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

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

    上网的时候,傅平安顺便查了一下自己的高考成绩,现在分数已经出来了,他缺考了文综,江东省的高考总分是750分,语文数学英语各150分,文综理综是300分,他的语文考的还不错,拿了一百二十五分,数学略差,也有一百分,英语搞砸了只有七十分,总分三百分不到,大学是别想了,假如文综没缺考,估计还有上二本的希望。

    高考分数公布之后,就是填报志愿,等着收录取通知书,但这些和傅平安及其家人已经无关,是属于其他同学的幸福,既然做出选择就不必回头,他很平静地回了家。

    白天小辉玩的太开心,透支了体力,一直睡到现在还没醒,傅冬梅把他放在门口的竹板床上,自己坐在旁边拿着蒲扇轻轻摇着,路灯昏黄,像极了小时候。

    正好茜姐打电话过来,问怎么还没回家,傅平安说小辉睡着了,我马上打个车送过去,茜姐说不用,我马上过来,随机挂了电话。

    傅平安纳闷,心说我还没说地址呢。

    十分钟后,悍马车来到路边,茜姐一个人下了车,没空手来,提着一篮水果过来,正好一家人都在,范东坐在轮椅上纳凉,范东生捧着西瓜在啃,远处邻居把家里的电视机和影碟机搬来,露天唱卡拉OK,凉风习习,场景温馨怀旧。

    茜姐很自然的拉了张凳子坐下,和傅平安一家人唠起了家常,傅冬梅又切了一个西瓜,说大妹子我得谢谢你啊,给我们家平安找了个事儿做。

    “大姐,我得谢谢你们才是,我工作忙,顾不上照顾孩子,老人也没这个精力,这孩子太皮了,平安可解决我的大麻烦了。”茜姐说。

    说话间小辉醒了,见到妈妈就在身边,又兴奋起来,叨叨着白天玩真人CS的快乐经历,说明天还要来玩。

    “行,明天妈妈要出差,还得麻烦哥哥。”茜姐起身,牵着儿子的手:“和哥哥伯伯阿姨说再见。”

    娘俩走了,傅平安送他们回来,就听范东说:“平安,你这个老板不简单啊。”

    傅冬梅说:“那车得不少钱吧,跟个小卡车似的。”

    傅平安说:“那是悍马,一百多万哩。”

    傅冬梅咋舌:“一百多万,能买两套房子了,有钱人的钱真是多的不知道怎么花。”

    范东说:“这个女的是不是叫陈茜?”

    “是啊,老爸你听说过她?”傅平安知道范东年轻时是厂里的业务员,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都熟,江湖上的事情知道不少。

    范东点了一支烟,说道:“陈茜,是赵光辉的女人,赵光辉当年是淮门的大哥,2000年的时候出了事,判了十年徒刑,一般来说都是树倒猢狲散,这一摊就算完了,可陈茜一个女流之辈,硬生生扛起来了,支撑着赵光辉的家业,不简单,不容易啊。”

    老爸的叙述非常简单,没有任何细节,但光凭这简短的描述,傅平安就能脑补出无数的故事,刀光剑影,生离死别,大佬的女人如何撑起一片天,统领一个字头,想想都让人血脉贲张。

    夜里傅平安辗转难眠,后来睡着做了一个梦,梦里精彩纷呈,恩怨情仇,可惜醒来就全忘了。

    第二天上午,傅平安按时去上班,今天茜姐出去的早,悍马车没停在门口,他拿钥匙开门,果然只有小辉一个人在家,桌上有茜姐留的条子,字迹有一股凌厉之风,人家说字如其人,确实不假。

    条子上说,让傅平安带小辉去游乐场玩,注意安全,如果自己很晚还没回来就留住家里。

    傅平安问小辉,知道妈妈去哪儿了么,去干什么吗?

    小辉当然是一问三不知,他虽然出生于单亲家庭,但也是蜜罐里泡大的,无忧无虑没烦恼,对妈妈的工作不关心,对爸爸这个家庭成员的存在与否也丝毫不在意。

    茜姐安排的任务是去游乐场玩耍,傅平安帮小辉挑了件醒目的橙红色的T恤穿上,这样离很远就能看见,丢不了。

    天公不作美,今天气温高达三十五度,游乐园里游客不多,大小两个男孩疯玩了一天,光过山车就坐了三遍,一直玩到小男孩体力不支走不动路,说哥哥我想吃冰淇淋,你去帮我买一个吧。

    傅平安左右看看,指着树荫下的长椅说:“你就坐这儿,哪儿也别去,记住么?”

    小辉认真的点点头,傅平安这才放心的去了,几百米外有个卖冰淇淋的小店,来回应该不超过五分钟,可是跑过去一问,冰激凌已经卖光了,好心的店主指着一个方向说那边的餐饮中心有得卖,傅平安回望来处,小辉还乖乖坐着,于是快步跑向餐饮中心。

    等他拿着两个冰激凌回来,却发现小辉已经不见了,心中顿时慌了,喊了两嗓子不见回应,忽见河边有游客在迅速聚拢,还在大呼小叫着救人,傅平安所处的地势本来就高,站在长椅上望过去,只见河水中有个橙红色的身影已经不再挣扎。

    小辉溺水了!茜姐千叮咛万嘱咐,就是怕出意外,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傅平安脑子嗡的一声全空白了,把冰激凌一丢,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过去,甚至来不及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河边有很高的围栏,天知道小辉是怎么爬过去的,傅平安手一撑就站在围栏上,以标准的游泳运动员入水姿势一个猛子向河里扎去,说时迟那时快,游客中有个端着单反相机的人,啪啪啪一阵连拍,将他跳水的英姿定格在镜头中。

    傅平安的水性很好,这不是游泳池练出来的本事,而是从小跟范东在大江大河里搏击风浪练就的本事,他甩开两臂劈开波浪,短短十几秒就游到了小辉身边,把溺水者的脑袋从水中抬起来才发现这不是小辉,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孩。

    男孩已经失去知觉,这反倒便于救援了,傅平安夹着男孩向岸边游去,河岸高且湿滑,游客们纷纷伸出援手,将男孩接上来,傅平安也爬上岸来,筋疲力尽,他在人群中看到另一个橙红色的身影,是小辉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

    傅平安松了一口气,游客们七嘴八舌,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人去喊游乐园管理员,这都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傅平安在学校上过救生课,知道时间就是生命,溺水者如果不立刻进行心肺复苏就死定了。

    “大家让开!”傅平安将闲杂人等赶到一边,开始做心肺复苏,按压心脏,按压三次后再做人工呼吸,如此往复不停,每一次按压都使出全身力气,救生课上老师的话回响在耳畔,不要怕按断肋骨,肋骨断了可以长好,命没了不能复活。

    这是极耗费体力的活儿,围观人群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换他,傅平安在烈日下按压了十五分钟,男孩终于喷出一股浊水,悠悠醒转。

    周围爆发出一阵掌声,傅平安喘着粗气坐在地上休息,摸出手机查看,无法开机,已经进水报废了。

    游乐园管理员姗姗来迟,用担架将男孩抬走进行进一步的救治,现场混乱嘈杂,自始至终也没看到溺水男孩的家长出现。

    傅平安拉着小辉悄然离开, 到僻静处才脱下衣服绞干水,挂在树杈上晾晒,救了一条命,报废一部手机,这生意划算。

    “哥哥好样的。”小辉一脸热忱的崇拜。

    “别告诉你妈。”傅平安说,这手机是茜姐的,得买一个同样的赔给人家。

    ……

    公园管理处内,溺水男孩自报家门,他是家住在附近的五年级学生,趁着家长上班自己跑进来玩的,不小心滑到河里而溺水,管理人员打电话通知了家长,再想找救人的英雄,却找不到了。

    本来这个事儿就算到此为止,但拿单反相机的游客正好是个摄影爱好者,又是淮门电视台的业余通讯员,他觉得抓拍的照片非常适合做新闻,而且是妥妥的正能量,于是给相熟的记者殷素素打了电话。

    殷素素正愁抓不到高质量的新闻整天挨主任骂呢,通讯员一个电话救了她,当即带着摄影师赶到游乐园,正好溺水儿童的家长也到了,先将孩子一通痛骂,然后感谢管理人员救命之恩。

    “救你儿子的人已经走了。”热心群众们七嘴八舌道。

    殷素素看到了单反里的照片,那张跳水的英姿简直绝了,再翻看其他照片,其中有一张做心肺复苏时的正脸,殷素素惊了:“这不是上次那个救人的高考学生么?”

    回到台里,殷素素把素材向主任汇报了一下,主任当即拍板:“就是这个了!今晚新闻节目就上,寻找最帅少年。”

    晚间七点半到八点的淮门新闻中临时加入了一档寻人启事,标题是《寻找最帅少年》,副标题是你救人的样子真帅,发动全城市民寻找见义勇为者。

    当然这只是故意搞的卖点,因为救人者是谁殷素素很清楚,淮门新闻只是做个铺垫,下一步要做正版节目来弘扬正能量哩。

    傅平安还不知道自己上了电视新闻,他和小辉早已回到普罗旺斯花园的家里,茜姐打电话来说矿上有点事,晚上不回来了,还问傅平安为什么手机打不通。

    “手机没电了,小辉挺好的,来和妈妈说话。”傅平安知道茜姐担心儿子,赶紧让母子通话,小辉很乖,没把傅平安救人的事儿告诉妈妈,但是却揭穿了哥哥的谎言,说哥哥手机不是没电,而是进水泡坏了。

    茜姐很纳闷,傅平安这孩子一贯很稳当的,怎么可能手机进水,再问儿子,小辉瞒不住了,只好说哥哥跳河里救人了。

    “把电话给哥哥。”茜姐说。

    傅平安接了电话,茜姐告诉他手机坏了没关系,我卧室右边床头柜下面的抽屉里还有几个旧手机,你拿一个出来用就行,千万别乱花钱。

    两人认识 虽然不过半年,但陈茜已经对这个年轻人相当了解,他肯定会悄悄买个新手机顶上,还不让自己发现,所以茜姐提前掐死这个念头。

    傅平安是个厚道人,但并不是轴人,既然茜姐说不必赔,那就不用花冤枉钱,他放下电话,去茜姐的卧室找旧手机,平时他很注意,虽然门没锁,但是从没踏入过茜姐的卧室,因为那是闺房,是有隐私的地方。

    现在奉旨进门,自然毫无顾忌,推开卧室的门,一股香风袭来,辨不清是什么香,也许是女人香吧,少年的脑袋被异性的荷尔蒙熏得迷醉了,找错了床头柜,把左边的床头柜打开了,里面摆着几根粉红色的东西,把他吓了一跳。

    这东西傅平安当然认识,小时候跟爸爸去旅游,火车站周边的小店里卖的都是这玩意,看了让人耳热心跳,没想到茜姐居然用这个。

    他不敢多看,赶紧关上抽屉,打开右边的床头柜抽屉,里面果然摆着八个旧手机,从早期的爱立信T29、诺基亚8850到后期的索爱、HTC、黑莓、三星,流行款式品牌样样俱全,说是旧手机,其实成色都很新,估计茜姐一年要换一次手机,傅平安挑了一个蓝色的黑莓手机,把报废手机的SIM卡换进去,齐活。

    忽然床头柜上摆着的一个小镜框引起他的注意,镜框里是一张老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梳着双马尾,白衣飘飘,背景是淮门师范大学的校门,原来茜姐竟然是淮门师大毕业的。

    与此同时,殷素素已经带着摄影师来到和平小区五号楼采访救人的英雄,她是辗转从二中教务处拿到的地址,却扑了个空,傅冬梅说儿子不在家,高考落榜以后就打工去了。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少年的英姿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