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骡子是马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骡子是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军训已经过去两周时间,基本上是骡子是马已经分清楚了,傅平安无疑是最好的学员,但是想让他学生旅的旅长,并不是徐楠和厉峰能决定的。

    今年的大一新生有三千人,分成六十个连,光男女教官就六七十个,还有带队的干部,三千多人吃喝拉撒,不是小事,部队专门有个副团职干部负责这一摊,重要的事情,由他和学校学生处领导拍板。

    江大的军训时间长,强度高,而且有自家的一套激励体制,那就是学兵制,三千新兵编成一旅,旅下面有营连,连长是一开始确定的,但也不排除中途淘汰,营长是从连长中选拔出来的,而旅长则是从营长中选拔出来,在军训结束后的阅兵典礼上,学生旅长将会作为阅兵指挥出现,这是值高的荣誉,对于学生熟悉军旅生活,增强荣誉意识也有帮助。

    两周后,就可以选拔营长了,六十个连选十个营长,具体是谁,教官们心里都有数,政治系这边就能出两个,一连长傅平安和二连长刘康乾,都是素质很好的学兵,但是后者和前者并不能相提并论,如果刘康乾是在一连,那就根本没他当连长的份。

    大操场上,学兵列队整齐,部队首长向选拔出来的学兵营长授予象征着营长身份的袖套,袖套是红色的,一头挂在肩袢上,上面印着营长两个黄字,在一片迷彩绿中格外醒目,每一个自认为优秀的学生都眼巴巴看着托盘里的袖套,热切盼望着能挂在自己胳膊上。

    第一个念到的名字就是傅平安,他出列跑步上台,首长给他戴上营长袖套,回身,敬礼,立正,紧跟着就是刘康乾,他并肩站在傅平安身旁,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似乎感觉到这是个劲敌。

    十个连长站在台上,八个男生两个女生,都是英挺的好青年,美中不足的是大多数都戴着近视眼镜,只有两个人例外,就是傅平安和刘康乾。

    每个营长名义上管理六个连三百人,但只是在队列训练时,平时还是在本连队生活学习,第三周开始,军训内容变得复杂多样起来,但对于能考上江大的精英学子来说并没有难度,大家都能看得出刘康乾在努力争先,他也确实做的很棒,尤其是在一次午餐时,出了个大风头。

    那天正在吃饭,一个男同学忽然站了起来,说不出话来,脸憋得通红,拼命咳嗽,动作幅度过大以至于倒在地上,一群同学围着不知所措,有人说喊教官,有人说叫救护车,刘康乾二话没说冲过去,将男生拉起来,从背后环抱住,猛烈向上勒击他的腹部,一下接着一下,男生吐出一颗粘液包裹的豆子,脸色逐渐恢复正常,教官也赶来了,简单检查之后说:“食物呛到气管里了,幸亏抢救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周围掌声响起,男生却没感谢他,指着自己的肋骨位置,气息微弱的说道:“这儿疼。”

    教官摸了一下,说:“叫担架,肋骨断了。”

    用力过猛,把肋骨都勒断了,比起生命来还是值得的,这位同学因为肋骨骨折,成为学生旅第一个因伤减员。

    刘康乾面无表情的回到座位上继续吃饭,范建凑过来说:“海姆立克急救法,可以啊,在哪儿学的?”

    “这难道不应该是常识么。”刘康乾白了范建一眼。

    这次救人,为刘康乾赢得了嘉奖一次。

    嘉奖不嘉奖的,刘康乾并不在乎,他在这里没有朋友,不是不屑于交朋友,而是交不到,他初中就跟着母亲出国留学,在英国读了五年书,虽然不是贵族扎堆的公学,但也是上流社会子弟云集的私立学校,作为学校里唯一的中国人,他被孤立甚至霸凌,有苦有泪说不出,成绩也受到影响,他并不是放着剑桥牛津不上,而是考不上,以他的家庭背景也不足以靠别的方式上名校,只能依照爷爷的安排回国读大学。

    但刘康乾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他想靠自己的努力赢得别人的尊重,做最好的自己,他要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看看,不靠他们,自己依然是最强的。

    所以,学生旅长这个荣誉,早已被刘康乾视作自己的囊中物。

    ……

    军训办公室,江东大学的学生处长前来慰问,接待他的是负责军训的中校,一番寒暄后,处长说:“咱们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这一期学生中有个需要特殊关照的,他家里对他寄予了很大希望,家长希望孩子从军训开始,起点就比别的同学要高。”

    军人都是直爽的,中校说:“名字叫什么,我查一下。”

    处长说:“刘康乾。”

    中校说:“行,知道了。”

    旅长的人选,现在就该考虑了,徐楠和厉峰虽然不是干部,但负责具体训练任务的士官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他俩认为傅平安当之无愧,其他教官也知道了傅平安的身份,当然没有反对意见,但是首长才是拍板的人,他说人家傅平安在乎这个么,都一级英模了,最高荣誉拿过了,其他的就没有意义了,这个旅长授予其他人,才有意义,刘康乾表现优异,还救了一个同学的命,他当学生旅长才是最合适的。

    官大一级压死人,首长的决定就是命令,徐楠和厉峰虽然心中不满,也只能服从。

    徐楠私下里把这件事告诉傅平安,她满怀歉意,傅平安却一笑置之。

    军训进行到后期,最激动人心的环节终于到了,那就是实弹射击,机步旅是全训部队,装备的是95式步枪,这种枪新手用着都说好,但是用惯了八一杠的人再打这个,就不大习惯,大多数同学是第一次摸枪,也没打出什么好成绩,无非是听个响罢了,比如范建,五发子弹都没上靶。

    傅平安不适应这种瞄准基线过高的无托式步枪,但是多年枪感还是有的,打出了四十五环的好成绩。

    刘康乾却打的出乎意料的好,五枪四十八环,连他自己都没料到打的这么准,三千个学兵,他的成绩名列第一。

    实弹射击后第二天,一大早军营就吹响了紧急集合号,三千学生兵全副武装,打着背包,每人还背着一支枪,当然不是真家伙,而是塑胶质地的训练用枪,今天的科目是野外行军五公里。

    学生的五公里越野只是一个形式,时间上没有要求,能走到就行,即便如此,这些经历过三年高中苦读生涯的学生们还是累的半死,丢盔卸甲,路走得远了,身上哪怕减轻一克重量都能感觉到,装备不能丢,很多学生就把水壶里的水倒了,但是大夏天行军走的口干舌燥又没有水喝,不禁叫苦连天。

    这时候就显示出领导者的水平了,刘康乾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连队的其他人都被他甩得老远,傅平安却走在最后,身上背了四支训练枪,还用背包带拉着一个半死不活的范建。

    终点就在前面,等待学生们的是一幅壮观的画卷,他们走到了部队的机械化训练场,走上山坡,满眼都是涂着数码迷彩的战车,机步旅是个轻装快速突击旅,装备的都是轮式车辆,到底是一线部队,很多装备连傅平安都没见过。

    学生们被这一幕震撼了,疲劳不觉一扫而空,一顶顶军用帐篷下,食物的香味飘来,野战炊事车为他们预备了一餐美食。

    用餐的时候,一个年轻中尉来到一连,问谁是傅平安。

    “到。”傅平安立刻跳起来立正敬礼。

    “旅长要见你,跟我来吧。”中尉转身就走,留下一脸错愕的同学们。

    傅平安来到野战指挥所,旅长是个黑黝黝的汉子,领子上缀着大校军衔,他拍着傅平安的肩膀上下打量:“好样的,不愧是部队出来的人,有空给咱们旅开个讲座吧,讲讲你的事迹。”

    “报告首长,涉密,没法讲。”傅平安一口回绝。

    旅长哈哈大笑:“那就不讲,喝酒!”

    训练期间是不能喝酒的, 大家以水代酒,喝个水饱。

    饭后,旅长亲自带着傅平安熟悉了一下步战车,还让他开了一圈,打了一梭子25毫米机关炮,过足了瘾。

    ……

    拉练结束后,军训就进入了尾声,最后的节目是阅兵式,军训一个月的成果在此时显现,总体来说,学生兵们的表现很不错,一个个脸膛晒得漆黑,但精神面貌比刚来时强了许多,走路不再外腰驼背,而是挺拔利落,隐约有了军人气质。

    政治系的两个连,在这一批学生兵中算是佼佼者,厉峰为他开始时的话向大家道歉:“你们不是最差的,你们是最好的!”

    徐楠也开玩笑说:“现在你们还要不要换教官了?”

    学生们喜笑颜开,经过一个月的融合,他们和教官的感情非常深厚,听说别的连有女生和教官还谈了对象哩,当然被辅导员及时发现,掐死在萌芽状态。

    大校场上,三千虎贲列队整齐,江大校领导和机步旅领导位列主席台,开场词之后,将由旅长开军训大奖,宣布学生旅长的人选。

    队列中,刘康乾看了看前面的傅平安,雄心壮志涌起,进入大学后的第一个小高潮就在眼下了。

    台上,旅长接过身边人递来的纸张,看了看,放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骡子是马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是骡子是马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