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五章 对命运的反击

第五章 对命运的反击

    傅平安充满哲理的话语让沈凯为之侧目,嘴张成O形,目送这小子慷慨赴死。

    走到大门口时傅平安就后悔了,因为堵自己的人太厉害了,为首的是一个牛高马大的体育生,接近两米的身高如同一堵墙,傅平安知道这家伙是谁,是体育生的头儿,有着“二中赤木刚宪”之美誉的篮球队长李根。

    在《灌篮高手》称霸荧屏的岁月里,打篮球的特长会给男生无形中加分,篮球队长的威名远震,在小透明傅平安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人物,他亲自出马来堵人,也说明傅平安几次三番脱逃打击已经将体育生们惹毛了。

    傅平安下意识的想扭头就跑,可是脚步沉重跑不动,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又能跑到什么时候,还不如认怂挨一顿揍,彻底解决这件事,骆驼背上的稻草实在太多了,能取下一根是一根。

    于是傅平安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李根面前,高三放学的同学们将他们团团围住,没人说话,都瞪着眼等着看傅平安挨揍。

    远处,孔确推着自行车出门,也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驻足观望,也正是这个举动给了傅平安一丝勇气,他再怂也不能在心爱的女生面前怂,必须挺住。

    “傅平安就是你吧,听说你很拽啊。”李根居高临下说道。

    傅平安仰头看着对方,接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距让这场战斗的输赢一目了然。

    反正要挨揍,揍得轻重与否也没啥区别,傅平安从小是挨揍惯了的,范东打他,傅冬梅也打他,有时候男女混合双打,鸡毛掸子都能抽断,他早已练得皮糙肉厚不怕打了。

    “借过。”傅平安说。

    “你说什么?”李根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猩猩,你挡着我路了。”傅平安平静地说。

    同学们嗡的一声,傅平安太牛叉了,敢和二中赤木刚宪这样说话,他是嫌死的不够快啊。

    “操,你行。”李根伸手去薅傅平安的衣领子,打算把他拎起来,揪到一边去教训。

    被揪住领子的傅平安瞟了一眼孔确那边,只见她早已走远,和两个女同学说说笑笑似乎很开心,人家对自己的遭遇根本不在乎,一瞬间傅平安的心死了,昨日种种浮上心头,女神的拒绝,父亲的瘫痪,身世的谜团,不能上大学的痛苦,一桩桩一件件,如同大锤一样敲击着他的心,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心底呼唤:命运如此不公,何不狠狠回击!

    傅平安所有的潜能,被这一声振聋发聩的怒吼惊醒了,被李根揪住领子的他如同老鹰抓着的小鸡,却发出石破天惊的长啸,满腔怒火化作一拳打出,这幅场面如果做成动画,这一拳一定是带着万马奔腾,群龙出海,猛虎下山的宏大特效和群兽咆哮的BGM的。

    李根眼睁睁中了一拳,瞪着眼睛,撒开手,面无表情的向后倒去,一米九五的巨躯轰然倒地,再也不动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小透明傅平安居然一拳把李根给放倒了,直接KO,太干净利落脆了,就算是职业拳击手都做不到这么牛叉。

    傅平安没料到自己一拳力量这么大,他整理一下领口,瞪一眼那几个手足无措的体育生,后者下意识的后撤两步,不敢和他对视。

    傅平安冷哼一声,大踏步的走了,再不回头。

    这场架结束的太快,以至于沐兰把老师叫来的时候只能扫尾了,就是把李根送到校医务室急救,李根到底人高马大底子厚,缓了一会就苏醒过来,校医说你被打到神经丛位置了,不然也不会一拳KO。

    体育生们叽叽喳喳吵着要报仇,李根却若有所思。

    ……

    傅平安一战成名,但他没有丝毫欣喜,打败了李根对于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帮助,晦暗渺茫的前途让他消沉绝望,整个下午都趴在桌上睡觉,这副破罐破摔的样子引起了老师的愤怒,将他带到办公室,交给班主任发落。

    倪老师很生气:“傅平安,你还想不想上了?”

    傅平安倔强的昂着头,要在以往,他的脑袋早就耷拉下来了。

    “报告老师,我不想上了。”他说。

    倪老师愣了,这回答太光棍了,不像傅平安的风格,凡事反常必有妖,她语重心长道:“傅平安,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告诉老师,老师和学校会帮你解决。”

    一向凶巴巴的倪老师突然如此温柔,让傅平安有些感动,他将家里面临的困难说了一下,倪老师听的动容,但也给不出更好的建议,一时语噻。

    办公室里其他老师也都听见了傅平安的叙述,他们从教的经历比倪老师丰富的多,类似的情况也见得多,一个老师说:“这就是命,零二年我带的那一届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学生,高中毕业就去开出租车了。”

    另一个老师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干什么不是干,但是高中是必须要毕业的。”

    倪老师没辙,只好说傅平安你先回去吧,要是困了就睡一会,别影响其他同学就行。

    傅平安鞠了一躬说谢谢老师,转身走了,走出办公室就听到里面开始议论自己,于是停下脚步偷听。

    一个老师说:“小倪,你别当回事,这个学生成绩一般般,也就是上个民办三本的料,纯粹混学历的,这大学上与不上真的没区别,白花几万块钱。”

    又一个老师说:“要是那种成绩突出的好孩子,咱们学校帮也就帮了,募捐一下,再找家长谈谈,怎么也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啊,这样的普通学生,不上大学也没啥可惜的。”

    倪老师没发表意见,叹了口气。

    傅平安匆匆走了,没回教室,走到操场后面小树林没人的地方,眼泪才扑簌簌的掉下来,本来他还存着一丝希望,老师和学校能帮自己一把,没想到结局却是这样,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十八岁的少年骨子里藏着傲气与倔强,他虽然落泪,但自始至终都没哭出来,傅平安在小树林站了一会儿,绝境之下的他脑子变得非常灵光,他必须自救了,这个世界上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他先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回了教室,给孙杰宝和沈凯递了小纸条,让他俩放学后留下来有事商量,然后拿出作业本,在上面算起账来,沐兰两次探头过来看,都被傅平安挡住。

    “谁稀罕看啊。”沐兰不屑道。

    放学后,同学们都走完了,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个,沈凯兴奋道:“保险你可以啊,你是不是偷偷练了葵花宝典,一拳就把李根打晕了,是打晕了啊,这家伙高一的时候打遍全校,从未遇到过对手。”

    孙杰宝也说:“保险你是牛了一把,可是这梁子是越结越深了,一条烟解决不了问题了,李根家里很有钱,他爹是开发商,用钱都能砸死你。”

    傅平安说:“李根的事儿,我没放在心上,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比这个大得多,我家里出事了,大学怕是不能上了……”

    听了他的叙述,两位死党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这事儿真的不好办,供养一个大学生对于普通家庭都是沉重负担,何况是背了一屁股债的困难家庭。

    “你准备怎么办?”孙杰宝问。

    “我们能做些什么?”沈凯也问道。

    傅平安说:“我考虑过了,辍学肯定不是好办法,我底子不差,考上大学不难,难的是怎么样筹集学费,家里肯定拿不出这个钱,打工一时半会也赚不到这么多,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不但能解决学费问题,连家里的困难也能解决了。”

    “什么办法?”两人异口同声。

    “开私服,赚钱!” 傅平安拿出作业本,他上课算的账就是这个,“我们做传奇或者WOW的私服,租用服务器每月两千,防火墙一千五,版本费一千,在网上打广告的费用不能省,而且这是大头,打一天广告就要三百,再加上其他插件外挂的费用,每月支出六千,收益可能上万,或者几万!”

    上万块对于普通人家来说是一笔大数字,比如傅平安家的小卖部,一个月下来也就净赚三五千,比如沈凯的家长,副科级的小领导,月薪也不过四千,这个买卖听起来很划算,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掉的馅饼,如果这么赚,岂不是铺天盖地都是私服了。

    对此傅平安最有发言权,他在网吧打工,常年混迹于各大游戏论坛,对这个研究的很透彻。

    “这一行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然收益与风险并存,投入越大,收益越大,一旦做大,就会被正版搞,损失起来血本无归,所以拼的就是魄力!”傅平安说,“咱们高考前赚一票走人,每人能有万把块钱,至少第一年的学费够了,买iphone,买笔记本电脑,都够了,小日子还是美滋滋。”

    沈凯被说动心了,一脸神往,孙杰宝却很谨慎,他问:“亏了怎么办?”

    傅平安说:“可以采取两种形式,一是入股形式,盈亏自负,二是借款形式,我打借条给你们,赚了大家分,亏了算我的,大不了晚几年还你们。”

    沈凯说:“我觉得可以,我爸说过,富贵险中求,干吧,捷豹。”

    孙杰宝说:“等等,保险你现在有多少资金?”

    傅平安说:“我有三百块,还有一条软中华,能卖五六百。”

    沈凯说:“我压岁钱一直攒着呢,能有上万块,不过是我妈妈帮我存着,想拿出来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

    孙杰宝说:“你这不是废话么,等于没有。我手里能掌握的资金,有一千多点,咱们仨的钱加在一起,都凑不够启动资金。”

    教室外有人说话了:“我可以借给你们。”

    走进来的沐兰,她骄傲的像个公主:“我自己的钱有三万,可以借给你当启动资金,不过有个条件。”

    傅平安眼巴巴道:“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

    沐兰拉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说:“跪下,叫爸爸。”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五章 对命运的反击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对命运的反击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