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约架

第一百四十四章 约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大放寒假了,刘亚男依旧没有下落,她的母亲来到学校寻找失联的女儿,外语学院借口放假,没有给予任何帮助,反倒是江大学生会出面接待,算是傅平安以权谋私了一回。

    刘亚男的母亲是个退休的大学教师,和善低调,母女俩长得并不像,只有气质上接近,傅平安帮阿姨在学校宾馆开了房间,陪她去公安局检察院查找下落,终于有了下文,刘亚男确实被捕了,涉嫌敲诈勒索,正在搜集证据阶段,所以不能会见亲人,警方称,已经给刘亚男指定了律师,不需要家属另外再请。

    近江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他们终于见到了刘亚男的辩护律师,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律师介绍了案情,刘亚男和一家公司签约做平面模特,以此为跳板结识了公司老板谭某,借机窃取了公司重要招标文件,以此要挟谭某支付一百五十万元。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特别严重情节的,十年以上。”律师说,“当事人要求的金额是一百五十万,够得上数额巨大了,我会尽力辩护,但家属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阿姨说:“谢谢何律师,亚男在看守所羁押,还请你帮忙照顾。”

    何律师说:“这个不用担心,现在看守所条件挺好的,不过生活费用需要家属预存在嫌疑人大帐上,给我就行了,先存三千吧,里面花钱不多的。”

    阿姨数了三千元现金给何律师,律师打了收条,看看手表:“我还有点事,今天先到这,有事电话联系。”

    傅平安说:“我想知道起诉刘亚男的具体是哪家公司,公司老板叫什么名字。”

    何律师说:“我时间还真有点紧,要不下回再说。”

    傅平安坚持:“几句话的事,一分钟就说清楚了。”

    何律师只好说:“敲诈勒索是公诉案件,检察院提起的诉讼,受害人是江东闻声达进出口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叫李永。”

    “谢谢何律师。”傅平安说。

    事到如今,案子终于有了一点眉目,傅平安觉得这位律师不怎么专业,简直就是来打酱油的,他猜的没错,何律师是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并不是律所那种专门打官司挣钱的律师,那些请不起律师的人才接受法律援助,他的存在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阿姨一辈子没打过官司,一介女流处理这些事情倍感吃力,傅平安的陪伴让她感激感动,说江大的学生会素质就是高,我们学校的学生会干部就不会管这些事,傅平安只能说我和刘亚男是朋友,帮忙是应该的。

    “亚男朋友多,出事之后都消失了,患难见真情啊。”阿姨感慨道。

    刘亚男涉嫌犯罪被捕,这事儿急不来,只能按部就班的来,走一步看一步,傅平安把阿姨送回宾馆,回学校的路上,发现身后有一辆车悄悄跟着,回头想看清车牌号的时候,那辆车突然转弯走了。

    傅平安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自称刑警支队的老张,让傅平安到队里来一下,两下约了时间,傅平安来到刑警支队,见到了张湘渝警官,一个看起来和社会混混差不多的精悍中年人。

    “你的案子交到我这边了。”张湘渝将一叠案卷摔在桌上,“小子,下手够狠的啊,一个人咽喉软骨撕裂,以后说话都成问题,一个胸口被戳了八个洞,好在没伤到内脏,一个重度脑震荡,还有一个,睾丸都踢碎了,你够得上五年刑期了知道不?”

    傅平安站的笔直:“不怪我,他们绑架了我的两位同学,还想绑架我,我只能用必要的手段保护自己,他们四个人,我一个人,换做是你,你会留手么?”

    张湘渝说:“小子可以啊,还敢质问我,你怎么这么能呢,你怎么不把人打死呢?”

    傅平安说:“我退步了。”

    张湘渝哈哈大笑:“可以,有种,现在人家要告你故意伤害,你那些人大代表,青联委员之类的头衔,都保不住你了,准备坐牢吧。”

    傅平安伸出手:“铐吧。”

    张湘渝摆摆手:“其实都是误会,你也知道咋回事,那四个人都是貔貅集团的安保,人家打听过你的背景,知道你是个英雄,冤家宜解不宜结,想和你交个朋友,所以托我带个话,这事儿呢,就算了。”

    傅平安盯着张湘渝:“算了?”

    “对,算了,小子,你走运了,不然就算私了,医药费也要赔的你倾家荡产。”张湘渝甩出一支烟给傅平安,挑起大拇指,“战斗英雄,出手确实不凡。”

    “我没说要算了。”傅平安说,“他们动了我的女朋友,还把她弄了个罪名关到看守所里,这事儿说算就算?他们拿电击器戳我,这事儿能说算就算?”

    张湘渝笑容消失:“那你想怎么样?”

    傅平安说:“我不想怎么样,我只要一个东西,就是公平!”

    张湘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行,很可以,那就公事公办了?”

    傅平安说:“对,公事公办,请先向省人大提请解除我的人大代表身份,然后拘捕我,褫夺我所有荣誉称号,我的军衔,但是我要说明的是,军委、军区,还有我的老部队,我的战友,都会关注这个案子,而且是高度关注。”

    张湘渝打了个哈哈:“我就是受人之托带个话,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那就再见了,张警官。”傅平安冷冷看他一眼,从刑警队出来,回去的路上,依然感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他利用手机屏幕当镜子进行观察,发现是辆黑色奔驰车,索性扭头走过去,奔驰车停下,降下车窗,是一张熟悉的脸,脖子上围着一圈纱布。

    他就是在酒店房间被傅平安打烂了咽喉的黑衣人,黑西装加黑衬衫都是奢侈品牌,但硬是被他穿出夜总会领班的气质。

    黑衣人摘下墨镜,声音嘶哑:“傅平安。”

    傅平安看着他:“你怎么称呼?”

    “我,谭辉。”黑衣人说,“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有背景,我暂时动不了你,可你打伤我三个兄弟,还弄得我说话都这个样子了,这个事儿咱们是不是该掰扯掰扯。”

    “你想怎么掰扯,我接着。”傅平安丝毫无惧,他已经见过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并且将其击败,哪还有什么能吓到他的存在。

    “你找人,我找人,找个时间地点碰一下,别报警,报警没意义,警察不能把你怎么样,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你看行么?”谭辉说。

    “行。”傅平安回答,“不过有个条件。”

    “说。”

    “你得到场,咱俩似乎得单独碰一下。”

    谭辉冷笑一下,没接话,升起车窗,奔驰车绝尘而去。

    ……

    傅平安回到宿舍,先上网调查貔貅集团,很奇怪的是,这家企业网上资料很少,官网都没完善,费了一番功夫,将各种零星资料汇总起来,终于拼出貔貅集团的大致轮廓。

    这是一家什么都干的公司,路桥建设、房地产开发、金融信贷、风险投资、商贸进出口,转基因粮油、汽车销售与维修……江东省内很多进口汽车品牌归他们代理,傅平安不禁想起刘亚男经常借到的豪车。

    闻声达进出口商贸公司是一家做平行进口车的民企,法人股东里有一家公司是貔貅集团下属公司,这就对上了。

    貔貅集团的董事长叫谭斌,网上能找到他的照片,是个略发福很面善的中年人,谭辉或许是他的子侄兄弟之类,但是谭的大写是T,不是L。

    看来谭某背后还有人,需要抽丝剥茧的调查,想营救刘亚男,首要任务是保护自己,貔貅集团势力滔天,能让警察帮他们带话,而傅平安拒绝了和解,下一步就是正面冲突了,对方或许不敢借用官方手段陷害自己,但是制造一起车祸,谁也说不出什么,而傅平安也不敢保证自己被害死之后,会有人仗义出头。

    他先给厉峰打电话,不是约架么,总不能带着寝室的兄弟们去吧,再说大学放假了,吹哨子都叫不到人,就算去了,战斗力也不行,他能叫的只有战友。

    厉峰不是傅平安的亲战友,却是他的崇拜者,偶像打电话来求助,当然尽力而为,他说老班长你也知道,部队士兵不能随便出来,要不这样,时间地点咱们这边来决定,让对方赴约。

    傅平安就说行,你能给我叫多少人?

    厉峰说报告班长,兵贵精不贵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四十四章 约架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四章 约架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