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十三章 傅平安的光明顶

第二十三章 傅平安的光明顶

    出门的时候,天开始下雨,让行程带上了一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傅平安没打车,一路走到洛可可酒吧,依旧灯红酒绿,只是氤氲水雾中的霓虹灯增添了一些虚幻的感觉,下雨天,酒吧内也分外寂寥,客人比平时少了许多。

    舞台上,一个菲律宾人寂寞的吹着萨克斯管,三五桌顾客错落有致的坐着,王俊站在吧台里擦拭着酒杯,傅平安走到吧台前坐下,王俊放下手上的活儿,转身拿了一瓶啤酒顺着吧台滑过来。

    傅平安问:“茜姐在么?”

    王俊指指办公室方向,继续擦杯子。

    洛可可酒吧的后面有一间办公室,陈茜正和会计大姐一起算账,大班台上摆满了账本和发票单据,看到傅平安进来,她抬头责备了两句,说你不住院跑来干什么,先坐下自己倒杯水吧。

    傅平安坐在沙发上,看到茶几上摆着邮政特快专递的信封,寄件人是河东区人民法院,他心中一凛,抽出信封里的纸张,果然是法院的传票。

    陈茜和会计低声讨论着账目问题,从她们的对话里可以听出事情很严重,明天国税局稽查科要来查账,针对的也是物流园项目,这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对方三管齐下,志在必得,这种力度的攻击,铁打的硬汉也扛不住。

    会计大姐是陈茜返聘的一位资深老会计,账做的无懈可击,和国税局的关系也很熟,她言之凿凿的告诉陈茜:“咱家的账肯定没问题,但是只要稽查想查你,什么样的账都能查出问题来,当然了,问题也分大小,最严重的就是虚开增值税,这可是死罪,咱们的问题在于费用票,有些看起来合规的发票可能有问题,这个在所难免,不过查出来也是地税那边管……”

    陈茜说:“我懂了,大姐谢谢你,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平安,去帮大姐拦个车。”

    傅平安从沙发上跳起来,似乎终于找到用武之地,跑到马路边等了半天才拦到一辆空载的出租车,叫到酒吧门口,陈茜陪大姐站着还在聊税务的事情,见车来了,大姐拎着印有税务培训2007字样的帆布包上了车,向陈茜挥手告别。

    出租车消失在雨雾中,陈茜才叹口气回去,傅平安浑身水淋淋的跟着她回到办公室,陈茜拿了条毛巾给他,说你也回医院躺着去吧,你看看这脸还肿着呢。

    傅平安嗫嚅道:“茜姐,我没事。”

    陈茜说:“你这孩子……行吧,想喝什么自己到吧台拿。”

    话不用说透,傅平安的意思表达出来了,危难时刻,我不能坐视不管,必须挺你,陈茜对这份忠义也表示认可和感谢。

    外面的雨更大了,夹杂着一串串闷雷声,傅平安想到一句诗: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忽然外面车灯闪烁,笛声此起彼伏,透过窗户望出去,只见几辆车正驶入停车场,从车的轮廓上看是加长的迈巴赫和宾利,还有宝马七系和路虎揽胜。

    “茜姐,有人来了。”傅平安说。

    陈茜也看到了这帮不速之客,立刻将所有账本锁进保险柜,同时吩咐傅平安:“给老六打电话让他过来。”

    傅平安打电话给老六,没人接,按照六哥的习惯,这个点已经撸完串去洗澡了,可是即便在大池子里他也会用干毛巾包着手机带在身边,保证一拉就响,二十四小时待命,不接电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喝大了,二是被拘了。

    不管哪种情况,老六是暂时联系不到了,傅平安只能给他发了条短信,这时候陈茜已经收拾好了账本,带着傅平安出了办公室,那帮人也正好走进酒吧,陈茜瞬间变了脸色,神采飞扬,热情洋溢的迎上去。

    来的都是场面上的大人物,那股气场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这不是傅平安能凑热闹的场合,他只能远远站着,仔细观察来客。

    来了七八个人,大部分都是男的,只有一个女的,打扮时尚年轻高挑,挽着一个矮胖老头的胳膊,另一条胳膊上挂着LV的手袋,就数她最欢脱快乐,进门就亲切的喊“茜茜”,还和陈茜抱了一下,其他都是面色阴沉的中老年男人,高矮胖瘦不同,身上的戾气经过多年富足的生活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只有金色的H腰带扣和挂在腰带上的钥匙串才在不经意间显露他们的审美品位和真实的社会层级。

    陈茜招呼客人们落座,回头冲吧台喊:“王俊,开一瓶芝华士,再拿几支嘉士伯过来。”

    傅平安很有眼色的帮王俊送酒水,很快大佬们面前都摆上了玻璃杯,陈茜给他们倒上酒,加上冰块,两位女士喝的是嘉士伯。

    从他们的对话中傅平安可以听出来,这帮人确实都是淮门的大佬,而且是比淮门四虎资历还要老的那一批,如今基本上都已经功成名就,不再做打打杀杀的事情

    那女的叫娜娜,是老头包养的情妇,老头叫王三宝,身份不简单,傅平安小时候就听父亲提过这个名字,据说是八十年代淮门的大混混,外号叫公爵,在一次严打中被判处十五年徒刑,出来之后洗心革面干起了生意,现在身价上亿,还挂着政协委员的头衔,这已经不仅仅是江湖大佬了,而是社会贤达。

    陈茜喊王三宝为“宝爷”,大家不咸不淡的扯了一会闲话之后,进入正题。

    “宝爷,张彦军欺人太甚,勾结银行给我下套,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您老得帮我主持公道啊。”陈茜说。

    娜娜也附和:“是啊,太欺负人了。”

    王三宝说:“我这么晚过来,就是为的这个事,我这昨天才刚从澳门旅游回来,到底怎么个情况,陈茜你给我说说。 ”

    陈茜就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她叙事的逻辑性很强,能用最简短的语言把事情讲清楚,并且还带了些技巧性的细节,更能增添别人的同情心。

    “如果知道过桥的这笔款子是张彦军的,我打死都不会用。”陈茜说,“我刚把银行的贷款还上,金晓斌就卡死不再放贷,我去银行找他,他对我动手动脚,说让我陪他一晚上,就考虑放款。”

    娜娜愤愤不平道:“太过分了,茜茜你怎么做的?”

    陈茜说:“我给他一个大耳光,让他回家找他妈去。”

    娜娜兴奋地鼓掌:“太棒了,够劲!”

    傅平安想到那天茜姐在银行门口的失态,原来就是因为这档子事,一个堂堂银行的行长被甩耳光,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旁边一个穿Polo衫,领子竖起来的刀条脸说:“这个事儿我听金晓斌说了,说你勾引他不成,还动手打人。”

    陈茜勃然色变:“李叔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我陈茜也不是没经过风浪的人,对他金晓斌,我犯不上用这么贱的招数。”

    刀条脸说:“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这种事既没有监控,又没有人证,你们各说各的呗。”

    王三宝说:“陈茜不是那样的人,你继续说,银行的事儿完了呢?”

    陈茜说:“中午,一帮刺龙画虎的去把我物流园大门堵了,法院执行庭的直接过来贴封条,下午区法院的传票也到了,国税局稽查队打电话过来,让我的会计明天带账本去局里接受稽查,这一招接着一招的,还不是为了霸占我的物流园,张彦军想的挺美啊,五百万就想吞掉我价值五千万的物流园。”

    刀条脸说:“有什么证据证明是老四筹划的?”

    陈茜正要说话,忽然酒吧的门被人猛地推开,小满气势汹汹闯进来,按住弹簧门,紧跟着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嘴角勾起,眉梢下垂,天生一张笑容可掬的面孔,怪不得外号笑面虎。

    “离得老远耳朵就发热,走到门口听到弟妹在念叨我,呵呵,都来了,哟,这不是宝爷么,还有李叔,老七,老八……”张彦军一个个打着招呼,和大家很熟的样子。

    陈茜说:“老四,你别一口一个弟妹叫的响,论辈分,你得喊我嫂子。”

    张彦军依旧笑嘻嘻的,话里却带了刺:“哎哟,弟妹这话就不对了,我张彦军只认一个嫂子,就是李燕,赵光辉明媒正娶的老婆,你么,呵呵。”

    傅平安这才知道,原来陈茜并不是赵光辉的合法妻子,她只是一个情人而已,而小辉也是非婚生子女,茜姐这些年来的艰难困苦,比想象的还要多的多。

    陈茜并没有因为张彦军的这番话而暴走,对付笑面虎的办法就是比对方还淡定,她心平气和说道:“老四你来的正好,当着宝爷的面,你把话说清楚,是不是你设圈套阴我?”

    张彦军说:“弟妹,你话说的太难听了,什么叫圈套?什么叫阴你?你做生意缺钱,我借五百万帮你过桥,银行不给你续贷那是你自己的事儿,怨不得我,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是吧,咱做好事不图回报,也不能打水漂啊,你要是能现在拿出五百万来,我二话不说,转脸就走,你要是拿不出来,不好意思了,就得按照合同办事。宝爷,您老评评理,是不是这个道理。”

    刀条脸李叔说:“现在讲法治,按照合同约定办,没毛病。”

    王三宝沉吟片刻说道:“陈茜,你能不能拿五百万出来。”

    陈茜说:“法院把我账户都冻结了,钱出不来,我就是卖房子卖车,总需要时间。”

    张彦军说:“你名下就普罗旺斯花园一套房子,贷款还没还清,还有一辆悍马,满打满算能凑小二百万出来,剩下三百万你拿什么还我?”

    陈茜语塞,她的经济情况被人掌握的清清楚楚,拿捏得死死的。

    李叔说话了:“老四你也不要逼人太甚,要不这样吧,这钱我们帮着还,我出一百五,大家再凑点,房子和车就别卖了,总不能让你们娘俩无家可归不是。”

    张彦军说:“李叔是讲究人,我没话说。”

    王三宝也说话了:“我出二百个,帮陈茜渡过难关。”

    傅平安松了一口气,心说这几个人虽然面目狰狞,但为人还是正义的,但是看茜姐的脸色却更冷峻了。

    果然,李叔接着说:“这钱呢,也不能白出,亲兄弟明算账,我们替你出五百万,也不让你还了,但是铝土矿要拿七成的股份,合同我已经拟好了,律师我也带来了,你签字就行。”

    陈茜凄然一笑:“原来你们都是一伙的,合伙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这几年来,我自认为对得起你们每个人,宝爷,那年你老婆癌症,是我托人找的北京协和的名医提前手术的,李叔,去年你开4S店手续过不去,是我找人摆平的,结果我遇到事,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行,真行,淮门的大佬们真是讲究人。”

    娜娜不明所以,还想帮着陈茜说话,王三宝一瞪眼,她就啥也不敢说了。

    李叔公事公办的拿出合同铺在桌子上,又将一支笔拍在合同上,等着陈茜签字。

    陈茜拿起合同看了看,随手撕了,雪花一样的纸片漫天飞舞。

    外面风急雨骤,酒吧的客人们来的来,去的去,没人留意到这边的谈判。

    张彦军终于不笑了:“陈茜,别给脸不要脸,别的法子不是没有,你陪金行长睡十天半个月,贷款不就批下来了?你又拉不下那个脸,婊子都当了,还想要牌坊……”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谁也没看见陈茜怎么出手的,只见张彦军捂着脸愕然。

    没人料到陈茜会动手,谁也没能反应过来,除了两个人。

    小满早就摩拳擦掌了,他是张彦军的保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脑子里根本没有不打女人这种概念,见老大被扇耳光,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扑上来,抬手就打。

    另一个人就是傅平安,他一直默默站在陈茜背后,这些对话全都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他恨极了这些阴险狡诈之辈,恨不得有一身盖世武功,将他们打得跪地求饶,少年的热血已经沸腾,就差一根导火索了。

    小满就是这根导火索,傅平安就是被这家伙打伤住院的,现在他居然想打茜姐,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所迸发出的力量是巨大的,小满是街头斗殴的老手了,傅平安根本不是对手,但是坏就坏在他的习惯上,喜欢蹦起来打人,居高临下还带着势能,傅平安无意识的用脑袋冲撞过去,那是带着全身的力量,正巧顶在小满的下颚上。

    咔嚓一声,小满就摔在地上不动了,四仰八叉,眼睛无神,嘴里慢慢吐出白沫。

    整个过程不过三秒钟,所有人都看呆了。

    半晌,张彦军才恢复了正常,恶狠狠笑道:“陈茜,你可以啊,这回可不是五百万能解决的事了。”

    李叔也愤然道:“陈茜,你的小弟懂不懂规矩!”

    王三宝悠悠道:“怎么还动手了,不成体统啊。”

    陈茜说:“我的兄弟,我会管教,用不着你们费心。”

    傅平安的脑袋被热血顶着,豪气云天,望着这帮道貌岸然的大佬说:“各位前辈,本来没我说话的份,但我必须要说两句,我是茜姐的兄弟,我不能看着我大姐挨打,当着前辈们的面动了手,是我的不对,我给爷们们听个响吧。”

    说着,拿起桌上的空酒瓶,没有丝毫犹豫砸在自己脑门上。

    啤酒瓶四分五裂,鲜血也哗哗流下来。

    张彦军冷笑:“你拿这个小儿科吓唬谁。”

    傅平安又拿起一个空酒瓶,如法炮制,砸到第四个,手上力度没了,没敲碎,他就接着砸,只见一个血流满面的少年,用啤酒瓶把自己的脑袋砸的的咚咚做响,每一击都用尽全力,毫不留情,好像砸的不是自己的头,而是石灰岩。

    娜娜吓得捂住眼不敢看,大佬们冷冷看着,一言不发,王俊早就躲到吧台下面。

    陈茜没吭声,也没劝阻,扭过脸去热泪长流。

    谁也没有注意到,客人早已散尽,只剩下角落里一个穿着黑色梦特娇T恤的中年男人,他的侧脸长得有些像吴奇隆。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二十三章 傅平安的光明顶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傅平安的光明顶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