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东生考警校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东生考警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本来准备在会上宣布辞职,但是下午他就接到好几个副主席的电话和短信,提醒他刘康乾可能要搞小动作,于是他收回了辞职的决定,这个主席,还就得有始有终了。

    刘康乾第一次发动的政治斗争以失败告终,散会以后,他一个人在教室里独坐了许久,此时此刻,他才感觉到孤独,没有了主席的光环,身边连个听招呼的小弟都没了,当代大学生现实至此,令人心寒。

    就任临时主席以来,刘康乾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连上下学开的宝马车都不再动,改成自行车通勤,为的就是营造一个亲民和蔼的阳光学生会主席形象,他还动用自己的小金库给主席团成员和部长们买小礼物,聚餐更是自己买单,平时这伙人都毕恭毕敬的,事到临头就倒戈,真是呵呵了。

    枯坐许久,刘康乾才回去,到家之后,奶奶问他吃饭了么,要不要让保姆再下点饺子,自从大伯离世后,奶奶的精神头就大不如以前了,眼神也不大好,连孙子闷闷不乐都没发觉。

    爷爷刘文襄倒是更加精神了,老人家是吃过苦受过罪的老革命,每一次挫折都不能将他打倒,只能让他更加坚强,他察觉到孙子的不快,避开老伴悄悄问他:“康康,学校里出什么事了?”

    刘康乾说没事,学校里能有什么大事。

    刘文襄说:“康康,你瞒不过爷爷的,说吧,爷爷给你参谋参谋。”

    刘康乾心里一热,也许大伯和爸爸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爷爷就是这样给他们参谋的,现在轮到第三代人走仕途了,虽然只是学生会主席,但也是政治斗争啊。

    于是他将自己的委屈和不解说了出来,明明是自己干的更好,为什么那些人却拥护傅平安。

    刘文襄慈祥地笑了:“康康,你确实还年轻啊,政治有时候是要退让和妥协的,不能争一时之锋芒,要看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刘康乾说:“我懂了,我会在下一届竞选时努力的。”

    刘文襄说:“竞选另说,这次你的反应是不恰当的,爷爷给你讲个历史故事吧,元末时,天下大乱,一个叫郭子兴的人占据了濠州,也就是现在的凤阳,朱元璋就去投奔郭子兴,郭子兴不但重用他,还把养女嫁给他,后来朱元璋出去单干,占据了滁州,手下有三万人马,而此时郭子兴却混的越来越惨,内部四分五裂,他也差点被人杀了,是朱元璋救了他,接到滁州,这时候朱元璋做了一件大家都不理解但是非常敬佩的事情,他把兵马交给了郭子兴,奉郭子兴为主。”

    刘康乾博览群书,《明朝那些事儿》自然是读过的,但是没有将案例用于实践,现在对比着来听,确实很有启发,朱元璋在起家之时,做事大气稳重,以德服人,在乱世时,确实能收服人心。

    “爷爷,我明白了,傅平安的威信还很高,我不该急着弹劾他,我应该及时把主席的位置还给他,老老实实当副主席,这样才能服众,我太急躁了。”刘康乾总结了经验教训,诚恳自责。

    刘文襄满意的点点头:“今后你也不要与他为敌,凡事要对事不对人,你们是同学,是校友,将来也许他是你官场上的助力,是你的左膀右臂呢。”

    刘康乾说:“我看他野心大的很,不会成为我的左膀右臂的,很有可能是竞争对手。”

    刘文襄笑了笑:“群众家庭出身的孩子,不用过于高估。”

    爷爷的话让刘康乾忽然有了信心,心情也阴转晴,是啊,傅平安只是老百姓的儿子,怎么能和自己比呢,再过二十年,当自己成了厅级领导的时候,傅平安大概还拦在副处级门外呢。

    ……

    傅平安压根没把刘康乾当做自己的竞争对手,他要关心的人和事太多了,刘亚男已经获释,而且立刻远赴法国,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这让他有些怅然,搭了这么大力气,连句谢谢也没得到,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救刘亚男,难道是为了一句谢谢,难道是为了重修旧好,都不是,他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了,而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公正”二字。

    大一下学期就快结束了,范东生也迎来人生第一次重大考验,2012年的高考。

    六月八日下午,范东生有惊无险的考完了最后一场,大大咧咧从考场出来,连家都没回就冲进了网吧,可劲的玩,熬夜,喝酒抽烟,尽情释放高考带来的压力。

    傅冬梅问儿子考得咋样,范东生自信满满的说没问题,这次考试一点不难,我所有的题都答了,对不对另说,反正写上了,不会的也把公式工工整整写上去了,高考状元不敢说,但是考上一本是没问题的。

    原本顽劣不上进的儿子忽然变得这么有出息,傅冬梅激动地流下了热泪,范东也感慨自家祖坟冒青烟,大儿子长进也就罢了,毕竟不是亲生骨肉,二小子那可是亲生的,他当即开了一瓶白酒,热泪盈眶的说我们老范家也出了大学生了,搁在古代,这就是进士啊。

    傅冬梅奖励儿子五百块钱,让他随便花,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再摆一场大酒庆祝。

    范东生就这样一直玩到六月二十日,公布分数了,他上网查了一下自己的分数,顿时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总分只考了四百八十一分,参考往年的分数线,勉强够第三批投档线,现在大学扩招,这个分数肯定有学上,但是警校就别想了。

    不能上警校,那还有什么意思!范东生热爱警察这个行业,更因为有李澍的承诺在,这场关系到人生大事的对赌,他输了。

    但是他的父母却并未失望,要知道按照范东生原先的成绩,能考一百分都算老天开眼,现在能上正儿八经大学也行了,不能奢望太高。

    二中其他同学的分数也出来了,几家欢乐几家愁,二中不是重点高中,能考出五百分以上成绩就算优秀,四百分算良好,即便李澍也不过考了五百五十分而已。

    到了填报志愿的时候了,范东生一家齐上阵,仔细研究了全国的大专院校,鉴于儿子的分数不高,只能选择那些不咋样的野鸡大学了。

    但范东生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他原本锁定的是三所公安部直属的大学,首选是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东生认为,要当就当刑警,什么户籍警交通警,那都不算真警察,而且刑警学院的录取分数也不太高,比他的第二选择公安大学要低一些,但公安大学是双一流大学,以东生的成绩,胜算不高,第三选择是中国人民警察大学,东生并不是太感兴趣,因为这所大学是穿武警衣服的。

    至于森林警察学院和铁道警察学院,东生根本不考虑。

    但是以他可怜的分数,这几所大学都上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各省都有警察学院,司法警察学院之类的学校,很多不是本科而是大专,而且入学也发警服,但是问题是上完三年学之后根本不包分配,需要自己参加社会招考才能当上警察。

    最终范东生填报了江东警官学院,这是一所二本院校,前身是江东省公安干部学校,全省的警察有一大半是这个学校出来的,虽然不如公大那么高级,但也是省内最好的警校了。

    报志愿归包志愿,能不能录取,要看造化了。

    紧跟着分数线也出来了,省警官学院的录取分数线是五百零一分,差了整整二十分,彻底没戏了。

    范东生心灰意冷,一个学期的玩命苦读白费了,自己就不是学习的材料,也别提什么来年再考的事儿了,这辈子和警服没缘分,和李澍更没缘分了,这就是命。

    虽然没考上警校,大学还是要读的,这个分数足够上个民办三本了。傅冬梅还宽慰儿子说,等大学毕业了可以再考警察,只要有恒心,总有办法。

    范东生门清,他告诉妈妈,面向社会招录的警察都是综合管理岗位,自己要当的是刑警,是执法勤务岗位,只能通过上警校公安专业才行。

    傅冬梅搞不清这么复杂的名词,她只是出于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希望儿子能完成心愿罢了,至于什么岗,无所谓。

    反正警校没戏了,范东生也没脸再去联系李澍,他干脆跑到近江去找哥哥玩,暑假期间,傅平安依旧在锦江豪庭物业兼职上班,只不过从实习岗变成了管理岗,现在是物业办的安全主管了,公司还给他分配了一个单间宿舍,东生来正好有地方住。

    七月上旬的一个周末,傅平安骑着摩托车带范东生去江边游泳,游了一个多小时,范东生爬上岸喝水,拿出手机看了看,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打来的,他赶紧回电过去,傅冬梅的声音如同炸雷:“你这个小畜生跑哪儿去了不接电话,招办打电话找你有大事!”

    “能有啥大事?”范东生心里隐隐一动。

    “体检,面试!”

    范东生乐开了花,这是提前批录取的军校和警校学生才有的环节,成绩和政审过了之后,还要过体检关和面试关,才能真正被录取。

    傅平安过问来道:“什么事儿这么严肃?”

    范东生说:“人生头等大事。”

    傅平安奇道:“多大?”

    范东生说:“大学、工作、老婆,都有着落了,你说大不大?”

    正好体检面试的地点都在近江,省的在来回跑了,范东生体格健硕,视力合格,面试也难不倒这小子,这两关很轻松的走下来,就等录取通知书了。

    又过了几天,淮门和平小区五号楼,邮递员骑着电动车来了,傅冬梅早就等在门口,翘首以待。

    “恭喜了。”邮递员将EMS交给傅冬梅。

    一家人围在一起,拆开了EMS,里面装的是江东警官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打印精美,警徽闪耀,范东生仔仔细细看了八遍,确认上面的名字是自己的没错,高兴的在地上打滚撒欢。

    范东从货架上拿了一条硬中华拆开,丢进里屋:“拿去吸,这是喜烟。”

    有人打趣道:“老范发达了啊,还喜烟,冬梅还在呢,你就想着二婚。”

    范东骄傲道:“我二小子考上警校了,我家出两个大学生了,以后大小子进市政府,二小子进公安局,咱们街坊邻居的有啥事也能照应了,你说这不是喜事么。”

    邻居们都出来贺喜,他们是真心为范东两口子高兴,这俩人是老实人,也是苦命人,熬了半辈子穷,终于看见阳光了。

    范东强忍着激动的泪水,想让二小子出来和叔叔大爷们聊聊心得体会,可是范东生这会儿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溜到哪里玩去了。

    范东生骑着自行车来到李澍家楼下,打手机没人接,想上楼又不敢,只能在楼下苦等,等了半个多小时,李澍才回消息,问他啥事。

    “我在你家楼下。”范东生回到。

    “上来。”李澍秒回。

    这是范东生第一次来李澍家,他偷偷摸摸的溜上来,轻轻敲门,李澍开了门,戴着大眼镜,穿着人造棉的居家服,隐约能看到里面的小背心。

    “这是我爸的拖鞋,你穿吧。”李澍低头拿了一双42码的塑料拖鞋,一低头的瞬间,让范东生看到了不该看的部位。

    等她抬起头来,顿时迷惑了:“范东生,你挨揍了么?”

    范东生觉得鼻子底下热乎乎的,一摸,是血。

    “天太热了……”范东生掩饰道。

    “快去洗手间洗洗脸。”李澍把范东生推进了洗手间,忽然又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

    洗手间里挂着李澍的内衣,纯色的小衣服让范东生鼻血狂流止不住,等他从洗手间出来,脸色都白了。

    “你这是失血过多。”李澍说,“别在我家晃悠了,我赔不起,赶紧看病去吧。”

    范东生没说话,拿出了录取通知书。

    李澍没当回事:“你以为你是考上的啊,要不是我爸……算了不说了。”

    范东生说:“你说啊,我最怕说话说一半的。”

    李澍说:“你加了二十分,心里没点数么。”

    范东生明白了,是自己见义勇为的辉煌历史起了作用,看来好人有好报,用命换来的荣誉也有实打实的好处啊。

    他嬉皮笑脸道:“是不是咱爸知道咱俩的约定,故意以权谋私的。”

    李澍一指门口:“你滚。”

    这么近的距离,又是在家里这样温馨的环境,李澍修长的颈子上的毫毛都看的清清楚楚,身上洗发香波的味道也很好闻,东生简直要醉了,他才不滚呢。

    李澍也不是真的要赶他走,就是讨厌他狗嘴不吐象牙。

    “我报的是北京的大学,以后网上见吧。”李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七十一章 东生考警校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东生考警校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