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八章 聪明人用笨办法

第八章 聪明人用笨办法

    又是崭新的一天,傅平安一家人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规律,一家三口轮班倒,连最小的范东生都动员起来,每天坐在小卖部里打俄罗斯方块,也算为家里出了一份力,小卖部开着,钱就源源不断的进账,这个家就能维持下去。

    傅平安的私服上线了,刚上没几天,还见不着效益,广告费却每天几百块的往外走,要知道淮门的低保工资也就是几百块,这样规模的支出对于傅平安等少年来说,是巨大的心理压力,没点魄力还真干不来。

    夜色下,傅平安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心潮起伏,私服开了三天,终于有了几个玩家,虽然都没充值买道具,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希望就在眼前。

    “我把身家性命都押上了。”傅平安心道,不过又一想,这似乎是沐兰的身家才对,真要赔了,自己只能“以身相许”了,不过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太熟了不好下手,没法当女朋友。

    想哪儿去了,傅平安强行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开始琢磨自己的学习,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专注于一件事情,势必影响其他方面,他的学习成绩本来就中不溜的,被家里的事情一牵扯,更加往后滑了,全班五十四个同学,老师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到,家里也没钱请家教上辅导班,更没能力让傅平安补习他最差的英语听力,这些他只能自己想办法搞定。

    回到家里,傅平安趴在四下漏风的阳台里开始复习,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宏大的目标:北大!他要用这三个月时间补上差距,和孔确考上同一所大学,全国最顶尖的大学。

    傅平安是聪明人,他的智商从小就高,这一点和弟弟范东生形成鲜明的对比,范东生是真笨,怎么学都学不好,傅平安也不爱学习,但考试前突击看书总能考出七八十分的成绩,如果是他偏爱的课程,一百分的卷子考九十多分也不稀罕,所以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教过他的老师对他的评语都是一样的,这孩子就是不用心学习,哪天懂事了,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了,肯定一鸣惊人。

    今天,老师们的期待终于开始变现。

    傅平安知道自己的长处,也明白自己的短板,他制定了一套笨拙而有效的学习方案,从最基础的开始复习,利用自己记忆力超强的优势,结硬寨,打呆账,通俗点说就是把所有科目的课本全背了,用题海战术夯实基础,集中兵力补短板,至于最后的附加题,直接放弃,对于语文的作文,他也总结出一套经验办法,写的通顺华丽就好,关键是字要清晰工整,高考阅卷老师一天要看无数试卷,脑子都是昏的,看到一笔好字就先加了印象分,文章三观不出大毛病,基本上就稳了。

    阳台上的灯光一直到深夜还没有熄灭,傅平安一直畅游在题海中,忘了时间,直到他被尿憋急了才站起来伸个懒腰,下意识的掀开窗帘对对面楼,灯还没熄灭,再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看来三叶草女生跟自己较上劲了,也延迟了休息的时间。

    人的精力随着年纪的增长而下降,七八岁的小孩可以从早上蹦到晚上不见疲倦,十八岁的青年可以连续熬夜白天依然精力旺盛,但三四十岁以后再这样就容易过劳死了,傅平安正当年,熬夜对他来说家常便饭,但是也要加一点助力,家里小卖部有提神的红牛饮料,但是一罐要六块多钱舍不得喝,咖啡更是喝不起,他泡了一大壶茶,用最便宜的茶叶泡最浓的茶,用来提神廉价而高效。

    即便如此,到两点钟的时候,傅平安还是觉得困了,他发现一个规律,熬夜玩游戏和熬夜学习截然不同,前者是愉快的放松,后者是高强度烧脑,更容易疲倦,掀开窗帘看一眼对面,灯已经熄了,于是也关灯休息,没三分钟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凌晨五点半,傅平安被闹钟吵醒,他脑子都是懵的,但还是爬了起来,掀开窗帘的一角看向对面,六号楼的和五号楼虽然楼号接近,但设计不同,六楼上加盖了一层阁楼,三叶草女生的书房窗帘紧闭,看不出灯光,黎明时分,太阳还没升起,气温低到零下,整个城市都沉睡着。

    大概她也起不来了,傅平安想,可是一阵脚步声打破了沉寂,有人从六号楼的单元门里出来,活动一下关节,开始跑步,傅平安一眼就认出三叶草的标志。

    是个狠妹子啊,傅平安自叹不如,他穿衣起床,烧水做饭,烧一锅粥,昨天买的馒头拿四个装进塑料袋,待会儿到医院用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弟弟还在呼呼大睡,范东生不但笨还特别幼稚,都十四岁了还跟个小孩一样不懂事。

    傅平安背着书包,拎着保温桶下楼,为了节约时间,他把老爸的自行车拿出来骑,在去医院的楼上遇到晨跑回来的三叶草女生,两人默契的一个微笑,擦肩而过。

    到了医院,傅冬梅说你不用照顾这边,这边食堂里有营养早餐,楼下也有卖早点的,你管好自己和弟弟就行了。傅平安说食堂的饭太少了,两个人不够吃,楼下那些早点摊都不干净,不如家里做的卫生,其实母子俩心照不宣,这么做是因为穷。

    范东和傅冬梅两口子原来都在一个厂上班,九八年双双下岗,范东跟着别人清理三角债,赚了一些钱,傅冬梅用这些钱开了个小卖部,范东喜欢喝酒打牌,手里存不住钱,此前去南方创业,把家里这些年的存款全带走了,赔了个一干二净,现在一家四口人连下个月吃饭的钱都没有。

    经济拮据,就得精打细算,用时间和人力弥补钱的不足,医院楼下卖的稀饭和豆浆确实便宜,一块钱能打一饭盒,但和家里做的比起来还是贵了,傅平安无师自通,被逼的锱铢必较,心里还颇为得意哩。

    医院送饭结束后,傅平安去上学,傅冬梅回家做午饭,范东生来接班,直到傍晚傅冬梅做了晚饭送来,范东生再回去,一家三口围绕着一个病人,如同精密机器一样啮合运转着。

    七点钟,在大多数上班族刚踏出家门的时候,傅平安和他的同学们已经在教室里读书了,高考进入倒计时,每个学生都像是一级戒备的士兵,进了紧张的临战状态,最先发觉傅平安不对劲的是坐在旁边的沐兰,她觉得这小子忽然变得专心致志了,再也不转笔,不和坐在另一边的沈凯交头接耳了,下课时居然也会拿着不会做的题目去请教老师了。

    高三阶段,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做不完的模拟题,又一次的测验中,傅平安的成绩居然上升了十几个名次,从二十开外进入了前十的序列,连老师都很震惊,说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转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二月底正式开学,二中所有年级的学生都返回了学校,校园重新热闹起来,那帮销声匿迹一段时间的体育生也回来了,在一个课间休息,一群体育生冲进了高三五班。

    教室里人不多,只有几个女生坐在位子上聊天,体育生们围住了傅平安,为首一人正是二中赤木刚宪。

    傅平安做好了挨揍的准备,在学校里他们不敢下狠手,几分钟后老师就会介入,所以他并不担心,但是体育生们并不打算在这儿动手,而是几个人连拉带架将他拖走了。

    教学楼后面是学校的锅炉房,很偏僻,傅平安被带到这里,背靠着墙壁,双方都没说话,李根右手在兜里掏东西,估计是指虎之类打人的玩意,傅平安决定他们一动手就倒在地上护着头,把损失减到最轻。

    但李根掏出来的却是一盒烟,没拆封的中华烟,他拆了包装,弹出一支来递给傅平安,无疑这是善意的表示,后者有些错愕,接过来叼上,李根拿出打火机帮他点燃,四下散了一圈,体育生们都点上了烟,吞云吐雾,宛如一帮社会人的聚会。

    “以后在二中有什么事,报我的名字。”李根说。

    傅平安懵懂的点点头,化敌为友的戏码是他没想到的,就算网吧里劝架,也不至于化解李根被自己一拳KO的仇啊,最多抵消而已。

    他当然不知道背后的故事,那天晚上,张叔把李根差点和秃子干架的事儿告诉了老板,也就是李根的爸爸李建民,李建民外号李大拿,是干建筑出身的开发商,他狠狠教训了儿子一顿,举了不少事例说明江湖的无情,社会的残酷,冤家宜解不宜结,瓷器不和瓦罐碰,真正的江湖大佬不会好勇斗狠,睚眦必报,而是像杜月笙那样,广交朋友,李根被说服了,才有了这一举动。

    体育生们抽完了烟就都撤了,傅平安如释重负,压在心头的大山搬走了一座,可还有无数座,比如马上要交的学费,教材教辅的费用还有班费。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八章 聪明人用笨办法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八章 聪明人用笨办法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