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的血总是热的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的血总是热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错,有点朝廷钦犯的感觉了。”傅平安对自己的待遇非常满意。

    高岩说的没错,这是警方给予犯罪嫌疑人的最高VIP待遇,也是市局一把手詹树森亲自安排的,装甲车押运,警车开道,所到之处交警执行交通管制,让押运车队一路通畅开向看守所。

    当然,待遇并不是礼遇,而是一种威慑,让犯罪嫌疑人明白,警方高度重视这个案子,别存在侥幸心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装甲车是防暴大队调来的,除了高岩之外,还有四个荷枪实弹的特警,傅平安上了脚镣手铐,但是丝毫没有畏惧之色,还有心思透过窗口看外面的街景,还对装甲车的钢板厚度提出质疑:“这种警用装甲车也就防个手枪,连步枪都防不住,我在机步旅开过步战车,那才叫真家伙。”

    特警们目不斜视,都不搭理这家伙,他们押送过很多犯人,但是没见过这种坦荡无畏的,就跟被捕的地下党人一样谈笑风生。

    本来高岩把人带到火车站,任务就算完成,但他执意不肯打开手铐,非要把人送到看守所,上级领导看在他们劳苦功高的份上便同意了。

    从火车站到看守所,并不经过市区,在交警的保驾护航下,车队抵达看守所,驶入大门,办理交接,看守所方面也是如临大敌,刑警队检察院的人都到了,向傅平安出出示逮捕文件,让他在上面签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跑到天边也一样抓牛回来。”一个警官说。

    手续办完,人犯交给看守所,高岩解了自己的手铐回去,自打进了看守所,他和傅平安就只有眼神上的交流了。

    傅平安的所有随身物品被收缴,换了马甲和拖鞋,剃了光头,洗冷水澡,体检,进了二道门,从此和自由再不交集。

    他不知道的是,高岩在他的大帐上存了一千块钱。

    在火车上,耿直讲过看守所里的事儿,几十个人挤在一间屋里,新人只能睡在马桶边上,吃的极差,菜里没有一滴油,遇到恶霸牢头还要挨揍,对此傅平安都做好了准备,但是当他走进牢房的时候,还是震惊了。

    牢房里只有五个犯人,而且全都是斯斯文文,慈眉善目的,一看就不是暴力罪犯,睡觉的地方很宽敞,狱友们也都很和蔼,仔细一问,原来他们都是从各个牢房临时抽调来的,再问犯的什么罪,不是贪污受贿就醉驾。

    傅平安进来的时间很巧,正摊上吃午饭,今天吃红烧肉和米饭,大锅菜烧得很香,犯人们吃的很开心,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

    吃完饭就是午休,狱友们躺在宽敞的大炕上,舒服的打滚,据他们说,在原来的牢房里,睡觉只能侧着身子,人贴人,比春运的绿皮车还挤,臭脚丫子味,屁味弥漫,刚来根本受不了。

    傅平安知道,他们是沾了自己的光了,至于为什么给与优待,他也想不明白。

    下午是学习时间,六个人抬头看电视里的法制课程,正学着,看守来提人,傅平安的律师来了。

    傅平安见到了自己的律师,他表示我不需要指派的律师。

    “我不是指派律师,我是胡大鹏先生帮您聘请的律师,这是委托书,您看一下没问题签个字就行。”律师还拿出自己的名片,不是近江本地的律师,在傅平安看文件的时候,他忍不住对近江警方的专业素养表示了赞叹。

    “非常懂法,非常客气。”律师说,“对了,这边条件怎么样?”

    “非常好,除了不能出去之外,我很满意。”傅平安说。

    “那就好。”律师说,“案卷我看了,典型的正当防卫,检察院不撤诉的话,这官司我们也赢定了。”

    傅平安说:“这个案子有两个关键证人,一个是刘亚男,一个是刘康乾。他们可以证实,谭辉在实施非法拘禁,并且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时,我才出手的。”

    律师说:“放心,黑白他们颠倒不了。”

    ……

    谭辉很着急,他安排了三个杀手进了看守所,准备用磨尖的牙刷柄教训一下傅平安,事儿都安排妥了,让他们住一间牢房,可是事到临头,所长亲自安排这个犯人,旁人插不上手,据说丫住的很挺宽敞,一点不遭罪。

    不能直接搞他,那就搞臭他的名誉,谭辉再次花钱雇佣在网上抹黑傅平安,这回他吸取了经验,花重金请了高手指点,高手收费很贵,但物有所值,他的团队专门在网上兴风作浪,操控舆论,想让谁红谁就红,想搞臭谁,那谁就一定会被封杀。

    “这年头,没有谁的屁股是干净的。”这是高手的名言。

    “这小子的底子还真是挺干净的。”谭辉说,“老实说,要不是他和我作对,我还真想结交这个朋友,够爷们,够狠。”

    “干净也能给他搞脏。”高手不屑一顾,“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这是我们祖师爷留下来的话。”

    谭辉说:“你们祖师爷是谁?”

    高手说:“他是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全名叫做保罗.约瑟夫.戈培尔,当过德国的副国级领导人。”

    谭辉肃然起敬:“不错,有机会你帮我引荐一下,我哥肯定想认识这样的朋友。”

    高手笑笑,说:“瞅个机会吧。”

    既然有德意志副国级的哲学博士加持,这事儿肯定靠谱,谭辉很爽快的支付了五十万,高手拿了钱就开始办事,文案先行,他先让人给某个账户打了二百块钱,然后在QQ上联络了旗下的写手,安排他写篇文章黑人。

    写手正在地下室吃泡面,看到手机上的银行短信通知,立刻振作起来,用了一晚上时间,炮制出一篇文章来,他的切入点非常刁钻,用的是当事人的口吻,也就是在那次事件中受伤最重的的谭辉保镖李小杰的名义。

    在他的键盘敲击下,李小杰从谭辉的贴身保镖变成了某公司保安员,退伍军人,兢兢业业,憨厚老实,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乡下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等着结婚,却被纨绔恶少打伤,一个睾丸坏死不得不切除,因为无权无势,求告五门,官司拖了半年都没有影,没办法只好求助网络,希望广大网名帮自己伸张正义。

    随贴附带了李小杰当兵时候的照片,受伤住院的照片,病历本,收费清单,还有乡下的茅草房,满脸皱纹的爹娘。

    这些照片半真半假,而且没有提到真凶的身份,谁也不能说是造谣污蔑,水平确实很高,高手将帖子发到微博,又花钱买了流量,其他人跟帖中才隐约提到傅平安的身份,含沙射影一番,效果极佳,尤其是退伍兵身份,乡下的爹娘,没钱治疗,都是打动受众的痛点,一时间转发评论无数,引起了强烈舆论关注,那些没拿钱的大V也加入进来,质问有关部门,要替老百姓要个说法。

    这帖子谭辉也看了,乐得他前仰后合,情不自禁的赞叹:“真他娘的是个人才,黑的能说成白的!”谭总非常满意,不但爽快把尾款给付了,另外又给了一万块钱,说是给写稿子的朋友买点鸡蛋,补补脑子,于是高手给写手打了五十块钱作为奖励,在QQ上给他留言:“小强,干得不错,下回继续努力。”

    江大宿舍,傅平安的三个舍友看到了网上的帖子,无不义愤填膺,杀人还要诛心,但对方是貔貅集团,他们三个普通大学生又能做什么。

    此前范建想了个办法,将优盘里的内容打印出来,偷偷塞到了史老门口,他们希望史老能出手帮助傅平安,但是几天下来没有动静,看来史老是指望不上了。

    “这样搞法,老大会被他们搞死的。”范建说,“也许再见他,就得十年以后了。”

    路琨说:“不能坐以待毙,咱们得干点什么。”

    赵劲也附和:“得干点什么。”

    范建冷笑:“你们知道貔貅集团的背景么,短短几年就从默默无名变成江东知名企业,资产百亿,可是他们有什么产品,有什么知名商标,做出过什么贡献?没有!我上网查过,他们手底下冤魂可不少,咱们想对付他们,得多预备几条命。”

    路琨怒道:“那就缩了么?你个杠精,就知道和我们抬杠,真正遇到事,你就是个怂货。”

    范建说:“我是不是怂货另说,如果这是战场,我肯定不会抱着手榴弹去炸敌人的碉堡,我会想别的办法,保全自身,打击敌人。”

    赵劲说:“有啥计划赶紧说。”

    范建说:“事到如今,反正都是一个死,咱们豁出去了,老大既然留下证据,就是想让我们替他公开,那就公开。”

    路琨说:“那还是找死啊,人家顺着网线就能摸过来,把咱们全都办了。”

    范建说:“亏你还是大学生,学了这么多年网络技术,是让你翻墙看片的么,有的是黑客技术掩护我们真实的地址,伪造成境外发帖,他们根本找不到人。”

    路琨和赵劲对视一眼:“行,干!”

    范建摇摇头:“你们再考虑一下,我这一招,并不是万无一失,如果被查到,有可能跟老大再做室友。”

    两人异口同声:“那也不错。”

    三人的电脑技术并没有多优秀,但他们有动力,有热忱,现学现用,公开在微博、论坛等处发帖举报貔貅集团和江东省交通厅长刘风运之间的钱权交易,以及刘风运本人的贪腐行为。

    交通厅方面接到通报后迅速报案,有关部门排查后,锁定嫌疑人,一辆警车开到江大,将范建路琨赵劲三人带走。

    派出所里,三个人表面上都是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表情,实际上难过又愤怒,有人造谣污蔑,却逍遥法外,他们只不过是举报贪腐,就被抓了,这是什么道理。

    等了两个小时,一个穿黑夹克的人走了进来,笑容和蔼:“同学别怕,叫你们来,是了解情况,自我介绍一下,省纪委第一监察室,刘国骁。”说着亮出红皮带国徽的纪委执法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的血总是热的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年的血总是热的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