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十六章 三号兰博刀

第二十六章 三号兰博刀

    傅平安接受母亲教育的时候,陈茜和赵光辉也在接受医生的审视,办公室里只有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医生,他睿智的眼神透过老花镜的上方看了看这一对男女,拿起傅平安的病历看了看,病历很简单,只写了两页,全是外伤。

    “你弟弟?”老医生随口问道。

    “对,我弟弟。”陈茜说,想想觉得不够严谨,她是七十年末的人,而傅平安是九零后,在计划生育严格执行的时代,这种姐弟是很少见的,于是补充道,“表弟。”

    这些小伎俩根本瞒不过老医生,他说道:“伤的不严重,请转告病人家属不用担心,这孩子才十八岁啊,该上大一的年纪,以后让你弟弟换个正常点的工作吧。”

    陈茜羞愧难当,老医生眼睛毒,看得出自己和傅平安并不是表姐弟,而是雇佣关系,驱使十八岁的少年斗殴受伤,想必自己在老医生心中的形象也非常不堪吧。

    好在老医生并没有点破,简短聊完就去开会了,陈茜和赵光辉在走廊里展开关于傅平安前途的讨论。

    “平安这孩子厚道,心细,仗义,很值得培养。”陈茜说,“咱们的生意以后做大了,需要自己人做管理层。”

    赵光辉说:“我都听你的。”

    陈茜说:“我让你不要再去找李燕你怎么不听我的?“

    两人叨叨一阵,回到病房,发现傅冬梅已经走了,傅平安说,我妈放心不下我爸就先回去了,我自己也能照顾自己,过几天就出院了,不用每天来看我。

    陈茜在床边坐下,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又把傅平安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把三刃木折刀拿起来,打开刀刃,寒光一闪,赵光辉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我下去买包烟。”赵光辉说道,起身下楼去了,过了一会儿上来,手里多了个报纸包的东西,打开来,傅平安的眼睛都亮了。

    是一把长匕首,褐色的牛皮刀鞘,刀柄上绑着细密的绳索,抽出刀刃,威猛无比,刀背上是狰狞粗大的双层锯齿,拿来锯小树不在话下,刀刃宽大锋利,赵光辉拧开刀柄尾部的盖子,倒出火柴、鱼钩鱼线和指南针。

    “你那个只能削水果,男人要用这个。”赵光辉说,“十六英寸三号兰博刀,怎么样,还行吧?”

    傅平安咽了口唾沫:“很行。”

    赵光辉说:“喜欢么?拿去玩。”

    傅平安这会儿脑筋倒是挺快,回道:“君子不夺人所爱。”

    赵光辉说:“我那多得是,各种世界名刀都有,等你康复了带你去玩,喜欢打枪么,有机会带你去靶场打五六式,冲锋枪打个够。”

    傅平安一脸的心向往之,陈茜却有些不满了,说平安你好好休息,我们走了,得空再来看你。

    两人下楼上车,陈茜冷着脸问:“你送他刀是什么意思,让他帮我杀人么?”

    赵光辉说:“宝剑赠英雄,这把刀是我的心爱之物,我送给他是欣赏这孩子,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我来的及时,这会儿他就在看守所里蹲着了,杀人嫌疑犯的帽子戴上了,张彦军也凉透了,我看人不会错,平安出手,张彦军必死无疑。”

    陈茜有些后怕,她也有这种感觉,傅平安真的会出手杀人,让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为了自己毁了一生,她做不到。

    “这小子,像极了年轻时的我。”赵光辉说,“如果当年不是我误入江湖,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江湖上就会少了一个大哥,而美术界多了一个画家。”

    “走吧,回家去看小辉,你还没见过你儿子呢。”陈茜说。

    提到儿子,赵光辉忽然低沉下来,八年来他只在照片上见过儿子,因为他不愿意让儿子见到铁窗中的父亲,所以一直坚决不让陈茜带小辉探监,今天才算是父子第一次见面。

    今天周末,小辉在家休息,对于他来说,今天和其他周末没什么区别,妈妈在上班,家里只有保姆,他正躺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忽然门开了,是妈妈走了进来,脸色和平时有些不同。

    “小辉,你看谁来了。”陈茜说。

    小辉抬头看着妈妈身后陌生的男子,平头,清瘦,一身简朴陈旧的服装,他判断不出对方的来头,木然的转回头继续看动画片,电视剧里猫和老鼠正在追逐打闹,背景音乐吵闹而滑稽。

    这是意料之中的场面,儿子认不出爸爸,陈茜说:“小辉,你不是一直想找爸爸么,这就是爸爸,爸爸来了。”

    可小辉连头也没回,似乎爸爸只是一个过时的玩具,还不如眼前的动画片有吸引力。

    陈茜蹲下来,耐心劝解:“小辉,是爸爸回来了,你不是最羡慕小朋友们都有爸爸么,现在你也有了,还不和爸爸抱抱?”

    “不要!”小辉干脆利索的拒绝,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

    陈茜恼了,三十六小时没合眼的她,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正要抬手打人,赵光辉拉住了她,轻轻摇头,说你去洗个澡睡觉,我陪儿子看电视。

    就这样,赵光辉陪着小辉看了半个钟头的动画片,还跟着他一起笑,一起吃薯片,小辉觉得这个陌生男人还算亲切,于是跑到书房打开电话,上浩方平台打一局CS给赵光辉看。

    赵光辉入狱之前,电脑游戏还没发展到这一步,看到儿子在虚拟战斗游戏中娴熟的切换武器,走位,爆头,七岁的小孩就有了一种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的气势,赵光辉赞叹不已,说你教我吧,太好玩了。

    “让哥哥教你,他比我打的还好。”小辉显摆道,“哥哥是CS冠军,还教我游泳,哥哥还是见义勇为好市民,拿过奖状的,哥哥还带我玩打水仗……”

    赵光辉满耳朵都是“哥哥哥哥哥哥。”听得他脑仁疼,心里有些酸溜溜,这些都是当爹的该做的事情,转念一想,这小伙子确实不错,正直善良,对自家有恩,真留他当个左膀右臂,其实是自家占了大便宜,耽误了人家孩子。

    病房内,傅平安打了几个喷嚏,他一上午没出门,觉得需要出去散散步,那把四十厘米长的三号兰博刀,他爱不释手,索性藏在病号服下面,别着出门去了。

    出了病房往左走是防火通道和楼梯,一些有烟瘾的病人会在这里抽烟,傅平安推开安全门,听到下面有说话的声音,也没注意,径直往下走,走到半截忽然鸦雀无声,楼道转角平台上的五个人齐刷刷盯着他,其中一个人正是昨天被自己一头锤放倒的小满。

    小满的颈椎和下颌骨都伤到了,已经办了住院手续,他的一帮兄弟到医院探视,几个人出来抽烟,没想到冤家路窄,居然碰上了傅平安。

    傅平安下意识的想逃,对方人数众多,自己这个眼前亏是吃定了,可是一瞬间他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胆怯,狭路相逢勇者胜,小满是手下败将,而且自己腰里还别着利刃,怕个毛!

    心念一转,傅平安大剌剌的走下去,先把四十厘米长的巨大匕首带鞘往窗台上一拍,摸摸身上,没烟没火。

    “有烟么,给我拿一根。”傅平安说。

    五个人全愣了,一个人竟然真的拿出烟来,还帮傅平安点上。

    尴尬的沉默在继续,四个人都没说话,小满则是被打怕了,那一记头锤刻苦铭心,而且他醒来后听说了傅平安后面的表演,往头上砸了四个瓶子本身不算什么多威猛的事儿,但是当着大佬们的面耍狠就另说了,听说他还想动刀杀张彦军哩,当然最重要的是赵光辉回来了,还放话说最恨别人动他的兄弟,小满虽然年轻气盛,但也知道敬畏权威,所以当傅平安挑衅上门,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傅平安草草抽了两口烟,决定说两句表示一下态度。

    “小满,咱俩算是打平了,下次再敢给我呲毛,就拿这个招呼你了。”傅平安拍拍那个给他烟的人的肩膀,拿起三号兰博刀,走着六亲不认步上楼去了,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特别光棍,特别潇洒。

    安全门咣当一声关上了,那四个人才回过味来,问小满:“这谁啊?”原来他们根本不认识傅平安,就算认出来,这四个人是小满的普通朋友,并不是过命的兄弟,遇到这种场合也不会替他出头玩命。

    “傅平安。”小满咬牙切齿道,但他必须抬高对方,才能显得自己没那么怂,于是又补充了两句,“江湖人称铁头虎,赵光辉手下头马,打架不要命,上次被我揍过一顿,这一场我俩是互相扯平了。”

    四个朋友面面相觑,都说怪不得这么霸气,原来是江湖上有名号的猛人啊。

    傅平安声名远播,靠的不是旧的传播渠道,以前那种口耳相传的时代早已过时,现在是互联网和音视频的时代,一段洛可可酒吧内的监控视频在网上流传,虽然像素极低,但也能看到当时冲突的场景,耳光,头锤,往头上夯啤酒瓶,一幕幕扣人心弦,网络的传播效果极强,一天之内,淮门道上基本就都知道了陈茜司机傅平安的壮举,想在江湖立足,靠狠是不够的,靠义气和担当也不够,关键还在炒作,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情,才能四两拨千斤,一战成名。

    本来张彦军欺负孤儿寡母的事情就已经传开了,再加上雨夜一群大佬逼宫,更加挑动大家的心弦,更重磅的是赵光辉提前释放,王者归来的戏码,简直是一出江湖恩怨情仇的超级大片,傅平安虽然不是主角,但绝对是最出彩的配角,他不红天理不容。

    对于傅平安来说,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陈茜不需要他的保护了,因为有更加强有力的人接棒,这个人就是赵光辉,但赵光辉的归来只能威慑对方不敢上门逼债而已,白纸黑字欠下的五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刚出狱的昔日淮门首虎就面临一个重大考验,筹措五百万资金救急,可他的财产早已全部充公,他的官场靠山落马多年,他当年的老朋友们倒是愿意帮忙,可这年头国家银根紧缩,到处都缺钱,谁也拿不出那么一大笔资金来,喝了几场大酒下来,零零碎碎凑了五六十万,只够还利息的。

    于是赵光辉决定去找一个人。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二十六章 三号兰博刀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三号兰博刀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