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七章 电脑修的好

第七章 电脑修的好

    其实话一出口,傅平安就后悔了,不该充这个大瓣蒜,自己算什么玩意,一没有张无忌的本事,而没有张无忌的家世,凭什么挡在武林正道和魔教之间,再说了,到底谁是正道谁是魔教?这两拨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

    所以下一句台词他结结巴巴没说出来,这时候应该以江湖大佬的口吻说:“大家给我一个面子。”或者以世外高人的态度说:“要打出去打!”再不济也要以普通人的角度警告一句:“再不停手我报警了。”

    但傅平安却什么都没说,就这样尴尬的站着,被他隔开的双方似乎因为有了调停人而变得更加人来疯,彼此凶巴巴的瞪着眼,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时间一秒秒过去,傅平安急的满头汗,终于想到合适的话,他对秃子说:“大哥,这些都是我同学……”

    秃子点点头:“哦,行吧,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你们几个小崽子,下次别挡我的路。”说完揽着傅平安的肩膀往外走,“弟弟跟我走一趟,茜姐请你去办点事。”

    一帮社会人也都就地解散,架没打起来,吃瓜群众们打着哈欠也散了,李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这才感觉后背发冷,一身冷汗早已将内衣湿透,他经常在外面打群架,但是对手都是年纪相当的小孩子,从没和真正的江湖人士对过阵,那秃子腰里别着硬火,真干起来李根第一个挨枪,是死是活都看天意,真要不幸挂了,那几千万的家产,还有那么多的妞儿,就没命享受了,一阵阵后怕袭来,李根有些站不稳,在台阶上坐下,问同学要了一支烟,手抖得不听话,点了三次都没点着,网吧的玻璃门外,傅平安上了秃子的悍马车,扬长而去,车牌上的三个8极其刺眼。

    这仇怕是报不了了,李根想。

    悍马车上,秃子给傅平安递了一支烟,从腰间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扣动扳机,枪口喷出一股火焰,原来吓破李根胆子的是个打火机。

    “谢啦。”傅平安说。

    秃子一笑:“我得谢你,刚才还有些发怵,干起来我还真讨不到便宜,这些年顿顿喝大酒,夜夜大保健,铁打的身板都糠了,那小子得有两米高吧?看起来像是打篮球的,十七八岁正是身体素质最好的时候,也是最愣最不要命的年纪,兴许腰里还带着家伙,真捅我一刀,医院里趴个把月事小,我这江湖地位就跌停板咯。”

    傅平安暗自幸庆,关于江湖之事他不敢插嘴,于是问道:“大哥,茜姐找我啥事?点歌机坏了?”

    秃子说:“修电脑,你茜姐家里电脑不能上网了,喊你去修修。”

    一句话浮现在傅平安脑海中:“电脑修得好,好人做到老。”

    悍马车开到一个类似凯旋门的建筑物前,两边有挂着绶带的保安敬礼,原来这是一个高档小区的大门,傅平安的家是八十年代的老楼,他简单的社会关系里,亲戚朋友们也都住类似的老房子,这种崭新的高档的豪华的商品房小区还是第一次踏入。

    这小区实在是太土豪了,车灯照耀下,铺地的砖都是彩色的,花园里载着大片的紫色薰衣草,喷泉淙淙,大理石雕塑惟妙惟肖,充满法国风情,每座楼宇侧面都有标牌,表明这是普罗旺斯花园的几号楼。

    傅平安心向往之,拿阳台当卧室的他对于宽敞的大房子有着无比强烈的欲望,但是想到自己的经济水平,起码十年后才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不免又恶狠狠的腹诽:大冬天的薰衣草怎么会盛开,拿塑料花充场面,太俗了。

    茜姐的家在八号楼的一单元,秃子把车停下,傅平安忽然想起来:“不好,我没带工具。”

    “家里都有,你带人就行了。”秃子按下单元门的门铃,过一会门开了,一楼的101家门也开了,里面传来茜姐的声音:“自己拿拖鞋,在鞋柜里。”

    秃子喊了一声:“小傅来了,店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行,你开车慢点。”

    傅平安进了门,拿出一双拖鞋换上,他好几天没换袜子了,一双破运动鞋更是臭不可闻,摆在地垫上和装修华丽的房间格格不入,好在棉拖鞋封闭性很好,脚臭没有蔓延出来。

    茜姐正在打扫卫生,她穿一身棉质的家居服,上面还印着卡通图案,头发随便盘起来,看着像个亲切美丽的邻家大姐姐,屋里的家具都是繁复精美的仿欧洲宫廷式,地板打了蜡,锃亮光滑,房间暖气十足,二十多度如同春天,羽绒服是穿不住了,但又不好意思脱,因为里面的毛衣开线了,这件衣服还是当年傅冬梅为范东织的呢。

    “外套脱了,桌上有水果,有烟,自己招呼自己,我先把衣服洗了。”茜姐说着,走进洗手间,把一大堆脏衣服塞进洗衣机,这边傅平安坐的很是拘谨,含蓄地欣赏着陈设装潢,暗暗思量自己啥时候才能住上这样的大房子啊。

    茜姐开动洗衣机,回来招呼傅平安,给他拿了一罐可乐,递了一支烟,傅平安说不用了,我先看看电脑。

    “那行,你跟我来。”茜姐趿拉着拖鞋,走进书房,巨大的红木书桌上摆着一台电脑,大液晶屏,铁将军的机箱,专业双飞燕游戏键盘,光电鼠标,不用打开资源管理器就知道配置一定非常高。

    “无法开机了,一开机就叫。”茜姐说,书桌上摆着一个硕大的水晶烟灰缸,几乎能拿来喝汤,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蒂,茜姐操作电脑时一定是烟不离手。

    桌上还有一个工具包,应有尽有,连制作RJ45水晶头的钳子都有,傅平安拿了一把小梅花螺丝刀,把机箱盖子打开,他已经猜到问题所在,机箱是摆在脚旁的,容易踢到,屋里常年抽烟,窗子也不关,淮门的空气质量不佳,八成是因为太脏导致的。

    打开盖子一看,果不其然,积灰严重,内存条也松了,把灰尘清理一下,内存条插紧,再开机就没问题了。

    “你真是高手。”茜姐欣喜道,“再帮我看看里面,可卡了,玩游戏慢的不行。”

    傅平安检查了一下,这台机器的配置确实很高,但软件一塌糊涂,光是杀毒软件就装了三四个,互相抵触互相攻击,不卡才怪,系统垃圾更是多的不行,解决这些对傅平安来说是小儿科,他清理了系统垃圾,卸载了多余的杀毒软件,顺手还杀了一下毒,叹为观止,这台电脑简直成了木马大本营,病毒集散地。

    “茜姐,你的电脑中毒了,起码十几种,我帮你都杀了,以后运行速度就快了,我再帮你调整一下设置。”傅平安重启进入BIOS界面,娴熟的操作着,茜姐看到蓝色的全英文界面就傻眼了,被傅平安的精湛技术所折服,虽然这些都是最基础的常识。

    “搞定,你试试。”傅平安终于搞完了, 让出座椅。

    茜姐上手操作了一下,果然流畅顺滑,她大喜道:“以后玩魔兽不卡了。”

    “你玩魔兽啊。”傅平安似乎发现了一座金矿。

    “你也玩?”茜姐如同掉队的小兵找到了组织。

    “玩啊。”傅平安接了一句,两人关系似乎迅速拉近,从临时雇佣关系变成了战友关系,就着游戏话题天南海北的神侃,从“为了部落”聊到了前两年的铜须门事件,傅平安发现这位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江湖大姐大其实很八卦,很有童心,但是她玩的实在是菜。

    “别提了,一直被人虐,好不容易练了个大号,还被人盗号了。”茜姐提起伤心往事,愤愤不平,一时变身孟姜女,“我要是哪天厉害了,一个都不放过。”

    傅平安等的就是这句话:“茜姐, 要不换个私服玩,绝对保证你是整个服里面最厉害的。”

    “怎么弄?”茜姐很感兴趣。

    ……

    傅平安修电脑的时候,李根已经离开了网吧,几个人在另一家网吧坐在包厢里商量对策,这会儿他的骄横和狂妄又回来了,李根打电话给他老爸的司机张叔打听秃子的背景,张叔据说当年也是混过的,算道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只不过金盆洗手了,张叔在电话里说,和你起冲突的这个人外号叫秃子,早年是淮门四虎之一,以下手狠辣闻名,曾因故意伤害罪进去蹲了五年,这货有仇不过夜,别管对面是谁,一砖放倒,然后挑脚筋,挑断还不算完,还要割下来一段,让你接上了也是瘸子。

    “小根,你打听这个人干什么,没事别招惹这种人,咱们是有身份的人,不和这种烂泥瞎搅合。”张叔劝了一句,“你爸那边快结束了,我该过去接他了,回头再说。”

    电话挂了,李根心情亢奋,后怕和激动夹杂在一起,他冷静下来,推演一下刚才的场景 ,打输了,这会儿自己怕是已经躺在医院手术台上接脚筋了,篮球怕是再也打不成了,以后走路一瘸一拐的,对象都难找;当然打赢了另说,进了派出所,被学校开除,老爸都有本事搞定,就算把秃子废了,老爸依然能摆平。

    此事全是因为傅平安而起,李根一股怒火又升腾起来,我办不了秃子,还办不了你么!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七章 电脑修的好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七章 电脑修的好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