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一百六十五章 姜还是老的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大又被抓了三个学生,而且都是傅平安的室友,在校园里引发热议,各种版本的谣言流传,大学里不乏聪明人,有人猜到范建等人的被捕和一则帖子有关,而这个帖子里牵扯到了刘亚男和刘康乾的伯父刘风运。

    刘康乾的心情很复杂,看到帖子上熟悉的名字让他很不舒坦,  熊茹是他的伯母,刘婕妤是他的堂姐,现在护照号码银行账号在美国的地址都被人扒的清清楚楚,用时髦的词来形容,刘风运就是个裸官,妻儿都在美国,自己在国内发财,如果帖子上那些行贿都是事实的话,那伯父距离被双规也不远了。

    《红楼梦》是刘康乾最喜欢的小说,上初中时就读的如痴如醉,对书里的人物无比熟悉,他总觉得贾府的故事和自己有相似之处,都是功勋世家,都有一个最宠爱的孙子,但又有不同之处,贾府的两个第三代,贾政和贾赦在政治上都没什么进步,而老刘家的第二代都是翘楚,尤其是伯父刘风运,上到副省级指日可待,父亲差点意思,但在国企也是显赫的副厅级,刘康乾有信心比伯父和父亲做的更好,但前提是父辈打下牢固的基础。

    老刘家现在的领头羊就是大伯,大伯被人举报,就是在摧毁老刘家,就是在破坏刘康乾从政的基础,这是不可容忍的。

    刘康乾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要肩负起维护家族利益的责任了,他以学生会主席的名义命令学校论坛和贴吧的管理员,凡是境外反动势力造谣污蔑的帖子一概删除,发帖者禁言,情节严重者报网警处理。

    命令一出,天下太平是,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刘康乾却并不感觉轻松,删帖是治标,不能治本,他寻思着要写一篇文章拨乱反正,想来想去,决定以高速公路建设入手,主题是讴歌高速公路建设者们,当然主要是为了歌颂他的伯父刘风运。

    身为主席,再亲自写文章就有些不合适了,再说人要明白自己的能力边界,刘康乾知道自己英语口语好,爱好广泛,社会资源多,但是写文章尤其是这种歌功颂德的文章,还真不如中文系的学生,他安排下面人进行内部征稿活动,设立一二三等奖,奖品优厚,征文活动就叫“江东速度”。

    ……

    江大教工宿舍,史老把经过自家门口的邻居小孩叫来,给他十块钱,让小孩跑腿送一封信,小孩颠颠跑到校园里的办公楼,把信交给邵文渊,邵文渊看了信,又给了小孩十块钱辛苦费,然后来到教工宿舍拜访史老。

    “老师,您给我打个电话就行,还让人跑腿,这效率多低啊。”邵文渊说。

    史老笑了:“安全,我喜欢这样。”

    邵文渊说:“老师就是喜欢这种老派的做法。”

    史老说:“他们又抓了三个学生,因为这个。”说着拿出一叠打印纸来,“你看,字号还挺大,孩子们是担心我老花眼看不清楚呢。”

    邵文渊说:“这个我在网上看到了,这几个孩子胆子够大,举报厅级官员,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老师。您叫我来,是想营救这几个孩子,就跟当年那样。”

    史老哈哈大笑:“非也非也,这又不是1948年,这几个孩子不会有事的,我是想帮一下你那个小师弟。”

    邵文渊愕然:“您老这是把傅平安收做关门弟子了?那他的福分可大了,这辈分也够高的,曾徒孙都有当博导的了。”

    史老说:“这是缘分啊,老了老了,又让我找到年轻的,战斗的感觉了,现在孩子身陷囹圄,学生被诬陷入狱,我们做师长的,岂能坐视不管。”

    邵文渊叹道:“能让我百岁高龄的恩师再次入世,他也是第一人了,罢了,我就陪老师大闹天宫吧,您说,怎么管?”

    史老说:“武器都摆在这里了。”

    邵文渊看着这些纸,上面全是交通厅刘风运贪腐的铁证,他沉吟道:“以我们的名义……不过我有一个新的想法。”

    史老说:“不妨把你的想法写出来,看看是不是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邵文渊欣然同意,两人各自找了张纸写下自己的想法,然后对比。

    史老写的是:“打谭放刘。”

    邵文渊写的是:“各个击破,先易后难。”

    师徒二人爽朗大笑,确实是不谋而合了,打谭家兄弟和貔貅集团,相对更加容易,虽然他们的背景很深,但大厦将倾,自顾不暇,而且正好暗合了高层剪除某人羽翼,扫清周边的计划,可谓痛打落水狗,而刘风运则不同,他背后是江东省内的各方力量,牵一发动全身,并不好动,只有打掉谭斌之后,才能轮得到刘风运。

    确定了战略方向之后,就是战术布局,两位老先生虽然不是政治家,但熟读历史,对于历朝历代的政治斗争如数家珍,料理谭家兄弟简直是易如反掌,就抓住老百姓最痛恨,社会影响最恶劣的一点来打,不打他官商勾结,只打他涉黑。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他们能动用的资源很多,谭家兄弟作恶多端,罄竹难书,求告无门的苦主多了去了,收集罪证很容易,怕的是被最恶势力反噬和报复,毕竟谭斌的大后台现在还没倒。

    史老说:“小邵,这是一场战争,年轻人已经冲上去了,咱们都老了,就不应该怕死了,你说是不是?”

    邵文渊说:“唯老师马首是瞻。”

    战役开始,史老坐镇指挥,运筹帷幄,邵文渊利用自己的社会身份,联系了一批受害者,收集了大量证据材料,联名十余位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身份的社会贤达,一起发声,控诉黑恶势力谭斌谭辉兄弟。

    老人家们不懂网络,不会花钱找大V转发,更不会聘请水军造势,但他们的身份摆在这儿,不需要在网络上造成多大舆论,就能引起高层关注。

    没两天,中纪委就打来了电话。

    ……

    谭辉还在为自己的一步妙棋洋洋得意,他觉得终于办了一回漂亮事,比大哥还高明那么一点,大哥就知道陪领导喝酒,这种方式已经过时了,要懂得网络才能适应新时代。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引以为傲的帖子,既打了军方的脸,又让警方下不来台,军方没在网络战场上辟谣争辩,军区政治部正式发公文给江东省委宣传部,要求打击网络谣言,维护我部退伍士官合法权益。

    警方不满的是这篇帖子黑了近江警察,傅平安把三个人打成重伤,半年都没有立案,这就是说警方渎职了?詹树森大为恼怒,自从听史老讲了故事之后,他多方打听了上面的事情,虽然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神仙打架,凡人别跟着瞎掺和,身为警察,更不能偏向某一方,公事公办,不偏不倚,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这就是傅平安在看守所得到特殊照顾的原因,如果真如谭辉的意,在看守所把人搞死,把这个锅最后还不是警方来背。

    詹树森现在已经站在中立的立场上,这案子要复核,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是故意伤害就逮捕审判,是正当防卫是请求检方撤诉。

    而此时缉毒警高岩正式进入休假期,开始调查父亲的车祸死亡一案,让他震惊的是,工地上意外死亡的人,竟然不止一个……

    ……

    江大本来是不设学生会专门办公地点的,有事情就临时借用办公室或者教室,但刘康乾“继位”以来,学生处在团委隔壁给他们找了一间办公室,用作刘康乾和学生会主席团日常办公,刘康乾把这里布置了一下,办公桌后面摆着国旗和党旗,看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领导人办公的地方。

    他正在审阅下面报上来的稿件,中文系的稿子中规中矩,适合在正式媒体上发表,但是看着太像官样文章,不符合他的要求,忽然一篇稿子让他眼前一亮,这篇文章的名字叫做《令人眼红的江东速度》。

    文章用江东高速公路建设与澳洲一个公路建设相比较,澳洲从论证到立项用了多少年,建设又用了多少年,效率低的要死不说,动辄还因为可笑的原因停工,而在江东,建设一条高速路效率简直快的吓人,正是因为又快又好,所以引起了一些人的眼红,搬弄是非,造谣污蔑,没办法拿过硬的工程质量说事,就只要中伤我们的领导干部……这种卑劣的做法令人不齿,广大群众也不屑一顾。

    行文诙谐幽默,不拘一格,刘康乾拍案叫绝,拿出红笔画了个圈,钦定为一等奖。

    一个干事走进来报告:“主席,有人找。”

    刘康乾刚要说让他进来,那人却已经进来了,夹着皮包跟着收电费的似的,亮出证件说:“公安局的,有事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警官证上的名字是张湘渝,刘康乾不动声色,说我先处理一下文件,给我五分钟时间,警察说好的,我在外面等你,然后刘康乾给小姑父打了个电话,说有个叫张湘渝的警察来找我,可能是因为大伯的事情。

    小姑父多干练的人,当即答道:“你跟他去,啥也别说,我这边马上找人。”

    刘康乾跟张湘渝来到公安局,问的果然是半年前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只有刘康乾是第一目击证人,刘亚男当时在卧室内,角度看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

    “笔录不是做过了么?”刘康乾问。

    “当时的笔录因为保管不善,丢失了。”一个警察说。

    “我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刘康乾坚定的说道,天平的一端是伯父,是家族的未来,另一边是傅平安,孰轻孰重,不用人教。

    但他不能撒谎,因为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弥补,他什么都不用说就够了,其他的事情别人会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六十五章 姜还是老的辣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五章 姜还是老的辣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