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杠精谈政治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杠精谈政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说干就干,他给中纪委和江东省纪委的公开邮箱发了举报邮件,附件里带着刘风正贪腐的证据,在举报信中也提到了刘亚男这个关键性的证人被腐败分子陷害的事情,他满怀希望的等待着大快人心的喜讯,但是并没有,每天的电视新闻和报纸上都没有刘风运刘风运落马的消息。

    这事儿还没法催,没法问,傅平安等的心焦,在一次寝室夜谈中提到了这茬,当然没提自己举报刘风运的事情,只是委婉的问大家纪委接到举报后应该怎么办案。

    九零后的大学生们和八零后不同,他们正摊上网络时代,在网上获取了大量碎片化的知识,干正事不行,侃大山很好用,三位室友从各自的理解给老大解疑答惑。

    赵劲说:“接到举报肯定是要查实的,如果属实就拿下,如果属于恶意举报,就挺麻烦,以前不流行一句话嘛,八分钱邮票能让人跑断腿,所以匿名举报信没用,要举报就实名,不然谁有那么多精力去甄别真假。”

    路琨说:“纪委办案和警察办案不一样,没那么雷厉风行,纪委并不是检察院反贪局,而是党的纪律机关,执行的是党纪,一般党员不值得惊动纪委,能惊动纪委的,得是处级以上干部,放在县里,就是副县长起步,动这样的干部,影响很大,所以需要漫长的周期,先静悄悄的立案,然后花上一年半载,甚至更久的时间来侦查,确定之后,再把这个人调离,剥离他的羽翼,时机成熟后再双规,先党纪,再国法,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

    范建在一旁冷笑不语,傅平安问他有啥看法。

    “幼稚,我都懒得和你们讲,还是政治系的学生呢,一点不懂政治。”范建嗤之以鼻。

    “你行你说啊。”赵劲不服气道。

    “那我就给你们科普一下。”范建开始抬杠,“我们假设一下,咱们在同一个城市,我是一个市长,赵劲是我的亲信,他是一个局长,老大你是市委书记,路琨是你的嫡系,他也是一个局长,咱俩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明争暗斗,但都在规则之内,这个规则,包括明面上的规则和潜规则,有句话说的很对,潜规则办事,明规则整人,我掌握了路琨贪腐的证据,我正想打击市委书记,问题来了,这时候我应该怎么做?”

    赵劲说:“这还用说,把材料曝光,用舆论压纪委出手,把路局长拉下马,剪除政敌的羽翼。”

    范建说:“幼稚,政治不是这么玩的,对方也掌握你的手下的贪腐证据咋办,兑子么,我吃掉他一个马,他吃掉我一个車,大家都损兵折将,反而便宜了第三方,有什么意思?”

    赵劲说:“对啊,不能换,还是保持原状的好,大家心有灵犀,彼此放对方一马。”

    范建说:“孺子可教,这才是政治,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博弈也是交换,当然也不是不出手,只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拿下,要打就彻底打死,还要让对方没有还手之力,平时收集证据,就要用在最关键的时刻,而不是说下面有人举报,我就必须办,那太幼稚了。”

    路琨说:“也不一定啊,有些被曝光的,就是被舆论倒逼,不办也不行。”

    范建又是一声冷笑:“舆论是可以删的,也是可以煽动的,谁知道某一场全民狂欢的人血馒头宴背后有没有推手,政治很复杂,你们还是别搞政治了,去中学当个政治老师得了。”

    赵劲说:“为什么不能廉洁一点呢,这样就不会被人抓住把柄了。”

    范建说:“刚才夸你孺子可教,转眼就又幼稚了,和光同尘懂不懂,大家都做的事情,你不做,你摆明了是和大家作对,那你就是公敌,这样的人要么后台特别硬,要么早早被人干掉,一个人没缺点,领导也不敢重用他,官场上没人罩着,怎么进步?”

    赵劲说:“什么和光同尘,那叫沆瀣一气。”

    范建说:“随便怎么说,反正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别不合群,别老想着和别人不一样。”

    傅平安心里哀叹,范建说的有道理,一个厅级官员牵扯到的政治层面是自己想象不到的,哪有那么简单,一封举报信就把人掀下马,举报信和证据只是主要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刘风正会不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在于更大领导想不想动他。

    ……

    刘厅长还在外地视察工作,他针对路政乱罚款问题进行了微服走访,,发现问题当场办公,处理完公务,天已经黑了,当地交通局安排了工作餐,但是当刘厅走进餐厅的时候,发现饭桌摆在小餐厅里,虽然是四菜一汤的规格,但菜肴的精致程度明显是小灶出来的,而且桌上有酒,刘厅勃然大怒,径自走到餐厅窗口,拿了不锈钢餐盘,打了一份和普通职工一样的饭菜,坐到几个穿路政制服的年轻人中。

    年轻人们都呆了,这不是刻意安排的剧情,而是领导随机做出的举动,他们走也不敢走,说也不敢说,都知道刘厅长是个严厉的领导,万一说错话可就麻烦了,轻则下岗,重则牵连领导。

    但现实中的刘厅长却平易近人,他没有问令人不好回答的问题,而是关注职工们的生活,吃的怎么样,休息的怎么样,工作生活上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年轻人们很快就和领导打成一片,踊跃发言,气氛非常活跃,当地交通局领导看了松了一口气。

    本来刘风运是计划今晚住在本市,明天再去下一站的,但是他突然接了个电话,领导都有两个手机,一个秘书掌管,是对外公开的号码,还有一个是私人号码,只有上级领导、亲人和亲近的朋友才掌握,刘风运接的是私人电话。

    “让小李备车,回近江。”刘风运对秘书说。

    秘书迟疑道:“现在赶回近江的话,明天怕是赶不上那边的会议了。”

    “会议取消,先回近江,五分钟后出发。”刘风运不容置疑的回答,秘书顿时明白了,肯定是更高层级的领导召见,否则刘厅绝不会取消已经安排好的行程。

    五分钟后,驾驶员小李开着兰德酷路泽出发了,刘厅在后座上迷瞪了一会,快到近江的时候,秘书叫醒他,刘厅才说了个会所的地址,秘书很疑惑,这显然不是领导召见,而是朋友会面,是什么样的朋友一个电话就能把刘厅从外地叫来呢。

    会所是不对外营业的,地点在某个佛寺里面,前面是佛寺,白天接受香客供奉,香烟缭绕,晚上是会所,古色古香,颇具禅意。

    刘厅没带秘书,一个人进了会所,工作人员带着他转了几道弯子,终于来到一间大屋,一个人爽朗大笑着迎面走来,和刘风运拥抱了一下,招呼他落座,打开一瓶日本芽威士忌,两个水晶杯里加了冰块,威士忌的颜色橙黄亮丽,香味醇厚。

    “尝尝这个,响三十年,不得不说日本人很厉害,做威士忌的本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人白白胖胖,身穿唐装,手上一枚硕大的宝石戒指,不像是官员,更像是儒商。

    “谭老板总是有好货。”刘风运抿了一口威士忌,其实他不太喜欢喝酒,但谭斌的酒不得不喝,就像他对这个人的看法一样,虽然不喜欢,但必须客客气气招呼着。

    谭斌点了一支雪茄烟,吞云吐雾,开始大谈京里最近发生的事情,他让刘风运放心,自己上面的上面的大老板绝对不会有事。

    “自古刑不上大夫,何况是……”谭斌谈笑风生,“稳得很,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我觉得也是。”刘风运在谭斌面前完全没有厅长的威严,更像是一个谦虚的学生,他畏惧和敬仰的并不是谭斌,而是他上面的上面,那是金字塔的塔尖,权力的巅峰,而谭斌不过是一个白手套罢了。

    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的官有多小,地方上的市委书记、厅长,在本土本乡呼风唤雨,宛若龙王,到了北京就成了虫,谭斌久居京城,深耕十余年,和很多权贵子弟交往甚密,他虽然商人,但一句话就能决定刘风运的仕途走向,这也是刘风运无法拒绝他的一些要求的原因,貔貅集团拿了高速公路的标,层层转包,偷工减料,刘风运不是不知道,他也无奈的很。

    忽然谭斌话锋一转,他手里转着杯子,漫不经心道:“风运兄,你被人举报了,检举信都到了纪委了。”

    刘风运一惊:“是么?”

    “是啊,这回可是精准打击,比美国人的巡航导弹还准,把你老婆孩子的姓名、银行账号、在美国的住址都列上了,还有一些经济往来的账目什么的,不过你放心,可以搞定,和上次一样,任何人想动你,就是和我作对,和我作对,就是个大老板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刘风运想到了他的小情人刘亚男,将这个千娇百媚的可人儿投入牢狱,自己是不忍心的,本想放她一马,给一笔钱送出国,可是谭斌不答应,非要把人抓起来,刘风运拗不过他,只能默认,每当想起这件事,他心里都不舒坦。

    他会想起一个电影的片段,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在王佳芝被枪毙后,于黑暗中坐在王佳芝住过房间的床上那一刻,他感同身受,不能保护自己女人的悲哀和身不由己的悲凉混杂在一起,但他从不后悔踏入官场,和权力相比,一切都是可抛弃的。

    “什么人做的?”刘风运问。

    “不值一提的小蚂蚁。”谭斌弹了弹雪茄灰,“随手就能捏死,已经安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五十七章 杠精谈政治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七章 杠精谈政治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