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十章 一场战役

第二十章 一场战役

    一路之上,陈茜都在移动办公,她把一个微型的东芝笔记本电脑打开放在悍马车的扶手箱上,戴着蓝牙耳机一个接一个的打电话,傅平安想听不到都不行,满耳朵都是铝矾土、预培阳极、电解铝产量、几内亚印尼铝土到岸干吨价格和期货走势这些字眼,茜姐打电话用的语言也在不停变化,有时是标准的普通话,有时夹杂着几句上海话,有时候用英语,她的口语水平并不好,但是说的流利,词汇量很大,令傅平安叹为观止。

    本以为茜姐只是个混社会的大姐头,没想到人家是真正的高端商务人士,趁着一个电话的空隙,傅平安问道:“茜姐,咱开矿也用得着关注这么多方面啊?”

    陈茜说:“当然了,做任何生意,都要了解产业链上下游的情况,中国的电解铝产能过剩,耗能高,污染大,国产铝土品质不高,进口铝土价格节节攀升,国际铝价却在下跌,咱们家的铝矾土,品质不高,产量也不大,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如果不精打细算,及时调整策略,只顾着盲目生产,必将在市场上碰的头破血流。”

    傅平安由衷道:“茜姐真厉害,你大学专业学什么的?”

    陈茜说:“我是师大中文系毕业的,这些都是后来自己摸索的,没办法啊,没人教你,没人带你,每个人都把你当成猎物,虎视眈眈,垂涎欲滴,不强大,只能死,我是被逼着变成女强人的啊。”

    傅平安不禁想起卧室里那张照片,白衣飘飘,小鸟依人,当年的陈茜和现在的陈茜简直判若两人,是命运和一个女人变得如此强大,茜姐是独自穿过暴风雨的人,她不再是以前的她,那么自己正在经历的事情算得上暴风雨么,他不敢确定。

    道路一马平川,傅平安把速度提到一百二十公里,只比预定时间迟了十分钟抵达铝土矿,这是一个小规模的铝矾土矿,远离城镇,位于山区荒野中,本来有一条水泥路,已经被重载的卡车压得坑坑洼洼,支离破碎,这种路还非得四驱越野车才能胜任,傅平安似乎明白了茜姐为什么要选择悍马了,可能并非他原先认为的那样。

    越接近矿门口,道路越难走,外面的车进不去,矿上的车出不来,全被堵在路上,光辉矿业的大门口停着一辆农用三轮车,车厢里白布下隐隐有个人形,斑斑血迹渗出,触目惊心,周围是一圈披麻戴孝的当地老百姓,十几个白色花圈错落有致的摆放着,一条白布横幅挡住大门,上面是八个黑字:血债血偿,还我亲人!

    傅平安的心在颤抖,这一幕太悲惨了,一瞬间他想到了矿难和支离破碎的家庭,失去支柱的妻儿老小,不知道茜姐会如何处理这个棘手的麻烦,是温情抚恤还是冷血弹压,他拭目以待。

    让傅平安想到弹压这个词的不仅是光辉矿业大门内严阵以待的保安,白头盔和有机玻璃盾牌表明矿上经常遭遇暴力事件,还有陆续赶到的江M车牌的私家车,这都是陈茜一路上电话招来的支援力量,淮门的江湖好汉们。

    大门进不去,悍马车只能停在附近,陈茜带着傅平安穿过大门的封锁线进入光辉矿业,那些哭丧的苦主们只是阻拦运输车辆进出,并不阻挠人员来往,傅平安看到门口的保安队,觉得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这时前来迎接的矿长向陈茜抱怨道:“要不是及时派人拦着,灵堂就摆在咱们办公室里了。”

    “怎么回事搞清楚了么?”陈茜问。

    “是车队撞死的一个人,本来和矿上无关,可是这些老乡找不到肇事车辆,就来矿上堵门,要赔偿,要说法……”矿长一路讲解着情况,将陈茜迎进办公室。

    办公室里已经坐了一帮老爷们,烟雾缭绕的,每个人手上都夹着烟,见陈茜进来纷纷站起来打招呼,喊什么的都有,年纪大点的喊老板,年纪轻的喊茜姐,陈茜说都坐吧,自己也坐在会议桌上首,傅平安很自觉的拿茜姐的保温杯去饮水机处接了温水放在她面前,站在后方听大家开会。

    几分钟后,傅平安就对事件有了大体了解,光辉矿业和附近一个村子早有龃龉,这次事件不过是矛盾积累到临界点的一个总爆发,导火索就是一位老人的死亡,但是事实真相难以查明,公路上没有摄像头,不知道是哪辆车撞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条路上来往通行的只有拉铝矾土的货车,所以村民就赖上矿场了,不给钱就堵大门,让你们无法经营。

    矿场地处偏僻,一个派出所七八个人,管十几个自然村上万人口,乡下宗族社会,法律意识淡薄,指望警察来主持公道是不现实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损失也在增加,十二辆满载的货车运不出去,几十辆空载的货车开不进来,堵上十天半个月,矿场就得倒闭,这些乡民就是瞄准了这一点才抬尸堵门相要挟。

    “他们要多少钱?”陈茜问。

    “开价一百个,估计最低能还到三十个,前年这边一个车祸案子最后赔的就是三十万。”一个人回答。

    傅平安听说过类似的故事,撞死一个人赔的钱和死者的年龄工作收入有关,如果是退休年纪的农村老人,赔的就少,如果是正当年的城市中青年,赔的就高,正所谓同命不同价,有时候人命也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陈茜说:“我去和他们谈谈。”

    矿长说:“不合适吧,要不叫他们领头的进来谈。”

    “不,我出去谈。”陈茜说,“平安,回车上把我的鞋拿来。”

    傅平安颠颠的回到悍马车,将一个长条鞋盒子抱下来,经过大门的时候看到那些乡民,貌似淳朴憨厚,只是脸上看不到悲伤,反而是附近游荡的援兵们看起来不像是善茬。

    回到办公室,陈茜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干练的黑衣黑裤,打开鞋盒子,是一双高跟靴子,蹬上之后,身高增加十厘米,比傅平安还高些,气势威风自然就出来了。

    一群人前呼后拥的跟着陈茜来到大门口和乡民谈判,对方见矿场的老板现身,一窝蜂的围上来,群情激奋,看他们脸红脖子粗的样子似乎想动手,从淮门拉过来的援军也都围上来,双方摩拳擦掌,一场械斗即将爆发。

    “你们出一个人说,我是光辉矿业的董事长,和我谈!”陈茜霸气的女高音响起,乡民们安静下来,推举一个穿着迷彩裤子的中年男人作为代表,他耳朵上夹着烟,大红脸膛,别人都披麻戴孝,就他连个孝都不带,一张嘴哑喉咙破嗓,颐指气使。

    “俺村的人被你们矿上的车撞死了,你不拿个说法出来,俺们就不拉倒,别管是到县上,市里,省里,还是中央,这个官司和你们打定了。”大红脸在陈茜不怒自威的气势和颀长美丽的气场下有些自惭形秽,声音都低了八度。

    陈茜冷冷看他一眼,忽然走到农用车前,一把掀开了白被单,露出下面的尸体。

    一片哗然,这个极不礼貌的举动激起了村民的义愤,顿时围拢上来谩骂不休,傅平安紧跟在茜姐身后,全身紧绷,如果对方打过来,他豁出命来也要保护茜姐的安全。

    白被单下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尸身,身上有血,但是看不出明显的伤痕,傅平安想到姥姥去世时的情形,心里揪了一下,不忍心再看。

    陈茜退了回来,厉声质问大红脸:“这是你们村谁的娘?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到底怎么死的!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别想走!”

    大红脸怒不可遏:“你们撞死人还倒打一耙!不是叫你们的车撞死的,死我八辈祖宗。”

    陈茜比他声音还高:“你八辈祖宗早死了!和我斗,你差远了,这个人不是车撞死的,是你们害死的!老王,报警,老六,带人把他们围起来,一个都别放跑!”

    江湖好汉们正等这句话呢,顿时抄家伙围上来,棒球棍链子锁,把这几十号老弱乡民来了个反包围。

    陈茜返回矿场,让人把大门关闭,保安严阵以待,又指挥矿长带几个人去把西边的围墙拆开,用矿石把围墙下面的河沟填平,让卡车临时从这儿进出。

    傅平安看的目瞪口呆,心潮起伏,茜姐就像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元帅,调兵遣将,镇定自若,乱的像被袄套子一样的局面被她快刀斩乱麻,以雷霆万钧的铁血手段断然解决。

    陈茜坐在办公室里,通过监控看着大门外的进展,双方已经撕扯上了,但还没演化到群殴的程度。

    “不会出人命吧?”矿长有些担心,他是技术员出身,对这种麻烦没有经验。

    “不会,这些人心里有谱,手上有度。”陈茜风轻云淡,她叫来的人都是江湖上专门解决麻烦的专业人士,一半靠恫吓,一半靠实力,都是老江湖,对于轻重很有把握,毕竟闹出人命来还是得自己担着。

    围墙已经破开,河沟也填平了,卡车进出的通道打通了,乡民们堵门的策略失败,想转移阵地也晚了,陷入苦苦纠缠之中,监控屏幕上,大红脸在打手机叫援兵,想必这场麻烦才刚开始。

    陈茜吩咐傅平安:“平安,你开车带食堂的老李去县城买点酒肉,晚上估计回不去。”

    傅平安当然懂得朝廷不差饿兵的道理,矿上食堂没有足够的给养招待这帮江湖好汉,必须紧急才买酒肉,犒赏三军,此刻他感觉这就是一场战役,茜姐是元帅,矿上领导是众将官,外面那些好汉是雇佣兵,而自己则是主管后勤的粮草官。

    当傅平安和老李带着三只羊半扇猪和三箱白酒十条烟从县城回来的时候,警察也到了现场进行调解,乡民们的援兵却迟迟未到。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食堂在热火朝天的准备战饭,矿长办公室里,新的谈判正在进行,傅平安离得老远都能听见陈茜高亢的嗓音在据理力争。

    夜里九点钟,谈判终于结束,警察们走了,村民们也各自散了,尸体交由殡仪馆的车辆送往县火葬场。

    星空下,篝火熊熊,三具烤全羊已经外焦里嫩,色泽金黄,食堂老李师傅的手艺不是盖的,除了会炒大锅菜之外,烤全羊也是一绝,食堂冰柜里冻过的啤酒一箱箱搬上来,江湖好汉们纷纷扒了上衣,露出各种蛇虫猛兽的纹身,在月光下举杯畅饮,回味着暴打刁民的壮举。

    茜姐端着一杯酒过来慰问大家,在一群大佬的捧哏下,她讲了搞定这件事的始末。

    “那个死者,我认识。”陈茜说,“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孤老太太,老伴死了,儿子也死了,没有直系亲人,村里那些远房亲戚也根本不管她的死活,我倒是安排矿上给她送过一两次大米和豆油,老太太身体不好,活动范围有限,不太可能一个人走到公路上被车撞死,再说我们拉铝矾土的货车都是重型卡车,真撞了是要粉身碎骨的,尸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血迹也是撒上去的,这肯定不是死于车祸,应该是老人自然死亡,被村民发现,有聪明人就想利用尸体讹我们……”

    大佬们都挑起大拇指,称赞陈茜不但机智而且善良,如果不是事先认识死者,这场麻烦就很难善终了。

    一个大哥问:“那最后怎么处理的?”

    陈茜说:“这事儿还没完,死者拉去殡仪馆冷藏起来,县里的法医要验尸的,等结果出来再说,不过这事儿基本也就这样了,不会再有太大反复,咱们是县里的利税大户,各种关系也都打点到位了,后续 我准备出钱把老人安葬了,对于那帮坏种,我一分钱都不给,不惯毛病,再来闹事就打,打死了算我的。”

    赤膊大汉们都叫好鼓掌,这种凌厉霸气的做派符合他们的审美,傅平安听的心惊肉跳,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无底线的人和事,这不就是旧社会的吃人血馒头么。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二十章 一场战役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 一场战役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