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第一百六十二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月的云南边陲,天气已经很热,两人刚从密林里钻出来,热带丛林荆棘密布,身上衣服都刮的一条条的,脸上手上遍布血痕,太阳热辣辣的,汗水从头伤流下,伤口蛰的生疼,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但谁也不敢分心,稍一分神就要命。

    两把枪互相指着,两个人高度紧张,手指压在扳机上,互相用最凶狠的语气命令对方放下枪,当然都是自说自话,高岩脑瓜子嗡嗡的,根本听不到对方说的是什么。

    “警察,放下枪,你被逮捕了!”

    “放下枪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再不放下武器我就开枪了!”

    “你开啊,你先开枪我也能先打死你!”

    一阵色厉内荏的叫嚷之后,双方慢慢平静下来,高岩是个年轻的刑警,开过枪,但没杀过人,这种高强度的对峙让他的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傅平安就强多了,他上过战场,杀过不止一个人,又经历过漫长且煎熬的战场综合征折磨,心理素质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只是不想杀这个无辜的警察而已,不然早就一枪爆了他的头了。

    “要不这样,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放下枪,慢慢的放,好不好?”傅平安提出建议,“这样瞄准,容易走火。”

    “你先放,我信不过你。”高岩说,心里焦躁万分,为什么耿大队还没出现,他又不敢拿手机,生怕一分神被对方先开枪。

    高岩哪里知道,耿直在跨越一条沟的时候崴了脚,现在变成了瘸子,脚踝肿的老大,走都走不动,没法来支援他了,就算能走得动,两人也失散了,这地方手机信号差得很,耿直想打电话都打不通。

    “我他妈又不是傻子,要么一起放,要么一起死!”傅平安手枪举的很平稳,哪怕他在破口大骂,枪口依然纹丝不动。

    高岩感受到了压力,他真怕自己撑不住了下意识开枪。

    “好吧,一起放,慢慢放,等等,把枪放哪儿?”高岩问。

    “把枪放回去。”傅平安左手掀开衣服,露出腰带,开始查数:“一,二……”

    两人极其缓慢的同步将枪口下垂,平举,收回手臂,将机头大张的手枪别在腰带上,就像两个决斗前的西部牛仔。

    高岩终于松了一口气,枪口指着脑袋的压力太大了,现在到了攻心阶段,他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对方投降。

    “傅平安,你别冲动,你只是故意伤害罪,又不是杀人罪,你这样一走了之,想过父母么,想过亲戚朋友的感受么,一辈子当逃犯,心理压力有多大你知道么,天天睡觉睡不安稳,听见警笛就害怕,你愿意过这样的日子么?”

    这是在警官学院上学时学的攻心战术,劝导一般的犯罪嫌疑人时很管用,但对方是傅平安。

    “你和我谈心理压力?”傅平安笑了,“我是精神病人你知道么,有证的,我抗压能力可好了,我不会睡不安稳的,我还要让他们睡的不安稳,如果我跟你回去,你知道我会面临什么?被关在看守所里几年迟迟不开庭,用尽各种办法折磨我,因为我根本没犯罪,他们就是想整我而已。”

    高岩说:“既然你没犯罪,那就更好办了,跟我回去,我保证你受到公正的待遇,看守所里不会有人虐待你,暗害你。”

    傅平安嗤之以鼻:“你老几啊?工作几年了?什么职务?什么警衔?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女朋友被他们非法拘禁,报警后反而被一直拘留到现在,不起诉,不审判,就这样一直折磨着,他们的套路我懂。”

    高岩说:“你一定搞错了,你跟我回去,我带你去市局申诉,另外我很感兴趣,你说的‘他们’究竟是谁,有这么大能量,可以只手遮天。”

    他在故意拖延时间,拖得越久,援兵赶来的希望就越大。

    傅平安不知是计,还一本正经的给他解释:“他们就是谭斌、谭辉兄弟,这两个名字你不会陌生吧,我女朋友掌握了他们行贿的证据,所以才被整,你知道我这个案子为什么过了半年才要抓我么,因为我向纪委举报他们了。”

    高岩说:“据我所知,你把一个人睾丸踢碎了,还扎了另外一个人八刀,把谭辉的嗓子也打坏了,这你不否认吧?”

    傅平安说:“没错,是我干的,我一个人赤手空拳被他们骗到酒店,一进门就看到我同学刘康乾被绑在沙发上,屋里床上还绑着个女人,三个大汉虎视眈眈,我请问你,警官,换做是你,是不是要坐下来和他们好好聊聊,劝他们悬崖勒马?”

    高岩说:“明白了,你这不属于故意伤害,是互殴。”

    傅平安气笑了:“你上警校的时候,刑法课及格了么?算了,我也不和你争,你们遇到这种案子都给算互殴,老百姓在你们眼里就没有正当防卫的权力。”

    高岩说:“我说了不算,要法院说了算,你跟我回去,相信法律,相信正义,会还你一个公道,你现在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你知道私藏枪支是什么罪么?”

    傅平安说:“你当我傻啊,我就算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我不想不明不白死在看守所,也不想像高速公路的监理那样被人撞死灭口。”

    高岩的心猛然抽动了一下,他咬牙问道:“你说什么监理?”

    傅平安说:“谭家兄弟勾结交通厅长刘风运,拿下高速公路建设合同,层层转包,工程粗制滥造,一个监理实在看不下去想举报,被谭辉找人撞死了,这事儿人尽皆知。”

    高岩一口血差点吐出来,当时他确实怀疑过,也想调查,但是被上级阻止,领导找他谈话,就像现在自己开导傅平安这样,让他相信组织,相信法律,后来调查结果出来了,就是个意外而已,绝不是谋杀,他虽然疑窦重重,还是选择相信。

    现在傅平安又把这事儿掀出来,等于在高岩伤口上撒盐,他是警察,比一般人更加的多疑,父亲的死疑点重重,极有可能是被人谋杀,而凶手就是谭家兄弟,现在谭家兄弟又要灭傅平安的口,而自己却要帮他们抓人。

    何去何从,他心乱如麻。

    他是警察,信仰程序正义,他也是普通人,是儿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面前站着是人,是打伤谭辉,举报貔貅集团的豪侠勇士,按理说自己应当和傅平安并肩战斗,血债血偿,可惜的是,站在法律角度,他们一个是兵,一个是贼。

    “那个被撞死的监理,叫高宗汉,是我的父亲。”高岩缓缓说道,字字泣血,“我爸为了给我攒买房子的首付,一把年纪还在工程一线,他从年轻时就是个认死理的人,到老了更倔,我能想象得到,他看到伪劣工程时的愤怒,他眼里不揉沙子,我小时候涂改成绩骗他,能被他打的屁股开花,他是被一辆泥头车撞死的,头没没了,还不到六十岁,我还指望他在我婚礼上讲小时候打我的段子呢,可惜不能了……”

    两行泪从高岩脸上流下,这不是能装出来的悲伤。

    傅平安咬牙启齿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报仇!”

    “我会报仇的,不过不是现在。”高岩猛然拔枪,对准傅平安,“现在你得跟我回去,我是警察,我不管别人, 但我穿这身衣服,我头顶国徽,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誓言!”

    傅平安也同时拔枪,但两人都没有开枪。

    “你想走也行,打死我。”高岩依旧在流泪,“打死我你就能走了,我也不用纠结了,可惜就不能给爸爸报仇了可我真的没办法放你走,虽然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对不起,因为我是警察。”

    傅平安的手指压在扳机上,都压到了二道火,轻轻一触就会击发,可他真的不想打死这个小警察,另外他发现,高岩的手指虽然放在扳机上,但是手腕无力,手指也没有绷紧,他根本没打算射击,而是一心求死。

    “打死我,你就杀了警察,无罪也变成了有罪,你这辈子都不能翻身了。”高岩流着泪说,“你放下枪,跟我回去,我请你相信一个警察的誓言,虽然我什么也不是,但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有正义和公理存在,我会给你一个公平。”

    这个小警察疯魔了,傅平安叹了口气,看来不打死他真的没办法跨过国境线了,可是就像小警察说的那样,打死警察,就真的无解了,何去何从,他同样心乱如麻。

    突然之间,傅平安合上击锤,关上保险,将五四手枪丢在地上:“好吧,你赢了。”

    高岩依然举着枪,左手从后腰拿出一副手铐丢过来:“自己戴上。”

    身后传来声音:“傅平安,别耍花样,还有一把枪对着你呢。”原来是耿大队拖着伤腿终于赶到。

    两把枪瞄着傅平安,这下是彻底没戏了,傅平安捡起手铐,戴在腕子上,耿直看了看地上的枪,长出一口气。

    高岩捡起傅平安的五四,娴熟的拆成零件,奋力丢到国境线的另一边。

    “不存在什么枪支。”高岩面对耿大队质疑的眼光,面无表情的解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六十二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