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十九章 末路

第二十九章 末路

    范东生是个愚笨的孩子,只能用他听得懂的语言进行教育,这种语言对傅冬梅来说就是鞋底加鸡毛掸子,对老师来说就是罚站和请家长,对傅平安来说就是“古惑仔、江湖、大哥”这些词汇的组合,范东生最能听进去并且能迅速进入状态。

    此刻范东生就进入了状态,在他的脑补中,父亲范东是一位德高望重但是金盆洗手的江湖大佬,一手创建的字头要传给下一代话事人,但他有两个儿子,一个亲生的不太争气,一个收养的却一飞冲天,隐隐有成为新一代扛把子的趋势,而自己就是那个不争气的,有这么优秀的哥哥,自己只能当个幸福的黑二代了,不用参与江湖纷争,还要钱有钱,要妞有妞,也不错嘛。

    傅平安看到范东生眼神僵直的发愣,就知道这小子在脑补剧情了,拍他一巴掌说:“想啥呢?”

    “啥时候去买电脑?”范东生拉回思绪,回到现实,擦一擦嘴角的口水,这是为班里一位女生流下的涎水。

    “随时。”傅平安说,其实他也早想买一台电脑了,每次上网总要去网吧太不方便了,这台电脑的显卡一定要好,因为要玩各种游戏,硬盘一定要大,可以存许多电影,配置一定极具性价比,这本来是他的长项,各种硬件数据耳熟能详,但是这几个月来荒废了本领,需要再找一个外援才行。

    傅平安让范东生让开,然后登录自己的QQ给沈凯留言,约时间一起去电脑大世界配一台新电脑,十分钟差不多到了,下机走人,先把范东生送回家,再回洛可可酒吧。

    茜姐不在,但赵光辉在,他从北京回来了,身边聚了一群当年的老伙计,都是三四十岁年纪,衣冠楚楚,事业有成,围坐一桌,桌上是洋酒和雪茄。

    傅平安说辉哥酒买来了,要不要搬进来?

    赵光辉说放车里就行,你坐下喝一杯,尝尝这个菲律宾进口的雪茄,说着拿起一支抛过来,扬手之间,傅平安看到辉哥腕子上金光闪闪,那是一块深棕色鳄鱼皮表带的金表,表盘复杂,明晃晃的贵气逼人。

    傅平安摸出打火机准备点烟,赵光辉说不能用那个,要用专门的火柴点,不然会破坏雪茄的味道,这有雪茄剪,抽之前要切一下雪茄头。

    雪茄的味道和香烟不同,很辛辣浓郁,傅平安第一口就呛了,一位大哥告诉他,抽雪茄不像抽烟那样从肺里过,是从口腔来感受香气。

    傅平安觉得自己很土鳖,和这些大哥坐在一起,他就像是一个孩子,别人谈的事情他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当一个静静的听众。

    大哥们讨论的生意、房子和娘们,都不是傅平安擅长的门类,他如坐针毡,雪茄抽的一点滋味都没有,只盼着茜姐早日归来,好找个由头离开。

    好不容易赵光辉提到傅平安稍微擅长的话题,他说我从朋友那搞了两辆车,今天晚上用平板车送过来,到时候大家去品鉴一下,又说平安你也一起去,见识见识。

    那一箱五粮液是赵光辉让买的,晚饭一群老兄弟就干了三瓶,喝完了之后车也到了,一起去三环外的一家汽修厂提车验车,傅平安跟着一起去,灯火通明的车库中,两辆车盖着苫布,只能看出一大一小,赵光辉和陈茜分别上前扯下苫布,露出阵容,一辆黑色宾利和一辆绿色的保时捷911跑车在灯光下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众人都被震撼到了,辉哥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刚出狱没几天就混上宾利和保时捷了,要知道不久前陈茜还被人堵着门逼债呢,这只能说明赵光辉神秘莫测,能量巨大,再联想到他毫无征兆的提前出狱,更加给人无限遐思。

    赵光辉说:“兄弟们静一下,听我说两句,我要感谢一个人……”

    傅平安心中一动,暗道不会是感谢我吧。

    “这个人就是我们家茜茜,感谢这八年来她的牺牲和成就,这辆保时捷911,就是我送给茜茜的礼物,大家鼓掌!”

    大伙儿热烈鼓掌,傅平安也跟着鼓掌,觉得自己有些想多了,今天这个场合,自己不是主角。

    陈茜接过保时捷车钥匙的时候,竟然有些娇羞,继而落泪了,长期的精神紧绷终于松弛下来,是无限的倦怠和后怕,这八年,她太累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赵光辉接着说:“以后茜茜依然是我们光辉集团的董事长,而我,是给茜茜打工的总经理,我寻思出来谈项目坐悍马不太合适,给人感觉像是黑社会,就弄了辆轿车,低调,低调。”

    一阵哄笑,有人问:“辉哥,悍马还要么,不要给我玩两天。”

    赵光辉说:“行啊,喜欢就开走,不过车牌要换下来,这四个8的车牌是茜茜专有的。”

    傅平安有些失落,他对悍马车有感情,不过换成宾利也不错,自己很快就能适应这辆车的性能,得空再把宾利开到自己楼下,让老爸老妈弟弟都感受一下顶级豪车坐起来是什么滋味。

    赵光辉打开宾利的车门,一群人围着看,傅平安没有挤过去,这车早晚归他开,不用急,不过透过人群他也看到车内豪华的黑白内饰,都是真皮和实木,质感和车名如出一辙,雅致!

    “6.75升的V8发动机,五百马力,零到一百公里加速只需要五点二秒,怎么样还行吧?”赵光辉对一个三十多的男人说道。

    “简直就是个跑车。”那人说。

    然后傅平安就看到赵光辉把车钥匙递过去,那个人上了宾利,小心翼翼关上车门,熟悉了一番,慢慢的把车开出车库,驶出大门,上马路试车去了。

    “我准备让老田帮我开车。”赵光辉对其他人说,“他之前不是开半挂的么,车技绝对杠杠的,人也细心。”

    傅平安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悍马车送人了,茜姐的跑车不需要司机,赵光辉的宾利找了专职司机,自己失业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或许是重用的先兆,就像王俊说的那样,把洛可可酒吧交给自己打理,也许辉哥就是这么安排的吧。

    ……

    接下来的发展并不像傅平安预想的那样乐观,洛可可酒吧确实来了新店长,只不过不是傅平安,而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干练大姐,八面玲珑会来事,据说以前在北京三里屯开过酒吧,她又招募了新的DJ和调酒师,灯光音响做了新的布局,虽然只是局部调整,但效果相当明显,清吧变成了闹吧,客流量大增,每天酒水的营业额比以前翻倍了。

    傅平安心服口服,试想如果换成他打理酒吧,最多能做到维持原状而已,自己欠缺的知识和经验太多了,这些经验也不是通过刻苦读书就能恶补来的,继发现父母是普通人之后,傅平安发现自己也是普通人,他甚至觉得自己像黔之驴,除了往头上砸酒瓶之外,基本上该会的一点都不会,这个发现给他带来深深的挫败感。

    干练大姐给傅平安安排的工作是看场子,但是看场子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年纪大的叔叔辈,大家都喊他强叔,强叔告诉傅平安,看场子也是个技术活儿,并不是站在那里站岗就行的,那叫保安,看场子的应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搭眼一看就知道对方什么路数,而且要具备很强的应变和沟通能力,交际面广,见谁都能说上话。

    傅平安又学了新知识,同时自惭形秽,自己虽然号称什么铁头虎,但实际上只是一个江湖新人,知道这个名号的多,能把名号和真人对得上的,少之又少。

    强叔四十来岁,板寸头,大肚皮,喜欢运动裤和翻盖皮鞋的混搭,听说以前练过八极拳,手上有功夫,来酒吧看场子之前自己单干,开了两家洗头房,用他的话说,整天被派出所扫,提心吊胆的没意思,也赚不到什么钱。

    傅平安问强叔,怎么认识辉哥的,强叔不无得意地说,十二年前曾经帮辉弟挡了一刀。

    “这一刀的情分,辉弟能记一辈子,他可是个讲究人。”强叔追忆当年,微微眯缝着双眼,感慨万千。

    傅平安却绝望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四十岁时的模样,能一眼看到头的人生是可怕的,同时他也明白一件事,马仔永远是马仔,所谓混江湖,只是一份危险系数很高的工作而已,妈妈说得对,这条路没前途。

    准确的说,赵光辉给傅平安的工作是一份闲差,只需要按时点卯,在酒吧里坐着喝酒就行,但他的工资还涨了,每月五千块。

    这钱拿的烫手,傅平安是个识趣的人,自己什么斤两是能掂量出来的,现在茜姐退隐,辉哥上位,大批有胆有识的老伙计用起来不但顺手还默契无比,但是鉴于茜姐的面子,辉哥也不会辞退自己,这就需要自己主动点了。

    江湖传闻,赵光辉找到神秘靠山,融资一个亿,还拿了价值三十亿的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现在多少人巴结他都找不到门路,整天在外面忙的见不着人影,陈茜也跟着作陪,傅平安已经好几天没见着茜姐了,听说她给小辉办了转学手续,不再上寄宿学校,到市区一家重点小学走读了,茜姐回归家庭,每天都是亲子时间,这样一来,连家庭教师这条路也走不通了。

    驱使傅平安辞职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十月中旬的时候,他在酒吧里见到了老同学李根,昔日的对头现在见面还挺亲切,傅平安拿了一瓶芝华士和李根对饮,李根说哈尔滨那个案子你听说了么?

    这案子傅平安当然知道,哈尔滨有个糖果酒吧,一群下班的警察和几个社会青年起了冲突,青年们先动手,而后被反杀,闹出了一条人命,网上舆论哗然,数次反转,说什么的都有,还流传开“你知道我舅舅是谁?”的梗。

    李根说:“那次在网吧,要不是你,我就跟人干起来了,真打起来收不住手,不说他死就是我亡,上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后怕,傅平安,我感谢你救命之恩。”

    两人碰杯,干了,李根环顾周围,说你混得不错啊,以后在外面遇到事情,提你的名字好使不?

    傅平安笑道:“不好使,我在这也只是暂时的,骑马找马,找到好工作就换。”

    李根说:“我觉得也是,年纪轻轻的,学点技术才行,对了,我爸那边需要人,他是做房地产开发的,你愿意的话,我帮你介绍一下。”

    傅平安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当米虫吃闲饭的日子太难熬了,哪怕这个资历是用命换来的,他才十八岁,不可能一辈子躺在四个啤酒瓶砸出的功劳簿上过日子。

    夜凉如水,傅平安躺在阳台改成的卧室里,辗转反侧,他明白自己的江湖路已经到了尽头,妥善又不伤和气的辞职是一门艺术,辉哥和茜姐都是重义气的人,所以他需要一个恰当的理由,重读就是最好的借口,他还担心自己面对面辞职的时候会露马脚,于是起床开灯,写了一封恳切的辞职信,预备明天托店长交给茜姐。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二十九章 末路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 末路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