平安道。

    “对对对,就叫杨伊。”那边回答,背景音里能听到杨伊妈妈郝清芳焦急的声音,“都这么晚了,这孩子能跑到哪去。”

    傅平安捂住话筒问沐兰:“怎么办?”

    沐兰不假思索:“照实说。”

    傅平安告诉对方自己身处的位置,然后和沐兰坐在车里等。

    半小时后,郝清芳驾车来到,她摸不清地方,傅平安又打着伞去路口接,费了一番周折终于会和,郝清芳已经乱了方寸,傅平安冷静的分析:“车停在路边,车主人很可能就住在附近,打交警清障电话,就说这辆车堵路了,就能得到车主登记的电话号码,就可以联系上了。”

    “谢谢你,你帮我联系一下吧。”郝清芳说。

    傅平安打一通电话,果然得到车主的号码,再打过去却没人接。

    沐兰忍不住道:“你们怎么那么笨,是同学的话,直接问老师不就行了,老师掌握一切资料。”

    “对对对,找老师。”郝清芳赶忙打电话给班主任,形容了一下男孩的长相,班主任立刻报出了名字,又花了些时间查找地址,总算是摸清在哪里了。

    男孩叫李信,也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只有爸爸,家就住在附近,小区的档次比锦江豪庭差远了,连正规物业都没有,三人匆匆来到李信家楼前,郝清芳一直在给女儿打电话,但对方早已关机。

    “其实知道安全就行了……”沐兰咕哝道。

    “姑娘,等你当了母亲就明白了。”郝清芳径直上楼,沐兰低声问傅平安:“人也找到了,咱们回去吧。”

    “万一不在呢。”傅平安说,“怎么说也是我们小区的住户。”

    “我看你就是想看热闹。”沐兰笑道,“坏了人家小两口的好事,小心人家画个圈圈诅咒你。”

    话虽这样说,沐兰还是很开心的跟着上楼去了。

    郝清芳已经在敲门了。

    门很快就开了,李信站在门内,衣服都没换,客厅狭小,一览无遗,杨伊正坐在电视机前,怀里还抱着一条狗。

    两人一狗,目瞪口呆看着门外的三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零五章 少男少女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五章 少男少女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