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四章 东生立功

第二百零四章 东生立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说大洪哥那还真是老江湖,手上速度不是盖的,他迅速拉动套筒排除臭子,下一发子弹顶上膛,紧跟着扣动扳机,整个动作最多一秒钟,他开枪的瞬间,范东生的铁锨也轮过来了,把他拍的一个踉跄,身子一歪,本来瞄准脑袋的一枪打飘了,子弹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范东生没给他继续开枪的机会,抡起铁锨一顿暴风骤雨班的雷霆打击,压抑了一整天的愤怒恐惧憋屈仇恨全都倾注在铁锨上,大洪哥的枪被拍飞了,腰杆上挨了一记,扑倒在地,范东生追上去踩住他,一铁锨拍在手上,整个巴掌都被拍进了土里,得亏这是泥土地,如果是水泥地,大洪哥的手就变成肉饼了,饶是如此,手指骨头尽数骨折,以后别说拿枪了,筷子都拿不动。

    此时胜负已分。

    “你敢动我!”大洪哥如同被小狼崽子冒犯的雄狮,须发皆张,眼睛充血。

    “草你妈的,动你怎么了!”范东生抬手猛抽大洪哥的耳光,一声声脆响。

    “告诉你,老子是警察,天生就是你的克星!”

    大洪哥愕然了,进而发出绝望的嘶吼:“老子灭你全家!”

    “老子现在就弄死你!”范东生举起铁锨,瞄准大洪哥的脖子,这一铲子下去,大洪哥身首分离,以后就没有吃饭的家伙了,但他毫不畏惧,依然骂不绝口。

    秀芝听到枪声跑出来看,只见范东生举着铁锨正往大洪哥脖子上铲,吓得她尖叫一声,回头就跑,范东生想追,又怕大洪哥趁机逃脱,稍微一愣神,就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没想到秀芝会开车,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如此机智灵活,发觉不妙立刻走人,丝毫不带一点留恋。

    大洪哥还没彻底丧失战斗力,范东生深知此刻决不能松懈轻敌,他啪啪两铁锨砸在大洪哥的两条小腿迎面骨上,当场骨折没商量,腿断了就跑不动了,这下总算是能放心了。

    范东生去找枪,月光下的野草丛中,手枪亮闪闪的很是醒目,他捡到枪,心中更定,去查看豹纹女的伤势,却惊讶的发现这女的没死,还有气。

    豹纹女的小包依然背在身上,范东生将包里的杂物全都抖出来,什么口红套套钥匙掉了一地,当然还有一部手机,还是新款苹果手机,但是有手势锁解不开,只能拨打紧急电话,这就够了,他拨了110,却又发现这地方没信号。

    手机屏幕上有血,范东生有些奇怪,顺着血流的方向查看,竟然是自己胳膊上流淌下来的,再往上摸,不禁惊呼一声卧槽,原来他也中了一弹,精神高度亢奋下竟然没有察觉,这颗子弹打在肩膀上,血淋淋一片。

    范东生学过急救,撕了衬衣先把自己裹上,再帮豹纹女堵住伤口,把血止住,死不死就看造化了。

    大洪哥确实是个狠角色,趁范东生专心致志处理伤口的时候,居然爬出去老远,但他的速度实在太慢,范东生几步就追上了,抡起铁锨又是一顿拍,大洪哥终于不动了。

    料理完大洪哥,范东生耷拉着膀子,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走出去二里路去,终于有了一格信号,他拨通了110报警台,用准确的语言简述了发生的事情,指明了道路,并且报上了自己的身份。

    报警电话打完,范东生回到小院,坐在大洪哥身上,点燃一支烟,美滋滋抽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听到警笛声的时候,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一头栽倒。

    ……

    傅平安一直在忙着找人,上午弟弟的女朋友李澍打电话来诉苦,说范东生对自己冷暴力,打电话过去还挂机,让大哥好好教训他一顿,论起来李澍也算是傅平安的同学,也许将来还是弟媳妇,这个忙他必须帮。

    可是当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却显示关机,这不是范东生的风格,傅平安存了疑,又打给弟弟的警校同学,得知东生一早就跑出去了,好像是去找一个女人,这个情况是傅平安并不掌握的,他发动所有朋友帮着找,却毫无结果。

    范东生是成年人了,他就算失踪,也没法报案找人,只能等,一直等到晚上依然没有消息,这一夜傅平安辗转反侧,事出反常必妖,东生怕是遇到事儿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傅平安才接到东生打来的电话,让他放心,自己没事,就是挂彩了。

    “不碍事,你也不用来看我,什么,李澍打电话找我,行,我知道了。”躺在病床上的范东生打完这个电话,又给李澍打,电话接通,那边的声音低沉干枯:“喂?”

    “是我。”范东生说。

    “你跑哪儿去了!%&*%¥#!”李澍一通臭骂,范东生听的欣慰,他知道李澍是关心自己的,不过想到和男生开房那事儿,还是心里堵,即便自己已经报复过了。

    “我在医院,中了一枪。”范东生等李澍发泄完情绪,解释了一句。

    “怎么回事?”李澍立刻变了语气,“哪儿中弹,严重么?”

    “严重不严重的,和你有关系么。”范东生说,“反正你已经找好备胎了。”

    “你说那谁啊,他是……他只喜欢男的,你误会了。”李澍终于明白范东生的心结在哪里了,巴拉巴拉一通解释,范东生搞明白了,惭愧不已,原来是自己对不起李澍啊。

    “我没事,肩膀上中了一枪,不过抓住一个连环杀人犯,算是值了。”范东生说。

    李澍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她是警察的女儿,知道枪战的含义,一步生一步死,范东生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啊。

    有穿白衬衣的高级警官走进病房,范东生赶紧挂了电话,挺直身子,敬礼。

    来的是警校的系主任,范东生的老师,他关切说道:“东生同学,快躺好,这是刑侦支队的徐队,给你做个笔录。”

    徐队穿便衣,老刑警气质,他搬了椅子坐下:“警校大二的?”

    “报告,警官学院刑侦专业大二学生范东生就是我。”

    “说说咋回事吧,那小子躺在ICU说不了话,只能问你了。”

    范东生想到豹纹女:“那个中枪的女人,死了么?”

    徐队说:“差点,她假胸里的硅胶救了她一命。”

    范东生松了一口气,女人死了的话,自己可说不清楚,不能指望大洪哥说实话,他非污蔑是自己杀的,也辩不清楚。

    “事情要从迪迪酒吧说起……”范东生并不隐瞒真相,在老刑侦面前玩任何花招都是自取其辱,再说他和秀芝也不是嫖娼关系,不犯法,只要李澍不知道,就不是大事。

    故事太引人入胜,徐队不由自主的点了一支烟:“你捡了一条命啊,那支枪是好枪,德国造的PPK,保养的也还行,七成新的枪,可是子弹差了点,技侦的同事查验了现场的子弹,差点打死你的并不是臭子,而是用在77式上的762口径子弹,PPK用的是765的子弹,虽然这点公差无所谓,有时候也能打响,可就差这么一点点,子弹入膛深了一毫米,撞针没够着,不然你的脑袋就搬家了。”

    范东生一身冷汗:“那个人叫大洪哥,真实身份你们查清楚了么?”

    徐队说:“应该是化名,那个卖酒女郎用的也是化名,这些人身上随时都有十几张假身份证,我们已经在追捕她了,另外在案发地点刨出两具尸体,是住在那儿的一对孤老,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凶手身上一定背着更多的命案。”

    警校老师说:“东生同学,你立功了。”

    范东生倒也谦虚:“我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

    大洪哥全身骨折十余处,胳膊腿都打了石膏,不过性命无虞,他从ICU出来,就进了审讯室,面对讯问,他一个字都不说,徐队有经验,这种杀人如麻的死刑犯要么铁板一块,撬不开口,要么竹筒倒豆子,毫无保留,横竖都是死刑,招不招的全看嫌疑犯的性格。

    “你身上的罪,够敲了,法院可不是只看口供的,零口供一样可以判。”徐队说。

    “你们够资格问我话么?”大洪哥轻蔑的看了一眼徐队。

    “这是我们刑侦支队长!”一旁的警察拍了桌子。

    “别拿官职压我,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大洪哥说,“找那个抓住我的警察来问我。”

    徐队知道对方说的是范东生,但范东生根本不是警察,警校生和军校生不一样,军校学生进校就是军籍,警校生没经过招警考试或者考公,是没有警察身份的。

    但这并不影响什么,徐队说:“行,我就让抓住你的人来问你。”

    范东生是穿着警服来的,肩章上只有一道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洪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你小心点,我哪天出来,弄死你全家。”

    “放心,你出不来了。”范东生镇定自若,“撂吧,犯了这么多案子,这些年也没个说知心话的人,你一定憋坏了吧。”

    大洪哥说:“有烟么?”

    犯人要烟,就是准备长篇大论的前奏,范东生给他点上烟,大洪哥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这个人叫张大洪,江西人,1970年出生,自幼丧父,家贫,1983年第一次杀人,后来流窜各地作案,2001年时,他遇到了十八岁的李秀芝,女人被他挥金如土的做派和动辄出手伤人的暴躁脾气迷住,从此跟他浪迹天涯,两人以仙人跳和入室抢劫为生,走遍大江南北,没过几年,张大洪在因为一起故意伤人案被捕,因为他心理素质超高,之前的案子也都没留下什么马脚,只判了五年徒刑,出来之后重操旧业,买了枪和子弹,一路杀人越货,一路寻找李秀芝,没想到在近江马失前蹄。

    张大洪杀过六个人,他一一道来,此时警方的信息已经跟上,很多悬案对得上了。

    徐队问他:“2003年7月21日,近江丽景花园十栋顶层,一对老夫妇是你杀害的吧?”

    张大洪想了想说:“不是,那是专业杀手做的,不过我倒是看见了整个经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零四章 东生立功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四章 东生立功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