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六十章 史老讲古

第一百六十章 史老讲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傅平安盲流的时候,故事依然在进行。

    市局,刑侦支队办案区,范建已经被抓进来好几个小时了,作为九零后大学生,他懂法,知道警方最多留置自己二十四小时,但这依然很让他恐惧,毕竟是第一次进公安局,而且是作为嫌疑人身份。

    被抓的原因范建至今搞不明白,怎么傅平安突然就成了警方抓捕的目标,老大明明是人大代表,学生会主席,这么多光环头衔护身的人,咋就沦为罪犯了呢,他不敢有所隐瞒,将掌握的事情全说了,但警察还是没放他走,让他再想想有啥遗漏的。

    范建正在长椅上枯坐,忽然又进来一个人,是个面熟的小老头,这不是老大的忘年交史老么。

    “同学,你也来了。”史老笑眯眯道,范建一愣,难道他是来接自己的?不对,他说的你也来了,说明史老也进来了,不用问,也是因为傅平安的事儿被牵连。

    一老一少在羁押室里谈天说地,有人作伴,范建的情绪就放松了,不自觉地开始和史老抬杠,但是他的质疑和反驳全都被史老巧妙地化解于无形,杠都杠不起来,抬到后面,变成了史老在说,范建诺诺连声。

    门又开了,一个中年领导走进来,春风满面,大笑道:“误会,误会,完全是个误会,年轻人不懂事,我替他们给您老人家赔礼道歉了。”

    史老早知如此,笑道:“不碍事,不碍事,你谁啊?”

    领导说:“我是刑侦支队的,于钦,叫我小于就行,我送您老回去,史教授这么大年纪了还来配合我们的工作,真是令人感动啊。”

    史老眼皮一翻:“我不走,我也不是来配合你们工作的,我是被你们用警车抓来的,小于,1948年的时候,我就在江大当教授,有一次我保护了几个学生,那时候叫通共嫌疑,中统特务开着美国小吉普来校园里抓我,也是客客气气的,请回去喝茶,小于,你让我恍惚间回到了当年啊,那时候风华正茂,现在都一百岁的人了,居然又进来了,有趣,我不走,我还要体验一下年轻的感觉。”

    范建噗嗤一声笑出来,老爷子真是风趣中见风骨,是个狠人。

    于钦依旧赔笑:“您不走也成,咱换个地方,值班室有床,您去那儿歇着。”

    史老说:“不去,这儿挺好,不过我晚饭还没吃。”

    于钦说:“小李,赶紧叫盒饭,不,点菜。”

    史老说:“一到晚饭这个点,还就想整两口。”

    于钦说:“小李等一下,带一瓶白的,算了,我自己去车里拿。”

    说罢,于钦颠颠去车里拿了一瓶五粮液回来,上楼的时候正巧遇到政委,政委看到于钦手里的白酒,忍不住质问:“于支队,五条禁令你当摆设啊?”

    “政委,办案需要,没办法。”于钦苦笑道,“下面人不懂事,把江大一百岁的老爷爷给请来了,请神容易送神难,人家点名要喝酒,不得拿点好的。”

    政委说:“有这事儿?”

    于钦说:“詹局亲自下的命令,这老爷子不好惹,听说连中央都惊动了,您忙,我先过去了。”

    四个菜,一瓶五粮液,于钦作陪,范建也跟着沾光坐在老爷子下首。

    于钦端起一杯茶:“老爷子,我还在上班时间,就不能陪您喝了,下回咱找个时间,一醉方休,来,我敬您。”

    史老不理他,看看菜,嘀咕道:“还缺个花生米。”

    于钦回头:“小李!花生米来一个!”

    与此同时,詹树森的电话被打爆,江东省四套班子一把手都被惊动了,纷纷打来电话询问为什么要抓史老,詹树森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再给于钦打电话问人放了没有,于钦哼哼哈哈,说正陪老爷子喝酒呢。

    “你个饭桶!”詹树森匆忙下楼,本来他是打算亲自去放人的,后来因为一个重要电话耽误了,还是派于钦去了,没想到这个小子办事如此不利。

    詹树森亲自负荆请罪,态度放的很低,他告诉史老,江大的书记和校长都在外面等您老呢。

    史老说:“不急,喝完再说,詹局长你也坐下吧,陪我老头子喝一杯。”

    詹树森说:“还没下班,要不咱换个时间?”

    史老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坐,我给你们讲讲故事。”

    詹树森很为难,还是坐了下来,毕竟史老是学界大佬,有资格给中央领导讲课的高人,听他唠唠嗑,没坏处。

    史老抿了一口酒,问詹树森:“局长大人,你什么行政级别?”

    于钦说:“詹局长是市局一把手,公安局长通常高配,是副市级。”

    詹树森矜持一笑,点点头。

    史老又问:“什么文化程度?”

    于钦说:“詹局是党校研究生学历。”

    史老说:“哦,那我就尽量讲的简单通俗一点吧。”

    詹树森苦笑:“那我就洗耳恭听。”

    史老说:“皇帝有两个儿子,长子立为太子,次子为藩王,皇帝病重,朝中几个大臣阴谋拥立次子继位,皇帝和太子联手扑灭了尚在萌芽中的叛乱,次子被废为庶人,等太子继位之后……哎呀累了,不胜酒力,剩下的故事你们自己编吧,走了。”

    说罢,饮尽杯中酒,扬长而去,当然还不忘把范建也带上。

    詹树森和于钦在后面恭送,直到送上车,两人才面面相觑,这故事啥意思?不懂。

    ……

    淮门,市局法制处处长李培文亲自驾车,带着范东生来到跨区执法的治安大队,法制处是公安局内部执法监督,考核评议,执法过错责任追究的部门,正好对口。

    李培文没有给治安大队的人留任何情面,严厉批评了一顿,说什么是群众娱乐,什么是聚众赌博,你们真的分不清楚么,法制处没给你们培训过?跨区执法就不说了,你们的法制意识在哪里?

    看着那些坏人唯唯诺诺,再看着李叔叔高大的身影,笔挺的制服上银色的警徽和肩章熠熠生辉,范东生心底涌起豪情壮志,这辈子一定要当警察!

    范东和傅冬梅被拘在治安大队的小黑屋里,两口子倒是心大,大不了治安罚款呗,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判刑。

    门开了,警察们进来赔礼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把两口子请出门,直到上了车,看到儿子,他俩才跟梦醒一样。

    “爸妈,这是我同学的爸爸,李叔叔,公安局法制处的。”范东生不无骄傲的介绍道。

    “谢谢李处长。”范东赶紧摸烟。

    “是我谢谢你们才对,一直没来得及感谢,你们养了两个优秀的孩子,大儿子且不说,东生也是个正直,正义的孩子,不瞒你们说,我爱人的命就是东生救的。”

    “原来那个大姐是您爱人啊。”傅冬梅恍然大悟。

    范东生一张嘴更是合不拢,原来自己救了李澍的妈妈啊,怪不得李澍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是啊,所以我听说之后就赶紧过来了,快高考了,不能因为这个耽误了孩子。”李培文说道。

    ……

    范建回到寝室,路琨和赵劲也刚回来,他俩作为傅平安的室友也被警方传唤了,三人今夜无眠,老大出事了,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警方拿走,看着空荡荡的床铺,他们睡不着。

    忽然范建感觉被褥下面有个硬东西,伸手一摸,是一个陌生优盘,他爬起来开电脑,插入优盘,浏览了几眼,路琨和赵劲也默默站在了身后,三人无语看完,对视一眼,都知道了老大被通缉的原因。

    “怎么办?”范建拿不定主意。

    “装作没发生?”赵劲说,“那也太对不起老大了。”

    “交给警察?”路琨说,“那等于白忙乎。”

    “交给值得信任的人。”范建说,黑暗中他的眼神坚毅,那是寻找光明的眼睛。

    ……

    傅平安洗了个澡,买了身新衣服,这些天来他扒火车,睡桥洞,脏兮兮的像个流浪汉,到了边境地区再这样就不合适了,得打扮的像个体面人,他在途中买了一张假的身份证,照片和自己有七分相似,应付旅馆网吧的检查够用了。

    云南边陲不必内地,这儿毒品肆虐,枪支横行,大量越战时期遗留的武器从境外流入,花上很少的钱就能买一支枪,傅平安就遇到了这样的枪贩子,这也是机缘巧合,他出手救了一个被多人围砍的哥们,那哥们为了报答他,愿意低价卖给他一把防身的家伙,顺便带他过境。

    傅平安是军人出身,对武器有感情,再加上出去之后要开创事业,必须有家伙傍身才行,于是他花了两千块钱,买了一支越南流入的五四式。

    这把手枪是抗美援越时中国援助过去的武器,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一直作为军官配枪, 没打过太多子弹,看膛线磨损程度就能知道,傅平安最擅长打五四,在374岛上他打报废了两把五四,打了上万发子弹,可以做到人枪合一,指哪打哪,手里握着五四,胆气就壮了十分。

    枪贩子又给他三个弹匣,一盒子弹,随即试了抢,家伙很好用,两人约定次日在这里碰头,开摩托车带他过境,只需要五百块钱。

    傅平安回去之后,给家里打了电话,询问父母情况,通话时间不长,就五分钟,他说我出了点事需要出国一趟,你们别挂念。

    虽然通话短暂,还是被技术截取到了号码和地址,消息迅速上报给詹树森,发现傅平安行踪,在云南怒沧州某边陲口岸附近。

    临时派专案组坐飞机过去也来不及了,因为嫌疑人随时可能越境,詹树森紧急盘点能用的力量,正巧禁毒支队有两个干警在云南出差,办的是另一个案子,已经办妥准备回来了,詹树森给他们打了电话,命令他俩留下抓捕傅平安。

    这两个缉毒警察一老一少,年轻的那个刚从刑警队转到禁毒支队,他叫高岩,曾经给傅平安做个笔录,并且怀疑过这个头上有光环的英雄。

    看到手机里的照片,高岩乐了:“我就说嘛,他肯定有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六十章 史老讲古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章 史老讲古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