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端倪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端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更同情江小洋,对于白佳慧,他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好话,只有鄙夷的一声冷哼。

    哭声戛然而止,白佳慧指着江小洋,又指着傅平安,大声质问:“你们,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拜金主义,我嫌贫爱富,告诉你们,你错了,我爱的不是他的钱,而是他的人,即便他年轻二十岁,身无分文,一无所有,我依然愿意和他一起吃苦受穷,一起打拼。”

    这下轮到傅平安愕然了,江小洋也一脸的茫然不解。

    “小洋,我承认你是一个好人,你很拼,但你拼的不是地方,你不懂和光同尘,你只会死拼,这种拼法一辈子都不会出头,是,你很努力,你对我也很好,可你下班回来就打游戏,好像游戏才是你的最爱,你夏天就那几件T恤,凉鞋,你冬天就一件冲锋衣,这是因为你穷么?不是,因为你没品味,就算几十块钱的衣服,换做大叔也能搭配出雅痞的腔调来,是,你很节俭,省下每一分钱攒首付,可是你存钱的速度跟得上近江的房价涨幅么,你就没想过创业,没想过跳槽,你没有野心,没有魄力,你是绵羊,可我喜欢狮子,小洋,咱们结束吧。”

    江小洋凄然:“你要和我分手?”

    “对,我要和你分手,这不是因为我爱上别人,而是我们不同步了,我们都二十八岁了,可你还是男孩子,我等不了你,等不了你变成男人。”白佳慧带着哭腔,哀怨而坚决。

    江小洋也哭了:“佳佳,一定要这样么,我会成熟起来的,游戏我再也不玩了,不,我回去就删掉。”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小洋。”白佳慧哭的越来越伤心,“我们不再是高中生,也不再是大学生了,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年代了,你会有你的生活,我会有我的生活,从今往后不再交集,就像两条平行线。”

    “为什么?因为那个男人给你虚无缥缈的承诺么?”江小洋急了。

    “并不。”白佳慧拂了拂额前的头发,那神情像是一个胜券在握的女战士,“因为我的计划,不容任何人破坏。”

    “什么计划,是这个么?”江小洋拿出一个验孕棒,上面两个加号。

    傅平安在一旁目瞪口呆,这大戏一幕幕的,他都看傻了。

    既然已经撕开脸了,白佳慧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她坦然道:“没错,这就是我的计划,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必须认真面对这个问题。”

    江小洋愤然道:“你拿这个威胁他,你觉得有用么,你就不怕他像成龙那样不认账?”

    白佳慧笑了:“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

    傅平安觉得该说两句了,他干咳一声道:“不好意思我说一句,上一个试图要挟大叔的人,现在拘留所待着。”

    “那他一定是咎由自取。”白佳慧冷笑,“我的大叔虽然心肠好,但也不是滥好人,试图敲诈勒索,那是踢到铁板上了。”

    “并不,她和你一样,是大叔的女人。”傅平安解释道。

    “是他女朋友。”江小洋补充道。

    傅平安看了一眼江小洋,后者无辜的看着他,表示共同分担被绿的忧伤让自己稍微好过了些。

    “不可能,大叔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女人。”白佳慧言之凿凿。

    “她比你年轻,也比你好看,是外语学院的研究生,还是平面模特。”傅平安故意打击白佳慧,“法语很流利,英语八级,学历也比你高。”

    白佳慧陷入了沉思,良久才疑惑道:“你说的是刘亚男吧?”

    这回轮到傅平安震惊了,白佳慧竟然认识刘亚男!

    “亚男是我们公司的平面模特,合作过几次,确实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但她并不是大叔的女人,这一点我很确定。”白佳慧似乎对这个问题非常有把握,当傅平安追问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

    “因为亚男知道我和大叔的关系,她没有任何表示,如果她也和大叔在一起的话,以她的个性,肯定不会沉默的。”白佳慧的答案很有道理,可以确定刘风正和刘亚男之间并无私情。

    “那刘亚男背后的男人是谁?”

    “那就不知道了,谭辉想泡她,都没成功,可见她背后的男人很有背景。”白佳慧忽然意识到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她来锦江豪庭的真正目的是寻找自己肚里孩子的亲爹刘风正来着。

    再打电话,还是关机状态,于是白佳慧请傅平安帮自己联络,一定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刘风正。

    可是傅平安拨打刘康乾的手机,对方一样是关机状态,说明他们一家人正在飞机上。

    他们忙着打电话的时候,江小洋悄悄出去了,本来他还残存着一丝希望,女朋友会回心转意,他不介意女朋友和大叔的这一段孽缘,就当是自行车被人偷走骑了一圈又找回来了,就算肚里有了孽种也可以打掉,只要佳佳迷途知返,自己愿意包容接纳她,哪怕头上绿一点。

    可是白佳慧刚才那番话让他彻底醒悟,佳佳真的不是嫌弃自己没钱,而是不再爱了,自己擅长的那些东西,游戏玩得好,篮球耍的帅,会画漫画,会吹口琴,这些玩意在大学时期能哄得住女孩子,到了社会上,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佳佳变心了,不再是大学校园里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生了,她是二十八岁的大龄女青年,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臂弯,需要一个家,需要遮风挡雨的汽车和房子,而自己给不了她。

    那就让这段感情结束吧,江小洋心如死灰,在雪中漫无目的的走着。

    与此同时,飞往广州的航班上,波音737已经从爬升状态改为平飞,空姐蹲在刘风正公务舱座位旁,低声问他:“刘先生,晚餐有西蓝花配澳洲和牛,还有时蔬小青龙,请问您要哪一种?”

    “牛排吧,再来一杯红酒。”刘风正在酒水单上指了一下,没在乎空姐暧昧的眼神,他还在纳闷,为什么白佳慧突然失控,难道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她手上不成?不应该啊,每次的安全措施都很到位,不会导致任何让自己无法收场的结果,约会地点也很安全,确保不会被跟踪,不会被录影,白佳慧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等下了飞机,找个适当的时间,还是亲自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吧,当然在电话里他会非常小心,即便对方录音,也不会掌握什么证据。

    ……

    白佳慧吊了一瓶葡萄糖,感觉好多了,这时江小洋也从外面回来了,提着一个购物袋,里面装着红牛饮料、巧克力和话梅糖,他说佳佳我们先回去吧,外面下雪了,你等着,我去叫个车。

    “不用,我有车。”白佳慧从包里拿出了车钥匙,折叠钥匙上一个大众LOGO,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车,但也是江小洋买不起的。

    “我会找时间去把东西搬走,你保重。”白佳慧看了看初恋,咬了咬嘴唇,毅然走了。

    江小洋没有跟出去,刚才的举动并不代表他想挽回什么, 只是一个舔狗的条件反射而已,白佳慧走了,他的心也凉了,万念俱灰,那个他们共同租住的小屋,曾经充满爱情和希望的地方,他也不敢回去了,生怕回到熟悉的地方会崩溃。

    “兄弟,去喝一杯吧,我请。”傅平安揽住了江小洋,两个失恋的男人迎着风雪出门,在小区附近找了家鸡公煲馆子,随便从货架上拿了两瓶新出的小瓶装白酒,对饮起来。

    江小洋从他的高中爱情开始讲起,洋洋洒洒,从五点钟讲到八点,二两五装的白酒喝了三瓶,外面雪下的纷纷扬扬,酒精炉烘烤着的锅子里肉香四溢,傅平安点着一支烟,耐心的听着,虽然他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安慰这个可怜的男人。

    相比之下,自己受的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江小洋是被挖了墙角,未婚妻被人抢走,而自己只不过是刘亚男的备胎罢了,这样一想就好过多了,至于要不要继续营救刘亚男,答案是肯定的,一夜夫妻百日恩,刘风正可以拔吊无情,自己可做不到如此绝情冷酷。

    江小洋到底是工地上讨生活的,虽然一副文弱样子,酒量还不错,他感觉自己说的太多了,没照顾到对方的感受,收了话题说:“其实那个刘亚男,还有谭辉,我也认识。”

    傅平安来了兴趣:“你说说。”

    “谭辉是谭斌的弟弟,两兄弟是貔貅集团的老板,这个集团旗下有很多业务,承接了很多工程项目,高速公路就是他们接的,层层转包,我是监理,这些内幕都知道,那工程质量简直没法说,也不能说,谁说谁没命,谭家兄弟可是真敢灭口的。”

    江小洋已经抽了半包烟,他再也不提戒烟的事,女朋友都没了,戒烟戒酒都没了意义,何不畅快一把,连同平时不敢说的事情,一并倾吐出来。

    “高速公路上的桥梁啊,多么重要的工程,层层转包,最后让一个厨子把活儿给干了,你说那能干好么!?只知道拿钱,心里毫无敬畏,早晚出事!”

    傅平安不解:“为什么那么猖狂,他们不怕查么?”

    江小洋说:“怕什么,最大的甲方就是政府,是交通厅,每一任厅长都是他们的人,前一任,还有前前任厅长都落马了,为什么前仆后继,难道这些当领导的心里没点数?不是不想,是不能啊。”

    现任交通厅长是刘风正的大哥刘风运,同样是位高权重的L先生。傅平安不禁陷入沉思。

    江小洋醉眼迷离,拿着酒瓶子端详着:“江小白,这酒上头,不错,不过瓶子上再来点文案就更好了,把我们八零后的心声写在上面,那就喝的不是酒,而是心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五十一章 端倪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端倪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