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十八章 初入江湖

第十八章 初入江湖

    《寻找傅平安》节目的播出,并没有给主角带来任何实际的好处,想象中的大学特招,好人慷慨解囊统统都没有出现,倒是高三五班的QQ群里引发热议,现在这个群已经改名叫“永远的高三五班-淮门二中2008届”,在群里密集的表情轰炸中,孔确也发了一个,表示对傅平安的肯定,这大概是唯一的收获了。

    流火的七月,对于本届高三毕业生来说,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来到,高校陆续发出录取通知书,各种和录取通知书相关的新闻满天飞,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今年的高考状元,文理科状元依然都出自一中,理科状元是个看起来有些木讷的男生,被清华大学录取,文科状元是个女生,考了七百二十分,超过江东省一本录取分数线一百六十分,拿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傅平安在网上看到了她的照片,一眼就认出她是住在六号楼的三叶草女生。

    原来她叫谷清华,穿着一中校服,宛如清水芙蓉,傅平安为自己早就认识高考状元而自豪,那些备战高考的日日夜夜,十一点熄灯,晨跑的邂逅,两座楼之间的灯语,村上春树的名言鼓励,往事历历在目,多么浪漫的故事,可是结局却不够完美,人家考上北大,自己却落榜在家,这落差也太大了些,想想就有些自卑。

    在班级群里他还看到了更多人的去处,孔确保送上了淮门师范大学中文系,这有些出乎预料,傅平安觉得孔确就算保送也应该上一所211、985大学,而淮门师大只是双非一本而已,不过转念一想,以孔叔叔的能耐和远见,这一步棋必定走的深奥绝妙,许是后续的硕士博士都安排妥了也未可知呢。

    死党沈凯也被师大录取了,不过他是体育系,和李根一样,以后他俩就是同学了,至于孙杰宝,一直在群里没发声,听说他被近江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了。

    沐兰上的也是近江的大学,她成绩一直不怎么样,这次是超常发挥,考上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总算是有个学上,其他同学也都半斤八两,这年头大学扩招凶猛,给钱就能上,各种三本,中专升级的职业技术学院应有尽有,至于学历含金量就见仁见智了。

    或许是升学的喜悦化解了恨意,沐兰在QQ上回复了傅平安,说自己搬家了,和妈妈一起搬到近江去住了,学费已经有着落了,所以那五万块钱的欠账不必急着还,这事儿我听沈凯说了,不怪你,是孙杰宝携款潜逃,不过听说他家出事了,他爸破产,房子都卖了。

    傅平安如释重负,钱他肯定会还给沐兰,但也会找孙杰宝讨回这笔账,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家里再遇到难事,不吱声就拿大家的钱是不对的,不过孙杰宝至少不是见财起意背叛兄弟,而是家里确实遇到难事了,让他郁结在心口的一口气消散了大半。

    他和沐兰聊了几句,调侃了自己上电视的糗事,问了沐兰要上的大学名字,默默记在心里,那学校叫做淮江城市学院,是前年才成立的民办三本,坐落在近江北岸新区大学城。

    ……

    暑假还在继续,傅平安驶出浑身解数教导小辉,把一个大男孩掌握的玩耍和学习的技术倾囊相授,教他游泳、打乒乓球、钓鱼、下棋、骑车,监督他学习功课,补上了一年级的欠账,至于电脑游戏更不用说,现在小辉已经是甩狙高手,在CS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八月初,茜姐用一年级的期末考试题测验了一下儿子,成绩非常喜人,语文数学都从零提高到八十多分,虽然字还是写的歪歪扭扭,但确实进步巨大。茜姐投桃报李,带着傅平安和小辉出去玩,开车来到郊外一段没完工的空旷路段上,茜姐下了车说:“平安,你来开。”

    傅平安愣了:“我不会啊。”

    陈茜说:“我听小辉说你赛车开的可不赖,回回都是冠军呢。”

    傅平安哭笑不得:“那是游戏,又不是真车。”他有几次带小辉去游乐城玩模拟赛车游戏,确实每次都能跑成冠军,但是真车连方向盘都没摸过,不过话说回来,哪个年轻人不对机械充满兴趣啊,如果不是没考上大学,暑期他就去学车了。

    陈茜把他推上驾驶位,上了副驾驶位置:“不会就学,姐教你。”

    傅平安坐在悍马的驾驶位上,心想着这可是一百多万的豪车啊,施瓦辛格就开这种车,豪情壮志油然而生,他无师自通的调整座位,系上安全带,整装待发。

    “右脚下是油门,宽的那个是刹车,这是自动挡没有离合器,踩住刹车,挂前进挡,松刹车走人……”傅平安在茜姐的教导下顺利的将车开起来,在空荡荡的大路上蹒跚学步。

    “开快点没事。”茜姐鼓励他。

    傅平安多年玩游戏的经验对于学车还是有些帮助的,尤其对于距离感和速度的感知,男孩子天生对机械上手快,他在这段路上开了两趟,自我感觉已经人车合一,练习倒车的时候证明他的悟性确实不错,无论是倒车入库还是侧位停车都是一次过。

    茜姐说,悍马比驾校的车宽四十厘米,你把悍马练熟了,一般的小车很容易上手。

    傅平安一点就透,茜姐安排自己学车,这是要给自己新工作啊。他立刻表示,明天就去驾校报班。

    “咱自己有驾校,你教考试费就行,再给教练买几包烟,学会了就能考,这个月就能拿驾照。”茜姐果然有路子,她当场就给驾校那边打了电话,让他们安插一个学员下周参加考试。

    学开车实在没什么难度,傅平安花了一下午时间就称得上优秀学员了,茜姐给了他两天假期,去驾校报名参加理论考试,一百道题,九十分及格,傅平安提前看了一晚上就考出了满分,

    科目二稍微难了点,关键在于考试的车是手动挡,而且驾校的车多是破烂不堪的旧车,挂挡艰难,很多人卡在这一关,这难不倒傅平安,他不但没觉得难,反而认为手挡车是充满了机械的乐趣哩,驾校老师只教了他一天,就说这孩子可以去考试了,准过。

    有茜姐打招呼,傅平安只交了二百考试费就拿到了驾照,他拿到驾照的日子,也是国家的大喜日子,第二十九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召开,当晚洛可可酒吧爆满,酒吧的舞池中央摆了巨大的投影幕布,放映奥运会开幕式。

    傅平安也在这儿,今天小辉有保姆带,茜姐叫他到酒吧来帮忙,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 茜姐即将重用自己。

    酒吧里很吵闹,茜姐把傅平安叫到后面的小办公室里,说你车练的怎么样了,听说驾照拿到了?

    傅平安说拿到了,C1驾照。

    茜姐将一把车钥匙丢过来:“老三最近有点事不能上班,你帮我开车吧。”

    这是悍马车的钥匙,傅平安一阵激动,老三就是秃子,确实有些日子没见他了,或许被茜姐派到别处担任更重要的工作去了吧,这些细枝末节无所谓了,重要的自己获得了如此显赫的位置,帮大姐大开车,岂不等同于高级助理或者贴身保镖,以后的发展必将是鹏程万里。

    傅平安觉得应该表一下忠心,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被茜姐赶出去了:“好了,出去玩吧,今天开幕式,可以喝点酒,以后白天尽量别碰酒。”

    “谢谢茜姐。”傅平安觉得不需要说那些虚的,还是工作上见真章吧,他将悍马钥匙装在裤兜里,如同背上步枪的士兵,雄赳赳的出了办公室,走进酒吧的纸醉金迷中,来到吧台前,打个响指,说一声啤酒。

    吧台里的酒保是老熟人了,他拿了一瓶三百毫升装的小瓶Heineken开了盖子顺着吧台一推,酒瓶在光滑的吧台上滑行了一段距离,正好落在傅平安手中,仰脖抿一口啤酒,他还没喝过这么高级的进口啤酒,但是一定要装出经常喝的样子,眉头微皱,望着红男绿女,心如止水,这一刻傅平安觉得美妙极了,自己不再是学生,而是大人了,不但走上社会,还踏入了江湖。

    酒保凑了过来,这会儿他不太忙,想找个人闲聊,新来的傅平安就是最好的对象。

    “怎么样伙计?”酒保拿出烟来。

    傅平安也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事,也许只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吧,于是深沉的回答道:“还行吧,就那样。”接了酒保的烟,摸出打火机先帮对方点燃,再给自己点上,这是江湖上的礼数,范东以前说过各种点烟的规矩,包括敬烟时过滤嘴的朝向,先给谁后给谁,点火的顺序和礼仪等,傅平安记得囫囵半片,好歹也能装个样子。

    酒保叫王俊,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油头粉面,衬衣马甲,调的一手好鸡尾酒,据说人很花,酒吧里几个女服务员都被他搞过,和文艺作品中一样,每个酒保都是消息灵通人士,傅平安随口问了一句三哥最近怎么没出现,王俊就滔滔不绝说开了。

    “三哥进去了,刑事拘留,这回保不齐要判。”王俊趴在柜台上,眼神迷离,望着远处的投影屏幕,张艺谋执导的大型团体操壮观雄浑,彰显着中华盛世,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讨论着江湖事,让傅平安有一种江湖就在自己掌握之中的错觉。

    “什么事进去的?”他问。

    “还能什么事,江湖事。”王俊说,“他这一进去,淮门四虎就只有老四在外面了。”

    傅平安觉得自己需要恶补一下知识了,虚心请教:“淮门四虎是哪四虎?”

    王俊说:“这个你都不知道啊,淮门四虎当年称霸全城,老大赵光辉,判了十年徒刑,还在里面熬着呢;老二崔勇,江湖人称下山虎,零三年枪毙的;老三刘明起,外号是东北虎,就是秃子了,这不也进去了,就剩下老四笑面虎张彦军了。”

    傅平安说:“老大赵光辉,就是茜姐的男人么。”

    王俊说:“对了,就是他。”

    傅平安感慨道:“这多么年来,茜姐替赵老板守住这份家业不容易啊。”

    王俊笑了:“错,赵老板当年出事之后,所有的财产要么充公,要么被债主拿走,就没剩下一分钱,茜姐今天的地位和身家,都是她自己打拼出来的。”

    傅平安肃然起敬,想起一件事:“对了,赵光辉人称什么虎?”

    王俊拿起一方白帕擦拭着酒杯,头也不抬地说道:“霹雳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十八章 初入江湖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初入江湖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