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长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教官叫厉峰,是机步旅一营一连的班长,旅训练标兵,集团军比武冠军,两次三等功获得者,当之无愧的兵王,他带的兵,个顶个都是精兵,也正是如此,厉峰才会被调来当教官,训练这帮大学生。

    如果是自己手下的士兵,在队列里敢这样说话,厉峰早就喝令他出去跑五公里了,但这毕竟不是兵,是刚来的学生,还没做规矩,厉峰锐利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平静地问道:“谁说话,站出来说。”

    同学们左右踅摸着,不知道是哪个愣头青,没想到竟然是二连的连长刘康乾,他向前踏了一步,目视前方说道:“报告教官,是我说话,你的言辞不正确,还没开始军训,并不能确定我们是最差的,说不定我们是最好的。”

    部队讲究令行禁止,不欢迎这种爱出风头的兵,厉峰忍住发脾气的冲动,想起临来之前指导员的叮嘱,尽量和缓说道:“你们有这个志气,很好,我拭目以待,刚才徐教官说了,达到她的要去,可以调换教官,我也说一句,达到我的要求,我就刚才的话,向你们道歉。”

    同学们一阵嘈杂,都认为刘康乾给他们长了志气,只有两个人在冷笑,一个是傅平安,另一个是范建。

    傅平安知道部队的传统,这两个连怕是要倒霉了,训练强度绝对要别人更强,别看现在学生们一个个牛逼轰轰,训几天下来就会服服帖帖,等到军训结束那天,就会恨不得抱着教官难分难舍涕泪横流了,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过去式了。

    至于范建,纯粹就是想抬杠,无论谁说什么,他下意识的都想抬一下,不过这个场合他还是忍住了。

    接下来是分配营房,整理内务,男生女生分开住,男生们的营房是机步旅的老营房,五十年代的建筑,和守备区警通连的宿舍差不多,傅平安简直怀疑是用同一份图纸建造的,他驾轻就熟,很自然的帮着同学们归置东西,并且将自己铺位上的被子迅速叠好。

    厉峰巡视过来,一眼看到豆腐块一般整齐的被子,不禁摇了摇头,这些孩子啊,就会玩心机,他抓起被子抖了抖,又揉了揉,里面既没有夹杂硬纸片,也没有用水浸泡过,就是硬生生叠出来的效果。

    “这谁的被子?”厉峰环视四周,同学们都在学着叠被,只有傅平安空着手。

    “报告教官,是我的。”傅平安军姿站的很标准。

    “在哪学的?”厉峰很不解,学会叠这种被子只有两个地方,一是军队,二是监狱,但是对于十八岁的新生来说,这两个地方都不可能去过。

    “报告教官,来之前专门练过。”傅平安记得系主任的叮嘱,不要显摆自己的光辉经历,吓着同学们不好,吓着教官更不好。

    “练得还挺刻苦,继续努力。”厉峰点点头,以示嘉许,但他知道,被子都是新的,想练出这种水平,那可真是下了大功夫了。

    至于其他同学,有些人连正常叠被都不会,遑论豆腐块,范建又开始抬杠,说外军就不叠被,都用鸭绒睡袋,被子叠的再整齐,对战斗力也没啥帮助。

    厉峰眉头一皱,正要训人,刘康乾先说话了:“叠被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外军不叠被,并不代表他们不用别的手段来训练士兵的耐心和服从,美军用牙刷擦地板,每一寸都要刷到,法军的衬衣要熨烫出十三道折,俄军擦皮靴要擦出镜面效果,这都是手段,只要当兵,就免不了这个。”

    “我当然知道这个……”范建嘀咕道,但没再继续杠下去。

    厉峰又向刘康乾投去赞许的目光,这小子爱出风头,但是看问题还是满正确的。

    晚饭在部队食堂吃,四菜一汤,馒头米饭管够,伙食不算多好,很多同学开始叫苦,因为部队不是大学,小卖部里也没啥好吃的,看来他们要度过一个难熬的九月了。

    饭后开班会,陈晓主持会议,两位教官列席,同学们轮流用一句话介绍自己,大家一般会提到自己的姓名籍贯和高考分数,再介绍一下兴趣爱好和特长,轮到傅平安的时候,他只是说自己来自淮门,是复读生,比大家年龄都要大一些,同学们也没当回事,轮到刘康乾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他还没开口,很多女生眼里就开始冒小星星。

    “我是刘康乾,近江人,我中学阶段是在英国读的,我的兴趣爱好是高尔夫、马球和帆船,离开国内太久,很多东西不熟悉,希望大家能多教我,我也会尽我所能,帮助每一位同学,打造一个不一样的2011级政治系,谢谢大家。”

    高大上的履历让其他人都黯然失色,刘康乾没提高考分数,说明他根本没参加高考,走的是其他渠道上的江大,也许是大领导递条子,也许是用外籍身份入学,反正不是一般人,霸道总裁身份坐实,女生们心生欢喜,男生们却有些不怎么感冒,尤其范建,冷哼一声连抬杠都不屑了。

    但是刘康乾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他不是个绣花枕头,内务整理优秀,站军姿优秀,踢正步优秀,反倒是范建这个杠精,齐步走顺拐,总是同脚同腿齐出,惹来一阵阵笑声,厉峰单独辅导他也白搭,这种笨兵在部队里有办法修理,同班的兵就寝后会把他蒙在被里暴打一顿,打到改正为止,但这是大学生军训,不能打,不能骂的,厉峰还真没辙。

    午饭后的休息,阳光暴晒,有人看到操场边树荫下有两个人在练习,姿势怪异,原来是傅平安找了两根竹竿,纵向绑住范建的手,用自己的步伐带着他走。

    范建这会儿不杠了,他分得清好坏,傅平安是真心为他好。

    “连长,你想不想当旅长?”范建问道。

    “旅长?”傅平安不解。

    “江大军训的惯例,会选出一个最优秀的学员当学生旅的旅长,这个旅长很可能就是大一年级的学生会主席,我看好你。”

    “我……”傅平安有些犹豫,他答应过要低调的,不过转念一想,低调只是不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吃老本,并没有说不能再创辉煌,再说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个旅长,自己如果想拿,还真是囊中之物。

    学生旅长并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部队和学校综合考评出来的,成绩最优者得,军训内容除了内务和队列之外,还有一些基本的军事训练,例如战地救护,军事地形学,兵棋推演等,轻武器射击也是必练的,这可是傅平安的强项。

    在这些项目上拿分,可谓胜之不武,傅平安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协助教官训练上,一个教官带五十个学生,不可能面面俱到,辅导员更是派不上用场,那就需要学员中的佼佼者从旁协助了,傅平安的军事素养不比徐楠差,这几天正好徐楠来大姨妈,力不从心,基本上都是傅平安带着一连在训练。

    一周下来,同学们基本习惯了军营的生活,和教官的关系也融洽起来,因为高考分数是公开的,可以查询得到的,傅平安想低调也低调不来,也不知道是谁最先传出来的,说这一届的理科状元在政治系,理科生考取文科专业,本身也是怪事一件,传来传去,终于落在傅平安头上,他也不否认,但从不拿来说事。

    一来二去,傅平安的行情看涨,在学生中,尤其女生眼中的地位快速跃升,教官徐楠对他印象特好,一次午休时问他:“看你的架势分明像个老兵,你是不是当过兵啊?”

    傅平安不愿意说谎,点了点头:“第一次高考落榜,就当兵去了。”

    “怪不得,你哪年兵?”得知傅平安是08年的兵后,徐楠笑了:“那你还得喊我一声班长。”

    “班长好。”傅平安也笑了,“我对通讯连挺有感情的。”

    “和通讯连的女兵谈过对象?”徐楠笑的很狡黠。

    傅平安想起了刘小娜,想起了罗瑾,点点头,叹口气,低头看着脚尖,往事如风。

    “被我猜对了。”徐楠拍拍傅平安的肩膀,“别伤心,人生何处不相逢,给姐说说你的故事,那个幸运的小女兵叫什么名字?”

    傅平安本不想说,但也抑制不住和战友倾吐的愿望,他回忆起来:“当时守备区通讯连住在西小楼,那个女兵是一号台的话务员,她叫刘小娜,我们一年兵,她的排长叫罗瑾……”

    “等等!”徐楠跳起来,“罗瑾?我们连长就叫罗瑾,从别的部队调来的,拿过二等功,据说还是战功。”

    傅平安是听说过罗瑾调到野战部队去了,没想到竟然就在这个机步旅,名字相符,又是通讯连专业,肯定是同一个罗瑾。

    “她在么?”傅平安眼神出卖了他,徐楠嘿嘿笑道:“看来你不光和那个刘小娜谈过啊,我们连长也是你的暗恋对象。”

    傅平安说:“算是吧,她称得上是改变我命运的人。”

    “你小子行啊。”徐楠笑着拍打着他的胳膊,“不过罗连长不在家,去北京学习了,封闭式学习,联系不上他,对了,你……等等,你这个名字我怎么有点熟。”

    徐楠扭头就走,她要验证一件事,通讯连的兵记忆力都特别好,过目不忘,她似乎记得有一个一级英模就叫傅平安,去年的军报上刊登过,她来到报刊阅览室,查阅了去年秋天的军报,终于在其中一张的头版上看到了傅平安的身影,中士军衔,一级英模,军委授予海岛蛟龙的荣誉称号。

    “我的妈妈呀。”徐楠惊愕的无以复加,“这是一尊大神啊。”

    回到营房,徐楠啥也没说,将报纸递给厉峰,厉峰看完,也久久无语。

    “我得找他要个签名。”徐楠说。

    “帮我要一个,我现在不敢和他说话了。”厉峰说。

    “学生旅的旅长,非他莫属,荣耀属于我们的英雄。”徐楠又说。

    “必须的。”厉峰补充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长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旅长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