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衣飘飘的年代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衣飘飘的年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不太懂奢侈品,不知道刘亚男手中的爱马仕铂金包是限量款,而且是比较新的款式,就算是在日本买的二手货,价钱也是六位数,他还以为这个女生独立自强,值得敬佩,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接下来是两人独享的时间,大学生谈恋爱,当然是要在校园里进行,江大校园寂静而优美,路灯的光芒透过树影照射下来,洒在人的身上,今天刘亚男穿的是白衬衣和牛仔裤运动鞋,清纯中带着飒爽,两人将电动车停到车棚下,然后在校园里漫步,谈天说地,从江大的历史聊到有没有外星人存在,傅平安的阅读量在同龄人中算是很高的,就连号称行走的两脚书橱范建同学的知识储备都不如他,可是遇到刘亚男,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

    这是由家境决定的,傅平安和他的室友们都是城市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爱好也相仿,无非是足球篮球乔丹周杰伦、军事政治武器装备、机械电子高科技,这也是他们能够轻易获取到相关读物的领域,至于高尔夫、马球、滑雪、奢侈品、各式各样的欧洲奶酪松露鱼子酱等美食,他们就力不从心了。

    刘亚男是学法语的,去过欧洲很多次,她的见识阅历在这方面比傅平安强多了,两人还切磋了一下英语对话,这回傅平安挣回一些面子,刘亚男很诧异傅平安的口语,说这不应该是一个大学生的水平,起码是在国外生活了一年以上的人,而且是混在当地人圈子里的那种。

    “你的美式英语很地道,谁教你的?”刘亚男问,“是不是一个很漂亮的英语老师?”

    “我在岛上自学的,就靠几张DVD,翻来覆去的看,加上原本的一些底子,一般情况可以应付,但词汇量不行,四级都不知道能不能考过去。”傅平安说。

    “岛上?什么岛?”刘亚男奇道。

    傅平安明明记得上回说过自己在岛上服役的经历,也许是刘亚男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吧,于是他又说了一遍从军的经历,刘亚男道:“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那几个战友都蛮有意思的,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都不在了。”傅平安沉重起来,“牺牲了。”

    “Je suis désolé.”刘亚男低声用法语说道。

    “所以我在替他们活着。”傅平安的声调又扬起来,“我要活的精彩,活的牛逼,哥哥们在天上也会开心的。”

    刘亚男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她能听出傅平安故作开心背后的伤痛,这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痛,这个年轻人背负的太多,她忍不住停下脚步,轻轻抱住傅平安,这不是恋人间的拥抱,而是安慰他,鼓励他。

    “你会的,你已经很优秀了,还会继续优秀,我相信你。”刘亚男拍打着傅平安的后背,在他耳畔轻言,“战友们会为你骄傲的。”

    前面就是研究生公寓,刘亚男到地方了,傅平安送到楼下,目送她上楼,直到刘亚男从窗口探出头来挥手,他才放心离去,心里甜滋滋的,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滋味吧。

    回到寝室,今晚的话题就有了,不是当选学生会主席这茬,而是老大新找的女朋友,傅平安介绍了刘亚男的基本情况,外语学院研二的学姐,法语专业,品貌兼优,气质更不用说,那简直就是亚洲版的赫本。

    范建说:“我的看法没变,好是好,和老大不是一路人,怎么说呢,就好像古代寒门书生中了状元,跨马游街,被相府千金抛的绣球砸中了,看似美满,其实暗藏着危机,门第的不匹配是婚姻的原罪。”

    赵劲说:“别瞎咧咧了,有啥不匹配的,刘亚男又不是总理的女儿,再说了,老大是在上升通道中,他的原生家庭的影响没那么深,哎,范建,你是不是想影射老大,说他是凤凰男啊?”

    路琨说:“都别哔哔了,有啥好说的,老大才二十一岁,难道就在刘亚男这棵树上吊死了?那么一大片森林还没开发呢,刘亚男就是拿来练手的而已,懂吗?”

    范建说:“对,这话没错,古代皇帝大婚前,都会找几个年龄大点的宫女练手,老大找刘亚男这个级别的选手对练,那家伙,练出来绝对是情场高手。”

    傅平安笑笑没说话,他不是励志百人斩的渣男,他谈一个就想着结婚生娃过一辈子,刘亚男符合他对校园恋情所有的美好向往,美丽的,纯洁的,知性的,略带神秘感的学姐,这是上天的恩赐,什么练手不练手的,那是对爱情的亵渎。

    ……

    当哥哥的沉浸在爱河中的时候,老家的弟弟范东生却在为爱情发愁,李澍越是拒绝他,他越是有种起劲,死缠烂打这种手法对一般女孩子或许有效,但对李澍没用,只能更加激起她的反感,而且李澍的爸爸是公安局的什么处长,比派出所长都大,真惹急了她闹到家长那里去,范东生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范东生不死心,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关心李澍,一次课间休息,他偷听到李澍向同桌抱怨睡眠不佳,做题时大脑跟不上趟,他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机会,于是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一瓶深海鱼油,据说含有大量不饱和脂肪酸,营养大脑,增强记忆力,是高三学生的最佳补品。

    这东西肯定不能在学校送,因为一定会被李澍扔出来,范东生决定送到李澍家里去,他利用帮老师干活的机会偷看了档案,获取了李澍的家庭住址,竟然是公安局家属院,这地方一般人很难混进去,不过地址较远,而李澍上学放学都是步行,说明她很可能租了学区房。

    范东生利用两次放学的机会跟踪了李澍,第一次确定了楼宇,第二次确定了具体的门牌号,然后他找了个纸盒子把深海鱼油装上,伺机出动。

    因为心里藏着好事,范东生就有些得意忘形,故意在李澍面前晃悠,成功引起李澍的愤怒,她摆摆手像哄苍蝇一样:“滚滚滚,别在我面前晃悠。”

    范东生恬不知耻道:“李澍,你准备考什么大学,我争取跟你继续同学。”

    李澍说:“不好意思,警官学院不收流氓。”

    范东生嘿嘿一笑,套取到了想要的情报,他自动消失。

    晚自习后,李澍和同路的女生一起回家,范东生书包里藏着礼物,远远跟在后面,接近李澍租住的小区时,一个老者和他擦肩而过,范东生没认出这个老家伙就是害的他哥哥傅平安在零八年落榜的项大刚。

    项大刚是来寻开心的,威尼斯酒店的空调事件解决之后,他的作用就没了,但是大保健的瘾头上来,挡也挡不住,威尼斯的价钱太高,以他微薄的退休金而言,一个月两炮就没了,所以只能寻找性价比超高的地方,还真被他找到了,这边新开了一个洗头房,项目齐全,物美价廉。

    洗头房白天不开,到了傍晚才把卷帘门拉开,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姐坐在里面搔首弄姿,项大刚倒背着双手,如同老干部视察一样走到门口,瞄了两眼,走进亮着红灯的小屋,大姐很自然地顺手把卷帘门拉了下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商定八十元成交,项大刚刚把裤子褪下来,就听到有人用力砸卷帘门。

    “警察,开门!”

    项大刚急眼了,他是老不要脸,被抓到丢人现眼为所谓,可是罚款扛不住啊,五千块钱能打多少炮啊,只见他一把提起裤子就从窗户蹿了出去,外面埋伏了两个辅警,硬是没拦住他,项大刚慌不择路,狗急跳墙,就近翻过一堵墙,落到某小区里。

    范东生蹑手蹑脚将深海鱼油放在李澍家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谁呀?”

    没错是李澍,他没应声,匆匆下楼,刚出单元门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墙上落下来,紧跟着墙上出现一个带着警帽的脑袋,正艰难的往上爬呢。

    范东生心里一激灵,该着自己立功啊,项大刚老当益壮跑的挺快,一溜烟跑过来,没看到范东生伸出的拌马腿,当场摔了一个狗啃屎,范东生饿虎扑食,上去骑在身上就是一顿打,可怜项大刚六十多岁的老骨头了,怎么扛得住十八岁小青年的痛殴,被打的惨叫连连。

    两个辅警终于爬过墙头,强光手电照射过来,一看乐了,嫖客被热心群众给制服了,这时候四周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指指点点,不明真相,楼上,李澍也探出头来,正看到范东生扬起的脑袋,想到放在门口的深海鱼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牛皮糖。

    范东生这才从项大刚身上爬起来,辅警给项大刚戴上手铐,老家伙嗷嗷的惨叫,说我动不了,给我叫救护车,辅警这才发现,他是个花甲老人,嫖娼并不是犯罪,只是违法,所里经常开展扫黄,一方面是清理这些治安隐患,另一方面也是创收,犯不上较真,这老头疼的汗都下来了,不像是假的,俩辅警对视一眼,对范东生说:“小伙子你别走,到所里协助调查一下,给你弄个见义勇为称号啥的。”

    “我没打算走,这是我分内的事儿。”范东生趾高气扬,仿佛已经当上了警察。

    项大刚没被押上警车,而是直接上了救护车,他的肋骨被打断了两根,此刻范东生还不知道,他的“见义勇为”给自己招惹了一场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衣飘飘的年代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七章 白衣飘飘的年代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