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逃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冬梅的记忆出现了偏差,七百多分的并不是淮门的高考状元,而是整个江东省的高考状元,出现误会的原因是儿子参加高考那年,一中的谷清华考了七百二十分,是淮门和江东省的文科双料状元,那丫头据说高三一年就住在自家对面的六号楼,以至于那套房在租赁市场上异常火爆,价钱比同样房型高一倍,租客依然趋之若鹜。

    七百零七分,意味着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所有大学都对自家儿子敞开了大门,傅冬梅当过一级英模的妈,还没当过高考状元的妈,俩儿子在学习方面都不是特别突出,从小学到高中,当家长的就没抬起过头来,今天算是扬眉吐气了,傅冬梅仔细问了儿子的分数,数学和理综都考得很好,失分主要在语文的作文和英语上,傅平安口语很好,不代表书面英文也好,这一门课他轻敌了。

    傅冬梅忙着打电话报喜,向各路亲戚报喜, 向教过儿子的老师们报喜,向街坊四邻牌友们报喜,不光傅家忙着报喜,无数家庭在这一刻都在忙着通知亲友,他们的儿女考了个好成绩,顺利度过人生第一次重大关口。

    傅平安考出707分的信息,很快就传到了二中,另据其他渠道得来的消息,这次淮门高考成绩普遍不理想,很多学生在数学这一关上走了麦城,预计今年的录取分数线也会相应下浮,而707分属于高分中的高分,不但有可能是淮门的理科状元,还极有可能问鼎全省前三。

    吴主任很兴奋,向钱校长建议挂横幅庆祝一下,钱校长考虑了一下说等等看,落实了名次再挂也不迟,吴主任说这事儿就得急,七百多分就值得挂一次横幅,确定了是状元还是榜眼,就再挂一回,确定了录取院校,还能挂第三回,可以大大增强市民对于二中的印象,这在广告学上叫什么概念来着。

    “老吴还是你有想法,那就先挂起来。”钱校长当即拍板,吴主任派人联系了校门口打印店,很快制作出一条红色横幅挂在门口,内容是:热烈庆祝我校同学傅平安考出707分的理想成绩。

    同学们从这条横幅下走过,无不感到骄傲自豪,但也有些同学觉得哪里怪怪的,比如范东生一直暗恋的李澍同学,她是知道傅平安兄弟俩转学的事情的,回到家里,在饭桌上和父母说了这件事。

    “人家都转学了,学校还拿人家炒作,真不好。”李澍说。

    “这叫没有廉耻,现在的教育啊,完了。”妈妈说。

    “为人师表,做出这种事情,确实不妥,但是对于本校的学生来说,确实是一种激励。”李澍的爸爸穿着蓝色的短袖警服衬衣,肩膀上两杠两花,他就是皮校长的朋友,市局政治部的副处长李培文。

    “好不容易回家吃个饭,还不忘教育孩子,到底是做思想工作的,你啥时候把你闺女教育好就行了,整天不想着学习,成绩都下滑到哪儿去了。”妈妈给了李培文一个白眼。

    “成绩不是第一位的,学会做人才是最重要的,我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办过一个案子,江东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找的工作也不错,干没多久被辞退了,后来因为什么琐事,把他妈妈给杀死了,这就是只顾成绩,忽略了思想教育的恶果。”李培文说,“对了,这位同学转学去了哪里?”

    李澍说:“听说是树人中学。”

    李培文立刻离开饭桌,打电话给皮校长道喜,皮亚杰已经接到了好几拨报喜电话,一般的朋友他就敷衍过去了,但是对李培文他说了心里话,傅平安成绩优秀,并不是树人的功劳,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就像树人的那些学生,虽然在高考这条路上走不通,但不代表他们在其他道路上走不通,两人一聊话就多,不知不觉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回到饭桌上只剩下残羹剩饭了。

    吃完饭,刷了碗,李培文换了便装,在小区门口买了一袋水果,打车去了市立医院,在呼吸科病房里见到了自己刚从警时的师父,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刑警。

    师父当了一辈子警察,风餐露宿,饮食不规律,早就患上了胃癌,十年前手术切除了胃部,一直和病魔作斗争,癌症暂时降服了,其他病症又冒出来,这次是肺炎发作,所以住进了呼吸科,做雾化,吸痰,吊水,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只有一双眼睛闪闪发亮。

    李培文坐在床前,给师父削着梨:“您吃这个,梨能化痰。”

    师父说:“你没事不会来的,直说,啥事。”

    李培文说:“树人中学出成绩了,一个考生考了707分,有可能是今年的状元。”

    师父点点头:“教书育人,是功德。”

    李培文说:“那些孩子,本来在外面打架斗殴,无恶不作,到了树人都脱胎换骨,不一定学业有成,至少不再危害社会。”

    师父又点点头:“这是更大的功德。”

    李培文迟疑了一下说:“我查过他的底子,确实很可疑,但未必就是那个人。”

    师父说:“那就继续查,直到水落石出为止,别人可以糊弄,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警察不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别管过去多少年,都不能放弃,师父我干了一辈子刑侦,就这个案子不甘心啊,到退休也没破,现在身体不行了,不知道哪天就走了,我死不瞑目啊。”

    李培文把削成小块的梨递过去,师父吃了一块,忽然剧烈咳嗽起来,护士进来吸痰抢救,把李培文赶了出去。

    在病房外,李培文看到了眼睛红肿的师娘,询问师父的病情,师娘拿出一张确诊单,原来师父不是普通的肺炎,而是肺癌。

    “这回没希望了。”师娘说,“还瞒着他呢,不敢说。”

    “不能说,病人的心态很重要。”李培文说,同时下定了决心要去做一件事。

    ……

    树人中学还没放假,操场上依旧闪动着少年们矫健的英姿,傅平安特地回学校表达谢意,皮亚杰在校长室里接待了他,简单恭喜之后,问他准备报考什么院校,什么专业。

    傅平安说:“我想上北大,清华也行,总之是北京的大学,中国最好的大学。”

    皮校长笑道:“是不是有什么人在北大或者清华,一直是你前进的动力。”

    傅平安并不否认,笑着点点头,他脑海中出现谷清华的身影,曾几何时,每次看新闻联播出现北京的镜头,他就会想到谷清华,这并不是爱,而是一种对美好的人和事的向往与追求,他希望自己能像谷清华一样优秀,而现在他做到了。

    皮校长说:“是什么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绩突飞猛进,能给我说说么?”

    傅平安便将自己在3374医院接受过的培训说了一下,只是隐去了保密部分。

    皮校长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受过高人指点,不得不说,优秀的老师起到的作用很大,除了一部分真正的天才可以完全靠自学之外,大部分学生都要靠老师的教导才行,高明的老师,和平庸的老师,教出的学生绝不会一样,教材也一样,编的好的教材,能让学生理解领会的更透彻,你的成功,很难复制,我们不可能为每一个学生请一对一的家教,而且是那种顶尖的家教。”

    傅平安说:“您说的有道理,以前我的成绩一直在中流徘徊,在医院里跟那几位老师学习时,就跟受了仙人点化一样,任督二脉瞬间打通了,以前难得要死的数学题,刷刷就做出来了。”

    皮校长说:“不能骄傲啊,我们的高考试题是很难,但是放在整个科学领域来看,数学和理综的内容只是人类科学这座森林中的一颗小树苗而已,我们的高考制度,是挑选思维和反应能力优秀的人,但我们的高考状元,很多只是接受过大量重复练习,擅长做题而已,是不是真正的人才,还要看以后,看他能不能把人类的科学边界向外推进那么一点点,就像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所做的那样。”

    傅平安肃然起敬:“皮校长高屋建瓴,学生受教了。”

    正聊着,李培文敲门进来,他满面春风,笑容可掬,看到傅平安便问道:“这是要摆谢师宴么,别忘了喊上我。”

    皮校长说:“你来得正好,我让食堂炒两个菜,咱们喝一杯。”

    李培文说:“那敢情好,好久没聚了。”

    傅平安说:“你们聊,我去看看东生。”

    皮校长说:“一起吧,算是为你庆功。”

    食堂小包间里,三人对坐,桌上摆着花生米、松花蛋、拍黄瓜等凉菜,桌下是一件啤酒,酒过三巡,该聊的聊得差不多了,李培文忽然说:“皮校长,你挺喜欢穿白衬衣啊。”

    皮亚杰笑道:“不是喜欢穿,是这么穿不会出错,我大小也是个校长,穿牛仔裤T恤也不合适啊,白衬衣,黑夹克,黑西装,冬天再加个黑大衣,你没见电视上大领导都这么穿的,成熟稳妥,领导专用。”

    李培文说:“可不,领导们都跟套娃一样,穿的毫无个性,市里的省里的中央的,穿着打扮如出一辙,不过白衬衣这东西在几十年前还是满风骚的,我记得淮门八十年代有个外号叫伯爵的家伙,就最喜欢穿白衬衣,对了,现在那个自称淮门江湖大佬的王三宝,当年就是跟着伯爵混的小喽??!

    皮亚杰面色如常:“是么。”

    李培文说:“后来这位伯爵犯了案,杀了人,一逃就是二十多年,当年追捕他的警察都老了,快不行了,你说这人如果有良心的话,会不会主动投案自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一百一十一章 逃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逃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