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百零一章 分尸狂魔

第二百零一章 分尸狂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了玛窦的房子,似乎少了一些欢乐,大家又恢复到忙忙碌碌的生活,傅平安终于修好了那辆奥迪100,车是1996年出厂的,最后年检时间是2002年,脱审11年,按照旧的机动车报废标准,已经妥妥属于废旧物资,按照今年新颁布的新规来说,似乎还有一线生机。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办,傅平安将修好的车委托给汽修厂老板操作,他在车管所有过硬的关系,不需要找那些黄牛,直接找内部人就能搞定,当然好处费是要给的。

    专业人士来到车管所某间办公室,老刘家的小女儿刘风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她正收拾东西要早退,见有人来,又坐回来,打开电脑准备营业。

    “刘科长,朋友的车脱审了,想延一下,一辆破车也不值钱,就是有感情了不想扔。”专业人士将一个报纸包着的信封放在桌上,刘凤萍看也不看,直接问道:“车号多少?”

    办完这个,又处理了几个消分的,刘风萍将信封扫进抽屉,都是多年的老关系了,连信封的厚度都不需要捏,错不了,这就叫信任。

    于是乎,傅平安捡来的这辆车就有了合法的身份,他上传证件,注册了滴滴司机,开始业余接单跑车生涯,网络约车业务刚开展,补贴多多,进项丰厚,倒也对得起修车花费的时间和金钱。

    当哥哥的生活平静乏味,他兄弟范东生就精彩多了,虽然警校半军事化管理,早点名,晚查寝,只有周末半天允许出校门,但他总能找到办法溜出去玩耍,夜不归宿的情况倒是不多,因为安琪儿的职业是夜场卖酒的,夜间是她的工作时段,白天反而在家休息,东生就白天去她的出租屋玩。

    虽然交往日渐深入,但范东生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安琪儿也不爱刨根问底,反正大家只是互相贪恋美色,做一对露水鸳鸯而已。

    周日上午,范东生打了一辆车直奔安琪儿的住处,敲了半天门,安琪儿穿着睡衣,睡眼惺忪来开门,嘀咕道昨夜里忙到四点多才回来,差点累死。

    “来,让我好好疼疼你。”范东生扒了衣服,一个饿虎扑食……

    没几分钟,房门又被敲响,声音急促。

    “谁?”范东生低声问,他有些担心是派出所来抓嫖,虽然安琪儿并不是楼凤,但架不住有看不过眼的热心邻居举报。

    “不知道,我去看看。”安琪儿光溜溜的下床,披了个睡袍趿拉着拖鞋去门口,先透过猫眼看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一溜烟跑回来道:“他来了,你快躲躲,床底下,大衣柜里都行。”

    门外传来男子的喊声:“秀芝,秀芝,是我。”

    范东生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低声骂道:“卧槽!”不用问,是安琪儿的老公来了,这下抓个正着,比被派出所抓到还惨,让人打死都不冤啊,他迅速抱着衣服奔到窗口,外面根本没法藏身,楼层那么高,搞不好掉下去摔死,只能退回来,先进洗手间躲着。

    安琪儿终于打开了房门,她看到门外男子的模样,佯装震惊:“大洪哥,是你啊!”

    男人进门,反身将门关上,锁死,瞥一眼脚下,一双男人的皮鞋,是范东生的鞋。

    安琪儿注意到男人阴鸷的目光,急忙解释:“家里没男人,我找一双旧鞋是给那些送外卖的,送快递的看,证明我不是一个人住。”

    男人相信了,缓缓点点头:“秀芝,我信你。”

    安琪儿努力镇定:“你从哪儿来,这些年在干什么,怎么一直没消息。”

    男人放下包,在沙发上坐下,一双眼睛到处踅摸,不答话。

    安琪儿说:“你饿不饿,我给你下包面吃。”

    男人摇摇头:“我刚吃过,不饿,”

    安琪儿坐立不安:“那……我给你削个水果。”

    男人说:“你坐着,让我好好看看。”

    安琪儿坐定,挤出一个笑容,男人轻抚她的脸:“俊,还是那么俊,你跟我多少年了?从十八岁那年到现在,竟然有十二年了,不知不觉,你都是三十岁的人了,我也奔五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安琪儿握住男人的手,做感动状。

    男人冷笑:“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我最擅长就是找人,我从山上下来,就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找你,夜场酒吧一个个找过来,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终于被我找到了,昨天晚上,我就在迪迪酒吧,你没注意到吧,我观察你有两天了,我很满意,你没随便往家里带男人,没给我戴绿帽子。”

    安琪儿打了个冷战,不由得看向洗手间。

    “我解个手。”男人走向洗手间。

    “马桶坏了。”安琪儿说。

    “我会修马桶。”男人站在洗手间门口,撩开衣服,安琪儿看见了别在腰带上的枪柄。

    洗手间的门开了,里面没人,男人进去按了下马桶的冲水键,是好的。

    安琪儿笑的比哭还难看:“时好时坏。”

    男人走向卧室,开始搜索,俯身看了床底下,又打开大衣柜,统统没人,安琪儿也惊讶了,范东生人呢?

    范东生藏在窗外空调外机上,窗帘拉起,暂时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是这儿是十层,光溜溜的外墙没什么可攀附的,想脱身完全不可能。

    希望男人快点走吧,范东生暗暗祈祷,他听到一些对话,感觉这个男人不是个善茬。

    忽然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打来的,范东生掏出手机想调静音,猛然窗帘被人拉开,他暴露在男人阴狠的视线下,心一慌,手机落下,自由落体坠落到地面上,摔的稀碎。

    男人打开了窗户,向范东生伸出手:“进来说话。”

    范东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只能进屋。

    卧室里,安琪儿扑通跪倒,战栗道:“大洪哥,你听我解释。”

    范东生没跪下,他不觉得自己犯错,因为事先并不知道安琪儿有老公,但这事儿终究不地道,于是垂着脑袋不吭气。

    男人坐在床边,摸出烟来点上:“秀芝,你别害怕,你先听我说,你俩都坐下吧。”

    两人坐定,男人说道:“这些年,你也不知道我是死是活,你孤苦伶仃一个女人,总归要生活,你打点野食,我可以理解,小子,你是哪儿人,干啥的,多大了?”

    范东生还没说话,安琪儿替他回答:“他还是个孩子,跟着社会上的大哥混的,家庭也一般。”

    男人哦了一声:“是江湖同道啊。”

    范东生点点头,这个男人说话一直尽量和气,但是身上散发出的味道高度危险,是杀气。

    “秀芝是个女人,我不怪她,但是你睡了我的女人,就得给我一个说法了。”说着从腰后拽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

    范东生的瞳孔收缩了一下,这是真家伙,这男的是江洋大盗!

    男人的枪是时刻上膛的,所以只有一个开保险的动作,范东生的脑子在迅速转动,怎么办,是反抗还是求饶,对方是老手,沉稳如老狗,扑上去肯定挨枪子,自己还年轻啊,才二十岁,不该死,更不该以这种死法离开人世。

    “转过头去。”男人命令道。

    这是要从背后开枪处决啊,范东生吓懵了,颤巍巍扭转身,痛哭流涕:“大哥你摇了我吧。”

    枪声并没有响起,男人一枪柄砸在范东生后脑勺上,把他打晕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范东生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手脚被电线绑的死死的,嘴上贴了胶带不能出声,洗手间的门虚掩着,能听到外面的对话。

    男人在吃饭,他狼吞虎咽还吧唧嘴,啤酒一罐罐的猛喝,安琪儿给他点烟,给他捶腿,酒足饭饱之后,男人打了个饱嗝说道:“家里有大锅么,蒸馒头的那种。”

    安琪儿说:“没有,我不太在家做饭的。”

    男人说:“哪儿有卖的,去买,再多买点垃圾袋,要那种黑色的,结实的,不漏水的,再买一个钢锯,一把剁骨头的菜刀,如果能买到硫酸就更好了,不行就买通下水道的药水,也多买点。”

    安琪儿说:“行,杂货铺啥都有。”

    范东生几乎吓尿了,这是要把自己分尸的节奏啊,不就是睡了个女人么,不至于吧。

    难道就这样挂了么,比枪毙还惨,切成一块块的放锅里煮了,毁尸灭迹,这案子肯定会成为近江警方刑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许自己的同学都会学到呢,太他妈倒霉了,老子命不该绝,不能就这么死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救命,各种方案快速在脑海中闪过……

    两个小时后,男人和安琪儿进来了,穿着雨披和塑料拖鞋,手拿钢锯和菜刀,都说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女人还是有些不忍心的,但是不这样做,也许下一个就是她。

    “先打死再切吧?”安琪儿战兢兢问道。

    “不,活着锯才有意思。”男人一脸认真。

    范东生的嘴被堵住,但是鼻腔还是能发声的,他冷笑起来:“哼哼哼哼。”眉眼也呈现出笑纹来。

    男人果然中计,撕开范东生嘴上的胶带,问他:“你笑啥?”

    范东生说:“我笑你是个傻逼,没脑子的蠢货。”

    男人眉头舒展了一下,蹲下来说道:“我送走过六个人,你是唯一不怕死的,死到临头还敢给我逗闷子,你说说看,我怎么蠢的?”

    范东生说:“大哥,我看你也算一号人物,怎么这么意气用事,杀了我,你畅快一阵子,担心一辈子,对,你是送走过六个,不差我一个,可是现在破案的科技水平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弄出这么大动静,根本跑不脱,我要是你,就不杀人,只求财。

    “说说看。”男人阴笑。

    范东生说:“以大哥的魄力,可以学张子强,绑个大佬,弄几千万不成问题,近江这些大佬,王世峰李随风龙开江皮天堂,他们住哪儿开什么车,我都知道。”

    男人说:“谢谢你提醒我,等我料理了你,就按你说的办。”

    说完,他将钢锯压在范东生的一条腿上就开始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二百零一章 分尸狂魔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百零一章 分尸狂魔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