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莫凭栏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莫凭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豆腐店大桥是这条高速公路上的重要标段,全长八百米,造价五个亿,是貔貅集团承建的,高速项目牵扯到数以百亿的资金,油水之大令外人垂涎,令内部人胆寒,刘风运接任交通厅之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他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自认为是一个能干的官员,能力魄力实力全部具备,但在这个位子上,还是无能为力,履新之前的豪言壮语,一腔抱负,转眼就被现实击垮,他能做的只有萧规曹随,和光同尘。

    现在谭家兄弟完了,所谓的上面的上面也快不行了,刘风运心情很沉着,他明白自己就是下一个,今天是自己当厅长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次坐这辆车,最后一次视察高速公路。

    豆腐店大桥的名字来自于附近一个叫做豆腐店的小村庄,但私下里流传,这个大桥是个标准的豆腐渣工程,貔貅集团层层转包,工程质量非常堪忧,甚至有传闻说为了掩盖内幕,谭斌指使人将两个监理灭口,至于那个工人,完全是意外。刘风运为了给谭家兄弟擦屁股,不得不追加投资,将豆腐店大桥重新加固,其中的酸楚,只有他自己明白。

    这条公路开通没多久,路上没什么车辆,傍晚时分,抵达豆腐店大桥,刘厅长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肩上,这是违反交规的行为,但是厅长发话,谁敢不从,然后刘风运下车,问司机要了烟和打火机,让秘书别跟着,一个人下了车,翻越护栏,走到桥边维修通道上,凭栏远眺。

    刘风运在想自己的未来,明天就要双规了,他必须想好对策,首先是守口如瓶,不能咬任何人,嗯,除了谭家兄弟之外,火力尽管对准他们,估计要双规一段时间,然后移送司法,最终也许是十年,或者十五年徒刑,双开党籍和职务,没收个人财产,这都无所谓了,反正境外洗干净的资产也有几个亿,后下辈子花得了,他最放心不下的是父亲,不过父亲是过来人,也许能明白自己的苦衷吧。

    活着总比死了强吧,刘风运想,自己才五十岁,最多坐十年牢,出来不过花甲之年,去美国颐养天年,也不错,想到这里,他宽慰了许多,点起一支烟,扶着栏杆,对着下面的山谷大喊一声,直抒胸臆。

    栏杆是钢铁的,看起来很牢靠,所以刘风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没想到这些栏杆的焊点很不牢固,瞬间折断,刘风运一头栽下去,连呼救都来不及。

    秘书正在抽烟,忽然听到刘厅大喊了一声,扭头看去,不见人,觉得有些不对劲,下车过去一看,到处都不见人影,他这才慌了,四下寻找,不经意间往桥下一看,一个人四仰八叉躺在谷底,看穿着正像是刘厅。

    这时一辆高速巡警的警车开到,要对他们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和劝离,秘书亮明身份,交警和他一起下到谷底,确认尸体正是刘风运,摸一摸还是热的哩。

    秘书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一屁股坐在老领导身旁无声地哭了起来,领导完了,他的仕途也宣告终结了。

    三个小时后,救护车才到,刘风运早就凉了,没有抢救的必要了,直接拉殡仪馆,交通厅的党委班子都通知到了,省委省政府也接到报告,纪委那边自然也知道了。

    最后知道的是老刘家人,第二天下午,交通厅派专人登门,向刘文襄报丧,老爷子到底是久经考验的老革命,听说长子的死讯后没有精神崩溃,而是仔细询问是怎么死的,算不算烈士,得知还需要省里定性之后,他黯然了。

    王永芳参加了离退休红歌队,每天都要去省委礼堂排练,她还是主唱,排练一结束她就往家赶,准备炖野生老鳖汤给孙子补补,正巧在楼下遇到了放学回家的刘康乾,祖孙俩开开心心一起回家。

    进了家门就感觉不对劲,爷爷坐在沙发上,表情肃穆。

    到底是几十年夫妻,王永芳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她笑道:“老刘,是不是组织上要启用你这个老家伙了?”

    刘文襄说:“永芳,你先坐下,做好思想准备。”

    王永芳这才注意到刘文襄的肃穆中带着哀伤,大概是有什么噩耗吧,又是哪个老同事去世了吧,她坐下拉着刘文襄的手,以示安慰。

    “大儿没了。”刘文襄说。

    王永芳没反应过来,大儿就是刘风运的小名,已经许久不用了,她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回过味来,脸色刷白,喃喃道:“怎么说没就没了,不可能啊。”

    刘康乾心中剧震,大伯竟然没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车祸,大伯喜欢坐着车到处视察,现场办公,出车祸的概率极大,大伯的离世对老刘家是一记沉重打击,上次见面大伯的谆谆教诲还在耳边,没想到那就是最后一面,他心里又慌又乱又悲伤。

    王永芳自言自语一阵,捂着心口开始难受,刘文襄忙道:“康康,速效救心丸!”

    奶奶心脏不好,家里到处都放着速效救心丸,刘康乾急忙拿了一瓶,给奶奶服下,王永芳缓过劲来,大放悲声,刘康乾走到一旁,默默打了120。

    报丧电话一个个打出去,很快老刘家就聚集了大批亲朋,连日理万机的刘风正也赶来了,家里的气氛凝重而沉痛,大伯是意外身亡,此前被人网络举报受贿,公布了很多细节,所以他的死很容易联想为畏罪自杀,再加上组织上还没定性,是烈士,还是抑郁症,还是腐败分子,都悬而未决,又给老刘家蒙上一层阴影。

    大伯母熊茹和堂姐刘婕妤已经收到消息,正准备从美国赶回,刘风正却背着人出去打了个越洋电话,隐晦的提醒嫂子,此时回国不太合适,也许回来就再也出不去了。

    熊茹会意,当即就把刚订的票退了。

    客厅在还在继续讨论,小姑父义愤填膺道:“人都没了,还想怎么样,就该让爸联络一帮老干部给上面施压。”

    “王建你少说两句。”刘风正道,大哥没了,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老刘家的话语权是根据品级来的,老一辈已经退休另说,老大在的时候是正厅级,一言九鼎,弟弟妹妹都听他的,现在级别最高的是刘风正,他义不容辞的顶上了大哥的位置。

    “现在我们应当冷静,静观其变。”刘风正说,“都别乱打电话,乱托人,这不是谁一句话能解决的问题,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显出我们家的党性,我们家的素质,一切以组织决定为准。”

    大姑父是近江中院的正处级法官,大姑是高检的副处级,小姑是交警总队车管所的,虽然三个人都属于政法系统,但不认识纪委的人,就算认识,也没法打探消息,大家愁云惨淡,默默无语。

    “都别愣着啊,把灵堂布置起来。”刘风正又道,“别管怎么样,丧事要办。”

    革命干部家庭的丧事一切从简,没有披麻戴孝,没有纸人纸马,只有花圈和小白花,吊唁的人陆续来到,但仅限于刘风运的老部下,那些官场上的同僚朋友,别说人到场,就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刘风运的秘书小李来到老刘家,两眼通红,悲伤万分,他私下里告诉刘风正一件事,纪委的工作人员把刘厅的两部手机、笔记本电脑和随身物品全都拿走了。

    刘康乾站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这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大伯死了,老刘家完了,从今以后,江河日下,就像贾府那样慢慢破败衰落,他似乎已经看到,高朋满座的家,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陋室空堂,遗像高悬……

    ……

    韩光受到了上级的严肃批评,案子办的不够漂亮,居然把谭辉给当场击毙了,谭家兄弟一个出逃,一个死亡,很多秘密就无从知晓了,仅凭着银行账目、下面马仔的供述,是没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的。

    但韩光并不在意,上面的官僚哪知道一线的艰苦,谭辉手里有枪,子弹上膛,慢一秒钟就有可能是自己的遗像罩上黑纱,妻儿成为烈士遗孀后代,享受升学加分,值得么?他觉得不值。

    貔貅集团被查封,涉黑,涉枪,还涉毒,一句话形容,凉透了,李小杰和王涛两个金牌打手被铐在审讯室里,竹筒倒豆子全招了,其中就包括在酒店拘禁刘亚男,诱捕傅平安又被反杀的事实真相。

    因为高岩掌握了一部分貔貅集团的犯罪证据,被韩光据理力争调到专案组来工作,他还给这个年轻的刑警取了个外号叫公牛,意思是和公牛一般莽撞而威猛。

    公牛是真牛,他拿着卷宗直接找到办傅平安案子的警察,据理力争,这案子本来是谭辉打过招呼的,现在谭辉都被这个愣头青给毙了,案子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看守所,傅平安正端坐学习,忽然门开了,看守将他提出来,穿过AB门,发还衣物和随身物品,塞给他一张纸要他签名。

    “这么快?”傅平安乐了,换上衣服出了看守所的铁门,外面已近黄昏,旷野无垠,只有一辆摩托车停在路边,旁边蹲着一个人正在抽烟。

    傅平安记得那个炮筒性格的缉毒警,也记得他给自己的承诺,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

    高岩站起来,将一顶摩托头盔扔过来:“戴上,我带你喝酒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莫凭栏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莫凭栏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