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二十章 周年祭

第一百二十章 周年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在北京住了小半个月,该玩的能玩的全玩了一个遍,故宫颐和园香山八达岭,工体三里屯大栅栏王府井,还去了北方射击场过了一把枪瘾,玩的是挺开心,但傅平安产生了两个疑问。

    第一个疑问,为什么是总装备部的干部叶明接待自己,这个叶明,除了第一天接自己的时候穿军装,其他时间都穿便服,开地方牌照的车辆,而且从不正点上下班,傅平安是当过兵的,在他印象中,校级军官应该每天穿着一丝不苟的军装拎着公文包去机关大院坐班才对,而叶明更像是个商人,而且是不务正业专门吃喝玩乐的商人,小院里高朋满座,夜夜笙歌,这也就罢了,可这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第二个疑问,部队为什么征招自己,仪式结束之后就该回家了,一直留在北京好吃好喝伺候着,让他产生一个想法,莫非自己要二次入伍,重归现役,为国家执行秘密任务,想到这个,他激动中有一丝担忧,自己现在的状态,不知道还能不能上阵上敌。

    过了十天,傅平安终于忍不住了,当面询问叶明。

    叶明说:“留你在北京,是总装某部领导的意思,我们要感谢兄弟部队为国防现代化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我个人向九连兄弟们表达谢意,你们的牺牲,换来的不止是你知道的那些东西,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没有得到授权向你告知绝密级的信息,本来招待你两三天也就足够,但九连有五个人,你得替兄弟们享受一下。”

    傅平安说我明白了,第二个问题,是不是要我重回部队?

    叶明哑然失笑:“兄弟好样的,但是我告诉你,部队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你已经为国尽忠过了,应该享受平民的生活了,那些活儿,交给我们就行了。”

    傅平安怅然若失。

    叶明说:“我听说,你有一块鲁美诺斯手表?”

    傅平安说:“是的,接兵的首长胡大鹏送给我的,可惜在岛上弄坏了,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叶明说:“我看你手腕子上空空的,缺个东西。”随机摘了手表,强行戴在傅平安左腕上,黑漆漆沉甸甸,表盘上一个皇冠标志。

    “谢谢首长。”傅平安认识这是劳力士,但不知道具体型号,更不知道价钱。

    “和你挺配的。”叶明拍拍他的肩膀,“留你半个月,是想一块去374岛祭奠英灵,你们的纪念碑在周年日落成,你是重要嘉宾。”

    “是!”傅平安立正敬礼。

    随即他想到了什么,问叶明:“我们抓到的那个俘虏,斯普鲁恩斯少校,他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吧?”

    叶明笑而不语,他才不会告诉傅平安,三个月前自己还在关塔那摩的监狱里,如果没有重量级的俘虏进行交换,恐怕要在那个破地方住上很多年。

    ……

    十五日凌晨,叶明换上军装,带着傅平安从北京南苑机场搭乘一架运八运输机,直飞东山守备区苇子沟野战机场,这里本来只是个临时机场,连航空站都算不上,只是具备一段跑道能供军机迫降而已,经过374一战,这里大变了模样,塔台起来了,航站楼和油库机库都建起来了,停机坪上停着三架直升机,一排军车。

    乘船上岛太慢,高级军官们都坐直升机,傅平安见到了好多熟面孔,罗克功、胡大鹏、罗汉,还有守备区的司令员雷必达,去年雷司令还是大校军衔,今年再见,短袖夏装肩膀上就扛起了松枝金星,叶明告诉傅平安,这一仗的意义实在太大,很多人很多单位跟着沾光,东山守备区从正师级单位晋级成了副军级,雷司令也水涨船高,跨越了将军的门槛。

    今天风和日丽,海况良好,来自各单位的军人们寒暄叙旧,罗汉把傅平安从叶明那里拉了过来,说平安是我们的人,怎么能跟总装的人混在一起,随后又被胡大鹏拉走,说这是我们军区的英模,你们北京来的首长就别和我们挣了,最后是雷必达亲自出马,把傅平安拽到第一架直升机上,说开什么玩笑,傅平安是老子的勤务兵,走哪儿都得跟着本司令。

    这话也不算错,傅平安刚从干休所出来的时候,是被分配给雷司令当公务员的,但是一天都没干就出事了,这都是往事了,烈士们的周年祭,谁也不会提起扫兴的事儿。

    清一色的绿军装中,有几个穿着便服的人,他们是烈士的家属,除了潘兴的家人没到场之外,其他都来了,时间并没有抹去对亲人的哀思,他们手捧着鲜花聚在一起说着什么,隐约有抽泣声传来,傅平安上前挨个敬礼,握手,留联系方式。

    起飞的时间到了,三架直升机拔地而起,目的地374岛,当直升机飞过军民两用码头的时候,数十艘渔船和登陆艇一起拉响汽笛,表达对烈士的敬意。

    傅平安坐在机舱里,满耳都是螺旋桨的轰鸣声,他不由想起前年的这个时候,他和黄姚武一起乘坐登陆艇去374,当时风大浪大,难以靠岸,是黄连长施展了一手绝技才靠上码头,回想起来就像是昨天一般,

    登陆艇上岛要五六个小时,直升机只要不到半个钟头,飞临374上空,可以看到整个岛屿模样大变,码头扩建了,还修了直升机停机坪,一个大大的H分外显眼,新修建的营房前,除了旗杆,还有一座红绸子盖着的东西,想必就是纪念碑了。

    周边海面上,海带养殖网比比皆是,雷必达笑道:“小傅,你还记得胖红大叔么,一场台风,差点让他破产,是部队奖励了他三十万,特批他在这边养殖海带,这海带一多,敌人的潜艇就不敢来。”

    直升机陆续降落,乘客弯腰下机,按紧帽子以防被螺旋桨掀起的大风刮走,驻岛部队和先期乘登陆艇抵达的相关人员列队迎接,其中十个肤色黝黑,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想必就是重建之后的九连指战员了,傅平安在他们中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的老班长程国才。

    程国才依然挂着下士肩章,他在岛上也有大半年了,看得出气质大变,和在机关大院时判若两人。

    首长们和驻岛官兵握手,傅平安作为前辈,也和现在的九连全体握手,轮到程国才的时候,两人没有过多寒暄,但是手上都用了力气,这不是为了给对方下马威,而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程国才为了赎罪,自愿上岛驻守,起初他并不是在374岛,是后来调过来的,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让他接受历练和洗礼,相信在海岛上当过兵之后,他会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军人。

    人员就位,仪式开始,东山守备区司令员雷必达少将主持仪式,傅平安和烈士家属一起上前揭幕,掀开红绸,傅平安惊呆了,这是一个花岗岩群像,雕的是374岛五壮士,面目栩栩如生,持刀握枪紧靠在一起做战斗姿态。

    雷必达一声令下,仪仗队举枪向天,打的是单发,打一枪拉一下枪栓,枪声阵阵,回响在海天之间,一艘巡弋在附近的驱逐舰汽笛长鸣以作回应。

    仪式结束之后,大部队撤离,叶明也和傅平安握手告别,大家有缘再见,直升机起飞后,花岗岩雕像前只剩下一对母子,是黄姚武和妻子和儿子,盘桓着久久不愿离去。

    傅平安心中一酸,上前说:“嫂子,要不别急着走,在岛上看看。”

    嫂子点点头:“行,我就想看看老黄战斗过的地方。”

    正巧有一艘登陆艇要转运机械设备和剩余物资,等到明天才能回去,经部队首长同意,他们三人留下,明天乘船返回。

    晚上,新九连干部战士准备了海鲜大餐招待嫂子、大侄子和老班长,傅平安是中士军衔退役的,转入预备役之后又晋升军衔,现在是预备役上士,比很多士官的军衔都高了,又是一级英模,荣誉称号获得者,那些小战士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敬畏和崇拜,一口一口班长叫着,别提多亲切了,至于程国才,他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嫉妒之色,他喝了很多酒,当着众人的面向傅平安道歉,坦承当年的事情是自己所为,岛上的战友们丝毫也不惊讶,在这孤岛上每个人都没有秘密,程国才这点心事早就向大伙儿坦白过八百回了,但是没有获得傅平安的原谅之前,这依然是他的心结。

    傅平安端起一碗酒说:“班长,干了,这事儿就过去了,咱们依然是好战友。”

    程国才接过酒碗,一饮而尽,又说了几句心里话,才一头栽倒,呼呼大睡。

    小战士说:“程班长平时就一瓶啤酒的量……”

    傅平安笑笑没说什么, 月朗星稀,海风阵阵,一股烧纸的味道传来,远远看去,是嫂子和侄子在雕塑前烧纸钱,还念念有词,他没有上前打扰,等嫂子和连长唠完了嗑,才走过去,拿出小刀在雕塑前挖了一个洞,将一级英模的勋章从怀中掏出,用红绸子包着,深深埋在洞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二十章 周年祭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周年祭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