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三章 第一重打击

第三章 第一重打击

    傅平安从小到大都是中不溜的孩子,学习不突出,调皮也皮的不出圈,上了初中之后就没打过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的俩好哥们孙杰宝和沈凯也都不擅长这个,所以想解决问题,只能靠自己。

    果不其然,见傅平安一脸惶恐,沈凯说要不然报告老师吧,这个愚蠢的想法立刻被孙杰宝驳回:“傻啊,还没怎么着呢就报告老师,老师又能怎么样,天天护着保险?要我说,服个软,给他们买条烟,这事儿就过去了。”

    傅平安想到了那条中华烟,他舍不得,还指望卖了这条烟添点钱买耐克鞋呢,再说了,凭什么让自己赔钱赔礼,难道就因为对方拳头大?这口气咽不下,顺着中华烟他又想到茜姐,要不找洛可可酒吧的江湖人士帮忙,也不妥,萍水相逢而已,人家已经给了自己酬谢,哪能再去添麻烦,正胡思乱想,教室外哨子吹响,上课了。

    班主任倪老师走了进来,夹着课本,黑着脸,教室瞬间安静下来。

    “你们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倪老师说着,扶了扶眼镜框,威严的扫视着下面,“开学居然有人逃学,不像话,乱弹琴,有谁认识傅平安的家么?放学带我去一趟,无故旷课,这和当逃兵有什么区别,这要是战争年代,是要杀头的。”

    倪老师眼神不好没看到人,同学们都憋着笑,傅平安不得已站了起来:“老师,我来了。”

    倪老师这才看见他:“你站着上课,站到后面去,别挡着别人的视线,好,现在打开书,翻到第x页……”

    迟到的性质没旷课那么恶劣,倪老师并未深究,罚傅平安站了一节课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但傅平安却很是不爽,依倪老师的眼神根本不会发现教室里少一个人,八成是被人出卖,这个人很可能是沐兰。

    课间休息,沐兰和几个女同学说说笑笑出去了,傅平安回到座位上,瞥了一眼沐兰的桌洞,发现里面有个挂历纸叠的小盒子,造型像个谷仓,拿出来掂一下,沉甸甸有点份量,打开谷仓的盖子,里面装了不少嗑好的葵花籽,傅平安没犹豫,倒一把在手掌中,吞了一大口,咔咔的嚼着,葵花籽含油量大,压饿,不过他没敢全吃完,给沐兰留了一大半,依然放回桌洞里。

    不一会儿,沐兰回来了,小手伸进桌洞里,抓出几枚带壳的葵花籽,嗑出籽来放进小谷仓,傅平安强忍着笑意,他觉得沐兰好呆萌,就像为了囤积过冬粮食的小松鼠,勤勤恳恳工作,却不知道自己的存粮已经失窃。

    二中位于市区繁华地带,学生们都是走读的,有些路远的中午会在附近吃个米线盖浇饭之类的,在教室里休息一下接着上下午的课,像傅平安这样离家近的干脆回家吃饭,等他走到楼下时,发现自家的小卖部居然关着门,这很不对劲,老妈麻将瘾很大,平时基本不出门的。上了楼进门,只有范东生一个人在打游戏,老式的红白八位机玩的不亦乐乎。

    “妈去广东找咱爸去了,得好几天才能回来,上午坐火车走的,给咱留了五百块钱。”范东生眼睛都不眨盯着屏幕说,“妈说了,家里有米和挂面,有腊肉和白菜,让咱俩自己照顾自己。”

    傅平安心花怒放,爹妈都不在家,没人管了,这比放寒假还过瘾啊,他才懒得在家做饭,当即带范东生去小区外面的牛肉馆点了两碗大份的牛肉汤,配两块大饼,吃的满足而痛快。

    下午继续上课,傅平安手里捏着五百元钱,胆气大壮,他要执行一个预谋已久的计划,明天就是情人节,也是高中阶段最后一个情人节,此时不表白,更待何时?他准备买一个八音盒送给梦中情人,同时奉上一封情真意切的情书。

    傅平安的梦中情人叫孔确,是高三五班的班长兼团支部书记,学习好,人品好,高一新生入学的时候, 校长问大家,这世上什么事最难,全体新生鸦雀无声,只有孔确站起来回答,那答案傅平安没齿难忘:“做人最难。”

    校长对这个参透了人生哲理的女生极为欣赏,问她叫什么名字,孔确朗声回答:“孔确,孔雀的孔,正确的确。”

    孔雀长得很有个性,不丑,但也不漂亮,她虽然不是校花,但却是傅平安心目中的校花,这份感情憋了三年,明天必须表白,说不定可以相约考同一所大学,到大学里继续携手人生哩。

    傅平安想着想着,口水滴了下来,这时候政治老师点到他的名字,傅平安赶忙站起来,脑子里空空如也,只看到政治老师期待的眼神。

    沐兰干咳一声,快速在白纸上写下三个字:“潘基文。”

    傅平安答道:“是潘基文。”

    满堂哄笑,政治老师扶了扶眼镜说:“你在想什么,我问你联合国秘书长是谁了么,脑子开小差了是吧,到后面站着去。”

    傅平安垂头丧气往回走,瞥一眼坑害自己的元凶,沐兰回报以更狠的眼神,那意思很明白,谁让你偷吃我的葵花籽的!

    鉴于是寒假期间补课,放学时间略早,傅平安直接跑到夜市,花一百五十元钱买了一个精美的八音盒,装上电池会唱歌,还有小人跳舞,再找一个精美的盒子和一条丝带,回家后坐在八仙桌旁,绞尽脑汁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表白信,和八音盒一起包起来,扎上丝带,放进书包。

    家里没大人,俩孩子敞开了玩,傅平安带弟弟去了网吧,给他开了一台机器可劲的造吧,自己也肆无忌惮的玩起来,年轻人精力旺盛,熬夜如同喝凉水,毫无影响。

    后半夜,范东生就不行了,兄弟俩挤在小床上眯了一会儿,早上一起回家补觉,路上又遇到了晨跑的女生,不过她已经跑了一圈开始回程了,傅平安一直看着她进了后面那座楼的二单元,心中升起一个想法,或许这个女生就是对面那个十一点准时熄灯的学生。

    傅平安早早来到学校,将礼物盒子放进了孔确的桌洞,然后开始了心神不宁的等待,一上午都在忐忑中度过,他确定孔确看到了礼物,也拆开情书看了,不过看她表情非常平静,并无普通女生收到表白后的紧张和幸福。

    不愧是我喜欢的女生,淡定!

    中午放学时分,孔确经过傅平安身旁,将一个纸条丢给他。

    傅平安的心剧烈跳动起来,成了,成了!有回应了!他手都在颤抖,打开小纸条,先放在鼻子下闻一闻,淡淡的少女体香,沁人心脾啊,字迹娟秀,内容也极尽诱惑。

    “一点,小树林见。”

    傅平安一蹦三尺高:“欧耶!”

    中午饭他很谨慎,没吃带蒜的品种,就一碗清汤阳春面,连辣椒都没放,吃完漱口,又买了一盒绿箭口香糖,咔咔的不间断嚼完,待会儿要约会哩,口气熏着人家也不好,保不齐还很有可能接吻哩,不行,再买一盒绿箭。

    一点差五分,傅平安准时来到学校操场尽头的小树林,来之前特地去男厕所梳了头,自以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一点整,孔确背着双肩包过来了,傅平安有些紧张,准备好的台词全忘了,主动权尽失,孔确落落大方道:“谢谢你的礼物,我觉得咱们应该聊聊。”

    “嗯,我也这么觉得。”傅平安终于找到了感觉,正准备直抒胸臆,没成想孔确一句话就把他问懵了。

    孔确说:“对于人生,你有什么计划?”

    “我……”傅平安张口结舌,他活了十八年,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人生还能有什么明确的计划么,不就是考大学,找工作,找对象结婚,繁衍下一代么,但这个平凡且庸俗的答案肯定不是孔确想听的。

    “对于人生,我有自己的规划安排。”孔确侃侃而谈,“以我的成绩,考上211、985基本上没问题,但我希望能有更高的起点,所以我参加了很多课外补习班,家里还给我找了外教补习英语,我的目标是北大清华,毕业后我会继续考研,但不打算读到博士,硕士学位拿到之后,我想先周游世界,然后找一份投行的工作,积累了经验之后自己创业,三十岁达到财务自由,我家里的条件一般,父母能给我的仅仅是不拖后腿而已,所以在人生道路上,我注定要独自奔跑……”

    对于孔确的家庭条件,傅平安是做过了解的,孔伯伯可是市财政局的副局长,阿姨是师大的教授,这样的公务员加高知的强强联合家庭,用不拖后腿来形容太谦虚了。

    还有投行是什么,他不懂,也没好意思问。

    孔确接着就把话题引到傅平安身上:“傅平安,你很聪明,不怎么学习,成绩还能排在中游,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不过咱们注定不是同路人,对于你的表白,我很感谢,这会是我高中生涯难忘的一段经历,八音盒我收下了,信还给你,也祝福你早日找到心中所爱。”

    傅平安接过信,惨然一笑,孔确怎么走的他都没注意,一个人游魂一般在小树林里晃悠着,他一点也不恨孔确,人家说的句句在理,也给足了自己面子,可这些理智又礼貌的话语,却在少年心里切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

    十八年来,傅平安从没这么消沉失落过,孔确的话伤了他,更让他清醒,以孔确的学习成绩和家庭条件依然这么努力,自己什么家庭条件?父亲下岗之后天南海北到处混,没给过家里一分钱,母亲开个小卖部整天打麻将,自己也是鼠目寸光,胸无大志,脑子里一团混沌,浑浑噩噩的活着罢了,有什么资格向人家孔确表白,如果说孔确真的是一只美丽的孔雀,那自己就是不折不扣的癞蛤蟆。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三章 第一重打击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三章 第一重打击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