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东生的奇遇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东生的奇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女的英语一听就不是中国老师教出来的,要么是国际学校的学生,要么是海归的高中生,傅平安不喜欢这种当着别人面说外语或者方言的举动,但是少女应该没有恶意,他也就装作没听懂。

    傅平安不知道之前的剧情,母女俩半路扎了胎,好不容易就近找到一家修车厂,远远看进来,只看到一个满背文龙刺虎的家伙在干活,还以为是一家黑店,她们是怀着被狠宰一刀的心情进来的,没想到居然一分钱不要,可见纹身的并不一定是坏人。

    那母亲也用英语对女儿说:“一个认真工作的人,不太可能是坏人。”

    女儿耸耸肩,不置可否。

    “谢谢你,小兄弟。”熟女伸出手来,要和傅平安握手,傅平安看看自己满是油污的手,摆摆手说算了,赶紧走吧,小心回头堵车。

    母女俩上了车,开始倒车,女儿忽然探出头来说了一句:“好人一生平安。”

    傅平安微笑招手告别,这段小插曲让今天的生活增添一丝亮色。

    他继续拆车,把整个后座拆下来重新填充海绵,蒙上皮套,正操作着,忽然两个红皮本子落出来,封皮上印着金色的国徽,竟然是房产证和土地证,打开查看,这还不是普通民宅的房证,而是一座大厦的房证,近江中银大厦,所有权人是嘉德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近江中银大厦,不就是纪倩倩和潘晓阳上班的地方么,那座大厦的名字虽然叫中银大厦,但是里面并没有中国银行,底层是二三层是淮江银行的营业和办公场所,上面全是写字楼。

    房产证和土地证为何藏在车的后座里,中银大厦、嘉德资产、以及这辆车的主人,也就是凶宅的原主人,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傅平安搞不清楚,他将两个证件收好,看看天色已晚,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汽修厂在郊区,傅平安是坐公交车来的,回去的路上却等不到车了,而且堵车严重,国庆长假人们都驾车出游,现在是返程时间段,回程的车流全被堵在收费站外,开车反倒不如步行快。

    傅平安迈开大步,健步如飞,走着走着,拥堵的车流终于疏通了,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可惜这条路上不可能有出租车,他加快脚步,走向一公里外的下一个公交站点。

    忽然一辆车在身旁停下,正是那辆红色捷豹,轮胎已经补好,少女探出头来:“师傅,去哪儿?”

    “谢谢了,可能不顺路。”傅平安道。

    “总归是回市区,上车吧。”少女说。

    一片好意,傅平安不想辜负,便上了车,他已经换了衣服,洗了手,但身上依然一股机油味,坐在散发着淡淡香水味的豪车里,略有拘束。

    “谢谢啦,把我拉到有公交车的地方就行。”

    “投我之木桃,报之以琼瑶,互相帮助,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少女说,“我叫杨伊,开车的是我妈咪,你呢?”

    “我叫傅平安,你们是从美国回来的么?”傅平安随口道。

    “是的,我们刚回来,你去过美国么?”

    “我没去过美国,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美国。”傅平安想起在岛上的日子,他翻来覆去看的那几部英文电影,口语基础就是那时候打下的。

    “有机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你会有收获的。”少女显然把他当成了半文盲状态的汽修厂小工,如果在以前,傅平安一定会把英语俄语飙出来显摆,可是今天的他没那么幼稚,他也犯不上在一个小姑娘面前争面子。

    因为,一个真正牛逼的人才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你是黑社会么?”杨伊好像是个话痨,歪着头看傅平安。

    “何以见得?”傅平安笑了,他觉得自己的气质不该受到纹身的拖累。

    “只有日本的雅库扎才有这样的纹身,很酷。”少女的眼睛亮闪闪的,似乎对黑社会并不害怕,反而充满好奇。

    “我不是黑社会,我身上的纹身是为了遮盖烧伤。”傅平安简单作答,看看公交站点快到了,便下了车,说声再见。

    ……

    北京,范东生从火车上下来,跑到李澍所在大学附近的小旅馆开了个房间,今年国庆长假,他们都不回淮门老家,但范东生并没有告诉李澍自己会来,他要给女朋友一个惊喜,之前两人闹别扭吵架,都拉不下脸先说话,东生索性直接跑来,准备晚上一顿啪啪啪搞定。

    可是找到李澍宿舍,却见不到人,有留在宿舍的同学告诉他,李澍和别人一起旅游去了,东生是刑侦专业的警校生,他想查什么事儿,就没有办不成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事儿不简单,于是托了人查李澍买车票和住宿的记录,这一查不要紧,天崩地裂,李澍的同行者和同住者是个男的,看身份证年龄应该是大学里的学长,两人这会儿正在承德玩呢。

    东生当时就傻了,蹲在地上抽了半包烟,他拿出手机,几次三番想质问李澍,终究还是没拨出去,异地恋太痛苦了,自己脾气又不好,钢铁直男不会哄人,算了算了,一腔真情都喂狗了。

    范东生失魂落魄的坐火车回了近江,到站已经是夜里,他没回学校,找了个酒吧痛饮,他喝得极多,酩酊大醉,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一模身上,光溜溜的连内裤都被脱了,身边没人,浴室里传来淋浴的声音。

    他头疼欲裂,想不起昨夜的事情,可是看床底下丢着的一团团面巾纸,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片刻后,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从浴室里出来,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小巧玲珑,仪态万方,一头湿漉漉的黑发,尖下巴,大眼睛眨巴眨巴,魅惑如狐狸。

    “弟弟,你醒了。”女人的声音很柔媚,带南方口音。

    “有烟么?”范东生心里直打鼓,搞不清底细,只能故作沉稳。

    女人拿出一包大卫杜夫,爬上床来,将烟塞在范东生嘴里,用一个镀金的都彭打火机帮他点燃。

    范东生深深吸了一口:“我衣服呢?”

    女人咯咯笑了:“在洗衣机里,太脏了,我帮你洗了。”

    范东生的眼睛看到了女人浴袍下面不该看到的东西,两只大白兔,他咽一口唾沫,喉头在耸动,女人又笑了:“怎么,昨晚上没够啊,真是个铁金刚,一夜七次郎。”

    昨晚上喝大了,猪八戒吃人参果,啥滋味都没品出来,怎么办,范东生一时间有些犹豫,这个女人如此风骚,怕不是个鸡吧,或者是仙人跳啥的?自己干了她,会不会对不起李澍?

    女人把他嘴里的香烟拿出来,叼在自己嘴里,这个性感的动作一下碰触到范东生的神经,李澍既然背着自己和男生开房,那自己也就没必要忠于爱情了,管他是啥人呢,先办了再说。

    范东生一个饿虎扑食,女人娇笑起来,不大工夫,笑声就变成了娇喘。

    四十分钟后,范东生终于缴枪,又点了一支事后烟,靠在床头休息,女人如同猫一般蜷缩在他怀里。

    “妈的,你到底是谁?我又是怎么到这儿的?”范东生问道。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女人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那昨天你说的那些话,是不是都不算数了。”

    “我他妈说啥了?”范东生骂道,在女人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昨晚上,在迪迪酒吧,你为了保护人家,和一群人打,打完了拉着我就跑,英雄救美,我好崇拜你。”女人娇滴滴道。

    范东生渐渐想起来一些事,昨晚他到酒吧买醉,是和别人起了冲突,好像记得用酒瓶子把一个人的脑袋给开瓢了,不是啤酒瓶,是方形的威士忌瓶,搞不好把人给打死了也有可能。

    “你身上背着事儿。”女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冷飕飕的,“见了警察跟见了鬼一样。”

    范东生冷冷看过来:“对,我杀过人,你举报去吧”

    “嘻嘻,毛都没长齐还杀人呢,二十岁的小嫩草,姐姐喜欢。”女人欢天喜地,光着屁股爬起来。

    “你去哪儿?”范东生问。

    “给你做早饭。”

    女人进了厨房,范东生爬起来观察情况,这儿位于某个高档小区,楼层不高,卧室衣柜里全是女人的衣服,应该没有男人合住,东西摆放的乱七八糟,看不到电脑、书籍,这女人应该不是上班族,而是一个普通的失足,不,应该是个高级失足。

    范东生的经验并不丰富,只和李澍做过,李澍的床上功夫和这个女人简直是天壤之别,驾校新手学员和A1驾照老司机之间的差距。

    他继续观察这房子,两室一厅,另一间屋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瑜伽垫,走到厨房,女人正在煎蛋,依然没穿衣服,裸着套了个围裙,范东生忍不住,又站着在后面来了一发,万事女人又去洗澡,这时候洗衣机停了,这台洗衣机是带烘干功能的,拿出来就能穿,范东生想了想,套上衣服,把钱包里所有的现金取出来放在床头,拎着鞋悄悄出门,在门口穿上鞋,飞速下楼。

    东生出了单元门,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忽然头顶传来喊声:“哎,你怎么走了?”

    回头,是女人在楼上窗口。

    “我搬砖去。”范东生心虚的答道。

    “别搬了,姐养你。”女人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九十七章 东生的奇遇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东生的奇遇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