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四十章 爱情的滋味

第一百四十章 爱情的滋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冬梅将范东生的事儿发信息告诉了傅平安,说并不奢望二小子考上什么警校,只要能有个学上,有个猴儿牵着别学坏就行。

    傅平安并不担心弟弟的前程,能考上大学当然好,退一步说考不上,以东生的聪明也混不了太差,他现在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心心念念都是刘亚男,这个女人具备了他对爱情的一切幻想,综合了谷清华的清纯、刘小娜的妩媚和罗瑾的高傲,简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

    大一新生们渐渐熟悉了校园生活,高中阶段蛰伏在心底的对异性的憧憬开始发芽结果,江大美丽的校园里多了很多情侣的身影,大多数大一女生是被高年级的学长俘虏,剩下一部分才在同年级自我消化,所以还剩下很多男生单着,比如寝室里另外三位老弟,但也有例外,比如刘康乾,以他的品貌家境,不愁找不到女朋友,却依然孑然一身,以至于被人猜测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刘康乾当然不是GAY,他只是眼界太高,一般的女生在他眼里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从面前走过都会自动过滤的那种,作为一个正常发育的男生,他也有感情和生理上的需求,终于有一天,他看到了心仪的女孩。

    那女孩个子很高,中长发,带着些许染过的痕迹,白衬衣加翠绿色的裙子,艳而不俗,浑身充满着知性气息,从刘康乾面前经过的时候,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眉目含笑,刘康乾如遭雷击,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在等的人么。

    “哎,同学……”刘康乾不顾矜持,直接打招呼,那女生停下脚步,亭亭玉立,笑着问他:“有事么,弟弟。”

    “我……”对方的落落大方,反而让刘康乾有些尴尬,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挠挠后脑勺,“我看你挺面熟的么。”

    女生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老套的搭讪手段,你是大一的吧,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康乾,政治系的,很高兴认识你,能留个联系方式么?”刘康乾迅速恢复了状态,自信满满,两眼放电。

    “不能,我不和比我年纪小的交往。”学姐说完,咯咯笑着走了,留下懊丧无比的刘康乾,他自认为相貌身材家境学识和个人修养都是一流的,更难得向一个女生主动示好,竟然遭到了拒绝,这是极大的挫折,但也激起他百折不挠的勇气。

    刘康乾没事就在这条路上的溜达,好几次和学姐不期而遇,每次学姐都穿不同的衣服鞋子,而且都是价格不菲的奢侈品牌,搭配的也时尚靓丽,简直是校园里一道风景线。

    对于学弟的死缠烂打,学姐见的多了,她采用了最直截了当的办法,告诉刘康乾:“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别浪费时间了。”

    “我不介意。”刘康乾说。

    “我介意。”学姐站定,笑盈盈看着他,“小刘,你这么帅,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愉快呢。”

    “你总要告诉我名字吧。”刘康乾死皮赖脸,他知道追女生不能顾及面子,要面子,就别要女朋友,他这副样子若是被那些把他当做男神的女生们看到,一定惊掉下巴,原来男神也是别人的舔狗啊。

    “就不告诉你,我快迟到了,先走了拜拜。”学姐一溜烟的跑了,刘康乾看着她的身影,迷醉不已,学姐抱着的是法文书,她应该是外语学院的学生,刘康乾已经偷偷拍下照片,找人打听一下就能查到名字。

    学姐就是刘亚男,她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满,除了本职学习,还有大量的社会活动,她翻译法文资料,担任法语翻译,给广告商做平面模特,只有到了晚上才有一点私人时间。

    傅平安就任学生会主席之后,本想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是以他的心智和手段,想改变积年已久的老传统,遇到的困难和阻力都是无法克服的,那几个副主席建立了统一战线试图架空他,当然傅平安也不是好欺负的,两下里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过家家一般的官场游戏远不如谈恋爱有意思,最让傅平安兴奋的就是深夜,那是适属于他和刘亚男的二人世界,白天两人都忙于学业,偶尔发个信息关心一下,过了0点之后,整个城市进入睡眠,两个人就出来私会了。

    刘亚男总能借到好车,她不喜欢体型小的跑车,更偏爱个头大的汽车,这天深夜,当傅平安溜到老地方的时候,看到的是一辆巨大的黑色全尺寸凯雷德,黑色油漆锃亮无比,镀铬的轮圈闪闪发光,车还没上牌,挂着临时牌照,刘亚男穿着卡其衬衫和牛仔裤,英姿飒爽,一甩头:“上车!”

    凯雷德就是大,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想和驾驶位上的人拉拉手都得伸长胳膊,氙气大灯雪亮,刺破黑暗照亮前路,刘亚男娴熟的驾驶着汽车上了高速公路,傅平安纳闷:“去哪儿?”

    “去上海。”刘亚男说,“我忽然想吃福建南路上的虾仁生煎。”

    傅平安看看手表:“到地方也得明天了。”

    刘亚男说:“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吃早饭么?”

    这话充满了诱惑力,傅平安本来想说明天还有课,听刘亚男这样一说就咽了回去,翘课出去玩,这本不是学生会主席干的事儿,但是想想就刺激,肾上腺素上升。

    夜间的高速公路上,来往的尽是载货卡车,刘亚男开了半程,在服务区换傅平安接着开,他跟着导航一路前行,时不时瞄一眼身边睡熟的刘亚男。

    黎明时分,终于开到了上海,刘亚男也醒了,她指挥傅平安开到浦东陆家嘴的金茂大厦停车场,问他:“带身份证了么?”

    “带了,咋了?”傅平安还傻乎乎的。

    “这里是三千元,上面有一家君悦酒店,你去开个房间,我等你。”刘亚男说。

    傅平安就真上去拿自己的身份证开了间房,然后下楼和刘亚男一起打车去浦西吃早饭,刘亚男带着他钻到淮海西路上一个居民区附近的菜市场边的小吃店,点了小混沌和大排面。

    “不是吃虾仁生煎么?”傅平安问。

    “那个没开门呢,先吃早饭,吃完回去补觉。”刘亚男催促他,“快点吃,我都困死了。”

    傅平安不明白,既然很困为什么不随便吃点就去睡觉,还要驱车来这儿吃早饭,刘亚男娇嗔道:“你当然不理解老饕的行为了。”

    “我觉得你不是老饕,你是太文艺,就像梁朝伟没事就打飞机去伦敦喂鸽子一样。”傅平安终于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吃完了早饭,上海的交通早高峰就到了,两人打了一辆车回酒店,在出租车经过延安路隧道的时候,刘亚男头一歪,靠在傅平安肩膀上睡着了,傅平安身体顿时僵硬起来,生怕动作过大惊醒了心上人,他扭头看去,刘亚男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也许是在做梦,不知道梦里有没有自己。

    回到酒店,刘亚男叫嚷着脏死了,冲进浴室洗澡,洗了二十分钟,裹着浴巾出来,美人出浴,香艳无比,傅平安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也进去匆匆洗了个澡,但是出来后发现刘亚男已经睡着了,尽管他一柱擎天,憋得难受,还是忍住了,穿上衣服出门下楼,一路步行到东方明珠,拿手机拍了些照片,也算不虚此行。

    直到中午,刘亚男才发信息过来问你在哪里,傅平安说我怕吵到你出去了。

    “傻瓜,回来吃个饭就该出发了。”刘亚男回复。

    傅平安提着两袋子生煎回到酒店,一脸献宝的表情,刘亚男仔细一看,惊喜道:“虾仁生煎,你真好。”

    “那当然,我怕你起不来误了午饭,就去福建南路那家店买了两份打包回来。”

    两人在桌上摆开餐盒,虾仁生煎蘸着醋吃,果然美味。

    “我从没吃过这么贵的包子。”傅平安感慨道。

    “下回带你吃秃黄油饭,你又该说从没吃过这么贵的饭了。”刘亚男笑道,“人生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们要尽量活的久一点,多体验那些美好。”

    “我们一起体验。”傅平安说。

    “嗯,我们一起。”刘亚男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有一丝阴霾飘过。

    简单吃了饭,退房启程,开着凯雷德回近江,路上刘亚男笑着提到了上午的事情,说傅平安禽兽不如。

    “你的意志力真够坚定的啊,美女在旁,你都能忍得住。”刘亚男说,“这样的人太可怕了,太会延迟享受了,这种事都能忍,你还有什么事儿不能忍。”

    傅平安讪笑:“我不是不想,我怕吵你睡觉……而且,我觉得这事儿不能随便,要有仪式感,就像吃大餐一样……”

    “你把我当成大餐?还要选个黄道吉日吃?”刘亚男笑了,“你这是物化女性。”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不想给她穿上嫁衣,就别脱她的内衣。”傅平安很认真的说道,他并不急于一时,因为在心里已经将刘亚男当成自己的结婚对象,一辈子在前面等着呢,有什么好急的。

    “真是个乖宝宝,你打算给我预备什么样的婚纱?”刘亚男嘴角扬着幸福的笑,如同那些热恋中的女人。

    “我的新娘,当然要穿最好的,最圣洁的,最美丽的。”傅平安严肃回答。

    刘亚男没再说话,解开安全带,爬过来在傅平安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回到座位上,打开车窗看外面的风景,傅平安只顾着开车,哪里看得到她脸上随风飞逝的泪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四十章 爱情的滋味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章 爱情的滋味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