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授权抓捕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授权抓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斌在吹牛,因为他知道傅平安并不是蚂蚁,是蚂蚁的话,就不会一个人打四个,是蚂蚁的话,就不会在公安内网上查不到档案,是蚂蚁的话,就不会年纪轻轻扛着诸多光环荣誉,是蚂蚁的话,这会儿他坟头上都该长草了。

    早在酒店那次,傅平安一拳打伤了谭辉的喉结,导致他至今发声沙哑,再也不能在KTV一展歌喉,以谭辉睚眦必报的脾气,有仇决不能过夜,警察来了之后他们就开始运作,通常不会自己下手,毕竟是生意人不是黑社会,能按照正常司法程序走的,何必脏了自己的手,直接把人拘了丢进看守所,自然有办法料理,证据模糊的直接在里面做了,证据确凿的,就顶格判刑,让丫在里面老死。

    但是这一套操作方法对傅平安不管用,找熟悉的哥们查了一下,这货是省级人大代表,青联委员,还是退伍军人,一级英模,荣誉称号获得者,不是凡人,没法随便拿捏,再说了,证据上也不确凿,虽然傅平安打伤了人,但这边非法拘禁的事儿也说不清楚,负责办案的哥们不想沾这个烫手山芋,谭辉暴跳如雷也没辙,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他倒是条汉子,没有找杀手打黑枪,而是选择约架,约架的结果是再次惨遭打脸,也证明了一件事,傅平安背后确实有人。

    此一时彼一时,谭家兄弟都是有大局观的人,为了自己的私仇可以忍,但是坏了上面的大事就不能忍了,傅平安居然敢搜集证据举报刘风运,这可犯了大忌讳,因为刘风运是貔貅集团财富来源的关键人物,动了他,就动了上面的财路,上面那位大佬一生气,很多人要倒霉,为了确保刘风运这条线的安全,谭斌甚至不在意刘风运本人的意志,遑论其他人。

    所以,不管傅平安有什么背景,有什么光环,这次都必须动他了。

    因为举报材料已经到了纪委,现在灭口没了意义,更重要的是惩戒,谭斌亲自来了近江安排工作,他那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弟弟谭辉只能充当马前卒,细致的事情必须大哥出马。

    经过一番考量,谭斌决定还是走司法程序,几个月前傅平安在酒店里打伤三人,这就是确凿的证据,让谭辉带着两个马仔去派出所报案,另一方面雇佣水军在网上掀起舆论。

    杀人先诛心,像傅平安这样的人不能随便动,要动就必须雷霆万钧,一击必杀,水军在微博上以受害者家属的名义注册账号,发帖喊冤,收了黑钱的大V公知纷纷转发,义愤填膺。

    在他们的文宣口径中,傅平安是一个好逸恶劳的军二代,混了个功劳得以免试进入大学,还当上了学生会主席,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大学期间和社会上的人来往密切,与人争风吃醋,在酒店打伤无辜群众,居然逍遥法外达半年之久。

    当然,因为经费有限,文案写得差,错误百出,真实转发量极少,而且又遇到一个公共事件,有媒体曝出老酸奶中含有有害物质工业明胶,我们吃的老酸奶都是废旧皮鞋练出来的,一时间网络流量都被酸奶和皮鞋覆盖,根本没人注意什么军二代打人事件。

    但这只是走个流程而已,谭斌打过招呼的有关部门认为这就是舆情,需要严肃处理,以儆效尤,相关文件转到相关部门,负责领导签了字,因为傅平安的人大代表身份,公安不能擅自拘留逮捕,必须严格走程序,公安局将材料报到检察院,检察官认真研究案卷材料后,做出批捕决定,经检察长批准,报请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得到许可后才能抓人。

    当然警察不会等到流程走完才动手,在等待人大许可的时间里,抓捕小分队已经来到江大校园,只要电话一到,立刻动手逮捕。

    一辆民用牌照的金杯十一座面包车里,挤着八个膀大腰圆的防暴队员,他们是刑警队借调来的人手,因为犯罪嫌疑人不但身份特殊,身手也颇为了得,寻常手段可能不起作用,负责抓捕的队长是老刑警张湘渝,他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将车窗打开一条缝,一手夹着烟,吞云吐雾。

    防暴队员们低声讨论着,能被抽调来执行这次任务,他们都很兴奋,据说点子扎手,是个练家子,大伙儿跃跃欲试,还准备了相应的家伙,在校园里不能动枪,电击器和警棍必不可少,另外还有四个钢质的小哑铃,待会儿目标出现,大家一拥而上,用抓捕毒贩的办法将其扑倒按住,其余人拿哑铃砸他的手腕和脚脖子,照骨折的砸,砸伤了再上脚镣手铐。

    “还早,我去摆个柳。”张湘渝下车,扬长而去。

    提请人大许可需要时间,但是动平头百姓就简单多了,在谭斌的授意下,淮门市公安局某区分局治安大队进行了一次跨区执法,三辆警车开到和平小区五号楼,将傅冬梅的小卖部给抄了,里屋两桌打麻将的街坊全被带走,连看店的范东也被拘留,罪名是聚赌。

    范东生正在学校上课,忽然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东生,家里出事了,赶紧给你哥打电话吧,找人把你爸妈捞出来。”

    “别急,啥事?”范东生临危不乱,听到“捞出来”三个字他就不慌了,他怕的是水火无情,被警察抓了不算啥事,听说是聚赌之后,他就更加的胸有成竹了,这不是犯罪,最多是违法,家里常年开棋牌室,打的是几块钱大小的麻将,又不是成千上万的大赌场,最多罚点款了事,母亲曾经说过,没有大事千万别惊动你哥,耽误他的学习,那这算不算大事,要不要惊动傅平安呢,范东生有些犹豫。

    他觉得自己能处理好这个事,于是请假去了派出所,才发现父母并不是被辖区派出所抓的,甚至派出所的人根本不清楚情况,说大概是跨区执法,但是这事儿又很蹊跷,跨区扫荡那些涉黄场子也就罢了,居民区的棋牌室,而且都是派出所知根知底的本分人,够不上聚众赌博啊。

    范东生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大,虽然猜不出原因,他还是先给傅平安发了条微信。

    傅平安正在教室上课,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弟弟的微信,他看了内容,立刻想到是自己连累了父母,举报不成,反而牵连家人,他嘱咐范东生别慌,去找茜姐帮忙,然后将手机交给范建,说放你书包里,我去一趟厕所。

    从提交举报信那一刻起他就活在警惕中,网上舆论开始炒作所谓的军二代打人事件就是前兆,这些都在他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从教室出来,傅平安并没有去厕所,而是走到窗边看向外面,树荫下停着一辆金杯面包车,四个轮子压得很低,可见车上坐了很多人,车玻璃贴了膜,看不清里面,满满一车人在路边停着不下来,有问题。

    他们来抓自己了,傅平安一阵颤抖,不是恐惧,而是愤怒,他清楚对手的份量,自己如果束手被擒,就会像刘亚男那样长期拘押,任人宰割。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决不能被他们抓住,傅平安下楼,在楼梯上瞥一眼门口,一男一女两个挺年轻的人正若无其事的站着,似乎是一对恋人,他们努力装作大学生的样子,但耳畔的空气耳机已经悄悄将他们出卖。

    傅平安回转身,从三楼窗口爬出去,他是攀岩高手,峭壁上都能来去自如,三层楼如履平地,三下五除二从二楼空调外机上跳到地面,抄近路奔寝室去了。

    寝室门口并没有便衣,傅平安上楼进寝室,将背包从床底拖出来,他的护照的备用手机都放在里面,想出去旅行的时候都不用收拾东西,拿了就走。

    同学们还在上课,每一间寝室都没人,走廊里空荡荡的,傅平安不打算走正门出去,刚打开窗户准备跃下,忽然身后传来声音:“别动了,慢慢回头。”

    傅平安慢慢回转头来,首先看到的是黑洞洞的枪口,然后是拿枪的人,他认识这个人,在刑警队里见过,叫张湘渝,是个中年刑警,也是谭辉的朋友。

    “我果然没猜错,你的行踪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掌握了的。”张湘渝和那些年轻的便衣刑警不一样,他不喜欢运动鞋加斜挎包的组合,而是更加老练的肥裤腿西裤,系带皮鞋,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手里拿着一个老式的梦特娇真皮手包,平时手枪就放在包里。

    傅平安没说话,他盯着张湘渝的眼睛,如果对方想动手,杀机首先闪现在眼里,这种小型警枪威力很弱,只要不打中要害,自己能抗两发,就算死,也要抓个垫背的。

    “你小子挺能啊,上回我不是警告过你么,别给自己找麻烦。”张湘渝拉了把椅子坐下,把手枪放在书桌上,从手包里拿了烟和打火机,抛给傅平安一支。

    “聊聊,你干了啥,弄的人家铁了心要办你。”张湘渝吸了一口烟,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仿佛不是抓捕队长和嫌疑犯,而是朋友之间聊天。

    “真想知道?”傅平安冷笑着问他。

    “真想知道。”张湘渝严肃起来。

    “我向纪委举报了刘风运。”傅平安说。

    “你真是找死……”张湘渝道,“这回阵仗很大,从北京发下的话要把你办成铁案,你呢,也确实有把柄让人家捏着,你小子洗干净屁股准备坐牢吧。”

    “你是来抓我的么?”傅平安问。

    “对,我就是来抓你的,我身为警察,绝不可能渎职,但是还没拿到人大的许可令,我现在还不能逮捕你,唉,官僚主义害死人,规定就是规定。”张湘渝叹息道。

    “那就谢了。”傅平安背起包,从窗口一跃而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五十八章 授权抓捕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八章 授权抓捕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