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八十章 蓝旗鱼的士高

第一百八十章 蓝旗鱼的士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当然不会退学,他只是在讽刺对方,从副书记的回答也能听出来,系里是真不想再要这个学生了,什么精神疾病,什么网上舆论,都是借题发挥而已。

    如果是四年前的傅平安,一定会吓得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甚至苦苦哀求,但今天的傅平安不会屈膝,他没做错什么,就算做错,也愿打愿罚,别说休学了,就是枪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本事大的人脾气就大,他还年轻,年轻必然气盛,说着说着火气就上来了。

    “江东大学不是谁的私产,我是以全省第一高分考进来的,不是走后门混进来的,想赶走我可以,我触犯了哪一条哪一款,你们拿出红头文件,我立刻退学走人。”

    这话说的软中带硬,有礼有节,如果是一般学生这样说话,副书记早就竖起眉毛训斥了,但傅平安恶名远扬,动不动出手打人,副书记一句硬话都不敢说,也不敢擅作决定,推说系里再讨论讨论吧,就打发傅平安回去了。

    校园是一个小社会,但毕竟是斯文人聚集的地方,校长书记系主任,都有教授学衔,搞起斗争来也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碰到傅平安这种强横的退伍兵大学生,副书记还真没辙。

    上报到系里,系主任拍了桌子:“丘八作风!”不过翻遍各种规章制度,确实没法将起撵走,而且撵走他还要冒着被报复的风险,这个报复不但有来自傅平安私人的,还有来自元老派的。

    但是不惩治一下傅平安,系领导就浑身不得劲,这也是江大校领导们的意思,只是校领导们不愿意脏了自己的手,只授意,不亲自下场,系主任如果办不好这件事,也领导面前也挺失分的。

    大学里官僚作风严重,这件事暂时压了下来,但是风言风语传了出来,傅平安要倒霉了,要被学校开除了,最低也是个留校察看。

    傅平安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但刘康乾也认为这是自己的赫赫战果,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自己依然获胜,胜利的感觉太美好了,正在他窃喜之际,又有一条好消息传来。

    好消息是晚上全家聚餐的时候,小姑父王建宣布的, 他特地带了一瓶茅台酒过来,说要宣布一件事,大喜事。

    今天人来的很全,家里坐不开,刘文襄全家来到饭店用餐,大包间装潢奢华,大桌子能坐得下二十个人,大伯母和刘婕妤来了,小姑父一家人来了,刘风正也从美国回来了,除了大姑家没有代表,老刘家可谓全体出动。

    熊茹说:“是不是我的工作有着落了?”

    王建说:“有眉目了,但还没有落实,大嫂您再等等,这件事和您关系不是特别大。”

    刘风正眉毛一扬:“是不是我的项目找好了?”

    王建说:“我帮你留意着呢,不急,有钱还怕投不出去么?”

    刘凤萍不耐烦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买那么多关子干嘛。”

    王建说:“好好好,我说,这件事是关于康康的,大家知道,江大是有公费交换生名额的,能摊上名额的学生,那都是特别优秀,而且家庭背景都不差的,以我和贾处长的关系,还能不帮康康搞一个名额么,交换大学是美国的康奈尔大学,一年期。”

    刘婕妤鼓掌道:“太好了,恭喜康康,喝什么茅台啊,开香槟。”

    奶奶王永芳也拍着巴掌,欣喜万分:“康康又要留学了,这次是美国,哎呀好事归好事,奶奶不舍得啊。”

    王建说:“妈,交换生就一年,一眨眼康康就回来了。”

    刘康乾心潮澎湃,康奈尔大学世界排名前二十以内,比江大的地位高多了,能有一年在康奈尔做交换生的资历,对于以后的求学乃至找工作,都是极其有利的。

    刘风正皱起眉头:“康康,你要考虑清楚,做交换生的话,有利有弊,如果将来你想继续在欧美求学,上到博士的话,交换生项目对你是有好处的,康奈尔大学是常青藤名校,胡适梁思成林徽因都曾在那里学习和生活过,有这一段经历对你的整个人生是有帮助的,但如果你想在国内考研,考公,那么这一年时间基本上是白费了。”

    父亲的话忠言逆耳,刘康乾陷入迷茫,他一时间无法做出决定。

    “不急,考虑清楚再说。”王建打开了茅台酒,“无论如何是大好事,咱们先庆祝庆祝。”

    ……

    傅平安没闲着,他才不会坐以待毙,他是军人,被攻击了一定要打回去,既然战场是在网络上,那么就在网络上打赢敌人,他不是孤军奋战,他有一位强力外援,就是欠了他一份大人情的高岩。

    傍晚,傅平安约高岩在上次喝酒的鸡公煲重聚,老板一看熟客来了,上前招呼,傅平安说拿两瓶酒,老板回身从货架上拿了两瓶二锅头,就听两位客人异口同声道:“两瓶啤酒。”

    两瓶啤酒还是给傅平安一个人喝的,高岩开摩托,而且身上带枪,不能喝酒,以茶代酒喝了两杯,傅平安提出让高岩帮自己找一个人,高岩看了手机上的照片,说行吧,吃完饭我就安排。

    两人用半小时就吃完了饭,老板眼睛都瞪大了,要知道上回这俩货可是喝了六七个小时一直到半夜喝得烂醉才走啊,怎么今天转性了。

    傅平安付了账,坐着高岩的摩托车来到一个地方,高岩是刑警,刑警都会有几个线人,对道上的人和最近发生的事了如指掌,这位线人是个开按摩房的中年地痞,剃了个大光头,穿一身阿迪达斯运动服,他看了照片说:“这不小北么,顾北,我老邻居了。”

    高岩说:“哪儿能找到他?”

    线人看了看傅平安:“你同事?哪个分局的?”

    高岩说:“少废话,别扯其他的。”

    线人说:“这小子神出鬼没的, 我也不知道他住哪儿。”

    高岩点点头,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人民路和建国路交叉口,往西二百米的巷子里,亮红灯的,叫三温暖发廊,涉嫌卖淫嫖娼……”

    线人立刻服软:“我想起来了,他在蓝旗鱼的士高干活,好像是看场子。”

    高岩摸出二百块钱塞给他,转身走了,线人在背后招呼:“有空来玩啊,给你安排个嫩的。”

    高岩头也不回,向后面比出一个中指。

    时间尚早,迪厅还没开张,既然有了姓名就好找人了,高岩打电话给同事查到顾北的家庭住址,直接上家里去堵人,线人说的没错,顾北就住在人民路上的醒狮小区,顶楼的605室,这只是个流氓混混,用不着大张旗鼓,两人敲了半天门,是个老太太开的门,自称是小北的外婆,外孙子不在家,出去上班了。

    “你们是小北的朋友吧,进来坐。”老太太说。高岩冲里面瞅了瞅,房间逼仄狭窄,一览无遗,顾北确实不在屋里。

    傅平安也发现顾北的家比自己家还穷,堪称家徒四壁,怪不得这小子戾气这么足。

    “外婆,我欠小北一些钱,您帮着收下吧,我还有事就不坐了。”傅平安摸出五百元钱,塞给老太太,向高岩使了个眼色,两人告辞离开。

    下了楼,高岩点了一支烟:“你这个性格,不能当警察,你要是在基层派出所干,每个月的工资都不给你积德行善的。”

    傅平安说:“我不是没在派出所上班么,看见了就不能装看不见。”

    高岩戴上摩托头盔:“走,蓝旗鱼的士高。”

    这家迪厅是新开张的,两人来得早,客人还不多,一眼就看到顾北在台上打碟,原来这小子并不是看场子的,而是个DJ哩。

    高岩大喊一声:“顾北!”

    顾北抬眼一眼,撒腿就跑,跑出去没几步,被从另一个方向包抄过去的傅平安一脚踹倒,迪厅看场子的保安过来干涉,高岩亮出证件,他们便不再过问。

    两人将顾北带到迪厅外面的巷子里,问他是受了谁的指使诬告傅平安的,顾北一言不发。

    “不老实是吧。”高岩一拳勾在他腹部,疼的他佝偻着身子,龇牙咧嘴,但很快就站直了,依旧是一言不发。

    “抗打是吧!”高岩抽出甩棍抖开,朝着他后腰就要抽过去,被傅平安按住了肩膀。

    “顾北,出来混就得守规矩,报警算哪门子事儿,有种你打回来,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傅平安说。

    顾北冷笑:“你带着条子来找我,还让我和你打,我他妈又不傻。”

    高岩一耳光抽过去,顾北鼻子又冒血了,他伸手摸了摸,舔了舔指尖的血,坦然道:“继续,哼一声都算我孬种。”

    这么硬气的小混混倒是少见,高岩伸手掏铐子,傅平安摇摇头,说:“我来。”

    “顾北,你不用管他,我知道你不服,咱俩单挑一把,就咱俩。”

    顾北抬眼看了看他,眼中闪着狼一样的寒光。

    “你说的,他不许插手,打成啥样也不能抓我。”顾北说。

    “没错。”傅平安话音未落,顾北一头扎了过来,他打架完全没有章法,属于街头斗殴的路数,而且如同橡皮人一般超级耐打,傅平安长期保持锻炼,身体素质极好,但是扭打在一起后根本发挥不出优势,两人滚在一处,互相厮打,如同两个乡下老娘们。

    高岩看的辣眼睛,索性站到远处去,傅平安终于找到机会抽身,保持距离远程打击,他没下死手,拼的是体力,打架是极其耗费力量的事情,很快顾北就撑不住了,气喘吁吁,坐地不起,傅平安依旧体力旺盛,步伐轻快。

    “不打了。”顾北说。

    “服了么?”傅平安问他。

    “我不服!”顾北振振有词,“我爱国有错么,开日本车的都不是中国人!都是卖国贼,你知不知道,我们每买一辆日本车,等于捐给日本人一发炮弹的钱,将来中日开战,这些炮弹是要打在解放军身上的,网上那么多骂我的,骂的还那么难听,我不服!”

    傅平安苦笑,网上骂自己和骂顾北的差不多,或许根本就是一帮人,比如范建,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倾向,一会儿骂五毛,一会儿骂五美分,反正骂就多了,不管骂的是谁,倾泻自己的怒火和戾气就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八十章 蓝旗鱼的士高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章 蓝旗鱼的士高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